yushengyan 2016-07-07 10:21 发布 | 12357个查看 / 0个回复

养儿育女唐崇荣:孩子的属灵教育

注重孩子的属灵教育


唐崇荣


儿童的生命有价值

  圣经说:“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常存。”当我们年轻的时候,常常以为我们有无限的前途;当我们年老的时候,发现我们只剩下最后的一堆泥土。人类的将来不是决定于大人,人类的将来决定于儿童和下一代。今天的儿童素质如果是很低劣的,那我们很难对未来抱一个很乐观的盼望。所以对儿女的教育,应当在人类生命中、观念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两千四百年以前,苏格拉底曾经讲过一句话:“雅典人啊!你们刮尽希腊土地中每一寸黄金,却失去你们的儿童有什么意义呢?”这句话和马太福音记载耶稣基督所说的:“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16:26)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基督的讲论里,直接提到个人灵魂的价值;而在苏格拉底的警告里,却提出了一个后代在整个社会和人类未来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今天,我们思想儿童生命价值观的建立,我作为一个年长的人,无论我所教导的是我自己的儿女,或者是上帝托给我的别人的儿女,我应当用哪一种价值观去看待这些幼小的生命?价值观的建立,是我们能殷勤、我们能尽责、我们能付代价去做一件事的原因,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尽他的力量去做一件他认为没有多大价值的事情。为这个缘故,对儿童生命价值的肯定,是每一个教员最基本、最不可或缺的观念。这个价值观遗失了以后,你一切的工作在教育上都变成机械化,或者应付一种没有责任感的责任,没在心灵动力的一种机械行动而已。所以价值观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在历史中所有最伟大的人物,有一件不能被忽略的事,就是他们都曾经在很幼小的生命中间受过那超物质的伟大的震撼。这种超过物质、超过利害关系的是非、真理和生命力的震撼,使他们建立了一种有形世界不能清楚看出的生命和心灵的力量。这些从幼小的生命受了震撼而发展出来的人格,正是整个人类社会里面能够成功不可减少的一个因素。所以,儿童的生命本身是很有价值的。虽然儿童是幼小的,虽然他们在社会中常被称为小鬼,是没有什么重要性的小孩子,但那决定人类未来的最大的社会因素,就在这些儿童的心里。孩子们是重要的吗?是的!那些影响世界历史最伟大的心灵和人格,他们的过去,都不过是小小的小孩子;那些曾经杀人不眨眼、杀人魔王像希特勒等等的政治大囚犯、政治的大罪人,过去也不过是个很小的孩子。所以,对儿童的重视可以看出个人的智慧高到什么地步。当一个国家不看重儿童的时候,这个国家可能就是一个正在走自杀道路的国家。当一个政府不看重儿童的时候,政府正在自我麻醉,过一个很愚昧的生活。当做父母的不看重自己的儿女时,他根本就是正在轻看、污辱他自己。

古希腊对儿童的看法:体力或智力

  古代的希腊对待婴孩有两种不同的态度,这两种态度都可以说是出于同样的出发点,就是认为儿童是我们整个社会的延续,是人类生命的传递,代代不息。所以应当看重他,但却从不同的角度去决定他们的看重标准。这两个不同的看法,也就决定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结果:一种是斯巴达人的思想,另外一种是雅典人的思想。斯巴达人认为:如果下一代不行,整个民族就不行;如果下一代很健壮,这个民族就很有前途。但是,他们对下一代的素质要求,却被捆锁在物质身体的标准里面。所以,他们就做了一件非常惊天动地、令人遗憾的事情,就是把生出来的婴孩用尺寸量,凡是差不多等于现在六十五公分以下的孩子就杀死。如果这个孩子生出来的时候是长的:在两尺以上的,那么这个婴孩就是民族的前途,是民族的盼望。所以两尺以上的婴孩就留他一条活命,两尺以下的婴孩就马上把他杀死。这样,斯巴达人对体育、对体格、对我们身体的健壮因素,怎样对社会的前途有帮助的观念是非常非常肯定。这不是一个很看重儿童的社会观念吗?但是,就在同样的时代中间,我们看见另外一种尺寸、另外一种标准来衡量怎样看待儿童的价值。那是雅典人的观念:雅典人不是从体格这方面来看,他们是从智力的发展来看儿童生命应当怎样培养起来,所以他们对比较弱小的儿童,不是杀害,而是容纳他。他们宽容这些弱小儿童的存在,却在他们以后的日子中,给予灌输智慧的训练;在他们成长时给予的训练包括思想、智慧的爱好和灵巧的心灵方面,这使雅典成为一个非常有文化的高度文明的国家。雅典是一个城市国,正像斯巴达也是一个城市国。在他们发生战事的时候,事实证明斯巴达国被雅典国消灭。因为他们高大非常魁梧的体魄之上的头脑里缺乏一些东西。当计谋需要应用的时候,当要用智慧来反抗这些战争策略的时候,没有办法应付。所以高大的体格,不决定一个国家的前途;健康的身体也不决定社会的前途。如果人的体格占有最重要的因素的话,那么人类早就被大象、水牛把我们捉去做它们的奴仆了。人无论是眼睛、耳朵、牙齿、手、脚都不能与四周野兽和动物比较。从我们的生存条件来看,唯一能胜过它们的是我们的智力。所以智力的重要性,应当被放在体力的重要性之上。

教导儿童的责任

  对儿童的看重也是如此,你不能只看重他的身体健康。一个不聪明的人为人父母,他一天到晚只关心孩子有没有生病,而不大注意他的心灵到底有怎样的伤害,他心理有什么不健康的现象,他的思想有怎样的偏差,他不管。只要三餐注意吃,按时间睡觉起来,做父母的就可以满意了。这样的人并不是好好的教养儿女,而是在培养一个很健壮的机器而已。一对不许可儿童受折磨、受磨练的父母,并不是在爱他们的儿女;他们正在修剪、建造一朵很漂亮、却是没有根的瓶中之花。所以作为教员的、作为父母的,我们要把重点分开的时候,每一个人要以很重的责任感重新调整我们对下一代应当有正确的看法。如果差误继续下去,受亏损的不是别人,而是在我们手下的儿女,结果受审判的是正在教养他们的父母。圣经说:“教导是一个责任。”圣经再说:“教导是一个要受审判的责任,”所以雅各书三章一节说:“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如果你把孩子们教坏了,不单是他们受损,连你自己都要在神面前负责,受神的审判。教导的错误、教导观念的错误、教导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错误,都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为人师表、为人父母,就不可以轻率为之。然而这不是说要你们因吓而退,从今以后对孩子说:我辞职了,我不做你母亲了,因为我不敢教你了。乃是要你积极的好好修剪自己、检讨自己、重建自己,使你以后的日子,比以前的日子更懂得按真理站在教导者的身份上。

错误教导的危害

  教导错误带来的危害太大了,我们怎么了解这件事呢?我可以用一个很简单的比喻:有一次,从西伯利亚东部有一列火车要开到苏联(编按:指前苏联)的莫斯科去。这条漫长非凡的铁路,需要几天几夜的时间才能开到,而且这是一列比较穷的人所坐的车,所以这个车厢又长、速度又慢、停的次数又多。有一个很穷的老人家,七八十岁了,离开她在热拿河附近的家乡很久,在这个冬天,她抽出一些时间回乡探亲,她非常欢喜快乐。但是这个年老的妇人,很怕火车过了站,她没有下车,就会被带到很远的地方去,而这个老人家没有钱可以坐另外一列车回来,所以她很怕中途打盹,失去下车的机会。她就特别嘱咐他隔壁的人说:“年轻人啊!请你不要忘记到那车站的时候提醒我,好让我可以下车,才不误时,也不误事。”这个年轻人满口答应。这样两个人在车厢同坐的地方,一直向西行了。等这个年轻人算一算大概还有几站就可以到这个老太婆所要到的地方时候,他就很注意的在那里看,到底到了没有,等到剩下一站的时候他知道就快要到了。不久这列车要停下来了,在深夜大雪冷得不得了的冬天,他看着车停了,就快快叫醒这个老人家:“这里应该就是了,你下去吧。”这个老人家就快快的把手提行李提起走下火车。下去以后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火车就向前再走了。再走过了二、三十分钟以后,到了一个车站,这年轻人一看那个站名,才是那个老太婆应当下车的地方,他吓了一跳,他想:“糟了,那个老太婆下到哪里去呢?”原来这列火车有一点毛病曾经停了一下,这个人以为就是那一站了,就把老太婆请下车,而那个时候正是零下几十度,很可怕的严寒之冬,他怎样懊悔也没有办法挽回这个可怕的事实了,因为那老太婆在这严寒之冬天一定死在雪里面。许多时候,我们对别人的指导、我们对别人的教训,我们做父母的指点、做老师的引导,因为自己有观念的偏差、因为自己有不够负责任的教导,我们就断送儿童的生命。所以一方面我们看见儿童是重要的,教导儿童是神圣的;另一方面我们应当警惕自己教错的责任是太大的。但是,话虽然这么说,千千万万的儿童,就在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之下被带大起来;千千万万的学童,就在那些不负责任的老师之下被误导。等到他们的体力强过你、他们的青春已经长成、他们有足够的自由的时候,你发现错误教导的结果,就是用他们所有的自由、他们过剩的青春活力、他们健壮的身体的力量,去做败坏人类社会行为的那些工作。那时你怎样能逃避责任呢?

  有许多的父母在年老的时候,只懂得责怪儿女不孝顺他,他们把孝顺父母当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没有丝毫懊悔自己没有好好教导儿女,或者错误教导他们,以致产生今天的果效。所以,如果你不满意今天,你不要怪责别人,你应当回想自己过去撒了什么种子。如果你盼望更好的明天,不是睡在被窝里做梦,盼望有神仙的力量给你成就,要今天开始苦心耕耘好好撒种,没有别一条路可以使我们以捷径达到不劳而获、坐享其成的这种懒惰人的生活方式。

教育是人格对人格的影响

  教导儿女,教育人类应当是最伟大的事业,应当被称赞、被羡慕、被尊重的事业。所以中国人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十年树木意思就是说,你要种一棵树,需要十年的时间;但是,你教一个人成才,成为一个有人格的人,可能你需要花上百年的功夫。所以,人比树更要紧,人是比树更艰难建立起来的。种树的人知道多大的心血才有果效;教育工作者更应当有这样的醒悟,而且只能有过,而不能不及。新加坡政府对无故砍下一棵树的人,一定要追问、一定要审判、一定要把这个当作应当刑罚的一个行动。但是,把一棵树砍下去的过错与罪恶,远远不如把一个有潜在能的大好儿童,进入青年阶段的生命,随便摧残、随便践踏。所以我们应当很严肃的看待教养儿女的问题。我们的儿女、我们的学生,是神给我们的特权,可以在他们的生命施行真理教导的场所,所以我们的儿女、我们的儿童、我们的学生,是神所给我们的产业;一方面让我们透过我们真理的教导被建立起来,另一方面给我们机会,使我们兑现我们为人当尽的责任,这个责任和这个特权是我们应当看重的。前不久,我在一个基督教的地方讲道,差不多最后一天,有六万五千人来听道。在一个大学里,我讲到关于全球化的运动和基督教信仰、及基督徒的身份,在这个变化无常的社会趋势中,我们当如何为主作见证。讲完的时候,有一个学生问了一个问题,他说:“我们这里有一些老师,你不来送他礼物,他是不会让你毕业的。请问你的看法如何?”我无名火三丈升,口中一面念那个问题,心里面鄙视的火一面在燃烧。我忽然发问:“这个老师在不在这里?”吓得全场看来看去。我说:“如果这个老师在这里,我告诉你,你犯了一个很大的罪。所以,如果有这样的一个老师,我奉主的名叫你悔改。如果校长也在这里,我吩咐你快快把他开除掉。如果校长也是这样的人,请你快快自杀,吊颈自杀算了。”我认为我们不能美其名自称是基督徒,而不尽教育工作者应当尽的真理的责任。我们应当很谨慎,我们每一个举动无形中都在教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教育不等于是知识的传递、教育不等于是言语中的内容,教育是整个人格对人格的影响,加上这人格的丰盛怎样传到另外一个人格的潜在力里面,这叫教育。(Education is an influence of a personality on another personality .It is not just the impartation of your knowledge ,content or words. That is not education.)所以,教育是很神圣的。如果你的举动、你的言语、你的态度、你的思想、你这整个做人的互助(Interaction)——人与人之间的交互相助的关系——能够在教育中起一定的作用的话,那么你的言语很容易可以打动人的心。因为人在长久的生活经验中间,慢慢会学会一件事情,就是他的耳朵就向谁打开来,向谁关起来。如果他注意你的生活,他受你的举动、受你的言语、受你为人的态度深深感动的话,那么他的耳朵就向你打开来。你对他讲话的时候,就可以事半功倍。相反,如果他在你的言语、行动、生活、习惯、态度、为人的事情上让他感觉到很不耻的,让他感觉到是不当学习的,你用多少的言语讲话,你的言语如同风一样吹过他的耳朵,如同鸣的锣、响的钹,徒有其声没有其力,你只做了一件事倍功半的工作。所以教员在自己做人的事情上应当检讨自己。

选自唐崇荣牧师《为人父母 为人师表》,标题为编者加


转自微信公众号: 我们合理的信仰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