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engyan 2017-11-29 09:40 发布 | 226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任运生



诗19:1-6

1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2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3 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4 祂的量带通遍天下,祂的言语传到地极。神在其间为太阳安设帐幕,5 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6 它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祂的热气。

 

诗篇十九篇立意高远、气势恢宏、文辞优美,是最伟大壮丽的诗篇,无论是在圣经文学或是世界文学都卓越超凡!C. S. Lewis 给这首诗篇极高的赞誉,认为它是圣经诗篇中最伟大的一首,也是世间最卓越的诗词之一。


为有助于欣赏,本文首先扼要介绍一下诗篇第十九篇中希伯来文诗歌体的基本特征和修辞手法。

 

1.对称结构(parallelism)


对称结构是希伯来文诗歌最典型的特征,这在诗篇十九篇中反复出现。


1)同义反复(Synonymous parallelism):第二行重复并加强第一行的意思。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19:1)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诗19:2)

 

2)合成对称 (Synthetic Parallelism): 第二行解释或延伸第一行的意思。


“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能苏醒人心。


耶和华的法度确定,能使愚人有智慧...”(诗19:7-9)

 

3)反义重复(Antithetic Parallelism): 第二行与第一行的意思相反。


“你的仆人因此受警戒,守着这些便有大赏。”(诗19:11)


2.形象语言(Imagery Language)


诗篇十九篇大量使用形象化语言,如“帐幕,” “新郎,” “勇士,” “精金,” “蜂房下滴的蜜,” “磐石”等等,大大增强诗歌的效果。


1)拟人手法(Personification)


“它的量带通遍天下,它的言语传到地极。”(诗19:4)


2)对比手法


“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求你拦阻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诗19:12-13)


3)比喻手法(Metaphor or Simile)


“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诗19:5)


“都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诗19:10)


3.简洁精炼(Conciseness):


诗篇十九篇大量省略连接词、介词、冠词等,并使用形象语言,言简意赅,简洁精练。


“耶和华的律法全备,

能苏醒人心。

耶和华的法度确定,

能使愚人有智慧。

耶和华的训词正直,

能快活人的心。

耶和华的命令清洁,

能明亮人的眼目。 

耶和华的道理洁净,

存到永远。

耶和华的典章真实,

全然公义。”(诗19:7-9)

 

这一段经文希伯来文使用六个近义词描述神的律法,每行五个字,共三十个字,简洁、精炼、准确、优美。中文和合本的翻译用了八十一个字,但已经是足够简炼和富有诗意的了。

 

诗篇十九篇结构清晰,层次分明,整首诗篇自然地划分为三个部分:


1.神创造的伟大(19:1-6)

2.神律法的完备(19:7-11)

3.人当有的敬畏(19:12-14)

 

第一部分是神藉自然的普遍启示,彰显神的荣耀;第二部分是神藉律法(圣经)的特殊启示,彰显神的美善;第三方是神藉感召的个别启示,彰显神的恩典。


诗篇第十九篇的开篇第一句:“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诗19:1)瞧这口气,真乃大手笔。


有人说,《沁园春.雪》那首诗词颇有帝王气度,在历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之后,一览众山小地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又大手一挥,将他们一个个扫进历史的尘埃。但那首诗词的眼界也只不过局限在华夏的北方,局限于“长城内外、大河上下”的范围。


然而,诗篇十九篇开篇就是“诸天述说、穹苍传扬!”诸天和穹苍有多大?通俗一点儿讲,较远一点儿的星体与地球的距离,动辄以几百亿光年计,那是一个怎样的概念?光速每秒钟行进的距离是三十万公里,就已经是“万里雪飘”所及范围的六十倍了,何况几百亿光年呢?


再说,帝王口出豪言壮语,自是顺理成章、本在臣民的期待之中。但诗篇十九篇的作者大卫,不过是伯利恒野地里的一个放羊娃,充其量只是夜晚抬头望天数星星,他何以有这样的眼界和气度,张口就是诸天和穹苍呢?


单凭这一点,你若仔细揣摩就该明白,圣经的真正作者,是创造“诸天”和“穹苍”的那一位!


有人估计,人在夜晚用肉眼看星,大概能看到五千颗星星;若用普通望远镜,大约能看到二百万颗,若用帕罗马尔天文望远镜,你则能观测到数十亿个类似银河系的星系。


这是什么概念?有人作个形象比喻,宇宙中的星体像地上所有的沙子加起来那样多,每一个差不多都比地球还要大。别说全地的沙子,如果你有幸住在海边,或者哪怕你住在偏远的小山村,你从海边或家乡小河边捧起一捧的沙子,你能数得过来有多少粒沙子吗?


尤其是,夜晚所见的星空,一颗颗小星星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但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其实每一个星体都很孤独,因为它们相互之间距离遥远,单个看起来犹如一望无际大海上的一只小船,或海上遥远之处的一座航标塔。


如果大卫将他的目光从穹苍收回到大地,他看到什么呢?生物学家Edward O. Wilson曾经估算,地球表面花卉类的植物不少于三十万种。当你心旷神怡地欣赏各样花草所装扮的五彩缤纷之世界时,可曾想过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动物类又如何呢?Wilson估计哺乳类动物不少于五千种,空中飞鸟的种类大约一万种,肉眼看不见的微生物呢?谁能说得清!


当大卫低头审视自己,便不得不由衷地赞叹:“(神啊),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诗139:13-14)


大卫了不起之处在于,他透过这伟大的创造,看见那位更加伟大的创造主!


“诸天藉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藉祂口中的气而成。祂聚集海水如垒,收藏深洋在库房。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愿世上的居民,都惧怕祂。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33:6-9)


“那圣者说,你们将谁比我,叫他与我相等呢?你们向上举目,看谁创造这万象,按数目领出,祂一一称其名。因祂的权能,又因祂的大能大力,连一个都不缺。”(赛40:25-26)


“耶和华阿,你所造的何其多,都是你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你的丰富。”(诗104:24)


“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赛45:7)


“耶和华以智慧立地,以聪明定天。以知识使深渊裂开,使天空滴下甘露。”(箴3:19-20)


宇宙穹苍的浩瀚、壮观、秩序、威严,彰显造物主的智慧和权能!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它的量带通遍天下,它的言语传到地极。”(诗19:2-4)


宇宙万物如同一本摊开的书卷,日月星辰、花草树木、云雨冰雪、春夏秋冬,从白日到黑夜都在持续地、不间断地述说着神创造之功的奇妙伟大。然而,这样的述说却是“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大自然是在静静地、悄悄地、却是有力地宣扬着神的作为。虽然“无声音可听,”但它的言语依然传到地极,它的量带仍是通遍天下,全地的人都可以听见它的见证和诉说。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牧羊人大卫,没有先进科技,也没有高深教育,但他依然识别出太阳在穹苍中的主导地位,于是他便把太阳单列出来:“神在其间为太阳安设帐幕。”(诗19:4)


“安设帐幕,” 意思是,神在空中为太阳搭一个帐篷。


大卫说话多轻松啊!神在空中为太阳搭一个帐篷?太阳的体积是地球的一百三十万倍,其表面温度六千摄氏度,中心温度两千万摄氏度,神要用什么样的材料、为太阳搭多大一个帐篷呢?


“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诗19:5)


“新郎出洞房”是什么样的?那必是容光焕发、喜气洋洋!


“勇士欢然奔路”什么样的?那必是勇往直前、欢呼雀跃!


“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 这情景让人想起李德尔(Eric Liddell ),他以独有的风车样的姿势、面朝天空满怀喜悦地奔跑。李德尔一生为神奔跑,他在获得1924年巴黎奥运会冠军之后,毅然到中国最艰苦的地方做宣教士。他的一生正如他最喜欢的经文:“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


太阳犹如新郎、犹如勇士,它早起晚落,朝气蓬勃、欢然奔路。它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为地上万物带来光明、温暖、热量、氧气和食物。的确,“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它的热气。”(诗19:6)


如果受造物尚且如此壮丽无比,那造物的主宰该是何等的伟大呢!


任运生 牧师,现在北美牧会。

==========


转自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