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engyan 2017-12-06 08:56 发布 | 217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2)

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2)


文/王明道



本文第一部分: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1)


“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仇敌连连亲嘴,却是多余。”(箴27:5-6)

 

在一些习于彼此恭维互相敷衍的人(许多基督徒也在其中)中间,要实行这互相责备彼此规劝的教训,诚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只要有人在前面领导,不但把这件重要的本分谆谆地教导圣徒,更能以身作则,一面勇敢规劝别人,一面谦卑接受别人的规劝,日久天长,便可以在教会中造成一种新的风气。有一天众圣徒都明白了互相责备彼此规劝的益处,而且都以能接受规劝为荣耀,以能规劝人为本分,到那时,这样作便不是一件难事了。

 

我自己的一生由于接受人的责备规劝所得的益处真不胜枚举。我在十四岁那一年,由一个同学的引领信了主,以后我们两个人在学校同处有一年多的长久。他很爱我,但对我也是十分严厉的。只要他看见或听见我有什么不好的言行,便亳不留情地责备我。在那一个时期中,他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最怕的人。更感谢神的,就是从那时起,神便赐给我一个愿意领受责备规劝的心。这位益友就在我幼年的时候为我打下了一个很好的作人的根基。到我二十八岁的时候,神又赐给我一个能责备规劝我的妻子。她只要看见或听见我在言行上有什么过失,便提醒我,劝告我。她在这一件事上所给我的帮助真难估计有多么大。除了他们以外,也常有弟兄姊妹对我进责备规劝的话。这些人都是我的良师,我的益友。借着他们的责备规劝,我有了许多长进,得了许多恩惠,也脱逃了许多的危险。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真不知道有多少缺欠过失还留在我身上,也许我早已堕落到不堪设想的地步了。

 

在责备规劝人的这件事上,我也曾有过软弱,经过战争。一九二六年我在杭州的时候有一天接到某处一位姊妹的信,她说她有感动,想为我作一件长衫,和一件纱马褂。她请我把我衣服的尺寸寄给她。我那时的长衫足够穿用,但马褂却没有一件。因此我回信谢了她,请她不必为我作长衫,只把马褂的尺寸寄了去。过了几天,我收到了她的包裹单,单上写着“食品”,价格写着“三角”。及至我把包裹从邮局取回以后,打开来看,发现里面确有一些熏青豆和笋干,价值在三角钱左右,但内中还有一个油纸包,包着一件黑色的纱马褂。我希奇她为什么这样说谎,把值几元钱的衣服隐瞒了,只写“食品”与“三角”的字样。我揣度是因为这位姊妹不明白邮政章程,以为邮资是照邮包的价值核收,想要少出一些寄费,所以才这样作。实际邮资不是按包裹的价值核收,乃是照包裹的重量核收。纵使邮资是按包裹的价值核收,她也不应当为省邮费而说谎。无论她是为什么缘故这样作,她说谎言隐瞒包裹中的衣服和衣服的价值,总是事实了。我收到了她的馈赠,应当立时写信致谢。但这信怎样写呢?我明明看见这位姊妹说谎,却不规劝她,我不但对不起神交托我的职分,也对不起这位姊妹的爱心。纵使她寄包裹给别人,我看见她说谎,也不应当缄口不言,何况她送衣服给我呢。


如果写信规劝她,我又有几点顾虑:第一点,她和我没有很深的交谊,不过见过几次面,我就写信责备她不当说谎,未免太觉冒昧;第二点,她是一位姊妹,而且比我年长,如果我写信规劝她,不免使她觉得难堪;第三点,她馈赠我衣服,我反倒责备她不当说谎,在人情方面未免太讲不过去。有这三点顾虑,我便陷入窘境了。我作难了好几日。我明知道按真理我应当规劝她,但我有肉体和肉体的软弱。我心中经过一度剧烈的战争。感谢神,祂率领我得了胜。我写了一封信,先谢谢她送给我衣服和食品,后劝告她不当说谎隐瞒衣服和衣服的价值。信发出以后,我心中忐忑,不知道这封信会给她什么影响。

 

过了几天,那位姊妹的回信来了。她说她之所以隐瞒衣服的价值不是为省邮费,乃是不愿意使受礼物的人知道她花了多少钱。但当她把包裹寄出往回走的时候,她心中受了责备。她知道她不应当说谎。她急忙回到邮局,对局中的人说明她隐瞒了包裹里面的物品和价值。她要求取回包裹单,重新填写。但邮局的人因为不愿增加麻烦,没有允许她,只告诉她说,“没有关系。”她回到学校(那时她在一个学校教课)以后,心中一直不得平安。她的心中有一个意思说,“你不应当说谎。”另一个意思却说,“我作这件事并不损害任何人,又有什么不可呢?”她心中交战了好久,最后她祷告说,“主啊,如果我这样作确是说谎,确是犯罪,求你感动你的仆人王明道,使他写信责备我。如果他不责备我,以后我便仍这样作。”她说她一直等我的信,及至读完我的信,她便清楚知道这件事确是说谎犯罪,她再不敢这样作了。

 

我收到她的信以后,一面感谢神那样提醒我,并且给我力量,写了那封规劝她的信,一面更明白我们万不可体贴肉体,顾全情面。如果我那时因为软弱,不肯规劝她,不但对不起神和人,而且要使这位姊妹以非为是,以后继续着去说谎,我的罪该有多么重啊!从那时候起,我更不敢体贴人的肉体,不尽我的本分了。

 

不过当我们责备规劝人的时候也不可不留意我们的态度和言词。不可抱着一种轻视和定罪的态度,也不可用一种严厉斥责的言词。这种态度和言词极容易招来对方的反感,以致他们不但不能改正自己的过失,反倒和我们发生冲突,最低的限度也是使他们不能接受我们的规劝。责备规劝人的时候不但必须存着爱心,而且应当用同情爱护的态度和言词,使对方知道我们是为他们的好处而发的。如果我们所规劝的人是比我们年长的,更应当这样,正如经上的话说,“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少年人如同弟兄;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少年妇女如同姊妹,总要清清洁洁的。”(提前5:1-2)。

 

此外还有一件事也必须注意,就是除了我们明知道是罪的事情以外,有些我们分辨不清的事,切不可因我们自己看为不对,便断定那些事一定不对,并且希望别人认罪改正。年纪轻和初信主的人常常因为心里火热,但对事理认识得不清楚,以致在许多事上有错误的看法。他们会拿自己的偏见和错误的认识作为真理,劝别人接受。如果别人不能接受他们的劝告,他们便认为别人刚愎自恃,不肯悔改。其实他们所劝告的人并没有错误,错误乃是在他们自己对事物的认识不够。因此年纪轻和信主日期不多的圣徒,对别的圣徒有什么劝告,最好用请教、询问的方式,把自己对某件事的意见提出来和对方讨论,看看那件事是否错误。如果是对方的错误,便请对方改正,如果是自己认识的错误,便自己认错改正。切不可以自己肤浅的见解为正确,希望别人凡事都听从你的劝告。连那些年纪大程度高的圣徒尚且不可认为自己所见的都十分正确,何况年纪轻程度浅的人呢。

 

我们也要谨慎,不可因为听人传说某人有什么过失,便立时信以为真,就去责备规劝他。恐怕我们所听见的是不真实的谣传,或是恨他的人所播散的谤语。总要自己用心查考一下,看看所听见的是否真实。如果是真实的,我们一定应当对那个人加以规劝,但如果不能证实,我们便不应当轻举妄动,免得我们误信谣传,以致伤了那位弟兄或姊妹的心。

 

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我们也不可不加以预防,是有人要离间你和某人的感情,或是想在你和那个人中间挑起争端,便向你的耳中灌输一些诽谤的言语,使你信以为实。如果你信了这些话便去责备规劝他,若不是那个人属灵的程度特别高,便要发生不幸的结果了。

 

接受别人的责备规劝诚然不易,但只要存心谦卑,虚怀若谷,别人所劝告的话是正确的,便认错改正;若不正确,便向他们委婉说明,谢谢他们的善意。这样,接受别人的责备规劝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规劝别人便比较困难了。因为这需要自己对事理有清楚的认识,又需要明了事情的真相,而且还必须有适宜的态度和委婉的言词,有时还需要寻觅最适宜的时间和机会。哪一样作得不合宜,便会把事情弄坏,存了好意,却产生不好的结果。虽然有这些困难,我们却不可畏缩顾虑,仍应当竭力学习,尽这一样本分。因为这样作,既能使别人和自己都得福气,又能搭救别人和自己脱离许多痛苦和祸患。代价虽然很高,但所得的效益却大得无比,我们又岂可因为有困难便裹足不前呢?

 

如果我们真愿意得人的爱,我们必须学习接受别人的责备规劝;如果我们真愿意爱人,我们也必须学习规劝别人。因为经上的话明明的教训我们说:“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

 

王明道  (1900-1991)20世纪中国教会领袖。

===========


转自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原出自《王明道文库.3零食》,浸会出版社出版。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