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engyan 2018-01-24 08:59 发布 | 492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说谎是不是大罪呢?

说谎是不是大罪呢?


文/王明道



“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五篇六节)。

 

“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箴十二章二十二节)。

 

“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民女中被杀的人昼夜哭泣!惟愿我在旷野有行路人住宿之处,使我可以离开我的民出去!因他们都是行奸淫的,是行诡诈的一党。他们弯起舌头像弓一样,为要说谎话;他们在国中增长势力,不是为行诚实,乃是恶上加恶,并不认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你们各人当谨防邻舍,不可信靠弟兄,因为弟兄尽行欺骗,邻舍都往来谗谤人。他们各人欺哄邻舍,不说真话,他们教舌头学习说谎,劳劳碌碌的作孽。你的住处在诡诈人中,他们因行诡诈不肯认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所以万军的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要将他们熔化熬炼,不然,我因我的民女该怎样行呢?他们的舌头是毒箭,说话诡诈,人与邻舍口说和平话,心却谋害他。’耶和华说,‘我岂不因这些事讨他们的罪呢?岂不报复这样的国民呢?’”(耶九章一至九节)。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五章三十七节)。

 

“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的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的人的父。”(约八章四十四节)。

 

“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启二十一章八节)。

 

“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也能从门进城。城外有那些犬类。行邪术的,淫乱的,杀人的,拜偶像的,并一切喜好说谎言编造虚谎的。”(启二十二章十四节,十五节)。

 

所有的基督徒都看拜假神,杀人,偷窃,奸淫,是大罪,很少的基督徒看说谎言是大罪。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谎言不但流行在不信的人中间,也照样流行在教会里面。在世界里找不着几个诚实的人,在教会里也找不着几个诚实的人。不但在一般的信徒中找不着几个诚实的人,就在教会的领袖,就是那些被称为“神的仆人们”中间,也找不着几个诚实的人。看看世界,再看看教会,真使我们不能不像大卫那样呼叫说,“耶和华啊,求你帮助;因虔诚人断绝了,世人中间的忠信人没有了。人人向邻舍说谎,他们说话,是嘴唇油滑,心口不一。”(诗十二篇一节,二节)。

 

在神的眼中看来,说谎的罪绝不在拜偶像,杀人,偷窃,奸淫等罪以下。只要我们用心读一读上面所引的那几段经文,便可以看出来,说谎的罪在神的眼中是何等可憎可恨。“说谎言的你必灭绝。”“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以色列民就因为说谎言,行诡诈,便遭遇了神极大的震怒。我们的主告诉我们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这话明明是使我们知道连少许的谎言也是从魔鬼来的。祂又告诉我们说,魔鬼“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的人的父。”

 

由这段话里我们更清楚知道一切的谎言都是从魔鬼来的。当我们说谎的时候,我们便是将我们的嘴唇和舌头献给魔鬼,作他的工具。请想这是多么得罪神的事呢!我们上面最后所引的两段经文,更是极清楚的将说谎的罪与不信,杀人,淫乱,行邪术,拜偶像等等的大罪并列,而且说,犯这些罪的人不能进入圣城新耶路撒冷,却要经过第二次的死。神把说谎的罪看得是那样严重,那样可恨,而且在圣经中那样谆谆的警戒我们,我们怎可认为说谎是不要紧的事呢?

 

以往我们把说谎看作小罪,实在是一个极大的错误。这种错误的观念必须彻底加以改正。今后我们必须看说谎与拜偶像,杀人,行淫,一样的可耻可恨。如果我们说了谎,我们应当像拜了偶像,杀了人,犯了奸淫,那样认罪自责。我们也应当战兢谨慎,不敢犯说谎的罪,如同我们不敢犯其他的那些大罪一样。说谎最能玷污我们的灵,也最能毁坏我们的心术。一个人如果习惯了说谎,他的心会坏到一个地步,使他能犯也敢犯世上任何大罪。不但这样,谎言也是各样罪恶的营盘和堡垒。一个人只要会说谎,各种的罪恶便都聚集而且居住在他的里面。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不说谎言,各种罪恶在他的生活中便都失去了藏身的地方。没有一个诚实无伪的人能偷窃舞弊,也没有一个诚实无伪的人能奸淫杀人。纵使他能作这些事,也不过只能作一次,他犯了这些罪以后,因为他诚实无伪,他一定不说谎遮掩,因此他便因他的罪受了法律的制裁和众人的笑骂,当然他不敢再犯第二次了。一个人所以能屡屡犯罪,而且敢屡屡犯罪,就是因为他在犯罪以后,说一些谎言,弄一些诈术,把他所犯的罪遮掩起来。他以往所犯的罪既未曾被人发觉,当然他敢继续去犯罪。他犯的罪越多,他说的谎也越多,他说的谎越多,他犯的罪也越多。他所犯的罪和他所说的谎互相扶助,互相培植,他的人生便不可救药了。什么时候他一弃绝说谎的罪,其他各种的罪便立刻失去藏身的地方,失去相助的伴侣,失去有力的后援;它们因为孤立无助,因为无处藏身,便一样一样的被迫离开了他。

 

一个人无论离弃了多少罪恶,只要他不弃绝谎言和诡诈,那一切的罪不久便回到他的生活中来,而且他们回来以后,常是比从前更猖獗,更有势力,因为他们从前犯罪,是露着那些污秽邪恶的面目去犯,这时他们却是带着敬虔的假面具去犯。这种敬虔的假面具最能欺骗人,使人不容易发觉他们的罪恶。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所犯的罪不但比从前更多,而且比从前更大更可憎了。

 

明白了这个真理,我们便应当特别留意这种大罪——诡诈说谎。在认罪的时候断不可轻轻放过它,要叫着它真实的名字斥责它,弃绝它。认罪以后,还要时刻谨慎,不容它侵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来。不要给它留一点地步。千万不可因为它微小便放任它。如果一个人能在小事上说谎,他便能在大事上说谎。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在小事上诚实不说谎言,这个人绝不会在大事上说谎。曾有一个贤德的母亲教训她的儿子说,“孩子,如果你不愿意作一个酒鬼,你切不要喝第一口酒。”是,不喝第一口酒,自然就不可能喝许多酒,也不致成了酒鬼。在说谎这种罪上,也是如此。如果你总不说第一句谎言,你便绝不可能说许多谎言。许多人就因为在小事上习惯了说谎,在遇见大事的时候,一点不费力量,不费心思,便说出谎言来。

 

如果你详细查考一下许多基督徒的人生,你便不希奇他们能犯那样许多大罪,既羞辱了神,又损害了许多的人。在他们每日的言行中,你可以发现许多的谎言和诡诈。父母子女中间,弟兄姊妹中间,丈夫妻子中间,主人仆人中间,邻舍同人中间,亲戚本家中间,彼此说谎简直成了家常便饭。我听见许多作父母的基督徒说谎言,哄骗他们的小孩子。我看见许多基督徒对他们家中的人行骗,弄诡诈。我遇见许多基督徒对他们自己的配偶戴假面,耍手腕。骨肉至亲尚且这样,对其他的人更不用提了。如果你劝戒他们,他们要说,“这些小事算得了什么呢?这些无关紧要的小谎言有什么大害处呢?谁能那样完全圣洁,不说一句谎话呢?”他们甚至说,“一个人活在世界上,若希望不说一句谎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如果要作一个完全诚实不说一句谎言的人,只好到天上去。”就是这种错误的观念害了许多基督徒,使他们放任自己的舌头去说谎言。先是一句,后是两句,再后便三句、四句、五句、十句,二十句、三十句、一百句、五百句、一千句的说了下去。先是在小事上说谎,以后在较大的事上也说谎,再后在极大的事上也说谎。先是在人面前说谎,再后在神面前也说谎,越说谎,心越黑,胆量也越大,这些人不坏到不堪设想的地步不止。

 

我们绝不可认为说一句小的谎言算不得什么罪。我们的主所教训我们的话证明这种见解是错误的。祂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听见了么?在“是”和“不是”以外若再多说,就是从那恶者──魔鬼──来的。小的谎言是否也包括在这段教训里面呢?如果我们活在世上根本不可能作一个绝对诚实不说谎言的人,为什么我们的主还给我们这段教训呢?祂绝不强我们所难,更绝不会叫我们去作一件我们根本作不到的事。祂知道祂所说的是什么。祂知道我们需要这种教训,所以祂才对我们说这样的话。我们不是承认耶稣是我们的主,是我们的夫子么?那样,我们就应该追随祂的脚踪,效法祂的样式。祂曾对我们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约十三章十五节)。祂是怎样的一位主呢?祂的门徒为祂作见证说“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彼前二章二十二节)。在这里使徒见证主耶稣并没有犯罪,特别提出祂“口里也没有诡诈”来,一方面是使我们知道我们的主是那样圣洁完全,祂的口中连一句谎言也没有说过,另一方面不也是为教训我们,使我们追求一种完全诚实的人生么?如果我们的口中仍有谎言,我们配称为祂的门徒么?

 

世界诚然是充满了诡诈和谎言,但基督徒应当“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腓二章十五节)。当他们这样作的时候,他们要遭遇世界的逼迫。一个基督徒越像主,就越受世界的逼迫,正如主当日受世界的逼迫一样。基督的门徒受世界的逼迫不但是因为他们承认主的名,更是因为他们遵守主的道,活出像主那样的生活来。那些在生活上一点都不能彰显基督的基督徒遭遇不到什么逼迫,因为他们不能给世界任何影响。世界上有他们也不多什么,没有他们也不少什么。那些像基督的基督徒便不是这样了。他们像主耶稣那样成了世界的光,正如主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约八章十二节),又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太五章十四节)。当我们真成为世上的光的时候,我们便要受世界的恨恶了。因为“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一章五节)。“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约三章十九至二十一节)。

 

我们不要怕为承认主的名付任何代价作任何牺牲。我们也不要怕为遵行主的道付任何代价,作任何牺牲。我们为作诚实的人,说真实的话,也当这样。如果我们因为不肯说谎言,以致受别人的打击和辱骂,因为不肯随着别人作虚伪的事,以致遭遇逼迫和患难,我们便是有福的,因为这就是为义受逼迫。“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五章十节)。如果我们因为不肯随从别人说一句谎言,以致丧了性命,我们要与古代那些为主舍命的圣徒得同样的赏赐。我们怎样应当准备为承认主的名舍弃性命,也应当怎样准备为作诚实的人舍弃性命。

 

许多信徒以为在小事上我们不妨对撒但让步,与世界妥协,及至重大的试探临到的时候,我们才可以牺牲。他们说,“为一些小事牺牲是不值得的。”事实告诉我们,凡在小事上让步的人,在大事上很少能站得住的。这一点不足希奇,如果一个人在小事上都畏惧退缩,没有勇气与仇敌决斗,到遇见大事的时候,若不是高扯白旗投降,也必定“弃甲曳兵而走”。在小事上得胜的人不一定能在大事上得胜,但在小事上失败的人在大事上一定要失败。我们的主极清楚的告诉我们说,“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义,在大事上也不义。”(路十六章十节)这实在是永不能改变的真理。

 

撒但就是常这样欺骗我们说,“这是小罪,犯了也没有多么大的关系。在小事上不妨让一让步,到遇见大事的时候一定不能让步。为了一些很小的事,毁坏了你的前途和工作,未免太不值得。为一些不很重要的问题作了牺牲,实在是太可惜的事。你的主不是告诉你,叫你灵巧像蛇么?你为什么这样固执呢?”许多信徒就被这样的话所欺骗,以致在小事上犯罪,在小事上对世界让步,失去了向神尽忠的心。结果是什么呢?先让一寸,再让一尺,再让一丈,十丈,一里,十里,百里,最后不到完全放弃了自己的阵地不止。要知道我们在属灵的战场上与撒但交战,只能向前进,不能往后退,只能进攻,不能让步,不但不能多退,也不能少退,不但不能作大的让步,也不能作小的让步。我们诚然应当遵行圣经上的教训──“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十二章十八节)。但我们却不能为求与人和睦的缘故,去作神所憎恶的事。说谎言弄诡诈既是神所憎恶的,我们便应当准备为作诚实的人付任何代价,作任何的牺牲,纵使舍弃了财物、名誉、地位、前途、性命,也毫不顾惜。只有抱这种决心,我们才能在属灵的战场作得胜的勇士。若不这样,我们便只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一直失败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至终作了撒但的俘虏。那是何等可怕的事呢!

 

王明道  (1900-1991)20世纪中国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3 灵食》,浸会出版社出版

==========


转自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