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engyan 2018-05-16 11:34 发布 | 472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基哈西的”得“与”失“——警惕谎言的陷阱

人为什么说谎言?


文/王明道



说谎言在神面前是大罪,这是圣经中明明昭示给我们的真理,也是我们屡次讲过的。今天我们要进一步讨论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说谎言?”

 

有几个人不晓得说谎言是不光明的事呢?有几个人不知道说谎言会丧失自己的信用呢?有几个人愿意被人称为“说谎言的人”呢?有几个信徒不知道神憎恶谎言呢?既明明知道说谎言是一件坏事,为什么许多人还说谎言呢?这就不能不追究人所以说谎言的原因了。诵读圣经,观察事物,我们发现人说谎言的原因最少有以下的几个──

 

一.贪财

 

“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站在他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现在求你收点仆人的礼物。’以利沙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乃缦再三的求他,他却不受。乃缦说,‘你若不肯受,请将两骡子驮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惟有一件事,愿耶和华饶恕你仆人;我主人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我用手搀他在临门庙,我也屈身,我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愿耶和华饶恕我。’以利沙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乃缦就离开他去了,走了不远。神人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说,‘我主人不愿从这亚兰人乃缦手里受他带来的礼物;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于是基哈西追赶乃缦,乃缦看见有人追赶,就急忙下车,迎着他说‘都平安么?’说,‘都平安。我主人打发我来说,刚才有两个少年人,是先知门徒,从以法莲山地来见我;请你赐他们一他连得银子,两套衣裳。’乃缦说,‘请受二他连得。’再三的请受,便将二他连得银子装在两个口袋里,又将两套衣裳交给两个仆人,他们就在基哈西前头抬着走。到了山冈,基哈西从他们手中接过来,放在屋里,打发他们回去。基哈西进去站在他主人面前。以利沙问他说,‘基哈西,你从哪里来?’回答说,‘仆人没有往哪里去。’以利沙对他说,‘那人下车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因此乃缦的大麻疯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基哈西从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长了大麻疯,像雪那样白。”(王下五章十五至二十七节)。

 

这段经文叙述基哈西说谎的事。他所以说谎就是因为他贪爱财物。当他看见乃缦将大批的财物摆在以利沙眼前的时候,他起了贪心。他希望以利沙收下这些礼物以后,能分给他一些。但他看见以利沙坚决推辞,不肯接受,他感到极大的失望。及至他看见乃缦吩咐仆人把这些财物都重新放在车里起身往回走的时候,他更感觉痛心万分。他不甘心看着这些快要到手的财物飞去。他决定设法取得一些。他必须瞒着他的主人进行这事。但这件事应当怎样进行呢?如果他追上乃缦,开口向他索取一些,乃缦一定会给他。但这未免太失体统,太招乃缦的轻看。他不愿意作这件不体面的事,但他也舍不得失去这发财的良机。他想出来一个绝妙的良策,既不在乃缦面前失去颜面,又可以得着一批财物。这个良策就是说一套谎言──“我主人打发我来,说,刚才有两个少年人,是先知门徒,从以法莲山地来见我;请你赐他们一他连得银子,两套衣裳。”这几句话说得真周到,真得体。既不说自己索要,又不说以利沙索要。说自己索要呢,太伤颜面,说主人索要呢,又使乃缦难以置信。他说先知家中忽然来了两个先知门徒,先知吩咐他为这两个人索要两套衣服,一他连得银子。其实哪里有这么一回事?这完全是基哈西所编造的一套谎言。乃缦因为自己的大麻疯得了痊愈,对以利沙感激万分,心中满希望以利沙收下他所带来的那一切财物。不料以利沙竟是那样坚决不受,这真是乃缦心中最不满意的事。如今基哈西追了来,传以利沙的命,为两个先知门徒索要两套衣裳,一他连得银子,这真是使乃缦喜出望外的事,又焉能不允诺呢。他不但允诺基哈西的请求,而且还请基哈西多取一他连得银子。基哈西表面上虽然也像他主人那样推辞了两次,但他心中却是像乃缦一样的喜出望外。结果他便收下了乃缦所给他的两套衣裳,二他连得银子。乃缦吩咐两个仆人帮助基哈西,把银子和衣服抬到基哈西的屋子里去。

 

也许有人要问说,“二他连得银子和两套衣裳有多么重,竟需要两个仆人抬着走呢?”考据家告诉我们说,一他连得等于一百三十磅,也就是五十九公斤,(一百一十八市斤)。两他连得共合二百六十磅,也就是一百十八公斤,(二百三十六市斤)。这么重的一些东西,若不是两个人抬着,基哈西真没有办法携带。也许有人惊奇说,乃缦怎么竟有那么多的银子?他一共带来十他连得银子,十他连得的总重量是一千三百磅,也就是五百九十公斤,一千一百八十市斤。他那里来的那么多的银子?他又怎么携带这大量的物资?其实这有什么可惊奇的呢?我们当记得亚兰是以色列国北面的一个大强国,乃缦又是亚兰王的将军,有权势,有地位,有金钱。他所携带的这些金钱,在一个普通的人眼中看来,真是一个不敢想像的数目;但在他的眼中看来,不过是他家中财物的一小部份而已。基哈西哪里见过这么多财物?他如何能不起贪心呢?就是这一念之差,他便说了谎言,但是他也发了财。基哈西这时一定是乐得心花怒放。

 

“基哈西,你从哪里来?”我不知道当基哈西听见以利沙问他这句话的时候,是否感觉到以利沙已经发现了他的秘密。无论如何,他不能不回答了。“仆人没有往哪里去。”既对乃缦说了谎言,就不能不再对以利沙说谎言。第一次说谎言是为得财物,第二次说谎言是为掩盖已往所犯的罪恶。基哈西犯罪的程序是这样,任何人犯罪的程序都是这样。罪恶是有连贯性的。你绝不能只犯一样罪便罢休。犯了一样罪以后,不久便犯第二样罪,第三样罪,以后连续着犯,直到大祸临身,才懊悔自己害了自己,但是已经太迟了。但说谎有什么用处呢?谎言只能欺瞒人,却欺瞒不了那鉴察万事万人的神。以利沙是神的仆人。神会把基哈西在暗中所作的事指示他。基哈西在他面前说谎言,除了增加自己的罪债以外,不会再有一点好处。

 

“那人下车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因此乃缦的大麻疯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坏了!坏了!基哈西说谎言得财物的密事不但被先知所发觉,而且先知还宣布了咒诅──“乃缦的大麻疯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有了大批的财物可以享受,诚然是极大的幸事。但全家的人都长了大麻疯,过着那种苦不堪言的生活,实在不如没有大量的财物,却全家度着健康愉快的生活。基哈西到这时候一定是懊丧难过到极点,但大错铸成,挽救无方。他因自己的罪恶陷入痛苦深渊了!

 

基哈西是因为贪财便说了谎言,结果既害了自己,又害了他的子孙。世上一切说谎的人中间有许多也是这样因贪财而说谎,最后因说谎而受害。一个人只要敬畏神,神一定供给他的衣食需要,也许不使他很富足,但绝不能使他缺乏。无奈人里面总是有一种贪念,使他不以自己所有的为足,使他羡慕别人所有的。他一存了贪心,就想种种的方法,去得神所没有赐给他的,按着正道是无法得着的,他便走弯曲的道路,说谎言,弄诡诈了。贪财的心催逼着人去说谎言,因为人们认为借着说谎言,可以得着他们所希望得着的财物。加以许多人确是因着说谎言得着了他们所想望得的,于是已经说过谎言的便接二连三的去说谎言,未说谎言的也开始走上这一条说谎言的道路。在这种情形之下,说谎言的人便一日比一日增多,说谎言的花样也翻陈出新。不除灭贪财的意念,却想去掉谎言,那是永远不会成功的。


王明道(1900-1991)20世纪中国教会领袖。

==============


转自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选自《王明道精选文集4》浸宣出版社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