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engyan 2018-05-30 08:48 发布 | 487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不要怕,只要信!

不要怕,只要信!


文/何春勋



路加福音8:40-54

 

经文记载耶稣行了两个神迹,一是医治患十二年血漏的妇人,第二是让睚鲁的女儿死里复活。路加喜欢把两个神迹,或两件事情或两个人放在一起来比较。路加这样写书的用意,是要让我们从两个不同角度来认识主耶稣,也让我们知道耶稣传福音拯救世人是公平公义的,没有偏待人,不论贫贱尊贵、男女老幼,犹太人或外邦人都在祂拯救的计划中,无论何人只要是不敌挡神的,都可以得到神的救恩。

 

这里有好些人在等待耶稣,希望得到祂的医治拯救,其中有一个犹太会堂的主管,他与一群人在等耶稣,另外还有一个混在人群中患病的妇人,就是今天经文的两个主角。他们都有极大的需求,而只有耶稣能够帮助他们。他们终于等到了。

 

犹太会堂的主管睚鲁,他的身分地位在犹太社区里是崇高的,属于上层社会中的人。很多的人跟在他四周帮他作事,他出门的时候总是有一些人跟着他,就好像现在有名的人或球星,四周总跟着粉丝当然还有一些保安人员,保安不会让人接近,名人也不会随意去跟人说话。

 

但是当睚鲁看见耶稣的时候,就不顾自己的身分地位,俯伏在耶稣的脚前,求祂赶紧去他家救他的独生女儿,生病快要死了。睚鲁在湖边等的时候,一定是心急如焚,他在跟时间赛跑,耶稣越快到来,他女儿就越有希望。他的信心是大的,期盼也是很高的。耶稣当场就答应跟他去。睚鲁当时一定非常兴奋,但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耽搁了他们的行程。

 

有一个女人混在拥挤的人群中,偷偷摸摸地跟在耶稣的背后,她如果有求于耶稣,为什么不像睚鲁一样当面去跟耶稣说呢?原因是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身分,十二年来她得了血漏的病,一种治不好的妇女病,经文说她在医生手中花尽了一切养生的钱财,但没有好转。血漏的病跟大痲疯一样,都是需要被隔离的病;大痲疯还是可以外出生活活动,只是要在街道上一边走一边喊:“大痲疯来了!大痲疯来了!”大家躲远点就好了,但血漏呢?没有人一边走一边喊:“血漏的来了!血漏的来了!”

 

所以,血漏比大痲疯更叫人难受,它又是一种外表比较看不出来的病,更难得到别人的同情。这个妇人知道耶稣来了,于是冒险走到街上,甚至顾不得洁净的禁忌,就挤进人群要找耶稣,因为她相信甚至只要接触到耶稣就有机会得到医治,脱离常年的痛苦和羞辱。

 

现在在耶稣的前面是睚鲁,背后是血漏妇人。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都是带着信心来找耶稣,睚鲁相信耶稣去他家一定可以医治他的女儿,血漏妇人相信摸到耶稣就能得医治。他们是身分截然不同的人,但他们没有向困难妥协,他们分别从两个不同的地方出发,去找耶稣。他们终于都找到了。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思考的,今天你我有困难的时候,愿不愿意带着那单纯的信心来寻求耶稣的帮助?

 

当时拥挤耶稣想摸耶稣的肯定不只这个妇人,但是耶稣突然停下来问四周的人说:“摸我的是谁?”彼得与同行的人回答说:“众人拥拥挤挤紧靠着你。你还问摸我的是谁吗?”彼得的意思是“人潮汹涌,那么多的人跟着,每一个人都可能有意无意碰到,甚至摸到你,问这个问题等于没问一样?”彼得当时很纳闷,不是要去睚鲁的家救人吗?怎么现在停下来要去关心谁摸祂了?有那么重要吗?

 

以前教会有个张奶奶,聚会时一直说她家有部车叫“别摸我”,我一直没弄懂她在说什么,后来才知道那是宝马,BMW,她说“别摸我”,还真的很传神。

 

耶稣并没有宣布别摸我,祂是问谁摸我?这么小的事情值得大伙停下来处理吗?这里所有的人与耶稣关心的事情不一样,每个人心里都有不同的需要和想法。当睚鲁为女儿焦急得要命的时候,耶稣现在却要找出摸祂的人是谁。

 

耶稣是神的儿子,祂难道不知道摸祂的是谁吗?大家当场都不承认,主耶稣当然知道,而且那个女人一摸祂,就有能力从祂身上出去,血漏立刻就痊愈了,耶稣会不知道吗?很多人碰触到耶稣是因为好奇或是不小心,但是都不是因着”信心”。耶稣问:谁摸我?不是因为祂不知道;刚好相反,祂已经知道是谁,祂这样问是要让那一个刻意隐藏自己不洁净的女人,勇敢地在众人面前站出来作见证。

 

“那女人知道不能隐藏、就战战兢兢的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把摸祂的缘故、和怎样立刻得好了、当着众人都说出来。”

 

耶稣为什么要逼这一位可怜的女人站在众人面前作见证?痊愈了就好了,让她悄悄的离开,没人知道,也不会引起混乱,皆大欢喜,不是吗?耶稣这样做是要羞辱她吗?不是。是因为耶稣要她打广告把耶稣宣传医治能力吗?更不是。耶稣是为了女人本身的好处,耶稣不单要医治她的血漏病,耶稣还要安慰抹平她多年以来心中的创伤。

 

在犹太社会,根据律法的规定,患有血漏的女人是不洁净的,一切她们所触碰过的东西,不管是人,动物,对象,都会变成不洁净。我们可以想像,这样的一个妇人,在犹太人的社会中,不被接纳,被排斥,被孤立,因为没有一个人想因为靠近她,就被她弄得不洁净。她虽然活着,却是非常孤单的,每一个人都刻意的远离她,每一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去看她的时候,她是多么的难受。虽然她知道已经被医治了,但她还是不敢站出来。

 

耶稣了解妇人不被社会接纳的情况,祂了解妇人心中的孤单。所以耶稣知道妇人最核心的问题,不是因为十二年的血漏症,而是足足十二年被人隔绝孤立的情况。血漏痊愈了,这是妇人所要的。但是耶稣并不认为事情已经解决,祂停下来,处理更重要的问题。

 

其实赶鬼、治病、平静风海这些神迹都不是耶稣工作的重点,人心被扭转,人与神和好,人与人和好,才是福音,才是耶稣事奉的重点。很多时候,我们所关心的,跟耶稣所关心的的确有落差。我们关心的是增长:不管是存款的增长、业绩的增长、财产的增长、还是教会人数的增长。耶稣关心的是什么?不是增长,是成长!我们所关心的是表面上的问题解决和满足,但耶稣所关心的是我们里面真正问题的解决。

 

你看耶稣花了多少时候在十二门徒身上,四福音记载耶稣与门徒的对话,远比公开的传道信息要多。耶稣关心的不是增长,而是生命的成长。耶稣关心的不是事工,是个人。一个平凡的妇人也值得耶稣停下来,因为那不是小事,是大事。

 

我们都是人,人需要关心、安慰、聆听、鼓励、教导、牧养。血漏妇人是一个人,她也是神所爱的;耶稣为了她停下来,要她站在众人面前做见证,为的是要妇人向社会宣告,她已经被医治了,已经被洁净了,她有权利重新进入社会,人们也有义务重新接纳她进入社会。而且管会堂的睚鲁也在场,可以马上见证血漏妇人的痊愈,并要欢迎她回到会堂。

 

我们跟血漏妇人一样,不但需要身体病痛的医治,也需要这更深一层的医治,乃是扭转人与神的关系。让血漏妇人成为我们的鼓励,耶稣愿意为你我的病痛停下来,也愿意帮助我们解决真正内心的问题。

 

耶稣有没有说,你的病医治好了,走吧!没有,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她不只病得医治,她从偷偷摸摸到战战兢兢再到平平安安,她在很短的时间中因着信心经历了神的大能,她的身体改变了,她的人生改变了,她的生命改变了,她跟神之间的关系也改变了。

 

我们回过头来看睚鲁。当他一直有信心等待耶稣,以为女儿有救了;结果这个血漏医打岔就耽误了时间,“还说话的时候,有人从管会堂的家里来说:你的女儿死了,不要劳动夫子。”

 

如果你是当事人,会有什么感觉?脸色大变,完了,来不及了。睚鲁之所以等耶稣,因为当时他女儿还没死,还有机会。人一切的努力都是在生前,人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活着的时候。人死了,一切都得停下来,什么都没用了。睚鲁和这个血漏妇人所经历的都是两个阶段,妇人先是被医好血漏病,然后被医好心理上的创伤。她对耶稣的认识也更深一层。

 

睚鲁呢?他先有信心等到耶稣,耶稣也答应跟他回去救女儿。但是消息传来让他的希望破灭,信心消散,这是第一个阶段,但耶稣怎么说:不要怕,只要信!你的女儿就必得救。所以睚鲁这个阶段不但失去信心还害怕起来。我们再看看睚鲁家里的人有什么反应:“众人都为这女儿哀哭捶胸。耶稣说:不要哭,她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他们晓得女儿已经死了,就嗤笑耶稣。”

 

为什么“捶胸”呢?因为难过,绝望!为什么“嗤笑”呢?是因为觉得耶稣来迟了,人都死了还说她是睡了,耶稣能做什么呢?再做什么都是多余的!耶稣真的是误点了吗?真的是被血漏妇人打岔了吗?真的不该停下来去处理血漏妇人的事吗?如果都不是,耶稣为什么要等到这女孩子死了才来呢?为什么要让人捶胸难过呢?既然耶稣可以叫她死里复活,那为什么要让她死了?当小女孩还没死的时候,睚鲁和家人是很积极,很热心,充满了期待,甚至风雨都不能动摇他们;但是小女孩死了,希望没了,就开始捶胸、嗤笑。

 

我们都会为所关心的事情划上期限。期限还早,我们就自信满满,接近限期,我们开始紧张、焦虑,时间到了就开始抓狂;限期过了,忿怒、不满、抱怨接连出现。

 

各位弟兄姊妹,有时间表是无可厚非的,每个人每天工作、生活都需要有进度,你自己不习惯订时间表,别人也会为你订时间表,你也必须配合别人的时间表。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神不会被局限在我们的时间表里面,神的工作不会因为我们设限而改变或停止。

 

当睚鲁与家人都以为人死了,没有希望了,他们的信心都失散了,他们陷入情绪反应的时候,耶稣没有受到影响,祂继续了祂的工作。耶稣拉她的手,呼叫说:女儿、起来吧。她的灵魂便回来,她就立刻起来了。耶稣吩咐给她东西吃。她的父母惊奇得很。睚鲁亲眼看见神迹,就是死人复活。他这时候真正被转变了。本来他对耶稣的期盼和要求,甚至信心,都是有期限的;因为他的女儿生病,他就跟时间赛跑,也把耶稣划在他的时间表里。

 

这个复活神迹扭转了他一个重要的观念:死亡不再是终结,我们不再是只为了死前的生活享受而奋斗,我们应该是为了死后将来的复活而努力。我们不只是为了今生而奋斗,我们也为了永生而努力追求。睚鲁的观念被改变了,对基督徒来说,人的死亡不再是大限,死亡并不可怕,因为在基督里,有复活,有盼望,有明天,有永生。不要怕,只要信。睚鲁知道不是按着自己订的时间,乃是交托在主的掌管之中,主有主的时间,那是祂的主权。

 

路加写这两件事情,一是要让我们知道,人不能像血漏妇人原来的想法只是得到医治就走人,人来找耶稣不能只为了好处,这个血漏妇人因着耶稣重获新生,并且得回家庭和社会的接纳。但她也必须从耶稣的背后转到耶稣的脚前,我们也必须跟耶稣有面对面的关系。

 

睚鲁虽然俯伏在耶稣的脚前,他有信心,但他的信心会经过挫折延误的磨练,耶稣要求他:不要怕,只要信。然后他就经历到女儿死里复活的神迹。我们都是来到耶稣面前的人,虽然我们会经过死荫的幽谷,却不怕遭害。诗篇84篇: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


何春勋 来自台湾,芝加哥北郊葛霓华人教会牧师,生命季刊特约撰稿人。

=============


转自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