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my 2012-01-02 11:42 发布 | 30025个查看 / 3个回复

教义研究评林慈信、张逸萍提倡反智

评林慈信、张逸萍提倡反智

说人类文化(包括哲学,心理学,文艺等)都是犯罪堕落之后产品,

因而与神的启示对立,这是自己攻陷自己(self-defeating)的做法。请问:

神学又是否人类堕落之后的产品呢?根本没有任何神学或者圣经诠释可以完全不经人手、从天而降。

~余创豪、黄国栋(寄自美国 2009)《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

(作者没有注明头衔,其实一位是博士、另一位是医生)

源:时代讲场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4362&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魚咖啡 fishcafe.3322.org

 

虚构笑话一则

  话说十六世纪欧洲经歷宗教改革,改革家加尔文宣称:「自从亚当夏娃失去乐园之后,全人类的道德和理性都全面堕落,所以人类的理性并不能判断信仰的真伪。」加尔文的弟弟加尔武一脸狐疑地问:「全人类是是否包括你在内?」加尔文回答:「当然。」加尔武继续问:「如果你的理性已经堕落,那么你怎可以肯定『全人类的道德和理性都全面堕落』?而你所说『理性已堕落』,又是否一个理性的命题?」加尔文的三弟加尔杰说:「这命题并不是出自大哥,而是出自神的启示。」加尔武顿了一顿,跟著说:「我也得到神的启示,这就是:人类从未堕落过,人之初,性本善,人人都可以成为尧舜。」加尔杰怒吼:「胡说八道!任何有头脑的基督徒,都知道这是荒谬绝伦的歪理,这绝对不是圣经的启示!」加尔武笑著说:「你说有头脑的人能够判断我所说的是错──你刚刚有效地运用了理性,否决了我所谓『神的启示』呢?」

 

心理学是末世大迷惑?

最近林慈信、张逸萍在其合著的《心理学不是末世大迷惑?》(第一一四○期)【此文只限订户浏览】指出:「心理学和邪术大有关系,而且是一门伪科学。」两位作者主张摒弃心理学,因为「人的文化(包括哲学,心理学,文艺等)属于人类文化范围的发现,是犯罪堕落了的人对上帝普通启示的回应,都不能算是上帝启示。」张逸萍在《邪魔登讲台》(心理学和邪灵启示)一书中的立场更加明显:「你愿意接受邪灵的教导吗?若不愿意,请放弃心理学。」

 

  读罢文章之后,我们心中震惊不已。本文的第一位笔者修读心理学,第二位笔者的工作范围包括精神医学,我们从未想过自己的专业竟然被指控为跟邪术大有关系。心理学是不是末世大迷惑呢?到底是谁迷惑了谁呢?一开始那篇文章已经令人困惑,心理学有许多范畴,包括识知心理学(Cognitive psychology)、社会心理学、教育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发展心理学、辅导心理学……。到底林慈信、张逸萍是指哪种心理学呢?是否所有心理学都陷入了他们所指控的问题呢?

 

谁断章取义?

  君、君强调解释圣经不可以断章取义,但他们援引学者去支持「心理学和邪术大有关系,而且是一门伪科学」的方法,却是不折不扣的断章取义君、君在举出例证之后,作出了石破天惊的结论:「很清楚了,一向以来,学者们都表示,心理学不能算为真正的科学,或作伪科学。」

 

张逸萍女士自称是「毕业于三一神学」的「博士」,但是查阅网上的资料,她「毕业」于「美国印地安纳州的三一神学院(Trinity College of the Bible Theological Seminary)」,而不是华人教会熟悉的芝加哥三一神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而这间印地安纳州的三一神学院,却是一间不被认可,学位不被美国政府承认的学校!

 

「学位」本身是最属的资格,歷史上它是从回教世界传入欧洲的事物,和圣经没有任何关系。女士一方面否定「属」知识 ,一方面却使用一个不被承认的学位,到底代表什么呢?

  首先,君、君举出了T. H. Leahey and G. E. LeaheyPsychology Occult Doubles: Psychology and the Problem of Pseudoscience其实,Leahey在书中所批判的伪科学,是骨相学phrenology)、催眠术、精灵主义、灵异心理学(parapsychology)和科学派(Scientology)。限于篇幅,我们只简略介绍其中两门所谓心理学。骨相学发源于十八世纪德国,是一种根据头颅骨形去判断人性格的理论,在十九世纪骨相学已经被判定为伪科学。科学派是由L. Ron Hubbard 在二十世纪初开创的心灵健康理论,一九五三年在新泽西州科学派变成了「科学教会」。两位Leahey撰写了不少心理学书籍,T. Leahey的《心理学歷史》更加是不少心理学研究课程的教科书,事实上,Leahey并不反对心理学。君、君引用Leahey的例子支持其论据,那么人家又是否可以引出十八世纪的燃素理论来否定物理学呢(氧气被发现之前,人们认为物质燃烧是因为燃素)?又或者无神论者是否可以执著「科学教会」的荒谬教条来否定宗教呢?

 

  第二个君、君徵引的权威是S. O. Lilienfeld, S. J. Lynn J. M. Lohr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in Clinical Psychology。同样,这并不是一本反对心理学的书,作者开宗明义地指出:这本书的目的是「分辨出在现代临床心理学里面得到科学支持与没有得到科学支持的做法。」(p.xix

 

  君、君又引用了Brandon A. Gaudiano一篇在二○○三年发表的文章,Gaudiano本身是临床心理学家,从二○○三年至今,Gaudiano 在心理学与精神医学的学术期刊中发表了三十篇论文,看来他对本行仍然充满热忱。跟上述的作者一样,他只是不满心理学界的神棍招摇撞骗,例如有些人在互联网卖广告,说通过调节「思想力场」(thought field)的能量,便可以消除紧张或者抑郁。总括来说,以上那些学者的言论,无非是心理学家想清理门户,踢走害群之马,这相当于正统基督教批判异端,而不是否定基督教本身。

 

  最后林君、君举出Paul LutusIs Psychology a Science?,这更加令人困惑不已。Paul Lutus是电脑工程师、数学家,在这篇文章里面Lutus否定心理学是科学,他并且煞有介事地说不少心理学家与自己辩论,彷彿这是一篇震撼心理学界的惊巨著。不过,作者搜查了 PsycInfoAcademic Search PremierPsychology: A SAGE Full-Text Collection 等几个学术资料库,却完全找不到任何一篇讨论或回应 Lutus的文章。事实上,Lutus所说并无新意,他举出了在歷史中心理学失败的例子,例如二十世纪初智商测验被用来作为种族歧视的工具、一些人在催眠状态之下挖掘出不真实的所谓隐藏记忆。Lutus 又举出科学哲学家波柏的证伪原则,说许多心理学理论无法被证伪。其实,任何科学都曾经有失败的例子,二十世纪初法国科学家René-Prosper Blondlot错误地宣布自己发现了一种名为 N-Ray 的放射线,即使是名满天下的爱因斯坦亦曾经因为宇宙常数(cosmological constant)而尴尬不已。至于证伪原则,波柏主要是针对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实验心理学和许多心理学理论是可以证伪的。

 

  君、君说:「在一般大学中,心理学是被列为『行为科学』或『社会科学』,而不是『自然科学』。」请问有哪位心理学家主张心理学是自然科学呢?平心而论,心理学是否属于科学?科学的定义是甚么?这些问题迄今还未有定论,但无论如何,以断章取义的方式斩钉截铁地推断:「很清楚了,一向以来,学者们都表示,心理学不能算为真正的科学,或作伪科学。」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总结

  一部分心理治疗可能真的跟新纪元运动有关系,但这并不是辅导心理学的主流。请问有几多间大学的心理学系,将新纪元运动、灵异心理学列入课程范围里面?最后,说人类文化(包括哲学,心理学,文艺等)都是犯罪堕落之后产品,因而与神的启示对立,这是自己攻陷自己(self-defeating)的做法。请问:神学又是否人类堕落之后的产品呢?根本没有任何神学或者圣经诠释可以完全不经人手、从天而降。本文的第一位笔者几年前在另一篇文章中写了这个笑话,现在姑且重复这个笑话来作为总结:

 

虚构笑话一则

  话说十六世纪欧洲经歷宗教改革,改革家加尔文宣称:「自从亚当夏娃失去乐园之后,全人类的道德和理性都全面堕落,所以人类的理性并不能判断信仰的真伪。」加尔文的弟弟加尔武一脸狐疑地问:「全人类是是否包括你在内?」加尔文回答:「当然。」加尔武继续问:「如果你的理性已经堕落,那么你怎可以肯定『全人类的道德和理性都全面堕落』?而你所说『理性已堕落』,又是否一个理性的命题?」加尔文的三弟加尔杰说:「这命题并不是出自大哥,而是出自神的启示。」加尔武顿了一顿,跟著说:「我也得到神的启示,这就是:人类从未堕落过,人之初,性本善,人人都可以成为尧舜。」加尔杰怒吼:「胡说八道!任何有头脑的基督徒,都知道这是荒谬绝伦的歪理,这绝对不是圣经的启示!」加尔武笑著说:「你说有头脑的人能够判断我所说的是错──你刚刚有效地运用了理性,否决了我所谓『神的启示』呢?」

 

《完》


相关回复

YKChan2012-01-03 02:15
我在这里见过这篇文章!
 
我终於找到了——张逸萍早已经回应了:
 
心理学末世大迷惑,回应余创豪、黄国栋、邹贤程」(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psych_bible/S_Christian_Time_YWC.htm
 
 
原来,这是《时代论坛》的一系列辩论。:「时代论坛辩论:张逸萍回应陈天祥、黄国栋、余创豪」(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psych_bible/S_Christian_Time_debate.htm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YKChan2012-01-03 02:17
也许,将全文列出,让大家看看谁有理。
 
=================   
 

心理学末世大迷惑,回应余创豪、黄国栋、邹贤程

(回应余创豪、黄国栋的「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和

邹贤程的「回应余创豪、黄国栋〈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

张逸萍

 

陈天祥、罗丽雯问:「心理学是末世大迷惑?」[1] 我和林慈信再问:「心理学不是末世大迷惑?」[2] 引起余创豪、黄国栋的「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3] 和邹贤程的回应。[4] 真有趣,但是,我想继续回应又回应。

让我先回答余君和黄君的一句话:「心理学有许多范畴 ……。到底林慈信、张逸萍是指哪种心理学呢?是否所有心理学都陷入了他们所指控的问题呢?」

在我网站的一篇文章「科学?真理?上帝普通启示?」中已经解释了:「我们接受其他科学发明,譬如电灯、电脑、印刷、医学……只有心理学是涉及道德、价值观、世界观的学问。……有一部分心理学研究与道德价值观无关,例如,研究人睡眠有几多个层次,这不是道德问题。但是,此类道德中性的心理学题目却不可能被带到教会讲台上,也不可能应用在辅导上。」所以我们没有异议,涉及道德价值观的,才是我们所关心的。(我已经回答了这问题很多次,讲来又讲去。)

 

只辩卫心理学是科学?

我们的文章「心理学不是末世大迷惑?」有五个论点:心理学不是真正科学、心理学和圣经对立、心理学不是上帝的普通启示、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有关、圣经足够为人生指导。

余君和黄君花了绝大部分的编幅辩卫心理学是科学这一点。

他们说《Psychology Occult Doubles》只是指出心理学中的一些邪术和伪科学,所以不能用以支持我们的论点。然后说「那么人家又是否可以引出十八世纪的燃素理论来否定物理学呢……?又或者无神论者是否可以执著「科学教会」的荒谬教条来否定宗教呢?」就是说,不能拿一些邪术,攻击所有心理学。

我在自己的网站上不是已经讲清楚了吗?世界上没有一种学说、一个道理、一套哲学是完全错的。摩门经、佛经、孔子学说、共产主义等等,都是有错有对、有好有坏。为什么基督徒唯独将心理学带到教会来?事实上,很多流行心理学亦是新纪元思想和邪术,请见《邪魔登讲台》,还有,请读「心理学诱导基督徒偏离真道的三步曲」和「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

然后余君和黄君说 Lilienfeld等人的《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in Clinical Psychology》并非反对心理学,他们也认为Gaudiano是临床心理学家,所以他们不可能反对心理学。

的确,他们都是今天有名望的心理学家,他们不是在反对心理学,他们在指出心理学中有很多伪科学。请留意,我们是在讨论心理学是否科学,我们不是在说,这些非基督徒反对心理学!如果有名望的非基督徒学者说心理学有很大部分是伪科学,基督徒为什么要极力辩卫心理学是科学?也要求其他基督徒接受它为科学,否则是反智?

至于Paul Lutus的「Is Psychology a Science?」,余君和黄君说,他是是电脑工程师、数学家,而且没有人回应他的文章。电脑工程师、数学家不能批评心理学?没有人回应是表示他的言论有错误?还是没有人能反驳?

然后,余君和黄君举例说明,任何科学都会犯错。(可能他们习惯了心理学的不准确性,所以不觉得是一回事。)同意,科学不等于真理。但是Paul Lutus所讲的不是心理学偶尔犯错,而是:因为心理学的预测非常不准确,到一个地步,只能算为伪科学。

虽然余君和黄君花了很大的气力辩卫心理学是科学,但作者们最后说:「请问有哪位心理学家主张心理学是自然科学呢?平心而论,心理学是否属于科学?……迄今还未有定论」。余君和黄君却认为我们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

的确,没有诚实的心理学家,更没有真正的科学家,会认为心理学是自然科学,那些比较客气的人叫它做「社会科学」或「行为科学」,比较老实的人说它是「伪科学」,是不准确的科学。

 

其他论点呢?

我们的文章有五个论点,为什么余君和黄君花绝大部分编幅讨论其中一点呢?我推测,人人都希望自己到大学去修读科学,做个科学家、科学博士,毕业后高职厚薪,基督徒心理学家更能在教堂里到处受人敬仰。心理学若非真正科学,这些梦想岂不是都打折扣吗?

1)心理学不是上帝的普通启示

余君和黄君只在结论一段,引用了一个笑话,说加尔文的弟弟加尔武质疑他的「全人类的道德和理性都全面堕落,所以人类的理性并不能判断信仰的真伪」之说,引伸至「神学又是否人类堕落之后的产品呢?」言下之意,神学岂不是同样货色?

首先,在回应余黄文的人中有一位是「Yu, Chong Ho 」,很可能就是余创豪本人。他的回应是:「That is a joke. Please do not take it seriously.[5](这是一个笑话,不必认真。)在正文中有声有色地讲述,在回应中偷偷表示不过是一个笑话!这样做才是「不负责任」。

其次,这是基督徒心理学家的常用策略。在我的经验中,如果我和他们讲到某个心理学理论怎样不合圣经,他们会勃然大怒,攻击圣经,他们宁可说:「他妈的圣经」,也要维护心理学。余君和黄君只攻击神学,已经很客气了。无论如何,攻击圣经,或攻击神学,并不证明心理学有理!

神学是研究上帝的特殊启示(圣经),从来没有神学家说神学是上帝启示,也没有科学家说任何科学是上帝的普通启示,甚至非基督徒心理学家也不把心理学当作上帝启示,只有基督徒心理学家才会大言不惭地宣称心理学是上帝的普通启示!

「心理学是上帝的普通启示」是柯联思(Gary  Collins)所发明的一个老掉牙的藉口,可惜他对「一般启示」的了解错误,根据一本系统神学:「人类从创造中得见神的存在、性格、道德律,叫做一般启示」[6],就是说人从自然界可见神的永能和神性,叫他们对神的存在无可推诿(罗一19-20),绝对不是说所有人类的知识和科学都是普通启示。人若研究心理学或天文学,因而理解到上帝的存在,这人就得著了上帝的普通启示,但是心理学和天文学本身不是上帝的普通启示。我们的文章已经很清楚了,启示是从上而下,而心理学不过是一些无神论者和行邪术之人的人生哲学。

如果心理学是上帝的普通启示,我们怎么可能在其中找到这样多的新纪元思想、新纪元邪术、邪灵启示?请读《邪魔登讲台》。难道上帝和魔鬼启示同样的「真理」?简直是亵渎!

 

2)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

至于这一点,余君和黄君只说:「读罢文章之后,我们心中震惊不已……我们从未想过自己的专业竟然被指控为跟邪术大有关系。」

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大有关系。这不是谁指控谁的问题,这是事实!

难于把自己的书籍和网站上的文章内容复制于此,但请读:

《邪魔登讲台》——大部分的新纪元通灵教导(魔鬼藉著交鬼者所发表的谈话)可以在世俗心理学中找到,超过半数可以在基督教心理学中找到,包括很多流行心理学,如自爱、自信、自尊。

《心理学偏离真道》第十二章「内在医治」、第十三章「积极思想 」、第十四章「观想」、第十五章「催眠术」。

走出心理幽谷》附录:「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

有一部分内容也在本网站上:

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

心理学家的冥想观

积极思想/观想

催眠术(圣经所称的迷术)

等等。。。。

此外,还有很多书籍和文章都指出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的问题,例如:戴夫韩特的《偏差的诱惑》和《诱惑的超越》,英文书籍更是一大堆,还有「The Berean Call」和「Psychoheresy Awareness Ministry」网站,请见「其他批判心理学的基督教书籍」和「其他批判心理学的基督教网版」的介绍。

若有人把新纪元思想和技术带来教会,请问「谁迷惑了谁?」

 

3)心理学和圣经对立(4)圣经足够为人生指导

这两个论点,三位作者(余君、黄君、邹君)都没有提及,想是同意,至少无法反驳。

 

邹贤程的回应:不要摆到一边

虽然我应该谢谢邹君比较温和的回应,但我仍然有话要说。

邹君说我的「的目标太明显和集中,以致变成『钟摆的另一面』」「难怪引起余创豪、黄国栋的反感。」

请读拙作《邪魔登讲台》的序言,你会明白。神让我看见心理学的问题,为了警惕其他信徒,别说引起别人反感,即使殉道,我仍无意隐瞒我的意向,我绝对不敢做一只「哑吧狗」(赛五十六10)。

我是否犯了「把洗澡的水与婴孩一同冲走」的毛病?(这又是基督徒心理学家们一句老掉牙的藉口。)我已经在「心理学和新纪元运动」中解释:这不是一个适合的比喻,因为婴儿是无法取代的。但在瘟疫中,我们把所有健康和生病的家禽都毁灭,因为家禽是可以牺牲的。心理学中有什么非保留不可的呢?

邹君说「圣经并不反智……如医学、考古、历史、地理、数学、天文等」。对,我们在文章中已经解释,不是反对所有人间学问,只有心理学是涉及道德价值观,其他不是。(真是讲来又讲去!)

邹君说心理学有不同门派,所以难说谁是谁非。可是,不能因为它的理论互相矛盾冲突,我们就不能说它有错,希望邹君有更好的藉口。

邹君又说我谴责沟通技术等中性的辅导原则。我想你误解了,请小心读我的文章,我相信你的阅读能力,足够明白。

邹君说「心理学、辅导学中一些很实用的技巧,如同理心、积极的聆听、提问方法等等对从事辅导工作有很大的帮助。」最近读到一篇文章,想是最好的回答,作者说:「这些技巧都是common sense罢了。」[7] 没有心理学学位的人都没有普通常理吗?

文中邹君举例说明怎样辅导同性恋者。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性革命和同性恋都是心理学一手推动的。美国心理学协会早已经将同性恋视为正常,后来更声称,帮助同性恋者改变性倾向,是违反专业道德规则。恐怕信仰纯正的基督徒心理辅导都要在信仰和职业中做一个选择!

最后,邹君结论说:「希望将来有更多学者能继续努力,将专业心理学与圣经真理教导整合,舍长补短,发挥科学与真理的结合,造福世界。」邹君坦白说自己「是一位初级的辅导员,对心理学只有皮毛的掌握」,不知道邹君是否知道,整合运动的领袖柯联思已经表示:整合运动失败了?请读「心理学可以和圣经结合吗?」。

 

结论

基督徒心理辅导们,你们最关心的是什么?维护自己的生意?维护自己的面子?请记得,有一天我们都要面对上帝,向 交帐。假若你只是有志于帮助别人,在迷失中找到方向,那么,为什么不改用圣经辅导呢?

后记

我留意了一下那些反对我和林慈信文章,而和应「心理学是末世大迷惑?」和「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的人,这些人似乎都支持同性恋和接受进化论。另一方面,我们都反对这两件事,所以,讲到最后,信徒对心理学的态度,是信仰和生命的问题

 

 


 


本文为一系列的讨论中的一篇,其他文章请见:


心理学不是末世大迷惑?


不要误导众信徒,回应陈天祥等


继续回应陈天祥的不要误导读者……」

 

回应余创豪、黄国栋、邹肾程

 

心理学引进异教元素新纪元思想和技术),误导信徒回应黄国栋

 

 超乎寻常的证据﹕《邪魔登讲台回应余创豪、黄国栋等

 

?反什么?反米缸

 


[1] 陈天祥、罗丽雯,「心理学是末世大迷惑?」(上、下),《时代论坛》11301131期。[2] 林慈信、张逸萍,「心理学不是末世大迷惑?」,《时代论坛》1140期。[3] 余创豪、黄国栋,「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时代论坛》。(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4362&Pid=2&Version=1142&Cid=641&Charset=big5_hkscs[4] 邹贤程,「回应余创豪、黄国栋〈末世大迷惑?谁迷惑了谁?〉」,《时代论坛》。(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4492&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5]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Feedback/ShowDetail.jsp?Fid=1&parent=54362&Charset=big5_hkscs&Pid=2&Version=1142&Cid=641&Nid=54362&fIdx=1[6] Wayne Grudem, Systematic Theology (Grand Rapids, Michigan: Zondervan, 1994), p. 122.[7] 「基督徒应拒绝心理学的五个原因」(http://www.fundamentalbook.com/monthly.htm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timmy2012-01-03 13:29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