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2016-06-20 09:45 发布 | 8975个查看 / 0个回复

婚前婚后爸爸外遇归来
爸爸外遇归来(上)
2016-06-20 金成默 ijingjie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推荐阅读【父亲节专题】

文| 金成默(韩国)

与酒吧女发生外遇的丈夫竟对妻子说“你还有孩子,也读了很多书,那女人没有我怎么办?”不是说几句恳求原谅的话,罪的结果就会消失,悔改的丈夫面对只因孩子才留在婚姻里的妻子,这个最成问题的家庭却开始了家庭事工。两年后妻子竟然祷告“应该求饶恕的是我。”


“与其继续这样的生活,不如离婚吧!”“什么?离婚?”“对,我们离婚吧!”

我无法正视妻子银暻愤怒的脸,在妻子的脸上我再也找不到那我曾深爱的清秀模样。我们也曾有过只需眼神交会就感到美满又幸福的日子。在决定结婚之初,我深深认为这个女人比我长久以来心里所怀抱的人生梦想更重要。

然而,现在妻子的脸因着愤怒而颤抖,流着泪的脸庞憔悴不堪,如果说这是岁月的力量,那么这股力量真令人感到恐惧。我只想遮住我的眼睛和耳朵。

正如妻子所说的,这都是我的错,因为我不顾家庭疯狂地与一名酒吧女发生外遇。然而事情发展至此,真的完全都是我的错吗?对此我无法全然同意。
 
“那女人若是没有我要怎么办?”
 
现在在我眼前怒吼的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对我讲这么凶狠的话呢?我真的不明白,也真的不想理会。我也想闭起眼睛疯狂喊叫,然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对她而言,不论我说什么,都只不过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所说出的借口罢了。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会怎么做呢?要怎么做才是上上之策呢?这问题让我百思不解。

一直无法正视妻子的我,过了很久好不容易才开口说:“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呢?”妻子沉默不语,于是我便转头去看她,却看到她也正注视着我,咬着牙的脸庞又流下了眼泪,她说:“为什么要问我?你从来不听我的,为什么现在却要问我?为什么?在我还假装不知道的时候你就应该要罢手,到现在这个地步,你还期待我做些什么!这问题反而是我要问你的。你是不是在等着我先提出离婚呢?”

若说我从来没有过离婚的念头,那是骗人的。老实说,我有时真的很想尽早脱离这段烦人的婚姻,但我绝对没有等待妻子先要求离婚的想法。只是,我有点害怕,虽然是自己惹出的问题,但我只想着能逃避就逃避,因为我没有自信能承受里外不是人的窘况,心想干脆离婚算了。也没有把握能继续维持这如同破碎玻璃杯般的婚姻,况且我也无法若无其事地忘掉在某个路口等着我的另一个女人的爱情。 如同叹息一般,从我口中说出了这样的话:“你还有孩子,也读了很多书,但那女人若是没有我要怎么办?”

“你说什么?真是可笑极了!你以为你在拍电影吗?”妻子大声喊叫到我以为自己的耳膜都破了。妻子开始哭喊,当我看到她以愤怒的眼神看着我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一阵恐惧。我想再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会因精神崩溃而疯掉。“我,我是你的妻子啊,是你的糟糠之妻。与你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并为你生养了两个孩子,在我面前你怎能说出这种话?除非你是疯了,否则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妻子抓着我的衣袖使尽全力摇晃并大声喊叫着,在她脸上只有恨意。

如同妻子所言,的确是我未经思索说出了不该说的话,然而与其说是歉意,不如说我心中充满了想要从捆绑我的妻子手中逃跑的想法。迟钝如我都已发现我们已不再是相爱的两个人,而是互相仇视、彼此恨之入骨的两个人,最终的结果会变成连陌生人都不如。

一切都结束了,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我心中生出了更大的想法。我虽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找出能够脱离这种悲惨现况的方法,然而我也知道没有人能够在这种状况下救拔我。我只想去死,也许唯有死亡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上完课,就结束我的生命
 
钟一是我在第一个公司工作时认识的知己好友。“你要不要试着去参加我上次跟你提过的课程呢? 就当作是去休息,等回来后再重新考虑看看。”

钟一经常向我提到名为“爱之园”的三日属灵训练课程。他说,参加这个课程后也许不会改变情况,但却会改变看待事情的眼光。“银暻已经透过我妻子的介绍去参加了这个课程,所以你也去参加吧。就算是要离婚,也不能不付出任何努力就这样结束婚姻吧。总之,当你参加完之后,你的想法就会有所改变了。”

由于钟一已经帮我报了名,因此我只得去参加。然而我并未抱着任何期待,心想当三天的课程结束之后,就要结束我的生命。如果我的消失是解决问题的惟一方法,那就死了算了。

我虽因着姐姐的带领在自家附近的教会聚会了近十年,却总是在讲道的时间打瞌睡,作完礼拜之后与会友一起打网球才是我去教会的最大乐趣,不折不扣是一个冒牌基督徒。

就如同去教会一般,我对课程也并不抱太大兴趣。然而奇妙的是,当我不断地听着赞美诗歌与神的话语之际,我的焦虑就渐渐地消失了。那因面对无可奈何的情况而几近疯狂的心境,也开始安定下来。或许是因为离开了痛苦的现场,所以产生了某种放心的感觉。

在听课时,有句话竟然钻进我的耳朵里:“你知道人之所以每天跌倒的原因吗?就是因为不认识耶稣基督的缘故。”回想起来,我不认识耶稣的确是事实。即使受洗后,我也从未想过要去认识耶稣,只是尽情玩乐,有空才去教会。我将去教会听讲道视为对人生有所帮助的一种修养讲座,而非为了认识耶稣。然而此时我心里却产生了疑问:“真的是因为我不认识耶稣而在生命中发生了这种事吗?如果认识耶稣,就能够摆脱我所面对的痛苦吗? ”

在三天的课程中,我一直被这种想法围绕着,尚未整理出任何决定,最后一天就已来到。那天早上的默想经文是:“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亲爱的弟兄啊,神既是这样爱我们,我们也当彼此相爱。”

当我读这话时,不知为何突然心中感到一阵火热,剎时热泪盈眶。我深深觉得自己一直过着错误的生活,真是大错特错,深觉自己是罪人的想法如同波涛汹涌般袭来。我泪如雨下,口中不停地说出悔改的祷告,神的话语翻搅我的脑海,开始抓出我那隐藏在深处的罪恶。

我的生活之所以荒废到濒临寻死的地步,家庭面临破裂的危机,都是因为我没有爱我妻子的缘故!都是因为我对妻子充满仇恨的缘故!不对,其实是因为我还不明白神的大爱的缘故!原来要将神的话语实践在自己的生活中,才是真正的相信耶稣啊!“主啊,可怜我这个罪人吧!求你饶恕我这个罪人吧!”

究竟是谁让我这个强硬的人俯伏在地, 流出眼泪,道出自己的罪来呢?不论是对我又爱又恨的妻子或是生死之交的朋友,都未能让我看到自己的错误。惟有活着的神才能施行这样的作为。因他亲自与我相遇,并触摸到我的真实经历。我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只感觉到有些人忙着准备下一课。我试着站起来,却力不从心,我无法停止流泪悔改祷告,甚至又哭了很长时间。当时的我并不明白,那就是遇见神的喜乐,也就是重生的喜乐。

因儿子的一句话而休战
 
结束营会的第二天,我对妻子说:“老婆,我错了,请你原谅我。我因以前的错误而让你难过,并让孩子们看到我不好的言行举止而感到抱歉。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做,并要在神面前做一个对的人。”妻子半闭的眼中流下了一串串的泪珠。

一段沉默后,妻子用纸巾擦掉眼泪说:“当初我知道你有外遇时,根本不愿相信那是事实,甚至当我亲眼看到你和那女人在一起,还是无法相信。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么相信你……即使其他人会犯这种错误,我总认为你是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但奇怪的是,当我这次参加营会时,竟有了也许有神存在的想法。以前我从来没想过神是活生生的存在,但当我想到自己即使亲眼目睹你外遇的事实仍无法相信,那又怎么能说肉眼看不到的神就不存在呢?奇怪的是,我还觉得神也许真的就存在于那超乎我能感觉到的地方,并且有了不可以离婚的念头……”

当我听到妻子说不要离婚的那一瞬间,我真的不知道有多么感激。妻子告诉我说,不久前当她决心要离婚时,就问儿子在韩:“在韩啊,妈妈和爸爸无法一起生活下去了,打算要分开住,你想跟谁一起住呢?”听到这些话的在韩,滴下豆大的眼泪说:“妈妈,我喜欢你,但是我也需要爸爸!”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都碎掉了。“是啊,我不只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当我重新认清这一点,也不禁流下眼泪。过去我对孩子们置之不理,自以为是单身汉般地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导致如今的惨况。

为了纾解工作压力、应酬客户,我常进出有小姐坐陪的酒店,可说是个公开的秘密。如同所有妻子一样, 银暻在这方面也是神经紧绷,因此每当我喝了酒又晚回家,妻子就会逼问:“你是不是去了有小姐的酒店?有没有去? ”“没去啊!我去的是啤酒屋。”“我什么都可以容忍,但绝对不能容忍你去玩女人。所以老公你千万不要去,好吗?即使别人要带你去,你也绝对不要去!”

在家里我总表现出一副即使全世界的男人都去但我是绝对不会去那种地方的样子。但是后来胆子越变越大,心想:“别的男人不都这样,而我也不是什么圣人君子嘛。”就这样渐渐沉溺在酒色的享乐中。

当妻子因这难以相信的事实而承受百般折磨时,我却没有加以理睬,仍不断地为自己辩护,试着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直到家庭快要破碎时,才明白这是自己随心所欲滥用身体的结果。

过去几年我从来没有扮演好父亲的角色,只让孩子们看到夫妻争吵的丑态,然而儿子却仍需要我这个自私自利、不值得一提的爸爸!我真是太愚笨了。

“听到在韩的这句话,我就打消了离婚的念头,只要我的孩子们需要爸爸,就不可以离婚。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即使我原谅世上所有的人,也绝对不会原谅你,直到我死为止。”妻子说完之后就走进孩子的房间。

我该怎么去接受这样的结果呢?我久久都无法起身。或许,能结束这场离婚的战争就已足以令人感到欣慰了,更何况,我也幸运地知道孩子们都需要我的事实,以及明白身为父亲的重要。然而我心中的某个角落却又开始疼痛起来。面对无法饶恕我的妻子,我该怎么做呢?

原谅背叛自己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也许应该说单靠人的意志是无法做到的事,所以我们也许就会永远这样生活下去了吧。在这种情形下,我唯一的希望只有耶稣,也就是神的爱。如同神先爱我并从罪中拯救我一般,惟一的方法就是我要先去爱妻子与孩子们。我下定决心要先饶恕我自己,然后去爱妻子与孩子们,就如同神无条件地爱我一样。

我决心要参与营会的服事,因为我相信要更清楚地认识耶稣,才能恢复家庭。虽然我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凭着社会资历站在台前带领赞美或担任司会,但我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我是一个身负重罪的人,所以尽量避免站在人前的服事,我所做的就是开车将与会者载至会场。在开车时所听到的与会者的见证,总是让我感到惊喜。

那些并不知情的人,或许认为我只是个默默开车的信徒,其实当时的我内心并不平安。休战协议之后,我们夫妻分房生活。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却从不开口对话。我到厨房倒水喝,妻子就会停止洗碗到阳台浇花;我在客厅与孩子们一起看电视,妻子就会转而躲进孩子的房间。让孩子们看到这样的情形,实在令我尴尬。
 
妻子的哭声穿透了我的心
 
我开始戒酒、戒烟并参与许多服事,我虽在各方面有所改变,但仍然无法解除妻子对我的不信任。

有一次当我结束服事回到家,很想与妻子分享当天的收获,好不容易开了口,妻子却打断我的话说:“这能维持多久呢?哪天觉得无趣了,你就会去找其他的消遣了。”当时我一心渴望能够藉由服事让家庭快速修复,然而妻子这句话却深深刺入了我的喉咙。我明知道这是先前得罪她的代价,需要求得她的原谅,然而却仍因感到委屈和悲伤而哽咽不已。

有一天,当我为服事开车前往半月地区时,突然全身直冒冷汗,睡意阵阵袭来,我完全无法控制这股疲惫,心想:“也许就这么死了吧。”

我曾经因为肝硬化辞掉工作住院三个月之久,还在家中疗养了一年多的时间。之前也有过因疲倦而无力的时候,然而那天却是最严重的一次,全身的能量似乎消失殆尽。身子失去重心,只能靠着方向盘闭上眼睛,全身也因为冒冷汗而整个湿透。就在那时,神赐下他的话语:“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

我是如何平安抵达营会会场的,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不可思议。 当我好不容易结束服事回到没人欢迎的家里,自己一个人坐在客厅,心里的孤单却比身体的疼痛还要难受,我的眼泪不停地落下。一同生活多年的夫妻,如今到了难以相处的地步。没有人能够安抚我的伤痛,也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内心深处,我能倚靠的惟有耶稣。当我开始恳切地祷告后,不久全身仿佛燃烧着火焰。

神的临在使我在神里面寻到自由,但妻子却仍被怨恨的罗网所捆绑,我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种情况。 那时妻子常到我们家后面的清溪山去祷告,却仍然无法原谅我。

有一次,牧师在主日讲道:“每个人一生中都会有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饶恕的人。奇妙的是,那个人多半都是身边最亲近的人。我们无法单凭自己的能力来饶恕那个人,惟有借着圣灵的恩典才能够做得到。”这句话是真的,看我的妻子就知道,虽然她很想饶恕我,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呢!

牧师的讲道仿佛是神为了我们准备的。“现在让我们开口向神祷告,叫我们能够借着圣灵的恩典去饶恕那个人!”牧师说。我满心期待妻子能够在这时刻借着圣灵的恩典来饶恕我。我想这就是神为了使妻子饶恕我所赐的机会,我在心中喃喃自语: “时候已经到了。”

当牧师讲道一结束,祷告的声音充满了整个礼拜堂,我全神贯注想听到妻子祷告的声音。然而一段时间后,我仍听不到妻子的声音,却突然听到有人哭泣。我惊讶地张开眼睛看了看周围,发现哭泣的人就是我的妻子。她用两手捂着脸悲伤地哭泣,由于哭的声音太大,使得周围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她。

刚开始我觉得既丢脸又尴尬,但是妻子的哭声似乎渐渐穿透了我的心,让我突然一阵膝盖无力,觉得自己似乎此刻就要倒下去,别人的视线和眼光已不再重要,因为我已完完全全感受到妻子那破碎、撕裂的心情。

见到妻子瘦小蜷曲着的肩膀颤抖着,让我觉得既凄凉又可怜。妻子年幼时因着自己父亲的经济状况不佳而度过贫困生活,后来又遇到像我这种没出息的老公,以致被剥夺了身为一个妻子与母亲所该享有的幸福权利。妻子的心彷佛一块连野草也长不出来的荒地,她所期望的一切都瓦解了,深感自己再也无法拥有什么而彻底绝望,并在绝望的深渊痛苦呻吟着。

我能够让妻子重新振作起来吗?将妻子推入绝望深渊的人是我,不是别人,这样的我还能够将妻子从深渊中拉出来吗?这有可能吗?正因为是我把她推进去的,所以也许只有我才能把她拉出来。但我却没有拯救她的力量,这让我万分恐惧。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寻求耶稣。

“主耶稣,求你赐我能力!我再也不愿跌倒或彷徨。主啊,我希望能够拯救我的家庭。”那时,耶稣好像在我的内心如此响应着:“如果你想要拯救你的家庭,你就要死,每天要把你自己钉死在十字架上,这才是能够永远爱人、饶恕人的方法。”我在心里向神说:“主啊,我愿意死,求你让我死吧!求主借着我的死重新建造我的家庭,让它成为美好的家庭。”

就在那一天,看着颤抖着瘦小肩膀不停流泪哭泣的妻子,我在神面前做出了祈求,神告诉我的话成为我的精神支柱。我想,许多家庭之所以破碎分裂,就是因为爸爸们忘了家庭是透过自己的牺牲而被建立的。


让我制定家庭课程,怎么可能?
 
虽然我们夫妻间的情况完全没有改变,但我心里却满溢着神所赐的盼望。我已遇见荣耀的神,还会有什么难题呢? 我当然期待神会触摸改变妻子的心,于是就这样每天存着盼望生活。

当然,我外表仍假装平安无事地度日子,其实心里并不好受。妻子始终不肯对我敞开心扉,我想或许妻子到死也不会原谅我吧。即使如此,我已经向神约定,永远要保护家庭! 虽然是我自己破坏了神圣的结婚誓约,但我很想保住神所赐的第二次机会,因为,我已认识了神,遇见了耶稣。

“你可否为我们教会制定一套家庭事工课程? ”“家庭事工?”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家庭事工”这个词。“牧师,什么是家庭事工?”我傻傻地问。牧师面带笑容地说明:“家庭是神用来赐福我们的管道,但却有许多家庭走向破碎。如今教会失去力量也是起因于家庭的破碎。教会要制定家庭事工课程,教导人们合乎圣经的婚姻观、相互沟通和解除冲突的方法,要让人们按照神起初的计划恢复家庭。”

听了牧师的话后,我无言以对。即便是当天,我们夫妇虽然去同一间教会,却坐在不同的座位听道,可见我们的情况有多严重。虽是避免了离婚危机,但也仅是勉强抓住结婚的绳子没有弄断而已。我不知道要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让我来为别的家庭制定课程,这可能吗?如果有这种好课程,我们夫妇应该要第一个参加才对。

牧师不断对我述说他的异象,叫我实在无法当面开口拒绝。回到家里我小心翼翼看着妻子的脸色说: “今天礼拜结束之后,牧师请我为教会制定一套家庭事工课程,你说我该怎么办?”妻子马上回答说:“家庭事工我虽然不清楚,但肯定是要夫妻一起做的事情,我不要!在家里看到你已经受不了了,为什么到教会还要看到你呢?”

这让我烦恼再三,我惟一能做的就是来到神面前。那时候我每天手上出门到公司上班前,会先到教会祷告。

我持续祷告了两个多月。一天早上,过去婚姻生活的画面如同一部黑白电影一幕幕呈现在我脑海里: 知名的校园情侣、向朋友母亲借钱租用了连电也没有的小房间、因买不起餐桌在地板上铺报纸用餐等等,这些都让我回忆起新婚之初贫困的生活。同时也想起了购买家具时妻子的笑容、儿子诞生时的感动、为了逃避现实而沉溺于工作、酒和女人时的自己、要求离婚时的妻子,以及因离婚的困扰而决心要自杀的绝望时刻,并且就在那时遇见了神,想到这里我不禁蜷曲起身体开始疯狂地哭泣。

“神啊!是真的吗?是你引导我们到这地步!”我无法控制不断涌出来的眼泪,自从结婚以来,我们夫妻只是在疯狂地累积彼此之间的仇恨与愤怒,一旦面对无法收拾的问题时,只会把责任推给对方,殊不知过去那些可怕的争吵竟都是神为了要使用我们而预备我们的时间。神不责备我们违背了彼此相爱的最大诫命,反而要使用我们。

当我告诉妻子早上特别的经历时,原本面无表情的她竟对我说:“这也许是神的旨意,所以要好好祷告了。”妻子一说完这句话,我立刻握住了她的双手,当时的感动无法用语言形容。 他不仅回应我的祷告,告诉我过去是神在预备我们夫妻,同时也让妻子冰冷的心开始融化。“老婆,谢谢你,让我们手牵手一起为这件事祷告吧!”

“父神,你知道我们过去生活在痛苦与悲伤当中,因为我的错,带给妻子深深的伤痛,所以她病得很深,求神赦免我的罪并医治她。求神先恢复我们的家庭,使我们能够去帮助那些因面临危机和冲突而深受痛苦的家庭,使我们能承担你所托付的使命。”这是我们夫妻有史以来第一次握着手一起祷告,我不停地流下眼泪,妻子也在流泪。

我在心中决定,即使日后妻子仍躲回她的房间,即使再度听到她无法饶恕我而发出痛苦的呻吟,我都要等候她的原谅,一起建造一个被神使用的家庭。我松开妻子温暖的手,小声对自己说:“神说要恢复我们的家庭。”
 
(未完待续,明天请收看下集,本文转载自《爸爸,我爱你》, 金成默,道声出版社, 2007年3月初版)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