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2016-06-21 07:59 发布 | 6491个查看 / 1个回复

婚前婚后爸爸外遇归来(下)
爸爸外遇归来(下)
2016-06-21 金成默 ijingjie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推荐阅读【父亲节专题】
文| 金成默(韩国)

与酒吧女发生外遇的丈夫挽回婚姻后,谦卑低头向儿子认错。 “我看着每晚为我流泪祷告的爸爸,明白爸爸是真心忏悔真心爱我,所以我就重新思考我的人生。将来我也要像爸爸一样成为一个会祝福子女的爸爸。”但面对需要抵押房子的经济困境,妻子却想独自去美国。


先跟对方说对不起,是一种恩典
 
“我会晚一点回来。”“哦,你以前也是这样。我原以为是为公司的事情忙,结果不是!我绝对不再相信你的话了。”“你看你,又来了,拜托!不要这样,快烦死了。我都已经道歉了,你为什么又旧事重提,为什么又折磨我呢?我决心努力活出新的生活,你这样太过分了吧!耶稣要我们饶恕人七十个七次,你真的认识耶稣吗?”

当我提起耶稣,妻子的脸色变得一阵苍白。但是我也因为她老在上班前找我麻烦而伤透脑筋。我鼓起勇气使劲关门,头也不回走下楼梯,心里虽舒畅了一些,但一路上仍数算着妻子的种种缺点。奇怪的是那种舒畅的感觉很短暂,不久就开始烦闷,心情变得怪怪的。

我是在该生气的时候生了气,为什么事后会如此烦闷呢?习惯在上班前先去教会祷告的我,不知不觉走向教会。

我坐在空无一人的会堂,开始祷告。“主耶稣,我想尽量试着理解妻子,但实在无法理解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能饶恕我,在每件事上都要为难我,早上的事不也是这样吗?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老是要把过去的事揪出来。”我不禁想世上能理解我的真的惟有主耶稣了。

开始祷告后不久,我感觉到主耶稣对我说:“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我越祷告,主耶稣就越让我省察到自己的罪。让妻子无法相信我的人,其实是我自己!我生命中这些罪已经根深蒂固地缠住妻子不放,但我却视而不见,当作不知道。 耶稣告诉我,不是说几句恳求原谅的话,罪的结果就会消失,所以即使对方不原谅也不可发脾气或抱怨,而是更要去爱那个灵魂。 惟有爱才能让那个灵魂重新活过来,爱对方胜过爱自己才是解决之道。

当我重新面对因被罪的苦毒缠绕而哭泣的妻子时,不禁流下悔改的眼泪。只要能让妻子脱离痛苦,我什么都愿意做。“是的,主耶稣,都是我的错。今早我爱自己胜过爱妻子,现在我决心要死,如同耶稣为世人甘愿舍命,我也要以死来拯救我的家庭。”不知不觉中,我做了这样的祷告,并且明白祷告不再是为了求什么,而是要在十字架前先治死老我,也就是放弃那颗吶喊着希望妻子能体谅理解的心。

我终于得到了先向妻子道歉的力量,到公司后我马上打电话回家:“老婆,对不起,早上不该大声关门冲出来,这是我的错。”我认为能够先跟对方说出对不起是一种恩典。

当我们开始制定家庭事工课程时,最为注重的就是“与圣灵同在”,因为所有事情的恢复都由承认自己是罪人并悔改省察自己的罪开始,若圣灵不动工,人很难看到自己的罪。当我们效法耶稣舍己的牺牲之爱,才能够真正恢复彼此的关系。

我们极为努力,家中的房间与厕所都堆满了有关家庭事工的书籍,我甚至对一般的家庭事工课已经了如指掌。当我看到那些破碎的家庭透过课程得以恢复站立在神面前时,反而倍感焦虑。“神啊,我的家庭何时能恢复呢?求神速速恢复我的家庭,妻子到现在还不能够原谅我。”

二年后,牧师在第六届家庭课堂上宣告说:“如果夫妻之间还有无法饶恕的事情,就在此刻全部饶恕吧,彼此求对方的饶恕吧。”对于妻子的饶恕,我并未存有太大的期待,只是怕透过这样的仪式再一次带给妻子痛苦。

孰料妻子的眼泪滴落在我的手背上。“老公,不是的,应该求饶恕的是我!我一直以为我们家没有破碎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的忍耐,其实并不是。谢谢你,是你为了我们的家而忍耐,求你饶恕我!”当我听到妻子所说的话时,我的内心不禁呼喊无数次:“啊!神哪! ”我几乎无法克制内心激动的情绪。妻子终于原谅我了,也许她的心仍旧伤痛难过,但谢谢她愿意口里先饶恕我。这真是神的恩典,是奇迹!

那天,我们夫妻手握着手痛哭,眼前一一浮现的净是那些长久以来因我的罪而引发的争吵与埋怨的岁月,令我痛悔不已。“不,你别这么说!谢谢你原谅我!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从我经历家庭被医治的那一天起,我对家庭事工有了更明确的异象,再次确认家庭事工就是我们夫妻一生的使命。
 
好像从地狱搬到天国
 
然而,当我越钻研家庭事工越产生疑虑,为什么大部分有关家庭的课程其对象多是家庭主妇呢?为什么即使有关夫妻两方的课程,却只谈论丈夫要帮助妻子等这类迎合单方需求的话呢?身为男人,我四处搜寻相关的支持却找不到。

我自己其实是因为父亲的爱与鼓励,从高三开始才用功,若没有这股动力我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我当兵的时候,有一天父亲寄给我一封信,他在信中问我身体是否健康、过得好不好,我想到因为担心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而辗转难眠的父亲,于是就马上回信。但是不知为何,之后家里就很少来信,直到我写了好几次信回家,才收到妹妹寄来的信。信上大致说,父亲很好叫我不必担心,由于父亲太忙而抽不出时间写信给我,所以由妹妹代写。

当时我服役的地方位于香炉峰的山顶,因为父亲喜欢喝酒,我就采了许多果子酿成水果酒。半年后我休假时就带着泡好的水果酒回家。我始终对父亲未能亲自写信有种不祥的预感,因此当我一回到家里,母亲连鞋子也没穿就跑出来迎接我时,却看不到父亲。我马上问父亲在哪,母亲说在房间,我进去看到父亲全身无力地坐着,默默抬头看着我。

“爸爸,我回来了。”父亲因中风而右半身瘫痪,无法说话,只能看着不断哭泣的儿子脸庞。父亲坐着一直用左手指一个地方,我朝着父亲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笔记本,打开来一看,里面大大的字迹歪七扭八地写着“金成默”三个字,一页又一页,每一页都同样地写着“金成默”,那就是父亲写给我的“回信”。

结婚时,父亲卧病在床无法参加我的婚礼。当喜宴结束后,我和妻子就赶到位于仁川的父亲身边,因为我们想在度蜜月之前先去探望父亲。整个婚礼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意着母亲旁边的空位,一想起独自躺在家里的父亲就不禁眼泪盈眶。父亲一向最爱我这个最小的孩子,我可以想象现在他的心情会多么地难过和遗憾!

“爸爸,我们回来了,给您行大礼。”母亲搀扶着好不容易起身的父亲,父亲眼眶泛着泪水,虽然嘴唇不停地抖动,却只能听到呻吟声。父亲抬起左手把一张纸条递给我们,纸上歪歪扭扭地写满了“金成默、韩银暻”这两个名字。

1995年10月,当我得知“爸爸学校”开办以后,年届五十岁的我成为第一届学员。我如鱼得水般专心去上课,虽然受惠于爸爸的爱,但却一直不明白什么是维持家庭和作为一个爸爸的道理,听课时好几次都捶胸顿足地惋惜:“如果我早知道这些道理,就不会过着如此愚昧的生活,对应当要爱护并视为珍宝的家人,却施加无形的暴力。”

当我放下男性、父亲之名的权威,开始去做一个爸爸与丈夫应该做的事情,最惊讶的人是我的妻子。自从我称呼她为“太太”而不是“谁的妈妈”,以敬语相待,以爱来祝福她,包容她的过失,在她说话的时候不插嘴,抱着“也许会如此”的想法倾听她说话时,她看我的表情和对我的态度也开始有了改变。

改变习惯就是改变价值观,为了改变至今所有的生活习惯,我付出了刻骨的代价。然而当我一步步实践的时候,我们之间隔阂的墙也渐渐拆除了。“老公,我们现在就好像从地狱搬到天国一般。真不知从前为什么日子会过得那么伤心难过。”听到妻子的告白,我热泪盈眶。

神复兴我家庭的应许成就了。我与妻子便全心全意服事“爸爸学校”,因为我们受恩于“爸爸学校”。
 

爸爸也是个罪人
 
自从积极参与“爸爸学校”以来,我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变成一个懂得对儿子表达爱的爸爸。孩子们读小学的时候,我疯狂地往外跑,经历婚姻危机后投入家庭事工时孩子们正值青少年时期,这正是孩子最需要好爸爸形象的时期,如果我再晚一点清醒过来,后果难以想象。

讲起来好像是为自已找借口,但其实我也曾是个很棒的爸爸。大儿子在韩小的时候,我最大的乐趣就是下班早点回家照顾他,甚至会在每天早上将孩子背在肩上一起上山取泉水。当他因为白天睡得过多而晚上哭闹的时候,我就把他放在世界上最舒服的床——我的肚子上哄他睡觉。

只是事隔久远,有些情节都模糊了。从前我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眼里根本看不到孩子,当我悔改回转后,才注意到他总是逃避我。于是我决定找个机会让全家人聚在一起面对面谈谈。

在第一次家庭礼拜后,我对在韩说:“如果爸爸有什么要改进的,告诉我好吗?我会改的。”但他只看着我并不愿意开口,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和他谈话了。以往我只关心他的成绩,并认为他成绩不好都因为妻子教导无方。 “没有关系,尽管说出来。”在韩先是犹豫,后来便哭着说:“爸爸好像总是看不起我,所以我不喜欢爸爸! ”顿时,我的后脑好像被重重打了一下。原来如此!他感受到我对他的不满,以致将自己视为一个不成材的孩子。听到大儿子的话后,我想起我在他读国中的时候曾责备他: “以你这样的成绩,只能作个乞丐!你长大后究竟想做什么?”虽然我没直接对他说我看不起他,或说他是个不成器的孩子,但他自己却感觉到了。

我很感谢大儿子诚实以告,若是他不说出心里话,我不过也就是个只会说好听话敷衍儿子的不称职爸爸罢了。于是我立刻在泪流满面的儿子面前,低头承认自己的错: “是我错了,爸爸也是个罪人,所以对你做了那些事,请你原谅我吧。”“看到我道歉,妻子和大儿子露出惊吓的表情,这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事,然而这是我里面的圣灵让我做的。

令人惊讶的是,大儿子此后就开始有所改变,素来落后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爱使大儿子成为模范生,使我成为为家庭打拼的爸爸,让我们彼此美好地各就其位。

随着子女的成长,经营与子女的关系也越发困难,原因就在于作父亲的总是死不认错,一个严以待人、宽以待己的爸爸,是绝对不可能受到子女尊敬的。

老二载学的问题更大,因为他从小就看到我们夫妇吵架,所以对这世界存着悲观的态度,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忧郁,凡事多虑,对任何事都缺乏动力。他不喜欢受到管束,因此,一直赖皮不愿参加学校的自习,妻子只好去请求老师允许他不参加自习。

后来我们搬家, 载学的上学成了问题。因为他是高三生不能转学,但每天搭车需花很长时间,只好由我开车送他,然后再去上班。

通常他一上车就呼呼大睡,到了学校门口连一声招呼也不打。我试着和他交谈,甚至说笑话,他也不理。我忍耐了几次,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为了让他开口,我说:“你再不打招呼,我就不载你了!”这样警告了几回,他还是毫不改变,也许这表示他对我仍有极大的不满。他丝毫不想妥协,我也甚觉难堪。

“这家伙对我完全不理睬,怎么办才好?”我担心地问妻子:“老二上学没问题吧?”“有时迟到,有时干脆不去了。”我被这情况吓到,只得再开车送他上学,但我的心情很沉重。想起他曾对妻子说过:“有哪个高三学生的家会是这样?根本没有人关心我!”他说的不无道理,我觉得如果再不好好照顾他,就真的完蛋了。

我定了一个计划,准备为儿子祝福祷告。开车载他上学或以人的话来恢复关系,不如每天握住孩子的手为他祝福祷告。祷告后,我感到一股冷冰冰的气氛。妻子一见到我就开始诉苦。“老二说他不去补习,真让我伤心。我已经缴了学费,但他就是不去。”我对妻子说:“人过了二十岁就要活自己的人生。别人怎么说也没有用,我们能做的只是帮助他决定,不能勉强,就让他自己选择读书的方法吧。”“绝对不可以!现在不读书,往后的人生多辛苦!”“太太,就交给神吧。把我们的担心搁在一边,先帮助他的心能安定下来。”妻子不解地看着我,嘟着嘴说:“好吧,反正家里的决定权在你,你好好和他谈谈吧。”

我很感谢妻子果断放弃自己的想法。我到了儿子的房间,他的表情充满不屑。“载学啊,如果你不想去,就不要去。妈妈也说尊重你的决定,从此你的人生取决于你自己。想读什么,想要过怎样的生活,都要慎重考虑。爸爸认为重要的不是你能考上好的大学,而是成为神所喜悦的人。我希望你成为先寻求神旨意的人,存这样的心读书,相信这一年就会成为祝福的一年。”他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我一手紧紧抱住他,一手放在他的头上,开始为他祷告。他的身体僵硬到好像我抱的是一块木头。

“亲爱的父神,我把载学交托在你的手中,恳求你引领他复读重考的这一年,使他不辛苦并能克服一切。在他因看不到未来而心中不安时,相信你会让他明白你的旨意,进而能成为合神心意的器皿……”祷告结束后,我感动到哽咽,但他似乎没什么反应。我紧紧拥抱他说:“从前爸爸没能好好照顾你,对不起,我错了,你愿意原谅我吗? ”“神哪!求你让载学去的地方,都能满溢着和平。让他爱神,爱朋友,并在众人中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求你用你的爱来医治他从我这个不足的爸爸所受的伤害。”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掉下来。

如今这孩子对凡事都不感兴趣,没有意愿,我清楚感受到这都是因为我没能持守爸爸的位置。我每晚为他祷告时都会进入默默无声的争战,不得不流下忏悔的眼泪。

即便我流泪祷告也无动于衷的他,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竟自动坐在书桌前读书了。我没有问他是怎么回事,只是继续努力为他祷告。之后他也决定了自己人生的方向,说是要帮助困苦的人,看他对生活产生了积极的意志,这让我又高兴又感恩。

后来他顺利考上了喜欢的大学,并在教会里做见证。我终于明白了他改变的真相——“有一天,爸爸按手在我的头上,说要为我祝福祷告。我只是感觉到很烦,心想一定又是三分钟热度,过几天就不会做了。但是爸爸持续不断地到房间为我祝福祷告,我看着每天为我流泪祷告的爸爸,就明白爸爸是真心忏悔并且真心爱我,所以我就重新思考我的人生,而且将来结婚后,也要像爸爸一样成为一个会祝福子女的爸爸。”

我至今都不会忘掉听到这话的感动。那一天我再次明白,对子女的爱一定要适时表达出。当我先表达爱,孩子就如同海绵吸收了那份爱。当我伸出手拥抱,原先以为离我很远的孩子,其实是在比我想象中还要近的地方,同时也明白到孩子们的确真心渴望爸爸的爱。


除去眼上的鳞片
 
“要想办法不让公司面临破产,只好抵押房子去贷款。”我一提抵押房子的事,妻子的脸色变得很阴沉,并以气愤的语气说:“这房子是我们仅有的财产,怎么能抵押?太过分了,我绝不同意。”“我想过妻子可能不会轻易答应,但没想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

“你应该清楚我虽然是合伙人兼老板,但因家庭事工忙得没有关切过公司的事,完全交由钟一独自打理。我不是经常对公司职员、钟一和你说抱歉吗?现在为了避免公司破产,连钟一也将房子抵押来贷款,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妻子不肯退让,马上说:“所以我说你是个不负责的人啊!我不是经常要你关心公司的事吗?即使热心服事,但身为家长、丈夫和公司的老板,也应该要有责任感。我绝对不能让你抵押这房子。”

妻子和我一起生活了近三十年,但她似乎从未走出父亲当年在经济上不负责任的阴影,带给家人贫穷的挣扎。平时正常的妻子,一旦面对经济上的问题,陈年的创伤就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隔阂,面对这种冷酷的现实,即便是家庭事工中所学到的最新协谈沟通的理论也变得毫无用处。

对于妻子的指责我觉得很冤枉,我们并不是马上就会露宿街头,到现在为止我也未曾让家人挨饿受冻过,但是为什么妻子却说我是个没有责任感的人呢?难道过去我为家庭所做的努力全都一文不值吗?公司的情况如此急迫,我又要飞往越南“爸爸学校”去讲课,心情郁闷极了。再加上妻子的反应,真的让我很想大哭。

其实,我能够理解妻子,家庭主妇最难忍受的就是温暖的窝受到威胁,况且丈夫连生活费也给得不充足,甚至还要抵押房子来贷款,世上有哪个妻子会笑着欣然同意呢?但也正因妻子是我最宝贵的同工,因此我才会感到遗撼。妻子最清楚我为什么要做家庭事工,更知道是神改变了我们夫妻,进而使用我们来扩张神的工作,因此当妻子对我吐露不满的时候,我就陷入了难以形容的沮丧里。

当我从越南服事回来,心中期待着妻子已能够理解我的处境,并愿意与我凭信心一起度过难关。孰料妻子见到疲累的我却说:“我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活着?我感到很悲哀。我无法再相信你,我不如独自去美国好了。”这真是雪上加霜,妻子不满的情绪已达顶点,而我对她也感到不耐烦。

我忍住气试着理解她:“老婆,我能充分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对公司负有责任,不能坐视不管,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神透过家庭的危机让我重新找回我们的家庭,并使用我去服事其他同样破碎的家庭,神也让我经历死亡,当我身患大肠癌末期,手术后安慰我的就是你和儿子们。如今我们经营的公司不断发生困难,藉此我才明白到在长期不景气的环境下经营公司的爸爸们的心情。神透过我的生活告诉我他要藉‘爸爸学校’来成就大事,所以我要坚持下去,你应当也很清楚没有其他路可走,所以你若是真的不能和我同负一轭,那我也只能随你了。”我坦然说了这些话,妻子默不作声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天之后,妻子仍然感到不安,而我也始终找不到能够除去妻子不安的办法,只能祷告求神自己来坚固她。虽然我和妻子处于冷战,但仍一起忙碌地来回于国内外的服事。当我们结束了为期十五天的海外行程搭机回国时,妻子的心意看来还是没有改变。

我的情绪错综复杂,我将自己的家庭逼到如此绝境,连自己妻子也无法安抚,还自称是一个家庭事工者,真是讽刺。我越是自责,就越难去面对妻子。那天晚上睡觉前,当我要牵妻子的手一起祷告时,妻子突然对我说: “我让你这么难过,这么辛苦,真是对不起。我觉得是因为我看不到神而又定睛在你身上,于是神就把你赶到我的视线外,好让我能遇见神。再加上因为我对金钱过于执着,所以神就不断让我们家在经济上遇到困难,为要叫我学习信靠神更胜于信靠金钱吧。回想起来,说不定就是因为我,神才会让你遭遇种种困境吧。老公,对不起。今后我要单单仰望神,过信心的生活。抵押贷款的事,就由你决定吧!”

妻子的双眼都红了,我能够明白妻子为了这事,心里必定承受了极大的煎熬。我很感谢她将我的过犯视为是自己的过犯,也觉得她很了不起,我想这就是爱吧! 我相信人生一切的遭遇,都是神为了除去那拦阻我们看见神的鳞片而赐给我们的,就如同保罗看到神的荣耀时,他眼上所掉下来的鳞片一般。

如果妻子和我的眼里还有尚未脱落的鳞片,便要以喜乐的心将它除掉,并要因此而遇见神的荣耀。我以这样的心情,擦干了妻子的眼泪。
 
(本文转载自《爸爸,我爱你》, 金成默,道声出版社, 2007年3月初版,全文完)

相关阅读:
爸爸外遇归来(上)
http://www.yimaneili.net/gongyu/space.php?uid=2012741&do=thread&id=27361
 
 

相关回复

塔丽莎蔻2016-06-22 05:14
这两篇见证很感人。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