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2017-12-04 10:04 发布 | 118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瞎眼今得看见
瞎 眼 今 得 看 见
原创 2017-12-04 王 峥 OC海外校园
引导关注
1992年圣诞节前夕的一天,歌声很美,我孤独地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静静地流泪,向我不认识的上帝倾诉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的重大烦恼……


黑暗降临


我是个视觉障碍患者,很多朋友善意地称我为“盲人”,少数不友好的人或者不了解我真实情况的人会喊我“瞎子”。当别人有意无意地说我眼瞎的时候,我心里非常难受,也觉得好委屈……

我是从8岁那年,患上一种病,在医学上称为“视网膜色素变性”,人一旦患上这种疾病,就意味着只能等待黑暗的降临。黑暗来临的过程和速度因人而异,通常情况下,医生会告知每一位遭遇这种疾病的患者,要提前做好失明之后的准备。

如今,我得这种眼病已经30年了,值得感恩的是我仍然能靠自己的眼睛,感知到白天和黑夜,了解房间是否亮着灯,也能大概判断出巨大的建筑物,树木花草,往来的人影和车辆。在一个比较近的距离,我能看得见一些东西的形状,当我把脸贴在女儿小脸上的时候,我能看到孩子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得很漂亮。

从小到大,不明原因的眼病和视力下降带给我诸多不便和艰难。因为眼睛不好,我念书很困难,小学初中在普通学校,需要同桌帮我念黑板,用20倍的放大镜看书时脸需要贴在书本上。

中考那年,我因为视力体检不合格,虽然成绩优异却被普通高中拒之门外。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刚刚开始的花季人生,将要这样平庸地沉沦下去了。青春的痛苦和绝望,对于不公正对待的愤愤不平,使我稚嫩的心灵倍感纠结。
  
初去教会


忽然一个意念,我想起了10岁那年,母亲的同事司阿姨曾经带我们去过教堂,那是个黑乎乎的大房子。司阿姨说那里有个上帝,可以治好我的眼睛。妈妈带我去过几次教堂,但我的眼病根本没好,反而越来越重,于是我们就不去那儿了。

我顺着小时候的记忆,找到了那所黑灰色的建筑物,摸进去的时候,我听到里面有几个人在排练。那是1992年圣诞节前夕的一天,歌声很美,我孤独地坐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静静地流泪,向我不认识的上帝倾诉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的重大烦恼……

或许是少女的祈祷得到回应,一年之后的1993年夏天,我考入了青岛盲校的高中部,虽然学习靠触觉来读写的盲文点字对我而言是巨大的挑战,但喜欢读书的我总算没有被校园丢弃。

高中毕业,原本应当和盲校的同学们一样到学习按摩的大学学习生存技能,然而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居然想要挑战社会对“盲人传统职业”的固有观念,打算学点按摩以外的本领。“上天”成就我的心愿,我被免试保送去普通的师范大学学习特殊教育专业。

当时,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亲在内都认定我的想法根本不现实。他们说盲人就算上了普通大学,将来毕业后也肯定找不到工作,还是学习按摩实际可靠。我却铁了心要去上普通大学,即便4年后没有工作,到那时再去学习按摩也来得及。反正最终逃脱不了按摩的命运,为什么不趁着现在的机会努力拼搏一次呢?



盼望死亡


在这个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又独自去了教堂,因为上次我去过之后,发生了很多我想都没想过的好事儿。这次我没有哭,只是平静地和上帝说话,我心里说: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你帮助我达成心愿好不好?

那是1996年的夏天,我上大学前夕。最终,父亲被我说服了,就这样,我十分幸运地在普通大学度过了艰难却充满各样新奇挑战的4年时光。

大学毕业之后,我因为在校期间成绩优秀而且表现良好,很顺利地在残疾人联合会找到工作。原本认为可以松一口气了,但人生就是这样仿佛刚刚穿过一道黑暗峡谷,又会踏入另一片沼泽地。

我的自信心,在婚姻问题上遭遇巨大创伤。我突然发现,过去多年的努力所取得的成果,并没有改变整个社会对于我这个“盲人”的负面看法。无论我外表穿着多么体面,可还是会像在动物园展厅里的稀有动物一样被围观和谈论。

我先生是明眼人,我们的婚事遭到我先生父母长达5年的反对。最终,我们违背父母自行结婚的时候,我才真正开始体会到一个残疾人在健全人的世界里生活到底有多么艰难。

我太累了,什么都不想做,甚至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我开始盼望死亡,觉得那样可以得到解脱。

上帝是谁


我真正开始认识耶稣是在2005年5月。我的马拉松恋爱进行到第3个年头。我被朋友邀请去参观教堂婚礼。我好羡慕那对新人,婚礼上所唱的赞美诗是《爱的真谛》。

刚好也是我熟悉的文字。我曾经在大学时代的心理学教科书上读过这段文字,据说是摘自圣经,因为觉得十分神圣,又仿佛隐藏着许多深奥的秘密,就抄录背诵下来了。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哥林多前书》13:4-8)

反复揣摩着这段文字,我仿佛被带到另一个世界,超越了现实生活的一切残酷和悲伤,进入了那个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只要用心灵去感受去体会就能自由自在生活的地方。

我开始迫不及待地在网络上搜寻圣经。我急切地想知道,一直以来我曾祈祷过的这位上帝,到底是谁?现在他在哪儿?我想要见到他。我也有许多问题想要问他。



今得看见


我花了一个星期,听完了270集的圣经故事。我在圣经中认识了上帝,也认识了那位为我们道成肉身的耶稣。更宝贵的是,我知道耶稣打开了心里的眼睛,让我看到真正的恩典。他赦免我的罪,救拔了我,正如《奇异恩典》中唱道:“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我向上帝祷告,求他带领我。

我虽不知道明天的道路,但我把整个人生交托在主耶稣的手中,我常常翻看耶稣的生平,留心耶稣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也愿意效法基督的榜样。

当我听到有人冷冷地对我抱怨:“你眼睛瞎啊,怎么往人身上撞”,我不会伤心流泪,反而是在内心默默祷告:“主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我开始学习唱赞美诗,心里难过的时候就唱两首。很奇妙,唱赞美诗的时候,悲伤会消失,我心里充满来自天上的喜乐和平安。

我把自己的婚姻交托给主耶稣,恳求主耶稣带领我做出决定。当我和先生携手踏上教堂的红地毯时,我在心里默默祈祷:主啊,恳求您把存到永远的爱赐给我,让我能用您的爱来爱我的先生,让我有足够的力量遵守我在上帝面前的承诺,始终不渝,至死忠心。如果没有主爱地激励,我很可能没有勇气和足够的力量选择这段婚姻。

婚礼之后,2007年12月,我随同先生到海外定居。2008年8月31日,我在东京阳光华人基督教会受洗。这个日子是我32岁的最后一天,也是我的新生命开始的第一天。

稳如磐石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大地震、海啸、核爆。当时我刚好怀孕3个月,而我先生计划在3月17日出差一个星期,不得不留我一个人在家。住在灾区福岛县的公婆因为交通阻断,不能来陪我,国内的亲人心急如焚却丝毫帮不上忙。

主耶稣奇妙地派来教会的姐妹,陪同我走过那段充满恐慌的日子。有姊妹陪伴,我们每日祷告唱诗,反而觉得分外平安。随后,我们家也发生“大地震”——我母亲被确诊乳腺癌。我只能呼求:主啊恳求你帮助我,给我力量,让我能承受这一切。

2011年8月,上帝赐给我们一个女儿。孩子出生之后,肺内感染,立刻送去重症监护室抢救,我先生也在同一时期因为压力过大突然晕倒,被救护车送去医院。一个女人,在怀孕生子的重要当口,接二连三地经历如此多的试炼,若不是主耶稣的陪伴,我早就崩溃了。

现在,女儿已经两岁半,健康活泼,非常可爱。我妈妈也从可怕的癌症和化疗当中平安地活过来,现在各项检查指标都正常。我先生虽然还在经历病痛,但他能死里逃生,我就已经非常感恩了。

前面的道路,我知道,主耶稣继续与我们同行。也许会有更大的艰难,但我相信,有主同在,我必不动摇。

本文首发OC海外校园微信平台,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转自OC海外校园微信平台”。未经授权,请勿修改文章原始内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