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2018-02-05 10:23 发布 | 2695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向死而生的常约瑟:抗癌近十年,有感谢和欢乐的声音发出

向死而生的常约瑟:抗癌近十年,有感谢和欢乐的声音发出


  常约瑟 


《境界》独立出品【常约瑟专栏之“给读者的话”

分享 | 常约瑟     采访 | 文君 

从刚开始得癌时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很抱怨,向医生哭,到现在我想怎么我还不死?为什么还活着?这是一个很大转变。我的愿望就是像圣经说的,神说祂顾念我们在卑微的地步。我都快死了,很卑微嘛,因祂的慈爱与我们长存,我希望并有感谢和欢乐的声音从其中发出。

编者按:2018年1月13日是《境界》诞生五周年纪念日,今天特别要节选其中一段音频,来自与《境界》同行五年、向死而生的常约瑟弟兄。到今年7月,将是他与癌共舞第十年。近期,他因血糖过低几次昏死过去,26日晚,他的身体恢复一些,《境界》记者终于录下了他从美国洛杉矶传来的声音,对《境界》读者要说的话。因他得着基督至宝,他可以笑着面对死亡,并在似乎最无望的时候,成为释放神祝福和希望的器皿。


新的一年,求神继续使用常约瑟弟兄,因他的软弱,更大地彰显基督,我们也将继续采集他的声音并整理成文字,祝福更多的人。


我第一次读到《境界》的文章,大约是在五年前的2013年,那时候《境界》好像刚创刊几个月吧,我记得那是一篇让我很感动的文章。这个杂志别具一格,是能触动我心灵的杂志。我刚开始用中文写作,才写了两篇文章,一下子心血来潮,因为很感动。看到《境界》的文章,我就斗胆把其中一篇寄去给《境界》了,这可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向所谓的报刊杂志投稿。我也没有奢望自己的处女作会被《境界》采纳,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收到《境界》的回信,我的投稿被采纳了,就这样我就开始了跟《境界》的合作关系了


我见过《境界》的创始人夫妇的,我们见面的地方有点不寻常,在希望之城 City Hope的医院。2013年,我的晚期肾癌第三次复发,所以我是当了医院临床试验的小白鼠了。有一次他们夫妇带着他们两个小孩,很小,有一个好像是刚生出来不久,在医院的食堂里面,他们俩还为我做了祷告。


在《境界》上开一个“常约瑟专栏”是主编提议的,当时我没把她这个提议当回事儿,作为一个像我这样的晚期癌症患者,我怎么可以做长期计划呢?我知道专栏作者都是需要定期的,但《境界》主编对我的要求就没那么苛刻了,无法定期写专栏文章,她说那没问题。只要你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写写就好了。如果不晓得什么时候癌症复发了,没法继续写了,她说没问题,因为我们是凭着信心为你设定的这个专栏。

 

谁也不知到这个专栏可以维持多久,我是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了。就这样我与《境界》共存了五年了,我这个专栏随时会因为我的生病恶化而终止,每篇文章我都觉得可能是我的最后晚餐了。我其实在美国的生活比在中国还多,可是我在《境界》跟读者的沟通,却不会担心有那种文化隔阂。


我觉得我与《境界》的读者有一种很奇异的密切关联,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关心和爱。我想这也是圣灵在做工,才可以让我们在心灵上有如此美好的交通。


《境界》读者的回馈确实让我很感动,比如有一个年轻人说,他不是基督徒,但他对这个信仰很感兴趣,一直忘不了。他说我的父母也不是基督徒,我还不敢让我的父母知道我有这个想法,因为他们会责备我。但他说我看到你的文章以后,我对圣经就感兴趣了,就相信这世界上是有这么一个神的存在。我就想,我在暗地里背着父母,我就想探讨这个真理。


这个读者年轻人的留言,让我很震撼,我就这么随便写写,神也许是用我吧。能做到可以让一个人对自己的灵魂、身体有思索探讨,这是我没有想过的。记得圣经上耶稣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才可能做。我想没有圣灵的浇灌,我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我的中文其实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五年前在《境界》开始用中文写作。我姐姐都很惊讶,说你这没啥中文底子的,修过地球的小弟弟,怎么可以用中文写作的?


我自己也很惊讶。其实除了癌症之外,另外一个可以让我在瞬间致死的病症,那就是低血糖。十年前,在一次外科手术里发现,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胰脏了,医生就把我的胰脏切除了。最近几年,我时常会因为计算错误,过多地注射胰岛素,昏迷过去了,整个人失去了知觉,接近死亡的边缘。

 

今年7月,将是我患末期癌症十年纪念日了。我就想,我为什么现在还活着?不像以前似的,刚长了癌症,就问神: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要死呢?可我现在反过来问了,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我还没死呢?每一个病人都有一个ID,就是一个代号,我那个ID是6位数。到医院挂号接受治疗,护士看了我的ID,脸上都露出惊叹的表情:哇,这个数字是6位数,我们现在的病人都是8位数字,真是老古董了。


从6位数字到8位数字,这十年间,有多少癌症病人都死掉了,离开这世界,神为什么还让我活着呢?我想答案可能只有一个,就是神想用我这个小学生在有生之年为祂做点见证了,用我的文字去荣耀神。


 

其实我最近死过去的次数特别频繁,其实是一种特别恐怖的处境,你想想你的脑子就停摆了,技术上就好像人死了一样,然后又活过来了。我早不怕死了,刚得癌症的时候,我见了医生都哭啊。经过那么多事情,我想也是神要给我一个试炼,让我从试炼中加强我的信心。从刚开始得癌时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很抱怨,为什么是我得现在这个病,但到现在我想的是我怎么还不死?为什么还活着?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我的愿望就是像圣经说的,神说祂顾念我们在卑微的地步。我都快死了,很卑微嘛,因祂的慈爱与我们长存,我希望并有感谢和欢乐的声音从其中发出。这

是圣经上讲的,并且有感谢和欢乐的声音从其中发出。



即使是我这个低血糖一下子走掉了,我也不希望我们的家成天处在一个阴郁的环境里,我们总是充满了感谢和欢乐。在我们的心中,就像圣经上讲的,我要使他们增多,不至减少,使他们尊荣,不至卑微。


死亡不是人可以决定的,在神的手里。我的弟兄癌友都死掉了,死了好几轮了,我见过死亡的人太多了,都成了常态了。但关键是我们活着的时候,我们怎样有感谢欢乐的声音从我们心中发出来,让更多的人得益处,荣耀神,这是最重要的。


《境界》记者: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是您的追思礼拜,您希望放一首什么歌呢?常弟兄说:AmazingGrace啊,这是我最喜欢的歌,奇异恩典,奇异恩典。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