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2018-02-12 10:52 发布 | 4413个查看 / 0个回复

养儿育女邪典动画给孩子悄悄洗脑,父母咋办?

邪典动画”给孩子悄悄洗脑,父母咋办?

  周怡婉茹潘爸老蔡

 


《境界》独立出品【教育前线】

采访 | 周怡  受访者 | 老蔡、潘爸、婉茹


三色幼儿园事件之后,“邪典动画”又试图让孩子觉得色情与暴力很正常,中国父母的神经再次绷紧。可孩子叫无聊,家长要休息,没有动画片日子怎么过?“让孩子看动画、用ipad的动机很重要。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父母若出于自私的考虑,就很容易陷孩子于危险中。”



艾莎、小猪佩奇、蜘蛛侠等经典的卡通形象,在蓄意的剪辑编排下,成了行为古怪、充满暴力或性暗示的动画形象,出现在没有对白的视频中,轻易地通过了几大知名网站的审查,直接推送给了2-6岁的孩子。


这些为数众多的视频被安置在“亲子类”的频道下,一旦点开其中一个视频,就会自动播放其余的内容。这就是在国内外招致公众极大愤慨的“艾莎门”又称“邪典动画”事件。


“艾莎门”让孩子视恋童癖和性虐待为正常


大部分此类视频为现场录制或粗制滥造的电脑动画,但也有采用如黏土动画等更加复杂的技术。这些视频通常可规避内置的儿童安全算法,甚至可进入网站的儿童频道。为了进入搜索结果页并吸引用户注意,这些视频的标题和描述中常包含著名动画角色名字以及“教育”、“学习色彩”、“童谣”等关键词。它们还会包括网络广告,使网站管理者可以获利,吸引到数百万观看量。


2016年6月,英国《卫报》首先披露了YouTube网站上一个爆红的频道“Webs and Tiaras”,仅在加拿大,该频道在两个月内就被累计观看了17亿次。内容包括人们身穿蜘蛛侠、小丑和艾莎等著名角色的服装做出荒谬行为;视频没有对话,但有猎奇的背景音乐,被怀疑是为消除语言障碍从而吸引全球各地的观众。


2017年2月,美国科技媒体网站《The Verge》发表评论认为这类视频不但恶俗且有暴力和性等恶意情节,更可怕的是,它利用孩子的好奇心理设置了 “撒尿、大便、亲吻、怀孕、看医生和打针”等内容,让儿童觉得迷人、有趣或可怕。3月,BBC(英国广播公司)发表了一篇关于“令人不安的YouTube视频正在欺骗诱导儿童”的文章。11月《福布斯》杂志的文章将“艾莎门”列为“数字时代黑暗烙印”的一个代表。文章作者认为:“去想象有多少孩子通过超出我们理解的方式已经受到了艾莎门的影响,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此后YouTube采用了更加严格的儿童内容方针,并在十一月下旬开始大规模删除艾莎门相关的视频与频道,以及大量其他不适合的视频和评论。


2018年初,此类视频被发现在中国大陆的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及哔哩哔哩等视频分享网站上出现,更有甚者,其中已有使用中文并于中国拍摄的视频。2018年1月20日,腾讯视频及爱奇艺分别发布通告声明已下架此类内容。


自三色幼儿园事件后,中国父母对孩子的监管和保护已一再升级,无孔不入的“邪典动画”让他们的神经再次绷紧。虽然这些视频对孩子行为的影响目前还没有进行科学研究,但这些大量充斥着打针、裸露、手术场面的视频,并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以充流量为借口,试图给年幼的孩子洗脑,让恋童癖和性虐待在孩子的眼中变成正常的行为,其背后的用意细思极恐。


时值寒假期间,孩子们曝露在电子设备、屏幕前的时间可能比往日加倍,父母们究竟该如何应对?《境界》为此采访了几位基督徒家长。


 


容易被忽视的诱导:来自价值观的偏差


美国儿科学会研究表明:90%的两岁以下儿童会观看各种形式的电子媒体,平均可达每天1-2个小时,有的儿童甚至每天看超过4个小时的电视。一岁以下儿童房中安装电视机的比例达到了19%,三岁儿童的这一比例甚至上升至近三分之一。


80后的潘爸,家中两个女儿一个三岁,一个刚满一岁。这次曝光的邪典视频,他以前零星看到过,当时以为是成人的恶搞。“我没有想到这是有组织、有计划地大量制作和输出,而且不求盈利,只求影响观众,这让我很惊讶。”


作为网络教育行业创业者的老蔡,是一位70后爸爸,家里有一个三岁的女儿。他说自己通常给孩子看一些原版的经典动画片,女儿很想要蹦泥坑,就是在模仿她喜欢的小猪佩奇。他认为,许多动画片输出的价值观确实存在偏差。比如热门的《喜羊羊》《熊出没》里不时出现夫妻打架、通过暴力方式处理家庭矛盾;或者用枪具等东西打人。这些内容看上去没有淫秽的成分,但对孩子来说都是不健康的,孩子会被引导采用不当的处事方法。


“我之前做过教育软件的设计,提倡教育学习过程游戏化,但其实不单为了孩子学习,而是用一些不好的手段让孩子产生粘性。比如看上去是在奖励金币,其实让孩子沉迷其中。《摩尔庄园》《洛克王国》就是典型的例子,里面的打斗等不仅容易让孩子模仿,而且还会陷在其中。”老蔡说。而上述问题比较隐蔽,对孩子潜在的负面影响不容易被家长注意到。


潘爸同意对动画片进行审核和过滤,“我个人觉得是绝对必要的,即使没有不雅场景,但如果传递的价值观错误,而对于年龄小的孩子又难以分辨或解释,我就会选择直接禁止播放。另一类动画片制作粗糙,非常不专业,看多了可能损害孩子的美感,我也会直接过滤掉。”


除了《小猪佩奇》《巧虎》《冰雪奇缘》等动画片,潘爸有时也会给孩子看一些温和的BBC海洋、动物之类的自然纪录片。纪录片里有些也专门拍食肉动物厮杀、性交等内容,这类纪录片因为片名和内容,往往点击量大,潘爸和潘妈也会注意将其滤掉。


《纽约时报》援引了儿科教授迈克尔·里奇的意见。迈克尔教授证实,当儿童们发现自己了解和信任的角色表现出不正当或者暴力行为的时候,她们会变得沮丧低落。而北京教育学院宣武分院心理教研员钟珩老师表示,含有色情内容的视频会影响孩子对性的健康理解、未来两性关系的健康发展;而涉及暴力的视频,会给孩子一个坏的示范和诱导,可能导致孩子以后用不友善的方式解决问题。


在家教育两个女儿的妈妈婉茹,对于给孩子看的动画片或网络视频,都会事先审核,大致了解以后再陪着孩子们一起看。孩子们长大了,一个9岁,一个11岁,自主面对网络的时间也在增加,帮助她们有效地分辨所看到的内容,又不对网络产生依赖是作为家长要学习的功课。


婉茹和先生在平日和孩子学习圣经时,就会注意讨论进入眼目的内容,有哪些信息与画面是不适合的,用圣经真理建立她们的认知与是非观。“我们会简单举例,告诉孩子们当远离这一类的网络信息或杂志书籍;凡看到后心里会产生不安、羞耻感的内容,就选择立刻关掉。虽然我没有看见孩子们转社交网络上的热门小视频,但如果是遇到不合圣经价值观的内容,她们应该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们,与我们讨论。我们最关注的,是孩子们是否愿意向我们敞开心,分享自己的喜悦、疑惑、困难。”


“哪怕我们自己很有限,也很缺乏,但因为有祷告的权柄和能力,所以依然可以帮助到她们,为她们守望。我们在生活中不断告诉孩子‘爸爸妈妈爱你,只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无论你做得好或不好,爸爸妈妈的爱都不会改变。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因此她们有安全感,不需要背着我们做什么事情,包括看电视、上网。爱是不做害羞的事,行在光明中。”


 


家里的动画片要不要停掉?


最近,老蔡选择停掉家里的动画片,不是因为看动画片是错的,而是他觉得孩子才三岁,这么小很容易沉迷其中,被动的信息接收也让孩子缺乏思考。“对年幼的孩子来说,单纯的知识输入并不能起到很好的作用。相反,我鼓励孩子通过自然体验来学习,我倾向于带孩子亲手去体验、去摸索来实际地学习。我希望和她一起动手感受,再动脑来理解,被动地坐在电视机前并不能带给她足以内化的知识。即便是看一个风景片,我也更愿意带她来到风景面前,去看实物。”


潘爸虽然知道有些专家建议,孩子四岁前最好不要接触动画、视频,但他认为观看动画片仍是有益的。“主要目的是增强孩子的语言输入,因为我相信孩子在年幼时需要大量的语言输入才能更快学习语言。语言又是思考的基础。而平时相处中,光靠父母和孩子说话,不仅数量上不够,而且涉及的内容也比较狭窄。”显然,潘爸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考量。


“在我们家,只有下午特定的半个小时可以看。有时孩子上午也会提出看动画片的要求,被否决后她也能接受。我了解有些不给孩子看动画片的家长,主要是怕孩子失控,注意力涣散,难以阅读纸质书。但是我们的经验是,藉着好的引导和管教,看动画片同样可以训练孩子的自控,比如只在固定的时间段做固定的事;说好这集看完就关掉,那么就要自己按遥控器关掉。”潘爸说。


现在的孩子成长中完全离开网络、手机等电子设备是不现实的。“父母让孩子看动画片、用ipad的动机很重要。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父母若是出于自己的考虑,就很容易陷孩子于危险的境地。”婉茹说。


孩子们0-6岁期间,婉茹就开始在家教育。学习内容中就包含看动画或者视频,通常在要学英文或音乐的时候看视频,或者是全家人的家庭时间里选择看电影、纪录片等,时间一般是在半小时左右。当孩子六岁以后,婉茹会使用视频进行课程教学,例如英文课、可汗学院学数学、网易公开课学中国文学等,同时也会让孩子们看一些与亲情有关的电影。


“我到了下午就犯困,需要小睡一会。当父母疲累时,其实有许多好办法来安排孩子。”婉茹举例说,“比如根据孩子的性格特点,预备好他们感兴趣的书籍、绘画工具、益智玩具、棋类或桌游,让孩子们自己玩。每到这个时间,我就将自己的需要告诉孩子。她们明白妈妈在休息后才能满脸笑容地陪她们玩,都学会了轻手轻脚做事走路。父母疲惫之时,也是孩子学习彼此体恤、关爱的机会。”


很多父母常常诉苦,不知道怎么打发孩子的时间,因为孩子总是抱怨说太无聊。婉茹的做法是和孩子一起计划如何利用时间。例如,列个活动清单,包括:清理好自己的书桌;找一些粘土作品和粘土材料,鼓励孩子发挥创意;定个计时器,比赛看看能安静阅读时间有多长。当然,孩子也可以提出自己想做哪几件事。父母把自己的建议和孩子的想法综合成清单,帮助孩子避免无聊或无序。这样大人可以得到休息,孩子也锻炼了安排时间的能力。


若孩子实在对这些都不感兴趣,那也可以将“看”变为“听”,听故事好过看视频,因为听能促进孩子的想象力,让孩子在脑海里构想出听到的内容。婉茹经常用mp3播放中英文原版故事书,智能手机上自从有了喜马拉雅听书、凯叔讲故事等软件,孩子们听书常常听得哈哈大笑。


 


只要父母的心归向孩子,愿意陪玩


“邪典动画”之所以能够影响孩子,不仅仅是网络算法的失败,或网络媒体的分级监管不利,其实更多的原因还在于家长本身。潘爸认为,“作为基督徒父母,圣经告诉我们儿女的责任在父母,而不是在政府。”


很多父母发愁不知道怎么陪孩子玩,其实做父母的只要肯真正甘心乐意地把心思从许多自己更感兴趣的事情收回来,放在孩子的身上,许多事情都迎刃而解。婉茹的体会是,“当孩子感到疲惫、焦躁的时候,我们要学习用上帝所给的爱和忍耐去面对他们,接纳他们的情绪,冷静地观察他们异常情绪背后的原因。有的时候是因为无聊、孤单、无助而变得焦躁,那么就需要我们放下手中的事,专心地花时间陪他们玩,给他们读书,听他们讲话。有的时候,他们是因为罪的伤害,例如,被自我中心辖制而变得任性,想要所有人都照他的意思去做,因此变得焦躁、任性,这时候父母就需要及时进行责备、管教。如果是生病了,累了,就让孩子多休息,身体好了,孩子的情绪就会恢复。”


“在孩子还无法自主阅读时,最健康的娱乐方式其实是亲子阅读。我们家孩子三岁以前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们读书给她们听,慢慢养成她们的读书习惯。教导孩子识字是我们给孩子早期教育的一个目标,希望她们能早点识字,可以和我们一起读圣经,所以阅读圣经也是我们每人每天的必修课。我会带着孩子们一句一句朗读圣经,从《创世记》开始,每天有十来分钟的一起读圣经,还有半小时到一小时左右的亲子共读时间。”婉茹说,“此外,还可以涂鸦绘画、玩拼图、搭积木、贴贴纸、做手工,到户外玩各种游戏。”


“孩子们六岁以后,我们继续保持全家人一起读圣经的习惯,圣经里的生字量是很大的,孩子们也借此学会了阅读和思考。她们也会提问和回答问题,相当于每天在进行阅读理解能力的训练。我也会定期购买适龄的儿童章节书给孩子看,偶尔也会带孩子去图书馆借阅书籍。每次读完一本书,我们都会用一些方法鼓励她们回顾、总结。”婉茹认为,父母的榜样作用不可低估。父母爱读书,在孩子身边能不用电子产品就尽量不用,使用电子产品来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例如查找资料、记录生活、与人沟通等。


圣经里说,“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 。“世代的邪恶不会因为一时政策驱动、商业反思而改变。我想基督徒父母需要更多属灵的敏感,尽力教导孩子什么是上帝喜欢的,什么是上帝不喜欢的,培养他们的心,并常常为孩子祷告。”潘爸说。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