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2018-06-25 14:33 发布 | 477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17年,与患癫痫的妻子同行

17年,与患癫痫病的妻子同行

 境界君

口述| 高峰 采访|《境界》记者王东莉 录音整理| 赵成 慧雯播音|十人子

 

“当我接到小娥退婚信时,我就知道因为她的癫痫病我的家庭生活肯定会受煎熬。我犹豫痛苦一晚上。”

孕期一天犯病13次,高峰与小娥一起走过连分娩都没医院敢收的难关。在教会小娥对大家说:“高峰是最好的丈夫。”高峰马上接着说:“小娥是最好的妻子。” “当我接到小娥退婚信时,我就知道因为她的癫痫病我的家庭生活肯定会受煎熬。我犹豫痛苦了一个晚上。”孕期一天犯病13次,高峰与小娥一起走过连分娩都没医院敢收的难关。在教会小娥对大家说:“高峰是最好的丈夫。”高峰马上接着说道:“小娥是最好的妻子。”

 

我1970年出生在河南省方城县一个乡村,信主前我在县城的化肥厂当工人。我受洗的年份是1990年,那几年河南的福音非常复兴,我是和邻近乡村近400个弟兄姊妹一起受洗的,场面很热闹。 受洗后我非常火热,很想做宣教士,当时河南教会出去不少人到河北等地开荒,建立了很多教会。因为我家比较穷,牧师让我先工作,在家乡教会服侍。后来一个北京的弟兄开了一家做防火材料的工厂,通过当地同工推荐,我就到北京上班,同时服侍。

 

 在北京我曾接触过一位澳大利亚牧师的妻子,她每次都很有爱心地给弟兄姊妹沏咖啡、切水果,成为丈夫带领教会的支持和帮助,我就想着我将来的妻子能这样就好了。他们回国后,我写信给他们,我对那位师母说,“将来我如果有妻子的话,我希望她能够像你,这样有爱心、又殷勤地接待弟兄姊妹。” 那是在1996年,我认识妻子小娥之前。

 

未婚妻写信说她有癫痫病要退婚

 

我在北京的工厂上班时,虽然工厂不大倒也有个别不信主的女孩追求,我就告诉她你要先信耶稣,以后的事再说。我知道我的使命和身份,没有随便交往。在婚姻大事上我决心找一位敬虔的姊妹同行。 和妻子小娥认识之前还遇到另一个东北的姊妹,我带她信主,我们在一起聚会了两年多,别人都觉得我们两个在往恋爱发展,那两年我没往那方面想,我从没想过在基督里面认识一个姊妹,就想着跟人家谈恋爱,这很不礼貌。另外这个姊妹家境比较好,穿的都是高档衣服,追求时尚,不太合适我。

 

我那会儿也一直为婚姻祷告,1999年底我借着假期回老家探望母亲时,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小娥,她是附近村子的,也是基督徒,家人也有信主的。我看到小娥的时候,觉得她比较实在,将来成家了,我会对她特别放心,我喜欢踏踏实实的姊妹。我们按着农村相亲的程式,去她家拜访,见到她的家人,他们都很热情。整个相亲过程很顺利,我相信是主的保守。

 

 回到北京后,我和小娥就开始写信,聊一些信仰和工作,慢慢熟悉起来。正当我觉得情投意合时,大概通了十几封信,我突然收到小娥一封极不寻常的信,她告诉我她患有癫痫病,并向我恳求退掉亲事,怕因病情耽误我的前途。她很难过和自责,并向我深深道歉。她觉得我这个弟兄这么好,给她写信都是谈《圣经》比较多,她觉得自己要是不跟我说实话对不起我。 当我读到她有癫痫病要退婚那段时,整个人就像抽了筋一样瘫痪在地板上,下边的内容完全看不进去了。我深知这种病会给家庭带来什么样的困境,因为我见过患癫痫病的弟兄在聚会时一头就摔倒了,癫痫病现场发作是挺可怕的。

 

回到自己房间,我跪在主面前向主倾诉,我该怎么办?虽然我认为我是一个有信心的人,但那一下好像把我击垮了,因为我想我的另一半不该是这样的,上帝能给我预备这样的妻子吗?我差不多犹豫痛苦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接着看信后面的内容。小娥告诉我,出生后由于是女孩,生身父母因计划生育狠心把她抛弃了,她被养父捡回家中。养母天生智障,小娥被养父收养后,养母又生下两个弟弟,由于养母重残,养父忙不过来家务事,她只有几岁就开始学会做饭、站在板凳上刷碗,还得照看家里两个弟弟。当我看到她小时候的困境,顿时心中产生同情和怜悯,我巴不得靠主早日医治她身上的疾病,让她和健康人一样自信。她吃过这么多苦,生长在那样的家庭,我要是真的因为疾病抛弃她,那真是个没有信心的人。而且我们也通了大概十多封信了,建立起一些感情,我要是因为这个病抛弃她的话,也是不义。 我不愿意再给她带来伤害,我决定爱她不变。

 

上帝,为什么你不医治这个病?

 

大约一年后我们结婚了。结婚第四天晚上妻子的病就发作了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看她倒在地上,我就赶紧跪下给她按手祷告,我说主你在《圣经》上也亲自医治了患癫痫的孩子的病,你也能使死人复活,求你解开她的捆绑,拿去魔鬼在她身上的作为……我就这样奉主的名给她祷告。结婚初期可能因为妻子年轻体力强壮,疾病发作一般三两分钟就能恢复清醒过来。

 

癫痫病的危险及发作时间你无法预知。大儿子康康是回河南方城生的,在孩子才20多天时,妻子在客厅给孩子喂奶,喂着喂着就犯病了,她把孩子扔在地上,自己一头磕在地板上,把头都磕破了,我妈就赶紧去找邻居,把她拉到县城医院,头上缝了好几针。在老家我听说有病人去打水,结果犯病就一头扎在井里面淹死了,听过这事以后我就放在心上,知道妻子身边必须得有一个人,我就让我妈在她身边。妻子有这个病,我的心就要经常放在家庭和她身上,她嫁给我我要为她负责。 开始我对上帝的医治是有信心的,因为在老家时,有很多病人,有得癫痫病的也有瘫子,我们去给他们祷告后当时就有立即好的,这些我都经历过。我一直在为妻子祷告,包括教会的一些兄弟姊妹都为她祷告,也有很多牧师为她祷告,但妻子的病却一直没全好。 我也有软弱的时候。她这种病犯病时容易小便失禁,假如是在睡觉的时候发作,会把被子什么的都给尿湿,然后我就得赶紧把尿湿的地方转换让妻子睡干的地方。有时候一晚上她犯四次,床上基本没有干的地方了,如果是在冬天,租的房子条件差没有暖气的话会很难受。我就问上帝,我说我们是你的儿女,为什么你不把这个病医治好呢?有这么段时间老是去问上帝。

 

慢慢我意识到疾病发生是上帝允许的,上帝若不允许就连一根头发也不会掉在地上。《约翰福音》第11章里这样写:“耶稣听见,就说,这病不至于死,乃是为上帝的荣耀。”我便开始学习顺服与忍耐。这是我的一个功课,就像炼金子一样,为要熬炼我的生命。 当我接到妻子那封退婚信时,我就知道因为她的病我的家庭生活肯定会受煎熬。如果上帝做了什么我才信祂,那我相信的只是医治疾病这类事,但我相信的是主为我的罪死了,祂是上帝的儿子,除了祂没有救赎。如果真的相信耶稣,就知道无论如何祂已经得胜了。上帝要是想医治我的妻子,肯定能够医治。上帝如果不医治她,我想有祂的美意。

 

教会一个弟兄说,假如小娥不跟着我,那她这一生肯定不是现在的光景。感谢主,以前我是刚硬冷漠的人,信主后我的心真的被上帝改变了,如果不是主的爱,我和妻子一定不是现在这样好的状况。 结婚前几年,妻子每年发病都在十五次左右,我都会记录下来,经过多年的记录对比,妻子发作次数逐年减少,如今一年的发作频率大概两到三次,跟以前比起来真是好太多了。我们的经历常让我想到《哥林多前书》10章13节:“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如今我们已经靠主携手走过17个年头,我们还生养了一双健康聪明的儿女,成为教会里的弟兄姊妹羡慕的幸福家庭。

 

一家人在饭前祷告 孕期一天犯病13次,祷告胜过

 

以前带妻子去医院看病,有医生建议说不适合生养后代。我说:“我们基督徒相信生命是来自上帝的创造。”现在我们有一双儿女,儿子康康15岁上初中,女儿平平7岁,都健康聪明,成绩也很好,我相信这是上帝的祝福。 妻子怀女儿平平到八个月时,有一天犯病犯了13次,当时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很替我们忧心,也有弟兄的意思是这么危险不要这个孩子了。我认为基督徒不能堕胎,这是一个生命,我就迫切祷告。大家也都帮忙找医院,但是医院都不接收,因为癫痫病生产很危险。

 

在一次祷告后,我给《北京青年报》打电话求助,很感恩当天就登了报帮我们找能接收的医院。后来世纪坛医院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们可以接收,因为他们的妇科和神经外科是在一起的。预产期前几天我们就去医院住院了,住了三天还没有生产的迹象,医生说要不今晚就打催产针,他让我签字。 因为打催产针对身体不好,我怕刺激妻子病发作。我就跟大夫说:“你再给我一晚上的时间,如果还没有一点生产的迹象我们再打。”我跟上帝祷告,我说上帝啊,这个您一定要做工啊!最好让她今天晚上就生,不然的话她就得打这个催产针了。晚上睡到十二点时,妻子开始破水,早上六点女儿平平顺利出生。平平的名字也是在祷告时得来的,她的大名叫恩平,恩典的恩,平安的平,意思是在上帝的恩典当中才有平安。

 

 以我个人实际经验来看,父母婚姻稳固,孩子才会真正感到幸福、安全、自信。《以弗所书》里说,“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当丈夫的要真的关心妻子,因为丈夫是家庭的头,我们要以身作则。做丈夫的下班后不能准时回家,这个一定要交代给妻子,给妻子做榜样。如果丈夫晚上出去不回来,慢慢就败坏了家庭。在《圣经》中头是指做丈夫的要像仆人一样,服侍妻子和孩子,让他们感到这个家庭充满了爱。 《圣经》里说,一个弟兄先要懂得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才能管理好教会。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要时时给孩子作榜样,过敬虔的生活,时常引导孩子读经祷告,孩子能够被我们感染的。

 

大儿子刚满月我们夫妻就抱着他去做礼拜,儿子现在是15岁,从来没有停止过主日礼拜。孩子学习不用我们操心,儿子考试常常是全年级第一名,主日还在教会的诗班打鼓。信仰虔诚没有影响到他学习的成绩,反而使孩子更加懂事聪明。 我做花工,已经差不多有十多年了。一般我的活儿我会按计划去做好,假如这一天没事儿,我就可以自己在花棚里读圣经、祷告灵修,没有人干涉我。使馆的工作人员包括大使都知道我是基督徒。中国工作人员之间有什么矛盾纠纷之类的闲谈,他们都不会牵涉我,因为知道我不会参与,也不会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但假如他们有什么事想跟人聊聊,都会比较放心地跟我说,因为我不会跟别人说。虽然我只是一个花工,使馆里签证官、翻译都请我吃过饭,大使待我也非常好。

 

人的品格是怎样的,真的假的别人都能看得出来。

 

因为妻子的病,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不是那么好,有很多人愿意多帮助我,我拒绝了,我认为能够自立是最好的。其实我要是回老家工作会有更好的生活,也不会被看低,家乡那边有机会,但因为对教会的负担,所以我一直留在北京。 上帝不看我们做事的大小,看是否忠心 妻子笑我到哪儿都是一串钥匙的管家,在工厂管库房,在使馆有几年也是一串钥匙,在教会也这样。多年来我一直负责教会的后勤工作,担任着教会卫生、礼拜爱餐及神家里的各样事务性工作,教会所有的钥匙我都有。后勤服侍虽然看上去没有讲台高雅,但我知道在上帝的家中每样服侍都一样被上帝看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因为大事我们的主祂已成就,在上帝的家里没有大事都是小事,人作不了什么,建造者是我们的主。

 

过去这些年我在信仰里也经历过不少事。当初从河南被差出来的一帮弟兄姊妹到河北保定、石家庄那一带宣教开荒,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为福音摆上很火热,也能吃苦,有时就睡在路边。其中一些人很有恩赐和能力,建立了400多间教会,特别复兴,还从河南教会调了200多名同工去协助。后来有人说我们给你们投资,建工厂有些经济收入了,可以让传道人生活更好。他们建了面包厂,也建孤儿院、养老院这些慈善机构。结果这些弟兄忙公司的事儿,慢慢教会就荒凉了。再加上建工厂受金钱的诱惑,彼此之间开始有纠纷,在钱上不忠心,绊倒了很多信徒。

 

我慢慢意识到信仰不是宗教,没有排名,在上帝眼里从牧师到信徒都是儿女,只不过恩赐不同。我们为主做事不是图名利和成就,而是你是否借着做事荣耀上帝。这个世界就是爱做大的,比谁有才能,有恩赐,被人羡慕。有才能、恩赐当然好,但我们不能讲台上一个样,回家又另一个样。

 

上帝不看我们做事的大小,上帝看我们是否忠心,品格能否站立得住。主耶稣还要回来,现在需要为主摆上的真正的基督徒,我们有一天要向祂交账,我们的工作、婚姻、服侍都要活出来。 以前在老家我们家是接待家庭,向弟兄姊妹开放,现在也一样。家里虽然经济不宽裕,弟兄姊妹来我们都很高兴,尽力招待。接待弟兄姊妹时我们知道自己接待的是谁,《圣经》上说就是接待天使了,其实就是天国的使者,因为每一个信徒在天国都是祭司、小君王。上帝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不能错过。如果你看他是来混饭的,你就接待不了他;或者你认为麻烦,或者认为花钱,肯定接待不了他。

 

 感谢主给我们家的供应够用,真的不会缺乏。

 

如同以利亚去的那个寡妇家,寡妇家里就剩一滴油一把面,但是供养了以利亚三年,她的油和面也没少。我相信凭信心接待弟兄姊妹的家庭,上帝会纪念。 妻子小娥在洗菜做饭 多年来在服侍上我要感谢妻子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我做后勤服侍,她一直是我的得力助手。妻子在教会一直在厨房服侍,基本上每个礼拜都在厨房为大家做饭。妻子的菜做得不错,上周做的是炖牛肉,她把牛肉、胡萝卜、蘑菇放在一起炖,还炒了一个鸡腿菇。教会的其他姊妹们有时把握不好大家的口味,妻子能够把握住这个味道。教会的弟兄姊妹也说,“这么多年,小娥在厨房真是任劳任怨。”

 

传福音很重要,其实我有时候还是想放掉工作,专心为主传福音,但目前还是实现不了,这个家庭走不了。能服侍主的教会我深感荣幸,感谢上帝给我们一家服侍祂的机会,但愿我们在小事上的服侍能被主喜欢。

 

 

记者手记

 

最好的丈夫和最好的妻子王东莉 就在我写高峰弟兄这篇文章时,弟兄所在教会的姊妹告诉我,高峰妻子小娥的癫痫病又一次严重发作。高峰弟兄收到我问候的微信后这样回复:“为小娥姊妹祷告吧。每次她的疾病发作,看她痛苦的样子我也很心痛,只能奉主的名为她祷告。相信上帝的儿女上帝必负责,相信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我们有天上的盼望。”

 

采访那天的黄昏时分,我和姊妹到了高峰一家租住在高碑店附近的平房。他的妻子小娥一边和我们打招呼一边在公共做饭区热火朝天地为我们的到来做爱宴,她跟高峰得意地说着做的鱼是她早上在路边买的活鱼;进到室内,约20平米的房间区域归置得非常合理整洁,像胶囊公寓一般,高峰说每个部分都是他仔细量过的;小女儿平平依偎在爸爸身旁好奇地看了我们一会儿,又去看妈妈做菜,最后跑到院子里和小伙伴玩去了……这些画面温暖又安好,就如这些年弟兄姊妹对高峰的赞美,对他家庭幸福的称羡。

 

从世界的标准来看,高峰实在称不上幸福:妻子小娥患有癫痫病,长年在家,不知什么时候会发作;在北京这个大都市,做为一个使馆负责园艺的花工,他只是众多打工者之一,有一双儿女要抚养。同去的姊妹告诉我有次在教会小组里,小娥对大家说:“高峰是最好的丈夫。”高峰马上接着说道:“小娥是最好的妻子。”听到这段对白,我非常感动。

 

采访前我本来以为会听到与丈夫舍己、家庭建造的故事,但高峰弟兄的分享却让我意外,他被十字架磨砺过的安静的生命状态让我看到自己的虚浮,让我再次反省在这末后纷乱混杂的时代,什么是真正深刻且合理的信仰。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