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丽莎蔻 2016-06-07 06:45 发布 | 8106个查看 / 0个回复

讲道讲章李天恩:十字架的法则是先拆毁后建造

李天恩:十字架的法则是先拆毁后建造

2016-06-06 李天恩 
 

点击图片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推荐阅读【天路历程之十字架系列】


一个人若不在生命中经历主,不经十字架破碎过,还想建立教会,很难!像宋博士讲的成了大头畸形人,头很大却不会走路。批评论断一大套,但真正谦卑柔和事奉主却不懂。教会成战场,光吵架。听道时光评论,这人不合神学思想,那人教义有问题,生命不得一点造就。


                    

(本文转载自李天恩所著《十字架的工作》一书,有删节,大标题和部分小标题为境界编者所加)

 

 

专心倾心地爱主基督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思想这个问题。我曾多次祷告主,不是求主把大恩赐给我,不是求主叫我作大的工作、作大奋兴家,我的责任是叫人会爱主耶稣,专心爱主。
     

记得在1993年12月3日夜里,我专心在神面前祷告:“工作越来越多,压力越来越大,主啊!我该怎么办?求你指示我,今后的路到底怎么走?如何事奉你?”我整夜祷告。凌晨时,主清楚地对我说:“我要你倾心地爱我。”这句话非常重、非常亮,在我灵魂里出现了,我就流着泪向主发出感谢和赞美。
    

是的,“主啊!回想以往的事奉,虽然爱你了,但我却没有倾心地爱你;我虽然跟从你了,却没有专心地跟从你。还有工作的愿望,有人的需要,有我的好意,却是没有倾心地爱主。”我明白了,今后事奉的方向是倾心地爱我的主。所以这几年当中,我竭力保守我的心,倾心地爱主。   

     

工作不是我最重要的,我曾求主把工作的门关起来,免得我的心偏于邪,好使我更专心地爱主。有时外面的需要不知不觉又激动我的心,主有托负,我只好去作。但作的时候,我祷告主,工作不是我最大的需要,工作有没有成绩,我并不注重。神是否使用我,也不是我所求的。


我只求主保守我的心,专心爱他,依靠他。若是工作成绩夺去了我的心,我宁肯求主把恩赐拿去,叫我一人退在旷野,安静在主面前,专心地爱他。不让工作的成绩吸引我的心,搅扰我的心,不让我爱工作过于爱主,爱成绩过于爱主,甚至爱同工过于爱主。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倾心地爱主。

这个功课十分难学,不知不觉中,又受成绩影响了;不知不觉又被同工们的恩赐影响了。看人家都被主使用,别人都有大的恩赐,为何我不如人家呢?结果心又偏离了主。赶紧把心收回来,这不是我当追求的。“主啊!你叫我倾心爱你,我若不能爱你,用什么力量帮助别人呢?我若不会爱你,对你还没有认识,我跟人讲什么、见证什么呢?


你在我里面没有作工,我只在恩赐里事奉,在知识里事奉,这太危险了。将来拿恩赐、知识、成绩来见你的面吗?这些都不能使你说:‘你是忠心良善的仆人’。你也许会说:‘你是又恶又懒的仆人’。也可能说:‘你是利用我的恩赐,偷窃我的荣耀,以工作成绩来荣耀自己,却没有荣耀我。’这样就太危险了!”

我虽然常常警诫自己的心,可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又会偏离了主。这时神就给我光照,来提醒我。有一次,一个律法师问主耶稣说:“律法中哪一条是最大的?”他是要试探主。以往主会提出反问,这一次主却爽快地说:“经上记着说:你当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第一最大的。”


主的答复,也是对一切认识神的人讲的,要尽一切力量爱神。可见爱神是何等的重要。保罗对哥林多教会说:“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像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夏娃的失败是不清心爱神,在爱神上有了偏差,以至堕落了。

心若偏于邪,真是危险!我思想属灵历史,许多被神使用的人,后来却被神丢弃了。什么原因?因他们的心偏于邪了,没有专心爱主。不像当初蒙召的时候那样热心,觉得主真可爱的光景。当初传福音是为了报答主的恩典,不是为了自己的需要;不是为表现自己的恩赐,而是为了报答主的爱,所以被神验中、被神使用。


后来有了工作成绩,有了恩赐,知识也丰富了,心却不够单纯了。爱主也爱工作、爱主也爱成绩、爱主也羡慕恩赐、羡慕群众,在不知不觉中对神冷淡了,最终被神丢弃了。

神向我们所要的,不是我们的才干,不是我们的恩赐,也不是我们的知识,神所要的只是我们一颗单纯的心,专心爱他、服事他。


我们若只注重工作,注重知识,注重恩赐,都不是正当的道路。会作大工作的人不一定是忠心事奉主的人;恩赐大的人也不一定是全心爱主的人;知识丰富的人也不一定是爱主的人。这样说来,怎么样才能满足主的心意,照主的心意事奉、生活呢?在神面前要找一个标准,在主的话里找一个标准,作为我的标杆,向着标杆直跑,要得着主耶稣基督。

我们若以主为中心,以主为标杆,就不管遭遇什么苦难,不管别人怎么样反对,弟兄们怎么样毁谤,都不要灰心。为什么?因为看见了标杆,就要努力向标杆直跑。传福音是主给我的托负,不是为自己而传,乃是为报答主的恩典而传。保罗就是为主的缘故丢弃万事看作粪土,无论在狱中、在船上、在岛上,甚至在君王面前,他都要传福音,为要得着基督。因他看见主是他唯一的标杆。
     

教会是有了,礼拜的地方是有了,这一群、那一群信的人也很多,也热心事奉主,可是有几个满足主心意的呢?有几个像新妇一样装饰整齐,等候主来、等候号筒吹响呢?都没有装饰整齐,还有很多信徒衣服还没有穿起来,行为还没有改变,满身污秽,哪里有圣洁的细麻衣?没有受过造就,没有被圣灵管理过,对世界还没有死透。他们的思想、感觉、意识充满了旧造的东西,主若是来了,他们怎么见主的面呢?
    

我们怎样做一个合乎主心意的工人?必须要把我们的心收回来,从工作、成绩、恩赐、知识中收回来,回到主面前,叫主对付,把心倾向主。只有他是我们唯一的标杆,照他的脚踪而行。这样,我们就不会走错。他是我们人生唯一的中心,只要在工作中有主的同在,我就能够作。不管果效如何,有主在里面,我就尽心作。若没有主,人再欢迎,我不但不羡慕去作,而且避开它。为什么?我要照主的榜样行。 

 

和主通了,再大的黑暗都消除


主曾对我说:“你要倾心地爱人。”我们信靠主、跟从主、事奉主,中心在主身上。这是事奉主的正确态度,是跟从主的正确目标。要倾心地爱主,尽心尽意跟从主自己。整本圣经讲的是什么呢?主耶稣说:“你们察考圣经,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从圣经中找出耶稣基督来,我们的心就透亮了。


读经是为什么呢?是为懂得道理吗?明白神学思想吗?明白教义吗?那是其次的问题,中心是要看见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通过教义认识主;通过神学思想认识主;从亚伯拉罕身上看见耶稣基督;从大卫身上看见主耶稣;从保罗身上看见耶稣。若是看不见耶稣,亚伯拉罕算不得什么,大卫算不得什么,保罗也没有什么伟大。从他们身上看见了耶稣,我们就没有离开中心。


亚伯拉罕不是我的标准;大卫不是我人生的方向;彼得、保罗虽然伟大,我并不是要跟着他们走,乃是跟随主耶稣。耶稣吸引彼得,吸引保罗,他也能吸引我们。保罗跟从主,世上的一切都不要了,都看作粪土;彼得能为主倒钉十字架,所以主耶稣基督真值得我们去跟从,因此我们要转过心来,不怕为主受苦,那真正为主受苦的人是有福的。

整本圣经是为主耶稣基督作见证。有人说:圣经是耶稣的画像。不认识耶稣,看圣经便看不出耶稣是怎样的形象。看清楚后,我们的人生就不渺茫,就不会偏差。因为圣经告诉我们,这就是我们人生的方向,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显明出来。神造天地万物作什么?就是为耶稣基督而造。基督是教会的头,看不见基督,教会的一切都是空的。

在属灵的教会中,也有很多人变相地把头换掉,尊重人过于尊重神,求恩赐过于尊重基督,求恩赐过于尊重圣灵。把人的组织、人的发挥、人的范围当成他们的中心,成了无头的身体,不能满足主的心意。这样的教会能代表基督吗?能为主作见证吗?


一切都是为耶稣基督而造的、万物都是为耶稣而造的、教会是神为基督而安排的、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流血舍命换来的。他把这班人救出来作什么呢?叫人爱他。主救了我们的命,我们能不爱主吗?还能自立为王吗?不能了。


有的人到聚会地方很热心,但到家里和世人差不多。做生意还用诡诈的手段,和人相处还是骄傲嫉妒,心胸狭窄,照样犯罪。他们活在宗教的传统里,活在肉体的感觉里,把它当成一种得救的方法了。

他们不懂得神迹奇事的目的是干什么?是认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不是为解决我们的难处,我们的难处算不得什么,因神有能力。拉撒路死了四天,主耶稣说一句话:“拉撒路出来!”他就从坟墓里出来了。我们的难处再大,在神看来算不得什么。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他能叫死人复活。问题是我们不认识神,不承认神,不听神的话,这是大难处。


这些难处起什么作用?好叫我们知道,我是软弱的,是没有力量的。只有神是全能的,我愿意相信、愿意顺服。当我们的心摆正的时候,难处就烟消云散;当我们对神的话毫不怀疑的时候,恩典就会浇灌下来,此时就是九死一生也不在话下。神用难处压住我们的目的,让我们在难处中承认说:“人软弱不行,只有神行。”然后我们的心才会归向主。“神哪!我要爱你,要听你的话,照你的旨意而活着。”和主通了的时候,再大的黑暗都消除了。
     

我曾问几个末期癌症的人,在医生看已经没有指望,自己也断定没有指望了,却突然好了。我问他们是怎么好的呢?是什么时候好的呢?他说:“我也莫明其妙,当我没有办法,绝望的时候,就祷告主,说:主啊!我的人生完了。求你赦免我的罪吧!只要我灵魂不灭亡,不下地狱,我就满足了。


这时,才发觉灵魂宝贝,求主救我灵魂,赦免我的罪。我一认罪,我的灵魂和主联合起来,过了几天,莫明其妙,我的病反而好了。一检查,癌细胞没有了。怎么回事,是神的大能。”

    

可是过了一阵子,他又软弱冷淡下去了。什么原因?没有抓住中心,生病的目的是为了叫人认识神。认识神之后,病一痊愈,应该好好爱神,专心爱神。只要神同在,病也压不倒他,也许不生病,然而他却忘记了这一点。快死的时候,主救了他。病好了之后,没有为主作见证。身体一好,又去爱世界,又去做生意,又去为世界而活,就这样冷冷淡淡地过下去,因为他把重点搞错了。
    

我们必须要清楚,一切难处压住我们,目的是叫我们认识神。我们和神恢复了关系,什么也压不倒我们,即使病没有好也压不倒我们。有很多这样伟大的圣徒,一生一世在病床上躺着,很爱主,可是病却没有好。但他们与主的关系更亲密,并没有影响她为主作见证。蔡苏娟姊妹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和主的关系好了,房子不能把福音隔断,病床不能把福音的光挡住,监狱不能把福音的光挡住。他们把自己的肉身都忘记了,只活在主面前,这是真实的见证。
                


只要顺服新生命,老生命便被拆毁掉


曾有一个弟兄讲:“我跟着你好几年把我压得真苦死了,光背着十字架,压得喘不过气来。我进灵恩派,一点不受压,蹦啊跳啊多快活。”我说:“你蹦去吧。”他进了灵恩派似乎自由了。结果没两年,他蹦不起来了,说不定以后还要倒下去。而我让十字架压住,在生命里面还能稳健地一步一步地走,没有停下来。这里面有路,那个狂热里面没有路。


为什么呢?它违背了生命之道。旧生命没有被治死,新生命怎么活出来?想藉用旧生命把新生命活出来,是活不出来的。用旧约的方法把新约实行出来,也是实行不出来的。主耶稣讲:新布不能补旧衣服,恐怕带坏了新衣服。一个是将要被废掉的;一个是神的自己被彰显出来,这两个是根本上的不同。

生命是恩典,和律法不一样。我们跟从耶稣基督,事奉主不能光活在律法里面和条例里面,一定要活在生命里面。借着十字架,我们才能得生命;借着十字架,才能把我们的旧生命治死。主把新生命给了我们,这新生命在我们里面不是一下子长大的。生命乃是慢慢长大的,像一粒麦子种下去,过几天发芽了。不是一夜工夫长成麦子,而是经过好几个月的工夫。经过风霜雪雨,经过寒冷,经过炎热,最后成熟了。因此生命在我们里面也是慢慢长大的。

怎么个长法呢?我们要多顺服里面的感动,多顺服圣灵,多顺服恩膏的教训,自然我们的生命就会长进。只要不违背生命的律,不叫里面的感动受压制,不叫圣灵叹息,不将恩膏的教训抹杀掉,我们的生命必要长进。但在长进的时候,需要新陈代谢。生命怎么长进的呢?把老的冲掉,新的便长出来了。好比春天一来,草就发芽一样。这是新陈代谢的规律。

我们只要顺服新生命,老生命便被拆毁掉,被压下去了,然后才能使新生命长进。教会是个团契,不是宗教组织,乃是生命的团契。它是天天新、日日新、年年新,新到一个地步,变成新妇装饰整齐了。生命的变化,又如更换衣服一样,到最后穿上光明洁白的细麻衣。这细麻衣是慢慢洗干净的,不是揉揉搓搓就成了细麻衣,而是在水里浸泡捶打,然后纺织成细麻衣的,多么荣耀!新妇穿起来才有资格与基督合而为一。
     

我神学毕业之后,神把我放在南京一个小教会里。我去之后,我的老师说:“我叫你来,是看你太年轻了,没有礼拜堂请你,所以让你来学习学习。我不让你讲道,为什么呢?没有机会。我们一共一百五十个信徒,现在有三个牧师,还有两个长老,所以轮不到你。”我问:“那我干什么呢?”老师说:“师母孩子很多,整天忙得很,你去帮帮师母的忙吧!”


我心里想:“我是神学毕业,你却叫我作家务事?”但老师讲了,自己还不好意思,便答应了。我又想:最多十天八天,就会叫我讲道的。结果一个月没有消息,二个月老师也不喊我,礼拜天走礼拜有我的份,上讲台却没有我的份。我心里十分难过,读了好几年神学,老师却叫我抱孩子,做家务。做到哪一天我也不知道。
    

几个月过去了,我心里埋怨:“我的才干都埋没了,老师!你怎么这样胡糊涂?你是我的老师,能不知道我的雄心大志吗?”
    

有一天,我正帮师母烧饭,烧火时,我还在哭:“我神学毕业,却叫我烧火?”师母看见了,说:“你哭什么?叫你烧火是难为你了吗?不愿烧就不烧。”老师回来了,对我说:“小弟兄,明天礼拜六,在菜园里有个小家庭聚会,我没有时间去,你能不能替我?”我说:“可以。”为什么?不管会大也好,会小也好,总算能讲道了。老师走后,我说:“师娘!我明天要去讲道,你得放我半天假,我预备一下。”第二天,我带着写好的讲章,去参加这个聚会。
    

到了菜园,我一看,共有十二个信徒,都是菜农。他们文化很低,都是种菜的。我开始讲道,什么题目?第一段是什么意思?第二段是什么意思?讲得很有劲,讲了一个多小时。听的人低着头,眼睛闭着。讲完之后,我坐下来,旁边有一个老姊妹。我问她说:“老姊妹,听得怎么样?”她没精打采地说:“一句也不懂得。”我的心冰冷得很!心想:“我费这么大劲,预备了半天,结果她们一句也不懂得。”这群信徒真是没有程度。


但是在我的里面有感觉说:“你讲的什么道?连菜农都听不懂,你还传什么福音?”于是我稍微服下来一点,也不想再上讲台了。我是不行了,我的料子是个烧火的料子,这样一个月又过去了。
   

一天,老师又来了,说:“小弟兄,明天下午那个小家庭聚会,我没有空,你再替我一次吧!”我说:“老师!我能吗?”老师说:“能。不能就练习练习。”他走了。师娘说:“今天不用你烧火了,去预备吧!”我到屋里跪下祷告:“我预备什么呢?明天我讲什么呢?神哪!我没有话讲,你告诉我吧!”当我真正谦卑下来,倒空自己时,主说:“可以讲。”我说:“讲什么呢?”主回答我说:“就把你神学毕业后,来烧火、抱孩子的事讲给他们听听。”
     

于是我就去了,在聚会中我就讲自己如何神学毕业,如何雄心大志,神却不用我。老师叫我帮师娘做家务,我还不甘心,还没讲完,一个老姊妹便哭起来,原来她和媳妇争执,嫌媳妇家务做的少,自己做的多。她哭着说:“弟兄神学毕业还来洗碗、抱孩子……我算什么,却不能容让媳妇。”她一认罪,其它的姊妹也开始认罪,结果十八个人有八个都哭起来了。这时,我才明白,不是道理能够牧养人,乃是生命经历才能喂养人,我所讲的碰着她的经历了。神怎样对付我,怎样拆毁我里面的东西,她里面也转变了。这是我永远不能忘的经历。
 
                   

属人的东西,神都要把它废掉


是的,一个人若不在生命中经历主,不在十字架里面破碎过,还想建立教会,难得很!到后来,像宋博士讲的一样,成了大头的畸形人,头很大,却不会走路。嘴巴很会讲,批评论断一大套,但是真正谦卑柔和事奉主,却是不懂得。教会成了战场,光吵架。“你不对,他不对。”听道时光评论,“这个人讲得不合语法,那个人讲得不合原文,不合神学思想,教义有问题。”光听这一套,生命却得不着一点造就。

    

神若真正用我们建立教会,就要把我们的旧造统统拆毁,先拆毁后再建造。我们的老思想、老愿望、老习惯,都要被十字架对付掉。我们只有说:“主啊!我不行,我是无用的人,是无用的奴才。”
        

若不是主借着环境对付造就我,我的旧生命就难以死掉。以为自己有大恩赐、能讲道,这个思想还是放不下来,还有老我的表现。经过更深的造就之后,我讲道不敢再用自己的方法了。想好一个题目,圣灵没有感动,我就不讲这个题目,而是照圣灵的引导释放主的话语。为什么呢?我不敢再靠自己了。若不经过十字架的破碎,谁也不肯放下自己的愿望和自己的雄心。

      

经过十字架之后,一切都能被神祝福使用。所以十字架的法则是先拆毁后建造。我们没有了自己的愿望,没有了自己的理想,只想今天主还叫我活在世上,活一天就作一天的工作,明天如何,那是主的事情。若今天主把我接去,我问心无愧。今天我已忠心事奉主了,生活上没有亏欠,能安然见主的面。这是事奉主的态度。不能光想明年怎么样?明天怎么样?将来怎么样?这是人的方法和本性。

有一些外国的传道人,我为他们担忧。他们在预算,明年什么时候培训?培训多少人、花多少钱?好让信徒们奉献。这是事奉神的方法吗?我不敢论断,起码在我们的环境中不合适。并且这种事奉神的方法,看不见生命的果效。他们所传的是一些知识,是宗派,是团体的计划,真是可惜!为什么呢?没有经过十字架的拆毁,他们把事奉神当作社会事业,当作宗教事业。虽然一直工作,但看不见生命的果效。
    

十字架不但是拆毁旧的,建造新的,十字架还要剥夺我们所有的。凡属人的东西,神都要把它废掉。人想作的,神不让人作,神就用强力的方法拦阻人。腓立比书第二章五至八节说:“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主耶稣不去夺这个位置,主本是三位一体的神,与神是平等的,但他愿意顺服圣父的旨意到地上来,生在马槽里,长在穷苦的乡村,被众人反对,最后被人弃绝钉上十字架,这是主耶稣自己拣选的道路。

本来主耶稣可以说:“我是圣子,有神的权柄,我不能这样受苦,我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他不强夺神的荣耀。可是我们很多的时候,强夺神的荣耀,强夺神的成绩。所以,必须藉着十字架把我们彻底地拆毁、剥夺。我们作成功了一件事情,有了一点成绩,众人就称赞我们,这时候主就剥夺我们,把我们打倒。


但有的时候别人反而不谅解我们,若没有十字架的剥夺,我们就不能坚守在至圣的真道上。主耶稣却不与神为强夺的,愿意顺服,神却使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都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于父神。
    

我们事奉的中心是什么呢?是要荣耀神的名字,不是荣耀我们自己;要遵行神的旨意,不是成全我们的愿望。倘若我们有了成全自己愿望的心,则事奉不好。我们的愿望越大,就越失败。神把我们的旧造拆毁、剥夺掉后,虽然我们里面没有亏欠,结果碰见的是诽谤,这就不容易胜过了。虽然这方面我学过一点功课,但是学的还不够好。 

     

这叫我清楚地看见,若是神的旨意不清楚,你不要动,即使人喊你,你也不要动;若神的旨意清楚了,你尽管走吧!前边是火,你跳吧!火烧不死你;前边是水,水淹不死你,因神是全能的。不但烈火不能烧你,而且神和你同行,江河也为你开路。真是这样光景,但我们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太重了,在关键时刻,“倘若我去作,就完了;名誉没有了;生活的指靠也没有了;连自由都没有了。”
     

我们失去自由,神岂不蒙羞吗?他打发仆人传福音,结果胜不过世人,胜不过撒但的权势,究竟是人强还是神能?若神的旨意不清楚,你要谨慎小心,不要乱动;若神的旨意清楚,我们不管环境如何,不管人的反应如何,叫我受苦就

受苦,叫我作难就作难,神会负我们一切的责任。在难处里面,在苦难里面更能荣耀神,神的恩典真是奇妙。不用我们说什么话,神要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了。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