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丽莎蔻 2017-07-18 13:10 发布 | 5932个查看 / 0个回复

讲道讲章李天恩:你的本性恐怕比他攻击的话坏多了

李天恩:你的本性恐怕比他攻击的话坏多了

2016-05-16 李天恩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推荐阅读【天路历程】

文 |李天恩


和我同心几十年的一个老同工,我万万没想到,他用很多话毁谤我。这些话传遍全国,我真是伤心到极点。这使我灰心。主说∶“谁叫你走这条道路?他是你的同工,还是我是你的同工?你很冤屈吗?你的本性恐怕比他攻击的话要坏多了。”我说∶“主啊!我愿意忍耐。”


(本文转载自《生命季刊》第21期,微信公众号:cclife2013gmail,转载时有删节,大小标题均为境界编者所加)



编者按: 服事中国教会超过半个世纪的忠心神仆李天恩于2016年5月3日中午在上海安息主怀,5月14日一早举行了安息礼拜,《境界》特转载此文,以示纪念。


事奉主不是凭我的刚强


讲一个见证∶有一次,我收到一个老姐妹的一封信,请我去医院里看看她病重的弟弟,叫我去安慰、劝勉他。她弟弟是什么人呢?他是五十年代北京清华大学的毕业生,是个很有地位的人,但又是个很刚强的基督徒。在他青年时期,很为主发热心,在大学里领了不少人归主,组织了一个团体,在一起事奉主。他不但在本校, 还在北京大学里面,领了一些人归主,把两个大学的同学集中在一起事奉主。到了1957 年,他当然是“反右”对象了,被关了起来,一直关到1979年。


在这二十多年中,他在思想∶“等有一天我能出去,显显身手叫你们看看,基督徒的聪明不比你们差,道德不比你们差,工作能力不比你们差。我要干出一番事业来,叫你们看看我这个基督徒的能耐。”


果然不错,他后来回到原单位,靠着自己的聪明,两个月一个发明,三个月一个发明,地位很快升得很高。在北京开会时,他照样坚持他的信仰。一桌人在一起吃饭,他祷告谢饭;开小组会,他先祷告,然后发言。我们想,这个弟兄真刚强,真荣耀主,是个很得胜的基督徒,没有人能动摇他的信仰。他处处都把基督摆在前 面,叫人知道耶稣是救主。


这次他从北京开会回来,在飞机上受了风寒,就感冒了,到家以后,病倒在床。感冒不是大病,可就是医治不好,持续两个多月后,变成重肌无力症。就是说,周身的肌肉没有力气了,眼睛也不能睁,嘴巴也不会动,东西放在嘴里也不会嚼,因为肌肉无活动收缩能力了,甚至把牛奶、高级营养的东西灌进去,也不会吞咽。当然, 政府对他特别照顾,用飞机送他到某市最高级医院,请最高级专家会诊。可是医生一看这个病,就说∶“我们没有办法。已经有三个人得了这种病,都没有治好,都死了。”


就在这时,我去看他。他神志很清楚,就是讲不出话来。嘴巴略微动一动,没有声音。过了一个多小时,他就用眼睛示意,他妻子懂得是叫我,我就把耳朵贴近他的嘴唇。他声音轻得不能再轻,断断续续地背“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13:1)。


这半节圣经他就背了两分半钟,他的眼睛流出了泪来。他眼睛一流泪的时候,他的妻子就非常高兴,因为从生病到现在,他的眼睛不会睁,更不会流泪;既流出泪来,就知道圣灵动工了。


当我第二次看他的时候,他能够发出微小的声音。第三次见他时,他就对我说∶“弟兄啊!这几十年来,路走错了!我不懂得什么叫事奉主。感谢主,他给我一场恩典的病,使我认识到事奉主不是凭我的刚强,凭我的勇敢,凭我的血气。我在单位里面工作,已经三年多了。我这样好的表现,没有救出一个灵魂,没有一个人因我而信了耶稣。我是完全在外面摸索,不懂得神的心意啊!我心想∶主若把我的命留下,我的身体好了以后,我要重新再奉献,让主指示我当行的道路。”


又过了一两个月,我又去看他,他说∶“病好多了。如果我能回到家里,我一定要做一个明白主心意的基督徒,放弃一切地位、名利,服在神的权柄下。”


感谢主!主医治了他。他回家以后过了两三个月,就写信给我说∶“弟兄啊!按人看,我为主坐监二十多年,又工作了好几年,又有这么高的地位,可我没有领一个人归主。而今天,在我周围已经有十几个人信耶稣了!我们经常在一起唱诗、祷告、事奉主。”


你的雄心还太厉害


事奉神绝对不是外边的热心。当然,一个事奉神的人不是不做工作──只要你里面对付好了,和神的关系正常了,神巴不得用我们每一个人──大大地使用我们。可是我们有没有那么大的容量?我不知你们怎么样,我这个人最没有出息,神若用我一下,我就以为我是了不起的人了,神只好再把我放下来,直等我里面枯干、黑暗了,只能谦卑认罪,伏在神的手下,再照神的方法过生活,照神的旨意去事奉。可是过后又反复,直到今天,还是不会完全伏在神的手下。那就是说∶要做一个真正事奉神的人,就得让神把你抓住。我们知道彼得是被神大用的人,但是你知道彼得蒙召几次吗?


头一次,他在施洗约翰跟前,经介绍认识耶稣了,承认祂真是弥赛亚,于是跟从主。但是不久,他又离开主,去重操旧业——打鱼。在加利利海边,主又选召他,叫他跟从主,要他得人如得鱼一样。他这时坚定地把船、父亲都放下,奋勇跟从主走了。这就可以了吗?还不行。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去打鱼了。一天,主耶稣遇见了他,对他说∶“彼得,把你的船撑过来,我要用你这条船。”主就站在他的船上向岸上的人讲道,讲完道就向彼得说∶“你下网打鱼。”


彼得说∶“主啊!我们打了很长时间,一条都没有打着,照你的话试试看吧!”一网下去,网拉不动了,打的鱼装满了两条船。这个时候他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认识自己是罪人,才真正被主得着了。


从那时到客西马尼园之间,他一直跟着主了。有一天,主耶稣给众人讲要吃他肉、喝他血的道理,众人因不理解,都离开他去了。主耶稣问十二个门徒说∶“你们也要去吗?”彼得很慷慨地答覆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我们已经信你,又知道你是神的圣者。”他认清楚了。虽然后来主钉十字架的时候他很软弱,但他的心是向着主的,再没有退下来。


直到在提比哩亚海边,主耶稣用爱的题目深深考验他以后,他彻底伏在主的手下了。他再也没有雄心和大志,再没有说“主啊!我就是和你同受死、同下监,我也不能不认你”的话了,再不会把刀拔出来帮耶稣的忙,把别人的耳朵砍掉一个了。到了这个地步,他就可以牧养小羊、牧养群羊、喂养病羊了,神才开始在他身上做工作,大大地使用他。


弟兄姐妹,今天神在你身上可能也在作工,象对彼得一样,他要大大使用你。但是,你若没有被主完全打倒,没有被主完全破碎,没有被主完全消化,你的雄心还太厉害,肉体还太大,主就不敢使用你,否则你会把神的旨意弄坏──你要帮主的忙,但却越帮越忙、越帮越坏。


一个真正被神使用的人,是被主抓住的人。他说∶“你站在这里!”就站在这里;主不吩咐,你站上一天,也不敢动。约翰福音第2章讲水变酒的神迹,第11节说∶“这是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你思想过没有?这个水变酒的神迹的教训,不管是管宴席的,是新郎、新妇,还是其他人,都不懂得这个奥秘,只有那舀水的佣人知道。什么奥秘呢?就是把人生改变了——平淡的水变成了美好的香酒。


一个不理解这神迹的人,不配事奉主。这是头一件大事。我们事奉主,经过第一件神迹没有?里面变过没有?变成了什么样子?你那平淡的人生在主的手里是否变成了美好的香酒?


这一切属世界的东西占据了你的心


你觉得世界还有味道吗?名利、荣誉、享受、金钱、爱情、地位、家庭、房产等等,这些东西在你里面还没有失去滋味的话,你永远不可能认识神的儿子。这一切属世界的东西占据了你的心,你的心里就没有主的座位了。灵里面黑暗,你怎能事奉主呢?道路怎能走上去呢?


比如前些时候,我去一个地方,他们的环境很好,青年人也很多。他们聚会是公开的,在大街上开布道会,请人来听福音。这样的做法在别处还没有。他们很勇敢,为福音很愿意付代价。


今年我又去了一次,情况完全两样了。聚会七点开始,最早的信徒六点五十九分才到,规定八点半散会,到八点二十九分时,不管你讲完没讲完,一个一个地都溜走了。聚会时呢?一面听,一面打瞌睡。我问当地的负责弟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哎呀!没法讲。我们这里全部是私营企业,因此大家都很有钱。盖房子,买摩托、小汽车,追求肉体的享受,基督徒也就胜不过了。他们说∶我们基督徒生活不能低于外邦人,不然就不荣耀主。人家住楼房,我们住平房,不荣耀主;人家坐小汽车,我们骑自行车,不荣耀主。”


那个弟兄还告诉我∶“这里的弟兄姐妹办婚事,奢华还胜于外邦人,好叫别人知道基督徒并不弱,认为这就荣耀神。“他们的光景象罗得一样,慢慢沦入所多玛大城。其实原来他们都在正规工厂或其它单位里上班,八小时之外,都可用来追求属灵上的长进。以后经济开放了,可以允许各人在家里置些机器生产各样产品了,于是“机器不停,赚金赚银”。外邦人为多赚钱,一晚只睡两三个小时,基督徒也跟着学,哪还有时间读经、祷告、聚会?心全部被世界拉去,还谈什么热心呢?


去年,一个青年负责弟兄很热心,到处讲道,带领青年弟兄姐妹聚会。别人将收入奉献十分之一,他说∶“这太少了!”怪别人不热心;他奉献十分之三。今年去的时候,他看见我就哭了,因为他跌倒得最快、最厉害。他说∶“我惭愧啊!”

我说∶“你所带领的弟兄姐妹怎么样?”


“还说他们怎么样?我自己都站不住了!你看我忙得这个样子!我不忙的话,我妻子不答应。我的孩子穿衣服没有人家好;人家坐小汽车出门,我还是骑自行车,推一个带一个;人家住的是二层楼房、三层楼房,我家还是住平房。这个环境我胜不过,所以我的信心被拉下去了。”


“你去年事奉主是为什么?”“看看别人都热心起来,我也就为主发热心了。”问题就在这里──他的事奉是外表的,里面没有神的呼召。


“我们是万物中的渣滓”


但也有两三个小弟兄,的确,他们的生活没有改变∶住的是小平房;破自行车骑来骑去,到处传福音。别人讲∶“这些弟兄真不荣耀主,假装属灵。”但是他们丝毫不退后。他们说∶“我们在世上是寄居的,我们只能为主而活。让别人去住高楼大厦,让别人去骑摩托车,坐小汽车,我们就是用腿跑路。主的恩典、主的爱把我们征服了,我们不能不跟从他。”


有位弟兄,他妻子有时也和他不同心,哭啊、闹啊,说∶“你这样象一个游手好闲的人。你看东邻怎样,西邻怎样┅┅人家也信耶稣,从前比你热心,在教会里的工作比你还要多,现在都不象你这样傻。”弟兄说∶“主让他们那样子,却不叫我那样子。我稍微偏一点正路,主就不放过我。主的管教、主的爱、主的恩典,叫我没办法和他们不分别。我只有穷苦地跟从主。”


他肉身是穷苦了,但是他每逢在弟兄姐妹中间站起来的时候,能力就出来了,亮光就出来了。弟兄姐妹一听他讲道,里面就觉得解决问题──能解决干渴,能看见亮光。


保罗说∶“我们是万物中的渣滓。”如果世人看不见你是渣滓的话,你就不能被神悦纳。真正事奉神的人,世人看我们是“没有出息的人”、“游手好闲的人”、“不务正业的人”,是万物中的渣滓。


我们知道,是十字架的爱吸引了我们,是主呼召了我们,我们不得不跟从主。某个开放地区有许多弟兄开工厂,他们很喜欢请基督徒为他们做工,因为基督徒老实,不会出大问题。所以什么服装公司、化学公司、食品公司、托运行等,他们也来找我,说∶“你给我们当经理吧!工资丰厚。”另一个说∶“我们不算工资,利润三个月分一次,三分之一是你的,三分之二是我们的。”


但我说∶“我是为救灵魂而活着。只要能救灵魂,我不要一文工资,光吃吃饭我就愿意给你们干。”他们笑了,说∶“弟兄啊!你若整天忙于传福音、救灵魂,还能为我们做什么呢?”


他们又关心我说“那你的生活怎么办?”


我答∶“主是我的指望。我当初被主呼召跟从他,就存了一个愿意吃苦、受穷、走十字架道路的心。我已经将终身献给主耶稣基督了,所以我没有办法不听他的话。主来到世上,出生后被放在马槽里。请你给我量一量,我这17个平方米的房子能放多少个马槽?”


亲爱的弟兄姐妹,你今天很热心,今天很努力地为主工作。有一天试探临到你了,试炼也临到你了,你还能站得住吗?难处不仅来自世界,还有来自教会里面的。跟从主这条道路,难的不是在外边,而是在我们的里边。


你的软弱就在于“争一口气”


如果你今天里面蒙召不清楚──不是主呼召了你,叫你来事奉他,叫你来上他的山──你跑跑就慢了,力气用尽了,看看还有那么高,又累又渴,甚至没有人同情,没有人谅解,没有人帮助,还有很多人批评、论断、攻击你。到那时候你该怎么样呢?


世界攻击我们,我们说∶不要紧,主与我们同在。有一天,教会里面、同工之间,与你同桌吃饭的人,他们也要用脚踢你,你又该怎么样呢?


前些日子,主叫我遭遇这样的试验。和我同心几十年的一个老同工,我万万没有想到,他用很多的话毁谤我。这些话不仅传遍了一个城市,传遍了全国,还可以说,从地球这一边传到了地球那一边。


哎呀!我听到以后,真是伤心到极点了。不但我伤心,我的姐妹更伤心,连孩子们也都伤心了。这的确使我里面有些灰心了。当灰心的时候,主的话在我里面出来了∶“谁叫你走这条道路的?他是你的同心人吗?他是你的同工,还是我是你的同工?你很冤屈吗?你的本性恐怕比他攻击的话还要坏多了。”这个话一来,我没有话讲了。我说∶“主啊!那我愿意忍耐。”


真的忍耐了吗?里面又有一个意念说∶“这个老弟兄的家,从今天起,我不会去了。我虽不去报复,但也不能原谅。在任何地方碰见,也视若路人。”


这个败坏的“己”一直在作祟,但主在我里面说∶“我为什么钉十字架?不就是为了你吗?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里面还是不肯放下。后来我离开家到外边去,每逢祷告的时候,里面都没有亮光。


原因自己也清楚∶若不顺服还想里面有亮光,那是不可能的!一点点不顺服都不行,真是痛苦得很。后来里面有个感动说∶“写一封信去问候他。”


我想,写一封信,这不是叫我向他认罪吗?我就更和神讲理了∶“我一点没有错,是他错了!他辱骂我、攻击我。”但主仍然说∶“你写封信问候问候他。”“主啊!我不干!他太伤我的心了,我工作也受了损失,你的名也受了亏损。”


我和神正在讲理的时候,忽然收到一封信,一看是那老弟兄的来信,真挚流泪地向我认罪。当我看见这封信的时候,里面亮了∶“你不肯先认罪,他先向你认罪,这冠冕被他抢去了。得赏赐、得冠冕乃在于顺服。”“哎呀!主啊!我现在原谅他、爱他,但我也已经失败了。这个赏赐被他得去是应当的,他先向你顺服了。”


我里面有亮光、有感动时,就应该先写信去问候他,结果我没有顺服。我在主面前痛痛地哭了一场,不是为他而哭,不是为冤屈而哭,乃是为自己的可怜而哭──现在爱他,是本份的爱,而不是得胜的爱。


弟兄姐妹,不要等别人先对你谦卑,你才谦卑;别人爱你,你才爱别人;等别人向你认罪,你才向别人认罪。这是被动的路,不是得胜的路。


弟兄姐妹,很多时候我们是不是在这样的光景里?要和别人争一个高低啊?


在主给的道路上,有些人对物质不在乎,对利益不在乎,就是在争“一口气”,一定要叫别人低个头、认个错,这样才把弟兄接纳过来。在神看,你这个接纳没有价值,你的饶恕没有价值,因为你已落到弟兄后边了——你比弟兄软弱。


拿真理当外衣,把自己的罪遮掩了


我们回想一下,我们对人的赦免、对人的谦卑、对人的爱心、忍耐,有多少时候是有价值的?马利亚做的事,要做到主的心上。马利亚轻看一切羞辱和一切拦阻的势力,趁着机会来到主的面前,打破了她的瓶子,所以主耶稣说∶“她尽上她所能的了,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美到什么程度呢?主耶稣要人在普天下任何地方传福音,都要述说这女人所行的,作为记念。直到现在,快两千年了,多少人还在以马利亚的美事记念她、学习她。


为什么我们没有为主做美事呢?问题在于我们自己破碎了没有?所做的是不是尽上所能的?是不是抓住机会去对付所当对付的,顺服当顺服的,追求当追求的?很多时候我们是被主的鞭子打上去才作的。并非无机会,而是因为不会抓机会。马利亚是抓机会,我们却是错过机会。


我又想到认罪的问题,这是今天我们之间存在的大问题。同工之间、弟兄姐妹之间,分两大派、三大派,谁都不肯向谁屈服。论真理,都说别人的真理错了。我说,这是拿真理当作外衣,把自己的罪遮掩了。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光景。我们争辩、对立、相互攻击,无非要显示自己比别人好、比别人强。当我们自以为是的时候,神说∶“好吧,任凭你去行吧!”所以我们要做一件美事,做得有价值,除非在主身上做,否则劳苦很多、代价很大,但主看不够美,不能满足主心。


我们把话转过来说。一个人能够顺服主,能够持定主,能够甘心把自己摆在主的手里面,必须要经过这一步。让主把你抓住了,那才能够在事奉主的工作上面,跟上主的脚步,再苦再难也不会退下去,试探再大也不会软弱到不认主的地步。


你可以一次、两次地否认主,象彼得一样,但到最后,还得痛哭着来到主面前。这个软弱反而成了后来跟从主的最大动力。这个话弟兄姐妹只要经过试炼,就能理解了。


圣经上告诉我们,哪一个圣徒不软弱呢?都有软弱。为什么神这样记载呢?好叫我们看见∶不是我们自己的力量,而是神的爱把我们征服了。所以神呼召我们,这是我们跟从主的动力、事奉主的动力。我再说,主实在还是常常地在呼召人,还在喊∶“来跟从我吧!我要叫你得人如得鱼一样。放下你的船和网,来跟从我。”但是答应的人不多,跟从的人也不多。


若不接受主的呼召,主不会把亮光给你,主不会领你到山顶上,给你山上的样式。所以我们说∶“得着山上样式的第一步,就是要有神的呼召。”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