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丽莎蔻 2017-07-18 13:12 发布 | 6072个查看 / 0个回复

讲道讲章恩典摒弃属灵骄傲

恩典摒弃属灵骄傲

2017-07-15 爱德华兹

 

有些人的体验让他们看高自己,他们常常说自己有非常了不起的得救体验,他们说起自己得救的伟大体验就滔滔不绝。这本不见得是坏事,可以在一个正确的意义上加以讲述。从某个意义上讲,经历上帝的救恩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是的,非常伟大,因为上帝竟然拿儿子的饼给我们这些狗吃。一个人越谦卑,越看到上帝竟然这样怜悯他,越能从这个意义上说自己得救是伟大的体验。但是,如果他们所说的伟大体验是指他们得到的属灵体验超过别人或超乎寻常(得救的体验显然本来就应该是超乎寻常的),那么一个人说“我体验了伟大事情”,就相当于说“我是个伟大的圣徒,我拥有超乎寻常的恩典”,因为拥有伟大体验(如果这个体验属实且值得分享)就等同于拥有伟大的恩典:真正的蒙恩体验本身就是恩典的工作。得救体验的程度越高,蒙恩和圣洁的程度也越高。这些人谈论自己得救的体验,指望别人因此而崇拜他们。确实,他们认为自己的谈论并不是自夸,他们也不认为这是骄傲的表现,因为他们说“我知道这不是出于我,这是上帝白白的恩典,是上帝为我成就的事情,我承认这是上帝怜悯我,我没有什么可夸耀的”,但问题在于这正是法利赛人的说法。他嘴上归荣耀给上帝,感谢上帝使他和别人不一样:“上帝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路18:11)。虽然他们嘴上说他们比其他人圣洁一事需要归功于上帝的恩典,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高估自己的圣洁。于是,他们的话反而证明他们内心多么骄傲和虚荣。如果他们真受到谦卑之灵所感,他们就不会这么看重自己的宗教成就,也不会因此感到沾沾自喜。真基督徒有最了不起的体验,他们是天国中最大的,但他们让自己降卑成为小孩子的样式(太8:4)。因为他们看自己不过是恩典中的小孩子,他们的成就不过是在基督里为婴孩的,所以他们因自己的爱心之冷淡、感恩之少、对上帝认识之浅薄而感到惊讶和羞耻。摩西在山上与上帝对话下来,他的脸皮因而发光,让人不敢挨近,可是摩西却不知道自己的脸皮发光,更不以此自夸。有些人号称高级基督徒,有些人自以为高级基督徒,但那些在天上闪耀着光芒的圣徒,那些真正谦卑的圣徒根本不喜欢自称高级。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任何一个真基督徒自称高级。真圣徒往往称自己是圣徒中最小的,并且看每个人的成就和体验都比自己强。

真恩典和真属灵之光的本质就在于它们会使圣徒看自己的恩典和良善是小的,看自己的罪却是大的。恩典和属灵之光越多的人越这样看。任何人只要清醒而彻底地权衡事物本质,并且仔细思考下列事实,就必然对此加以赞同。


这样的恩典和圣洁确实应该被称为小的,因为人里面的恩典和圣洁与他应有的样子相去甚远。一个真正有恩典的人就是这样看的,因为他把眼光放在自己的责任上。尽责是他的目标,是他灵魂的挣扎、内心的追求,他用它来评估和判断自己的所为和所有。在内心有恩典,尤其是有许多恩典的人看来,自己的圣洁很少,因为它与应有的样子相比显得微不足道,离上帝的标准和自己的责任还差得很远。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圣洁还差得远,所以自然觉得它不值一提,甚至应该为此感到羞耻,自己里面根本谈不上有什么美好的可爱之处。这就像饥肠辘辘的人觉得面前的食物少得可怜,这点东西只够塞牙缝的。又像一个嫉妒父亲地位的王子,认为人们对他显然不够尊重,因为比起父亲得到的尊重,人们在他面前的礼貌实在算不得什么。


但真恩典和属灵之光的本质就在于此:它使人眼界开阔,看见自己离本应有的圣洁样式相差甚远。而且,他的恩典越多,他对此认识越清晰,他越能感受到上帝无限的荣美,基督无限尊贵的位格,基督对罪人的爱何等长阔高深。随着恩典加增,他的视野也越来越广阔,最后整个心灵都融化于其中,并且他惊讶地发现爱这位上帝,爱这位荣耀的救赎主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他爱我如此之多,我爱他却如此之少。于是,他对上帝的认识越多,他越是感到自己的恩典和爱心少得可怜,所以他会觉得别人都比自己强。因为他不理解自己的恩典怎么会这么少,所以他无法想象这样的怪事会发生在其他圣徒身上。自己真是上帝的儿女,并且真实地领受了基督说不出的爱和救赎的恩典,而自己却不能多爱上帝一些,他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他认为这种怪事只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是一个特例。因为他只能看见其他基督徒的外表,却能看见自己的内心。


读者可能会反对说:人越认识上帝就越爱上帝,那么圣徒对上帝的认识增加,怎么会反而使爱心显得少了呢?我的回答是:虽然圣徒内心的恩典和对上帝的爱与他们认识上帝的程度成比例,但他们的恩典和爱与他们认识的对象(上帝以及福音中的神圣事物)并不成比例。圣徒见到神圣的事物以后,内心所信的远超过眼睛所见的。所见的固然奇妙,但这更让他坚信那看不见的上帝。于是,圣徒内心惊讶自己是何等无知,何等缺乏爱。正如内心具有属灵认识之后,会因此更加坚信不可见的上帝,它也更加坚信只要消除内心的乌云和阴霾,自己必能更多地认识他。这使圣徒一面因自己的属灵认识而欣喜,一面抱怨自己在属灵上何等无知、内心何等缺乏爱,并渴求更多的知识和更大的爱。


而且,哪怕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圣徒,他内心的恩典和对上帝的爱,比起他的本分来,实在少得可怜。如果考虑到下面两个因素,我们就能明白,此生可能成就的最高的爱与我们的各种责任相比,是极其贫乏、冷淡、微弱、不值一提的。这两个因素是:第一,上帝已给我们充分理由爱他;他通过他的话语和工作,尤其是他儿子的福音和借着耶稣基督为罪人所成就的事,显明了他无限的荣耀。第二,上帝已经赋予人心各种能力,让人可以看见和理解这些理由,上帝给我们这些能力就是为了爱他。如果我们考虑到这两个因素,地上最伟大圣徒的爱与之相比显得多么贫瘠啊!恩典,尤其是显著的恩典更能使人相信这点,因为恩典具有光明的本质,可以让人看见真理。所以,越有恩典的人,越能看见自己的爱本应多么热烈,并且他比别人更加清楚,自己爱的程度与上帝对我们的要求相比,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只要他把自己的爱与自己的责任相比,就能看到自己的爱是何等的渺小。


当圣徒认识到自己远远没有尽到爱上帝的责任时,他不仅看到自己的恩典是何等的微不足道,而且认识到自己的败坏是何等严重。要衡量我们里面败坏的程度,就必须首先知道我们距离自己的责任还有多远。因为我们与我们的责任之间的距离就是我们的罪:罪就是未尽之责,并且我们亏欠越多,罪越大。罪就是道德行为主体的行为与其责任不符。所以,我们需要用责任来判断罪的程度。凡是与责任不符的就是罪,不论是过多还是过少。如果人对上帝的爱达不到尽责的要求,那么内心的败坏就超过恩典,因为欠缺的恩典超过存在的恩典,而这种欠缺就是罪。所有圣徒都认为这种亏欠极其丑恶,特别是大圣徒。在他们眼里,我们爱基督这么少,我们如此不感激他牺牲的爱,这真是非常可憎的事情,是最可恨的忘恩负义。


恩典的加增还会通过另一种方式使圣徒认识自己的罪(病态、不足、扭曲)远甚于认识自己的义。它不仅会使他们相信自己的败坏远大于他们的良善(这是事实),而且会使他们最小的罪当中的病态扭曲,或程度最轻的败坏显得很大,远远超过他们最大的圣洁(这也是事实),因为得罪一位无限的上帝,哪怕是最小的罪,其可憎和病态的程度也是无限的,然而一个有限的被造物,不管圣洁的程度有多高,总是有限的,所以,被造物的美全部加起来,与最小的罪相比也是微不足道的。每种罪的病态和可憎程度都是无限的,这一点很明显,因为罪的邪恶可憎在于它背信弃义:它破坏了被造物的责任,或者说我们的所是和所为违反了本该有的样式。所以,我们没有尽到的责任越大,我们的罪就越邪恶可憎。显然,我们敬爱任何存在者的责任与他值得我们敬爱的程度成比例,所以,一个比较可爱的东西,我们爱它的责任当然应该超过我们爱一个不太可爱的东西。而如果某一位无限可爱、无限值得我们爱,那么我们爱他的责任当然是无限的,所以,只要我们的爱没有尽到这样的程度(无限的爱),那我们的罪(邪恶、病态、一文不值)就是无限的。而另一方面,我们自身的圣洁以及我们对上帝的爱里面并没有这样一种无限的价值。


上帝和被造物之间的距离越远,被造物悖逆上帝就越可憎:上帝的伟大和我们的渺小都使我们罪加一等。被造物对上帝的尊重是没有价值的,因为被造物本身是无限渺小的。所以,上帝和被造物之间的差距越大,被造物对上帝的尊重也越不值得上帝关注。美善者的美善增加了低劣者尊重美善者的责任,进而使低劣者对美善者缺乏尊重显得更加可憎。低劣者的低劣程度使他对美善者的尊重变得没有价值,因为他越低劣,他越不值得美善者注意。


他越低劣,他能够贡献的价值越少,因为他最多也只能奉献他自己。所以,他越渺小越没有价值,他的尊重也就越没有价值。一个人越具有真恩典和属灵之光,就越明白这个道理;越清楚自己因为犯罪多么畸形,就越小看自己的恩典和体验,因为这些恩典和体验与自己的罪相比实在不值一提。人里面的良善与罪恶相比,如同沧海一粟,因为有限与无限相比等于零。一个人越具有属灵之光,他越明白这些道理,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因此,综上所述,真恩典的本质体现在:一个人拥有真恩典越多,他越小看自己的良善和圣洁,越重视他的畸形和病态。他不仅重视从前的畸形和病态,而且重视目前的畸形和病态。他更加清楚地看到内心的罪,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最热烈忠诚的情感和最美好体验当中那些恶劣的缺陷。


然而,我认识很多人的热烈宗教情感和所谓的伟大认识,其本质却是试图掩盖他们内心的败坏,让他们觉得好像自己的罪已经消失,让他们觉得不需要对付内心尚存的邪恶,虽然他们能勇敢承认以往的不足。这无疑证明他们所谓的认识是出于黑暗,而非出于光明。因为黑暗掩盖人的污秽和畸形,但照进人心的光能显出种种败坏,在最隐秘的角落搜出隐藏最深的罪,让它大白于天下。上帝圣洁荣耀之光更是如此,它能穿透一切,鉴察所有。


确实,真正救赎性的认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掩盖败坏,因为它遏制人犯罪的积极欲望,诸如恶毒、嫉妒、贪婪、淫荡、闲话,等等,但它能显露那些隐藏的罪和那些亏欠的罪,就是缺乏爱、谦卑和感恩。这些亏欠在最有恩典的人眼中显得最为可恨,最为沉重,因此,这些圣徒为自己的贫瘠、骄傲、缺乏感恩而哀哭。一旦败坏的罪性蠢蠢欲动,混入恩典当中,恩典之光就会立刻辨认出它们,让它们显得特别丑恶。圣徒越杰出,他们心中来自天上的属灵亮光越多,这些败坏在他们自己眼中就越丑恶,就像天上的圣徒和天使看地上的圣徒一样,哪怕是地上最大的圣徒。让我们设想:即便地上最大的圣徒,若不是因为基督的义覆庇他们,在天使眼中,在基督无限荣光的照耀下,他们的病态畸形怎么可能隐藏得住?让我们设想:天上的圣徒真真切切地看见上帝的荣耀,并没有帕子遮挡;而在他们眼里我们的崇拜和赞美怎么可能是热烈的?让我们设想:他们清楚地看见基督,他们完全认识基督就和基督完全认识他们一样,他们看见他死而复活的荣耀以及他奇妙的爱,完全没有任何阴霾遮挡。而在他们眼里,我们对基督替罪人而死的感恩怎么可能是崇高的?他们会如何看待地上的蠕虫对他们亲眼所见的无限威严的上帝表示内心最深的崇敬和谦卑?他们难道会觉得这些情感伟大吗?配称为崇敬和谦卑吗?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情感距离他们面前这位伟大而圣洁的上帝遥不可及,地上圣徒最高的成就也是微不足道的,因为他们住在上帝的荣耀里,他们看见上帝是谁。在这点上,地上和天上的圣徒是一致的:他们拥有恩典越多,越觉得自己的成就不值一提。


我希望人们不要误解我的意思,以为地上圣徒恩典在心里运行最明显时,却对自己各方面做出最恶劣的评价。从很多方面看,事实正好相反。圣徒会发现:当恩典积极运行时,自己败坏的程度较低;而当恩典运行低迷时,自己败坏程度较高。他们把自己不同时期的表现加以对比就知道,当恩典积极运行的时候,自己的状况比从前好(虽然自己从前并不像现在这样看见这么多败坏),而当自己心态变差的时候,他们会知道自己正在走下坡,从而得知自己里面遗留的大败坏,并且合理地认识自己更深的罪,感到内疚,感到自己被律法定罪,这种罪恶感比恩典积极运行的时候强烈得多。但我们前面的论证也是真实的:上帝儿女内心的真恩典运行得越明显,他们越体会到自己的罪性,越对自己的病态具有属灵的认识,越明显而迅速地感受到自己目前的邪恶,越把自己摆在众人当中最末的位置。于是,正如基督所言,天国里最大的、基督教会中地位最高的,就是自己谦卑如同小孩子的人(太18:4)。


(本文选自《宗教情感》,杨基译,三联书店出版,标题系编者加。)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