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丽莎蔻 2017-08-10 09:30 发布 | 1040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为什么说圣经一点错误都没有?

为什么说圣经一点错误都没有?

 2017-08-04 微读圣经 

 


导读

许多读者,包括一部分基督徒在内,对「圣经无误」持一种调和的看法,即认为圣经中包含一些不影响救恩的错误。这是「凡事无绝对」的时代向「圣经无误」发出的挑战。今天的基督徒如何应对这个挑战呢?有三个相关的问题,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圣经的权威。


在这个时代,人们喜欢说「凡事无绝对」。这样的观念,影响了社会和文化的方方面面,包括人们对圣经的看法。


具体说来,许多读者,包括一部分基督徒在内,对「圣经无误」持一种调和的看法,即相信圣经在核心要点上,在叙述基督的救赎工作上是正确的;但是他们也相信圣经中包含着一些错误,尽管这些错误不影响我们接受救恩。


在这样的时代,相信「圣经一点错误都没有」似乎不太容易。今天的基督徒,如何理解圣经的无误性?如何应对时代向圣经权威发出的挑战呢?有三个和「圣经无误」有关的问题,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观点:


1

圣经的抄本可靠吗?


确切地说,「圣经无误」仅仅是对圣经原稿或「手稿」而言,而原稿已不复存在。我们今天所读的圣经,都是不同的抄本。这些抄本是否可靠呢?


不可否认,圣经的抄写员在确保经文准确性上,做了大量忠心的工作。例如,旧约圣经有一群重要的抄写员——马所拉学者。所谓「马所拉」,是一套复杂的记号系统,如元音系统、重音符号系统、注释系统,用来确保圣经抄写的准确性。


希伯来文「抄写员」的意思是「数点者」,而马所拉学者真的数点经文中各项东西。他们晓得《妥拉》(旧约头五卷书)含有400945个字母!他们知道《妥拉》中哪个词位于中间,就是利未记10章16节的「寻找」。若按字母计算,中间的字母则在利未记11章42节「肚子」这个词内。我们或许认为这等知识流于鸡毛蒜皮,但马所拉学者晓得,这些资料对于谨慎保存神的话语十分要紧。


1947年,一个牧童偶然在一个洞穴发现第一批死海古卷。考古学者接着探索邻近的洞穴,发现更多的古卷。这些古卷可追溯至公元前100至200年。旧约每卷书(除以斯帖记外)都有部分载录于这些古卷内。在很大程度上,死海古卷帮助我们确定了马所拉文本的可靠性。


新约圣经同样存在大量可靠的抄本。大部分古典文献,只能找到写成一千年后的抄本。但新约圣经则不然,有几份蒲草纸抄本,是在原作出现之后一百年内抄下的。至1989年,新约的抄本,部分的或完整的,已有五千份之多,在所有古代文献中是最多的。这些都是新约原始文本的重要见证。


虽然如此,在个别地方,原始文本的细节内容还是有争论,如:耶稣是差派了72个,还是70个工人去收割庄稼?(路10:1)马太福音的原稿有没有12章47节?不同的抄本有不同的抄录。这些问题毫不影响福音信息或任何一条教义。但我们也要承认和面对,抄写错误确实在现存圣经抄本中存在着。


 


2

圣经是如何写成的?


从教会初期起,基督徒就相信圣经(先是旧约,之后是新约)是上帝所默示的。「默示」一词的希腊原文是「上帝呼气」(提后3:16)的意思。一本「上帝呼气」所成的书,必然不同于其他书籍。


像旧约时代的犹太人一样,耶稣相信圣经的可信性不仅涉及最重要的教导,还延及最微小的细节:「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这一观点被使徒保罗重申(徒24:14,提后3:16)。还有其他经文都支持默示论,如约10:35、彼后1:21等。圣经宣称了其本身的无误性。


上帝的默示,是「逐字」「全面」的。这一理解,是由2世纪高卢(现在的法国)里昂主教爱任纽(Irenaeus)在其著作《驳异端》中提出的。4世纪北非希坡主教奥古斯丁(Augustine)表达了同样的信念,即默示意味着圣灵的口述。早期的基督教学者相信,默示渗透于圣经中的每一个字。上帝是真理的上帝,因此上帝逐字默示的圣经,与上帝本身一样值得信赖。


巴刻(J.I.Packer)提出,对默示论的理解,有4点需要注意:


 默示并非指机械式的听写,或无意识的写作。神的工作不会削弱,而只会提升作者写作时的自由、灵活和创造力。

 在默示中,上帝并没有消灭其代言人的个性、风格、观点和文化背景,但这不意味着作者在写作时会歪曲真理。

 默示只涉及最初的原典,和流传过程中抄本的讹误毫无关联。

 圣经本身是伟大的文学作品,但它的默示性来自于神圣启示,不可等同于其他文学作品的「灵感」。


总而言之,圣经的默示性,是支持「圣经无误」最重要的理由。


 


3

如何看待所谓「错误」?


对无误性问题的争论,最终可以归结为一种选择:是将所谓「错误」视为「留待将来回答的问题」,还是确认为「已证实的错误」?这一决定,反映了一个人对圣经和解经方法所持的态度。


例如,有人曾说时间顺序上的不同构成了错误:耶稣受试探的先后顺序,在马太福音4:1-11和路加福音4:1-13就不一样。但是,早在2世纪,一位名叫帕皮亚(Papias)的基督教作家就已提出:福音书作者的写作目的,并非「按顺序」记录耶稣生活中的事件。这就暗示说,与耶稣同时代的人,对此写作方法一点也不会感到惊奇,或认为有何不妥。


还有,圣经中一些经常引起问题的数字,如果在传统的基础上理解,问题就变得一目了然。因为当时的人们在计数时,有使用大约或模糊数据的习惯。比如,以色列人在埃及受奴役的时间,被预言约为400年(创15:13),但在另一处被更为精确地报告为430年(出12:40-41)。这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也不是什么问题。


总而言之,某些难题依然存在,然而随着新的考古、文本或科学数据被发现,许多50年前甚至20年前令人望而生畏的问题,已得到了解决。没有哪种理论,无论是神学的或是科学的,可以完全避免问题的出现。但正如利物浦福音派主教J.C.莱尔所说:「困扰其他理论的难题,要比困扰我们(逐字默示论)的难题多十倍。」



毋庸置疑,历世历代耶稣基督的教会一直坚信默示观。而对绝大多数基督徒来讲,默示本身包含了圣经的无误性,因为上帝本身正是圣经权威的终极来源。


针对在圣经无误性上出现的妥协,警告的钟声已经在19世纪上空响起。主教波尔(Pole)说:「一旦容许蠕虫咬蚀根部,那么看到枝、叶、果一点点地相继腐烂,必定是不足为奇的了。」


本文资料来源

比尔·阿诺德、布赖恩·拜尔等:《圣经透析》(李爱明译),汉语圣经协会,2006年,P7-9,377-378

菲利普.W.康福特编:《圣经的来源》(李洪昌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P17-19,29-40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