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2017-06-12 16:51 发布 | 7565个查看 / 1个回复

深度思考基督徒如何看待危险地区的宣教?
基督徒如何看待危险地区的宣教

原创 2017-06-11 发光的尘土 今日宣教
                  

【编者按】:6月10日,经国内某主流媒体报导,我们悲痛地获悉,前几日在巴基斯坦被绑架的两位年轻中国语言教师已经殉道。该主流媒体以小报性口吻来作为标题:中国人被IS杀害真相:韩国人忽悠中国90后传教。大概传达的意思是两位90后傻乎乎被韩国人忽悠去危险地区去传教,造成了对当地人的“宗教骚扰”,因而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从文章后面的评论来看,的确将不少网民的愤怒从对恐怖主义分子—ISIS身上转移开,成功地将这口锅甩到了近期舆论针对的焦点——韩国人上。而两位被杀害的基督徒也就成为了无知、活该和咎由自取。对于基督徒而言,究竟该如何看待赴危险地区宣教一事呢?今天的文章,是一篇由十年前韩国宣教士在阿富汗被杀事件,而引发的关于宣教方面的解读,供大家思考和借鉴。
 

   2007年7月,韩国泉水教会二十三位基督徒去阿富汗短宣,不幸被阿富汗塔利班武装人员扣为人质,其中两名人质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这个事件当时震惊世界,成为当时全世界一段时间关注的焦点。通过韩国政府和国际社会付出巨大的政治妥协后,剩余的人质被释放后,人质被释放后很多的国家禁止自己的公民再到阿富汗旅行,甚至很多的外国务工人员也离开阿富汗。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教会一次例行的宣教活动,因此这一事件也引起了针对教会的宣教的批评和争论。不信上帝的国家认为这种事情发生不仅给自己的国家制造外交的麻烦,使自己的国家利益受损,而且是对个人生命及不负责的行为。众多的舆论指责人质所属教会不应该派宣教士到危险地去宣教。这一事件对基督教教会的冲击也很大,在基督教教会内部也有不同的意见,一些基督徒认为这种危险的国家不易派宣教士前往宣教,理由是生命是宝贵的,到危险地,用宝贵的生命冒险传福音是不明智之举。如果教会对这些地方有传福音负担,可以在后方为这些地域祷告,等这些地方没有危险了再派宣教士进入;有些基督徒则坚定地认为教会应该继续往危险地区去宣教,因为基督的教会不能因任何理由停止宣教。那么教会到底要不要派宣教士到危险国家宣教?虽然到危险国家宣教会有很多的危险,甚至一些宣教士会失去宝贵的生命,但笔者在查考圣经明确的教导和基督教宣教历史大量事实的基础上,认为教会应该坚持往危险国家去宣教。笔者愿意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教会应支持往危险国家及地区去宣教。

一、这是神的命令——大使命
(一)往普天下去,包括危险地域        
主耶稣在颁布大使命时,并没有指出危险的国家不能去,只说你们要去——“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28:19)。主耶稣在颁布大使命时不仅没有说危险的国家不能去,相反主耶稣在派门徒传福音时说:“你们去吧。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路10:3)”当主耶稣的门徒领受主的大使命后开始四处传福音。这些初期教会使徒们心中都有一个伟大的“心志”,那就是“去!”“去!” 保罗去、彼得去、约翰去、多马去,到北非、到阿拉伯、到欧洲、到印度、到小亚细亚。不管在旷野、在树林,这些人都只知道去,而没问去哪儿,也没有问那儿有没有危险?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是不是保证能回来?因为“去”是主耶稣的教导,他们只要能够去,他们就心满意足了,他们传福音从未考虑过危险不危险,甚至摆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初期基督的福音就是这样被传开了。

在大使命颁布并教会建立以后,世界多数的地方对传福音的人来说都充满的危险。在宣教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福音在传往危险地后,这些危险的地方会因为接受福音而进入文明。例如公元四——六世纪福音把野蛮的欧洲转化为文明的欧洲。1620年当五月花号载着102名清教徒来到美洲,使这片蛮族和危险的地域变成了文明的国度。正是有无数的基督徒冒着生命的危险到危险地宣教,才使很多的地域变成了不危险的地域。

当今的世界,有很多的国家及地区仍然不准宣教士进入宣教,我们称这些逼迫福音的国家或地区为宣教危险地区。1989年Luis Bush提出的宣教之窗(又叫10/40之窗,从赤道以北10至40度,又从西非至日本,四条线构成的长方形窗子)内有六十二个国家,人口占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二,这些国家因信奉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或无神论,大多排斥基督教在其领域的传播和生存,都是传福音的危险地,它们需要也在等待宣教士去播撒福音的种子。 只有宣教士把福音带到这些地域,这些地域才会由咒诅变成祝福。

“华传”主席郑果牧师认为,宣教是神的大使命,教会如果不遵行这福音的使命,教会就是死的;教会若只遵行一半,教会就是半生半死的教会。教会应当极其重视福音的使命,否则就会失去存在的意义。

(二)不仅如此,危险地的灵魂也需要救恩
在主的大使命中主说要使万民做主的门徒,“……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28:19)。万民当然包括所危险地域的民族。这些地的灵魂需要救恩,主耶稣也愿意救他们,“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 (提前2:4),如果这些人的罪自己扛,只有死亡。在徒4:12节“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危险地的灵魂与普天下的灵魂一样在主耶稣的眼中看为宝贵,这些灵魂如果没有救恩就会永远沉沦。很多的宣教士因基督的爱,甘愿舍弃生命去危险地传福音。《穿越荣耀之门》一书中宣教士纳特·赛因特在使自己失去生命奥卡行动前留下字句,在他解释为什么他们要进行这次冒险行动写到:
“当我们欢庆圣诞的时候,愿我们这些信主的人,能听见那些被定罪的可怜人,在没有基督、没有希望的夜晚里乱撞时的哭号;愿我们能像主那样心生怜悯;愿我们能为自己没能从黑暗中拯救出这些人流下悔恨的眼泪;愿我们穿越伯利恒的美景,看见各各他的哀痛;愿上帝就迷失的灵魂和我们应有的责任给我们新的启示……”

纳特·赛因特及他的四位同伴正因为看到灵魂的需要,才甘愿到危险的亚马逊丛林宣教。是的,没有一个灵魂不需拯救。彼后3:9说“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主耶稣不愿忽略一百只羊中的任何一只。我们既是主的门徒,我们也不能忽略世界每个角落的灵魂。然而现实是不仅危险国家地域缺少宣教士,就是相对和平的国家也缺少宣教士。宣教士论到印度的福音状况:在这里不是福音不可传、不能传,而是被人忽略了。赖·利百加医生看到印度已经是一扇扇打开的门,等待有人把福音传给他们。印度是表明神慈爱和期待的地方,印度期待更多的宣教士。同样危险国家也需要更多的宣教士,因为这里的灵魂也需要救恩。

(三)人不能抗拒圣灵的工作,宣教是神的带领
神爱危险地的灵魂,神要呼召工人去传福音给他们,当神呼召人的时候,人不能抗拒圣灵的工作,宣教是神的带领。例如在奥卡行动前,宣教士吉姆的妻子提醒前往与奥卡人直接接触的危险性,吉姆知道他传福音是神的呼召,所以平静地回答:“假如那是上帝希望的结果,我愿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奥卡人的新生。” 宣教士顺服圣灵的带领,甘愿为主殉道。初期教会的使徒们也一样。腓力受圣灵的催促贴近埃提阿伯太监,圣灵一路引导腓力传讲福音给埃提阿伯太监并为他施洗。在使徒行传十六章中,当保罗到了每西亚的边界,要往庇推尼去传福音,保罗明确感觉到圣灵的阻止,保罗就越过每西亚,下到特罗亚去。在夜间有异象显现与保罗,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保罗既看见这异象,随往马其顿去,因为神引导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使徒保罗说:“ 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林前9:16)。”可见保罗传福音不仅充满了使命感,而且他传福音的动力来自神的大能。

主耶稣在升天时对门徒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主的门徒领受了这种能力,开始四处传福音。历史历代的的基督徒也领受了圣灵的能力并在圣灵感动和带领下,把福音传遍了整个世界。

宣教需要需要圣灵的带领,只有被圣灵充满和带领,宣教士才能够进行宣教,因为宣教充满了危险和挑战。

二、宣教本身就意味着危险              
(一)主耶稣基督在逼迫中传道
在约翰福音开头就指出“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主耶稣就是这真光,当主耶稣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并不接受他。主耶稣的传道工作包括教导门徒、医治病人、赶鬼、传讲福音。主耶稣基督在传道过程中常常受到文士、祭祀、法利赛人的迫害。主耶稣接纳税吏和罪人,法利赛人批评祂(太九11);主耶稣在安息日医治了病人,法利赛人就商议要除灭祂(太十二10-14);当主耶稣赶出人身上的鬼时,文士诬陷他是靠鬼王赶鬼(可3:20-24);当主耶稣洁净圣殿时,耶路撒冷的宗教领袖就质问耶稣的权柄当主耶稣宣告没有亚伯拉罕之前就有了我时,犹太人拿石头要打他。耶稣却躲藏,从殿里出去了(约8:58-59);当主耶稣在会堂教导“当以利亚的时候,……以利亚……只奉差往西顿的撒勒法一个寡妇那里去。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痳疯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路四25-27) 。”因为寡妇是顶可怜的,外邦人是犹太人所看不起的。主一说这话,会堂里的人就怒气填胸,起来撵祂出城,并且想把祂从山崖推下去。……可以说主的一生都是受逼迫,不仅犹太教的宗教人士逼迫他,甚至最后他被最亲近的门徒出卖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正如以赛亚先知预言的一样“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3-8)。”主耶稣教导门徒学生不能高过先生,仆人不能高过主人。既然主耶稣自己都受到攻击和逼迫。作为他的门徒必然也会受到逼迫。

(二)历代宣教士在危险中传道的榜样
正如主耶稣所说:“你们去吧。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路10:3)”历代使徒及宣教士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充满了危险。历代使徒及宣教士知道宣教要遇到的危险,但为了福音的缘故,他们甘愿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这样在危险中传道的榜样比比皆是。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写到:“ 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林后11:23—林后11:27)”不仅如此,使徒保罗和其他使徒为了福音的传播先后殉道。使徒们这种精神激励着历世历代的宣教士们前仆后继为主摆上。

从十九世纪初开始的中国宣教,也不乏这样的宣教榜样。《直奔金牌》的作者真切地描述了在中国传福音的危险“这是一个危机重重且混乱不堪的国家,宣教士为人们的身体和灵魂所做的每一点工作,都是在水灾、饥荒、劫匪横行、政治腐败、战乱四起的状态下完成的。中文“危机”这个词包含了 “危险”和“机会”这两个词的特性,正因为此,无数宣教士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把福音带到罗伯特和埃里克的出生之地。”宣教士对于危险早有准备,那就是时刻准备为主牺牲。宣教士富能仁的话语今天仍然激励着我们:“主用他的血把我们买来,我想要在每个地方看到的是那为主牺牲的精神——亟需证明的不是我们要得到的,而是我们要付出的……”宣教士戴德生亦说:“我们为神所摆上的若完全谈不上冒险,我们也就不需要信心了。”正是这种基督信仰的宣教精神的激励下,在中国出现了无数感人的宣教事迹。例如马礼逊为了传福音冒着危险学习中文;戴德生初到中国,人生地不熟,历经苦难和危险,他在中国失去了数位亲人(妻子及两个女儿);庚子事件中成百上千的宣教士为主殉道(有襁褓中婴孩,有的全家被杀)。就是到了二十世纪中国仍然充满了危险;埃里克来中国宣教病死在潍坊集中营。伯格里的冒着危险到苗寨传福音,他的坟墓就在云南保山;富能仁为了向傈僳族传福音,病死在大山深处……。

(三)教会在历代殉道士的血中建立
殉道士的血是教会的种子,波德(F.Lplotter)在其著作《历代的殉道者》中说道:自司提反殉道以后(徒7),单在耶路撒冷就有2000个基督徒为主殉道。腓力入监后被绞死;马太在埃赛比亚殉道,约瑟夫说:长老雅各布(主的弟兄)96岁时从高处被推下,被石头打,后被人用棒打至死,取代犹大的马提亚先被丢石头,后被钉死;安得烈在亚细亚传道,被钉死;马可在埃及及亚历山大传道,被拖曳至死;彼得在罗马被倒钉十字架;保罗在罗马殉道(砍头),犹大在耶路撒冷被钉十字架;巴多罗买先鞭打后被钉死;多马传道至印度被人用矛刺死;路加在雅典被绞死在橄榄树上;西门在英国被绞死。十二使徒唯有约翰是自然老死的,提摩太后成为以弗所的主教殉道而死;巴拿巴被犹太人所杀;还有教父依格拉丢,西米安,克利门,尤斯丁,波里甲等都是殉道者。巴戴维(DavidBarrett)的研究说,自主耶稣以后,至今已约有四千万个殉道者,每年约有16万人,不包括那些被关,被赶出家门,夺去社会公民地位的人士。巴戴维说,殉道者的数目只会增加不会减少,他估计到了2020年,每年殉道的人数可以高达30万。

历史表明教会不是在逼迫中灭亡,相反殉道士血成为了教会的种子,不论是在欧洲、非洲、亚洲、美洲哪里有殉道士的牺牲那里就有教会被建立。例如:1938年积劳成疾的富能仁得了恶性脑疾炎,在保山无药可治为主殉道,年仅五十二岁。富能仁来华十二年后才建立第一个傈僳族教会。但当内地会同工1950年撤离时,有八百傈僳基督徒高唱“哈利路亚”为宣教士送行。 不仅富能仁一人,历世历代殉道士的死印证了主耶稣的话“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这许多的教会就是一个个殉道士用鲜血浇灌建立起来的。

、宣教士的死不意味着失败
(一)宣教士的死激励着更多宣教士前往
宣教士的殉道故事总能激励更多的人。斯蒂夫·赛因特说:
“四十年来,……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千人告诉过我,1956年在亚马逊河源头五名传教士被杀害的那次事件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很多人决心通过服务他人将一生献给上帝,这事件成为很多人向善的强大动力,这些人的数量比奥卡人(即瓦达尼人)整个部落的人还多很多倍。”
一位中国的弟兄再一次来到韩国泉水教会观摩后写到:
“我似乎体会到“泉水教会”所带出来的信仰意义和宣教精神已不再是属于泉水教会了,它是属于全世界基督徒的,那几十位经历阿富汗事件的宣教士绝不是当今基督徒受苦的高度体现,但是他们所带出来的宣教信号无疑是强烈而深远的。同时我也明白通过阿富汗人质事件,上帝绝不是仅仅为了要让我们去纪念他们的事迹,他更是希望我们去“经历”这样的事迹。如果纪念不是为了付出,那纪念的价值只不过是多流几次眼泪而已。”

是的,当人们再次回顾人质事件背后的深层意义,这里有一种基督教根深蒂固宣教精神,这种牺牲精神不会把主的教会吓垮,相反这种精神就像历世历代基督徒殉道士所具有的精神一样同样会激励我们更多的人更勇敢地去危险地传扬福音。

(二)宣教士的死感动危险地域的人
耶稣对钉他的人说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他们何曾想到主耶稣的死是为了他们的罪。当彼得和十一个使徒对这群人说明耶稣救赎的真相,他们就觉得扎心问彼得该怎样行才能得救(徒2:37)。人逼迫基督徒是因为他们不认识福音的真相,当人真正认识到福音的真相,很多人就会后悔并被主耶稣的爱打动和吸引,愿意信靠主。

同样历史历代宣教士的死,同样会感动那些曾经逼迫他们的人群相信耶稣。读《奥卡人的新生》我们了解到当杀害宣教士的瓦达尼人在了解宣教士的真相后。许多瓦达尼人受感动信靠耶稣,他们接受并深信上帝并愿意一直走到底。曾经是杀害宣教士凶手之一的族人明卡耶说:“如果我们沿着自己的路走,走到头,我们在哪儿?但是沿着上帝的路走,走到头,我们就来到天国。他为我们造了一个地方,我们都能在那儿快乐、和睦地居住。” 宣教士的死象一粒麦子死了,即使在最坚硬的土地上也会结出许多的籽粒来。

危险地域的人被殉道士感动是因为知道殉道士是来帮助他们。今天很多的地方宣教士不能进入宣教工厂(例如10/40之窗),但有慈善事业可以进入这些地区,这样宣教士可以利用其它的管道进行培训,比较受欢迎的帮助当地人教学、医疗、工程及商业,宣教士可以先服务未得之民,使他们受感动,同样可以传福音给这些地域的人们。

(三)宣教士的死震动撒旦的权势
圣经告诉我们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一5:19),那恶者就是魔鬼撒旦。魔鬼撒旦原是天上的天使长,因为骄傲它要升到高云之上,要与至上者同等,被神砍倒在地上。(赛14:14)。 他不仅自己堕落,而且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启12:4)。当撒旦初到地上,它无权无份,狡猾的撒旦利用人的贪心,附在蛇的身上引诱人类走向犯罪。当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犯罪后,撒旦从地上升到天空中成为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成为这罪恶世界的统治者,即统治罪人的世界。犯罪后人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弗2:2)。撒旦得了国之后,整个的人类就卧在它手下,这个国是败坏的国,其中充满了虚空、罪恶和死亡。但是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胜过撒旦的权势,败坏了撒旦的国度。不仅如此信主的人也与耶稣的得胜有份,正如圣经所说“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西1:13)”。因此每当宣教士传福音拯救一个灵魂,就把这人带入神的国度,这个国与撒旦无份,其中充满了真理、荣耀和永生。宣教士的死可以震动撒旦的权势,很多的宣教士虽然死了,但他们好像一粒麦子一样落在地里,却能结出许多的籽粒来。因着宣教士的舍己,世界上很多的人归信基督,脱离撒旦掌权的罪恶国度,进入神荣耀的国度。每一个宣教士的死都会给撒旦的国度带来瓦解。虽然魔鬼撒旦千方百计阻挡福音的传播,甚至威胁和伤害传福音者的肉体生命,但当宣教士不怕死亡的时候,魔鬼撒旦的计划就全然失效。撒旦怕这些不惧死亡的宣教士,这些宣教士的死震动撒旦的权势。

四、反驳一些“到危险国家传福音是不明智之举”的观点
一些人认为生命是宝贵的,到危险地,用宝贵的生命去,冒险传福音是不明智之举;也有人认为到危险地传福音会给国家外交带来麻烦(例如阿富汗绑架基督徒人质事件)。

首先基督徒知道比今生生命更宝贵的是永恒的生命,当一个人不信耶稣就会失去这永恒的生命。基督徒知道自己生命虽然宝贵,但更多人永恒的生命更为宝贵。基督徒为了灵魂的需要摆上今世的生命可以积蓄财宝在天上。《穿越荣耀之门》本书中宣教士吉姆·艾略特大学时写下的话:“明智人会用自己无法保留的换来自己无法失去的。”主耶稣也教导我们:“ 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4)。”基督徒虽然失去今生的生命,但那永恒的生命会为我们存留。

其次,国家的外交最终目的是为了国家和平的原因,耶稣基督是和平之君。基督信仰能在战争的地方播撒下爱的种子,在仇恨的地方播撒下爱的种子,在野蛮的地方播下撒文明的种子,在杀戮的地方播撒下生命的种子。宣教士是天国的外交使团,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使听到福音的国家得到上帝的祝福,这是地上国家外交达不到的高度。

再者,任何的外交都是为人服务的,而能给人带来真正福祉的只有信靠主耶稣,国家的外交为福音的缘故摆上是蒙神祝福和使用的。所以到危险国家传福音是不明智之举的观点是自私的,持这样观点的人不了解福音的普世价值。

今天,全球约有一万两千个群体尚未听闻福音。其中很多是危险的地区。有的地方是战争带来的危险,有的地方是信仰的冲突和政治因素带来的逼迫,例如回教国家和无神论国家(北朝鲜)。这些国家的灵魂正涌向地狱的门口。一位宣教士形容他在回教国家宣教的情形,他说他仿佛站在地狱的门口,张开自己的双臂努力阻挡奔向死亡的人们,每使一个人相信福音,就救得一个主看为宝贵的灵魂。当人问他是否惧怕危险,他引用主耶稣的教导“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路9:24)。”

是的,历世历代的宣教工作无不充满了挑战和危险,为的是拯救那些将要失丧的灵魂。宣教士带着从神来的使命和基督的爱,勇敢地奔向最危险的地方传讲福音。他们冒着失去自己生命的危险,在战争的地方播撒下爱的种子,在仇恨的地方播撒下爱的种子,在野蛮的地方播下撒文明的种子,在杀戮的地方播撒下生命的种子,在绝望的地方播撒下希望的种子,在死亡的地方播撒下永生的种子。宣教士所到之处,就会成为神祝福这片土地的起点,他们很多人死在宣教的禾场上,他们就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会结出许多的籽粒来。不仅教会在殉道士的血浇奠,而且这些宣教士的见证成为历史历代基督徒的榜样。危险的地方往往是不信基督福音的地方,这些地方反而更需要福音来翻转,需要更多的人为主摆上,勇敢地到这些危险的地方传讲基督的福音,拯救一个个宝贵的灵魂。
 

参考书目:
1.斯蒂夫·赛因特。《奥卡人的新生》。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7。
2.伊丽莎白·艾略特。《穿越荣耀之门》。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7 。
3.郑果。《差传真理与实践》。香港:华人福音普传会出版社,2000 。
4.大卫·麦卡斯蓝。《直奔金牌》。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8。
5.唐崇荣。《布道神学》。福音证主协会出版社,1996。
6.戴绍曾等。《唯独基督》香港:宣道出版社,2005。 
7.Eilcen Crossman著。冉超智译。《山雨》。香港:宣道出版社,1997。
8.《教会》杂志
 


相关回复

风中的蒲公英2017-06-12 17:56 https://www.fuyin.tv/html/977/35793.html
今天听的唐牧师的讲道(约翰福音169讲),正是这个主题。

“福音的门从来不是外面锁的,是里面锁的。福音的门不是外邦人锁的,是基督徒害怕自己锁的。”

“真正伟大不怕的人,就是那些认识基督、愿意为他殉道的人”。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