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2018-07-06 08:37 发布 | 267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与极端灵恩派相关的6个见证
辨别圣灵与邪灵
作者:吴恩溥牧师。香港几十年的著名牧师。
  http://cclw.net/book/bbslyxl/   
 
节选:      她对我说:过去没有什么。不久前,有一位亲戚到她这里来,这亲戚在祈祷中会说另一种不平常的言语,据她说那是圣灵充满的自然表现;每一位信徒都需要圣灵充满,都需要这一种特殊的经验。她亲戚帮助她得到这种经验。自此以后,在祈祷中,她也会说那一种不平常的言语了。
  究竟是不是圣灵充满?她也不懂,她也为这事十分困扰。

  我直截问她:直到现在,你觉得这种经历,对你的灵性有没有实际的帮助?

  她考虑后答复我说:“没有”。

  圣经明明告诉我们,“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处”(林前十二7)。既然没有叫人得到益处,那么这灵明显不是从圣灵来的。

  我再问她:既然这灵对你没有益处,有它、没它,对你没有影响,是不是?

  她点点头。

  现在问题来到最重要的关头。我再进一步问她:当这灵藉着你活动时,你能不能控制自己?(意思是说:你能不能完全自动地拒绝它或接纳它)

  她答:她可以控制、可以拒绝它,不让它活动。

  问题到这里已经急转直下。

  我对她说:“姊妹,你的问题十分简单。我们不必追究这灵是什么灵?从哪里来?既然它对你没有益处,你也能够拒绝它,不让它藉着你活动。你现在就拒绝它,不让它再继续打搅你好了。”

  “我不必帮助你祈祷,你自己解决好了。你回去,你祈祷,求主吩咐这灵离开你,不准它再来打搅你。倘若以后这灵要来侵扰你,你就靠主的宝血,奉主的圣名,驱逐它出去,不准它再来。”

  “倘若有什么难处,你再来告诉我。”

  她点着头,答应我。

  当他们两人离开时,带着平安的心,与刚才来时那忧郁沉闷的表情,真是完全两样。

  这姊妹胜过了那灵,不久他们结婚了。结婚时还特别邀我作他们的证婚人。

  他们结婚数载,照我所知,他们正过着一个十分愉快平安的家庭生活。

  倘若她没有智慧的心,让那灵继续缠绕她,渐渐地控制她,她的结局将怎样呢?实在太可怕了!

   《与极端灵恩派的警戒》:   一。圣经说:“撒但也会把自己化装光明的天使。”在哥林多后书第十一章第十四、十五节说得很清楚:“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爪牙),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


  在海沧的声发出的中段时间,有一个人名叫胡慕钱,绿洲人,六十多岁,听说以前是个巫棍,听了福音后有悔改,他自称为海沧之声出来传道。他和相信海沧之声的人合作,设立所谓“圣神祈祷团”,自以为受圣灵充满能说“方言”,分裂教会。他们所说的“方言”是念了一些咕噜古怪、不成话语之声,谁都听不懂,连说的人也不知所云。有人问他们“方言”的意思是什么?他们都不能解答,他们的祈祷,一直是念哈利路亚......约有二三分钟,然后用他们自撰的祈祷文说:“我的父在天,我的父在地,我的父在我心内,叫我有做子的心。”听说他们在漳州、黄山野设立“圣神祈祷团”。。。。。

  在过往的年日中,他让我有机会认识极端灵恩派。最初是在我家中,我家信主最早为高祖父斯万公,曾祖父从光公。到我孙已经七代。我侄与先先父同年,把他儿孙计入,我家族信主已经九代。敢说全第一家。
    海沧那个声大约出现于一九二四至一九二八年,前后有五年。前半期间几乎多数引用圣经的经文来吸引听众,像上面所述说的一些事例,而后半期间凡事都用一些俚言蜚语愚弄人,例如声来时就说:“某某要叫某某去做某某的干儿子(契子)”,以后再来就说:“某某人去娶某某为老婆”,再一次声来时说:“某某人去给某某分家庭......”等等的鬼言魅语。当地也叫海沧教会牧师陈德修去为声做事情,据陈说,有一次声来喊他说:“陈德修,你去给某某人和某某人合婚。”他说,他那时听了心中就很怀疑,认为这个声不大正当,因为所说的某某人是已经有妻子了,怎能叫他去和某某人合婚呢?所以就不敢随便盲从,而对这个声也就慢慢疏远了。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六章十二节)

  又要记得主耶稣对门徒说的话:“至于这一类的鬼,若不祷告禁食,它就不出来。”(马太福音第十七章二十一节)。我们每晨都为这件事迫切祈祷,有时禁食求主恩助,这样足足有一个整月,然后靠主的能力。。。

许长老又对声喊说:“现在限你五分钟,你在五分钟内,若不答覆,我要宣布你的罪状:是鬼(邪灵),把你赶逐出境!”说完就看自己的手表,我们也都看时间,五分钟后,那个声都无动静,于是许长老自己默祷后,就很严肃的朝向着声大声说:“我现在奉主耶稣的名,命令你离开这地方,不准再来!”果真声不再来。
这不是林舒泰的声,而是鬼(邪灵)的声,刚才我已奉主耶稣的名,把鬼赶逐出去了,一定不会再来,你们不要再相信,请大家回到海沧教会,共同敬拜独一的真神天父上帝和救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们中间有人问说:“声如果再来你们要怎样?”张圣才先生接着说:“刚才许长老已经说过,他已经奉主耶稣的名,把鬼赶逐出去了,一定不会再来,请你们放心好好事奉我们的主。

    二。 我家自小过着颇严谨的宗教生活,当我十四五岁时,忽然有一姓陈的传道人,自汕头到我家传道。此君相貌不扬,说话粗俗,十足乡下人样子。他是由大姑母介绍来的。奇怪的是,他一踏上讲台,便圣经烂熟,以经解经,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颇有感力,大家十分赞赏。另有一次,站上讲台,忽然哑口无言,一句都讲不出来。据他自己解释,他读书少,出身乡下,信主不久,圣灵充满他,他就如活水江河,圣灵若不使用他,他就一无所有。


  这些事叫人看了不能不相信圣灵的工作,也不能不希奇圣灵的工作。不久,教区干事听见这事,特来巡视。主日由干事讲道,他引用马太福音第廿四章廿四节的话:“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劝勉信徒小心,不要误入迷惑。


      先母听了,心存警惕,觉得必须小心。后来再加上一件事。这位姓陈的传道人,到我们这边来,是由我们几家人接待。一次,中午时分,他到我家来,先母请他吃饭,他说是日禁食祈祷,不吃。想不到下午时,先母进入厨房,看见他在那里偷食。这事给先母很反感。先母认为请你吃,你禁食不吃,却背人偷吃,此事虽小,却看出他行事不光明,有些鬼鬼祟祟。因此更加叫她小心。
  
    三。后来悲惨的事终于发生。家三姑母毕业汕头产科学校,在市医院工作。因为她大姐拉她去聚会(这些极端灵恩派最热心拉人),所以她常常去聚会。慢慢也说方言,发他们的热心。有一日,她感到“圣灵”启示她要嫁给一个满面麻子,从乡下来的农夫——那人家境贫困,略识之无。她哭着拒绝。可是那个灵控制她,要她顺服。她这时在挣扎中,当她清醒时她拒绝这婚事,但那灵控制她时,她陷入“催眠状态”中,便无言任由摆布。家三叔父听见这事,特赶往汕头,想把她带回家乡,但那班“灵友”把她藏起来,促他们成其好事。
  家三姑是一位聪明贤淑,不苟言笑,品格端庄的女子,认识她的人都称赞她的为人和品格,想不到就这样断丧她一生的前途。据我所听,她以后性格变得暴戾,甚至虐待丈夫,前后恍若两人。她所受的精神打击太大,以致心理变态,殊令人同情。
  以后她远迁福建,抗战时交通梗阻,就此两地消息阻塞。幼时她最疼爱我,及今思之,深为茫然。

  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悲惨的事又发生。家大姑母年已四十余,养了五六个孩子,长子比我还大,他们在汕头经营工商业,家境不俗。想不到有一天“圣灵”启示她,说她婚姻错误,不合真神旨意,应重新改配,叫她嫁给同聚会的王先生。王先生早已结婚,也有儿女多人,“圣灵”也启示她抛弃妻儿,来跟家大姑重新结合。他们二人,就在“顺服圣灵的启示下”建立他们的新家庭。
  当抗战后,我到香港工作时,一次在聚会后,一位老妇人要见我。原来就是家大姑。她为人聪明,二十余年久,还记得我,但她老态龙钟,我却认不出她。后来别人告诉我,她与姓王结合后,可能自惭形秽,无颜再在旧地住下,故双双来香港。那控制他们的灵就是如此,被控制时,如入催眠状态,一切听由摆布;等达到目的后,那灵离开便恢复清醒。
  听说他们境况不好。生有一女儿,很漂亮,某富商要纳她作三姨太,她本人拒绝,但她父母却怂恿她嫁给他。以后如何,我也无暇耳问。不过那个“灵”如此,也可以想见是个什么“灵”了!
  这是我在少年时,最初接触极端灵恩派,他们所给我的印像和给我家的伤害。这个灵恩派,是由北方张巴拿巴所创立的真耶稣教会。从此以后,每逢遇见灵恩派,夸夸其谈说什么方言、行神迹、圣灵充满等等,我都心存戒备,慎思明辨。


    。  翌早当大家一同守晨更,跪下祈祷,不多久,一位叫矮婶的姐妹,忽然全身震颤,接着她指责跪在她前面的一位陈小姐:“大姑,你还不认罪悔改,贪爱世界……”这位陈小姐那时有五十多岁,她原是护士长,因为抗战,为着逃避日军的侵略,辞职回乡。想不到给这位矮婶指名斥责,吓得她全颤抖,不知如何是好。
  这位矮婶我以前认识她(因为我曾到该教会领聚会),她没有读书,四十多岁,家境穷困,是一个寡妇,她热心,但有些糊涂。我听见她声音,便站立起来,看看究竟如何。只见她全身震颤,闭着眼睛,满面青色。她声音叫人心里很不舒服,再看见她的面色,我直觉断定她受的不是圣灵。
  可是根据什么来判断呢?
  就在这时候,神的话语在我心中发光:
  “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 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现在已经在世上了。”(约翰壹书四1-3)
  我立刻问她:“姊妹,你认不认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
  “是。”她随口答复。
  这就叫我迷惘了。圣经给我们一个试验的方法,这方法看来“不灵光”,怎么办?
  正当我沉吟的时候,神的话再一次提醒了我,我知道我在问话时,漏了最重要的一句,就是“奉主耶稣的名”。邪灵怕主耶稣,它不怕我;它敢欺骗我,在我面前捣鬼;但它不敢在主耶稣面前捣鬼。
  因此我立刻再问她:
  “姊妹,我奉主耶稣的名问你,你认不认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
  她不说话。
  我正在沉吟间,在我后面的吴弟兄就冲前了一步,把手按在她头上,大声说:“我奉主耶稣的名,吩咐你出去!”
  这位姐妹应声倒下。
  半晌,她悠悠醒过来,我们问她,你究竟怎么啦?
  她说:这二日来,她祷告时,忽然觉得空中有一片黑云向她罩下来,以后发生什么事,说什么话,她都不知道。
  大家十分清楚,这是邪灵的伪冒
  我们再一次同心祈祷,斥责那邪灵,吩咐它以后不准再进入、搅扰这位姊妹。
  从此以后那姊妹平安无事。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