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2020-10-02 07:49 发布 | 3094个查看 / 1个回复

深度思考对外邦教会的警告(博爱思牧师)

全文: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54944354320730

教会的式微

保罗在这几节中告诉我们,外邦人若不靠信心站立,也必像犹太人一样被砍下来。首先我必须说,这情形已经发生在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区。许多地方的教会曾经兴旺一时,如今盛况已不复见。初代蓬勃活跃的见证已经急剧减少,甚至荡然无存了。

1.小亚细亚教会。我们从小亚细亚开始,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这是古代最早接受福音的外邦地区,主要是保罗宣教之旅产生的结果。由于保罗的劳苦工作,在特庇、以哥念、路司得、以弗所纷纷成立了教会,福音从以弗所一直传到周围各城市,例如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启示录头几章曾提到这些城市。到了公元113年,大约在保罗的事工之后六十年,庇推尼的罗马巡抚小普林尼(Pliny)向罗马皇帝图拉真(Trajan)抱怨,说新兴的信仰影响到他们旧有的敬拜模式,百姓忽视了古代的神祉,圣殿的收入江河日下。基督教最早期的伟大作家之一爱任纽(Irenaeus,大约公元130-200)即是出自示每拿。第4世纪极力护卫尼西亚正统教义的凯撒利亚巴西流(Basil of Caesaria),纳西昂的格列高利(Gregory of Nazianzus),尼撒的格列高利(Gregoryof Nyssa)都是从加帕多家(Cappadocia)来的。

但是今天小亚细亚的教会在哪里?它早期的活力已经消褪,它的福音成了道德主义。中古时代初期回教势力的入侵好像风卷残云,几乎将残余的教会扫除一空。今天土耳其几乎可以说是基督教最荒芜的宣教工场。

2.北非的教会。北非的模式几乎如出一辙。最早的护教家之一特土良(155-220)即来自北非洲海岸的迦太基。居普良(Cyprian,220-258)出生时刚好特土良逝世,他在学术上是特土良的继承者,后来做了迦太基的主教。再往东,亚历山大城有一个非洲教会的中心。它产生了许多杰出的领袖,例如革利免(Clement,150-215),俄利根(Origen,185-254)。还有在亚流主义(Arian)盛行的时代,那位极力护卫基督神性的护教家亚他那修(Athanasius,295-373),也来自亚历山大。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初代教会最伟大的神学家圣奥古斯丁(354-430)也是出生在北非的塔迦斯特(Tagastein),后来他成了非洲希波(Hippo)的主教。

在这些人的领导下,基督教在非洲蓬勃发展了好几百年之久。但后来它逐渐失去活力,在历史上衰退暗淡,终于被回教所取代。回教徒在公元638年曾占领耶路撒冷,从1071年起逐渐征服了小亚细亚大半地区。虽然十字军声势浩大,再接再厉,但征服了巴勒斯坦的最后一批十字军,还是在1291年投降,而小亚细亚的君士坦丁堡也于1453年沦陷。

3.意大利的教会。至于西北的意大利,其初代教会曾饱受罗马帝国的逼迫。君士坦丁大帝信主之后,教会终于否极泰来。君士坦丁声称,他在公元312年10月18日对抗马克森提乌斯(Maxentius)之役的前一晚,见到一个异象,他看到基督的记号(希腊文的x,中间有一个r,代表希腊文“基督”一词的前两个字母),上面有“必得胜”等字出现。他把这个记号画在他的头盔和士兵的盾甲上,然后开往战场,果然大获全胜,凯旋而归。

 教会所受的迫害终于结束,教会得到了合法的地位。君士坦丁亲自监督公元325年举行的尼西亚会议。可笑的是,昌盛给教会带来的伤害,反而远远超过逼迫所导致的伤害。那时宗教组织内部的腐败比起正逐渐衰微的帝国之腐化,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到了中古时代末期,西方教会甚至借出售赎罪券来贩卖救恩,这促使路德在1517年推出他的“九十五条”,并引发了宗教改革运动。

 如果说有哪一个教会的灯台虽然被耶稣挪去了,却仍然保留其表面的影响力和昌盛,那必然非中古时代的罗马教会莫属了。教会表面蒸蒸日上,但有智慧的旁观者都知道,那其实是一个藏污纳垢、势力庞大、完全世俗化的组织。

 加尔文必然也想到初代教会落入中古时期的腐败之过程,他在作品中提到我们正研读的这段罗马书经文:“后来整个世界的失败清楚证明,保罗确实有必要发出这一类的警告。虽然神只用很短暂的时间以他的恩典浇灌整个世界,福音却在各地欣欣向荣,可惜这种情形很快就消失,救恩的珍宝被挪走了。要解释这种突然的改变,唯一的原因就是外邦人从他们的呼召中失落了。”

4.欧洲的改革宗教会。改革宗教会在这方面很容易向罗马天主教夸口,他们极力赞扬马丁·路德和16世纪的改教家。但我们必须记住,后来改革宗教会也经历了同样的衰退。他们曾经一度在德国、瑞士、法国、荷兰享有极大的影响力,但他们很快忘记了真正的福音,内部逐渐衰弱,如今只剩下一小群人。今天即使在宗教节日,也只有不到百分之四的欧洲人参加教会聚会。(注:许多教堂成了摆骨灰盒的地方!)

5.英国和西方教会。英国以及西方教会的情形又如何呢?美国的情形呢?英国人上教会的比例只比欧洲大陆的人略高。如今英国和欧洲一样,都成了广大的宣教工场。美国人上教会的比例虽然稍高,但有谁会否认美国教会也是每下愈况呢?有谁能说今天基督教会对我们文化的价值观之影响,与十年前不相上下呢?若与美国历史初期的教会情形相比,更是不堪一提了。

某些教会的没落

发生在一个国家里的情形,也会出现在教会里。我所知道最可悲的一件事,就是个别教会的没落。

我想到一个教会,我曾在那里被按立为牧师。它以前是维护正统教义的堡垒,经过几任疏忽职守的牧师之后,它变得越来越软弱。目前他们的牧师在神学上采取新派信仰,显然当初聘牧委员会并不是因他的神学信仰而聘请他的。虽然委员们知道他偏离了圣经无误的立场和正统的教义,但他们觉得教会若要复兴,必须有一个“演说家”型的牧师。结果可想而知,教会还是欲振乏力。晚间的聚会被迫取消,从前教会对当地社区及城市的影响力已荡然无存。


相关回复

守望2020-10-02 07:51
守望;对于基督教国家,防止侵略,教会才能复兴?
回教是使用暴力传教的;基督徒是喜爱和平。
一个是狼群;一个是羊群。
怎么比?
未必是因为教会的教义不复兴。
而是国家被异教徒用刀剑占领了。
逼迫着他们改信。
一些人殉道了。
一些人改信了。
对待回教徒,用爱心感化,根本没用。
要想基督教国家不变质?
首先,要能抵挡住异教徒的侵略。
拒绝异教徒的移民。
其他的,真都是次要的。
你整个国家都被异教徒占领了,
你的教会怎么复兴?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