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 2016-09-21 18:56 发布 | 7855个查看 / 2个回复

深度思考从敬拜赞美看后现代主义对教会的影响 - 李健安

前言

今天在东、西马来西亚几乎所有的教会,崇拜仪式中必有一段称为“敬拜赞美”的时段。这时段的特点乃是近乎清一色地使用短诗;且几乎都是以“赞美”为内容的短诗。再者,这段敬拜赞美所唱的短诗与崇拜过程中的其他环节,特别与讲台的信息,是完全无关联的。在乐器方面,除了钢琴之外,也使用电子合成器、吉他、敲击乐器、鼓、铃鼓等。另外,除领唱者之外,尚有两三位伴唱者。这种普遍的崇拜聚会现象,不只是风气,更是一股潮流,冲击、席卷着教会。

这样的敬拜赞美,表面上给传统教会的崇拜注入一股活力,也似乎吸引了一些年轻人参加聚会。但背后是一股教会世俗化的洪流,正在腐蚀教会的正统,进而对教会产生长远的负面影响,使教会腐化,令人忧心忡忡。


(一)世俗化思潮

今日教会似乎呈现一股复兴现象。这现象透过敬拜方式的“更新”、聚会人数的“剧增”、“一些群众”出席与医治有关的聚会等,使教会呈现一幅热烘烘、欣欣向荣的景象。其实,追根溯源,这复兴现象背后是教会的世俗化。而这潮流背后有四股主要思潮的影响:

1)后现代主义

2)新纪元运动

3)市场消费主义

4)快餐文化现象

本文只处理后现代主义对教会之影响,其他三股思潮,将另行撰文研讨。


(二)后现代主义之定义

后现代主义是一个难以被定义的运动(叶永文等,2000:277)。但基本上,后现代主义是个反现代主义,并与科学理性分庭抗礼的运动;是个日益强调潜意识,自由浮动的象征与形象,观点的复杂多样性等的运动。从艺术的角度来说,后现代主义是个“高级”和“低级”文化(电影、爵士乐以及摇滚乐)之间的界限趋于崩溃的运动,并与当今社会中重要性日益增长的“表演专业”(expressive professions)有关(戴维·贾里,1998:519-520)。

后现代主义不信总体论,否定有所谓唯一“总体透视”及“解答方案”之概念,进而排除绝对真理的存在(Ritzer, 1997:8; Grenz, 1996:12)。后现代主义因此标榜、奉行多元化之世界观、立场(Rosenau, 1992:8)。在多元主义催化之下,后现代主义鼓励“百花齐放,百鸟齐鸣”。后现代主义之门户因此是宽的,包容性大。在后现代主义的纵容下,所衍生的是相对主义。

再者,后现代主义非常强调情感、情绪、直觉、省思、臆测、个人经历……宗教情操,神秘经历(Rosenau, 1992:6)。


(三)“后现代主义”之特征

后现代主义本身有许多的特征。专事现代西方哲学教学与研究之浙江师范大学教授郑祥福博士列出以下与本议题有关之特征(郑祥福,2000:30-44):

a)非正典化(de-canonization):后现代主义批判一切即成的原则,排除一切权威,也不遵行任何的规则。

b)解构(deconstruction):后现代主义标榜的是一种杂乱无章、不确定性、互相冲突的形式、不断创造中的多元性。

c)反形式(anti-form):后现代主义反对任何的形式,而所标榜的是不确定性 (indeterminacy)。这种不确定性渗透了艺术的表现,以致后现代的音乐是不规则的、拼贴式的、随意的。

d)无深度性(depth-less-ness):后现代主义否认所谓现象背后之本质,且排除任何的诠释。

e)即兴表演(impromptu performance):卡拉OK是一种对后现代观念的诠释,具有参与和即兴表演的后现代色彩。卡拉OK所追求的不是一种艺术创造,而是一种娱乐休闲方式,更是一种精神的松懈、情绪的宣泄。

f)注重参与和表演(performance and participation):后现代主义所标榜的是不确定性,因此在创作过程中,欢迎所有在场者参与和表演。然而,后现代的人所着重的行动乃是自我观照、自我发现、自我陶醉、自娱方式。

g)狂欢(carnivallization):狂欢乃是指后现代一种反系统、颠覆,一种喜剧式、甚至荒诞的精神气质。狂欢消除了各种差异和界限,使所有的参加者既是演员、也是观众。狂欢使人产生自己就是世界真正主宰的幻觉。


(四)后现代音乐之特征

后现代音乐反高雅之音乐。在电视机文化的长期熏陶之下,听众惬意的只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娱乐性。这也反映出听众不愿花更多精力认真看待有深度的东西,因而被训练成了习惯于一次性的文化消费者。后现代音乐是随着这种文化消费的出现而出现的。后现代音乐所标榜的是一种简单、可按任何顺序演奏或随意反复的音乐(郑祥福,2000:128-138)。


(五)“后现代主义”与“敬拜赞美”

5.1 “敬拜赞美”与时代精神

把后现代主义之特征与时下灵恩运动之敬拜赞美相对照,笔者认为赫士德(Donald P. Hustad)在其著作《当代圣乐与崇拜》中所表达的对敬拜赞美的观点与后现代主义是有其关联性的。

首先,赫士德认为当今社会有以下几项特征(赫士德,1998:312-313):

a) 这是个人主义与自我陶醉的时代

b) 这是消费主义的时代

c) 这是电子、计算机、电视、录像带及高级音响的时代

d) 这是流行音乐盛行三十多年后,愈来愈退化的时代

e) 这是灵性空虚的时代

由这几项特征中,赫士德认为通俗文明成为大众可以接受的标准,也是唯一标准。而对音乐的选择标准,是为了满足即刻的欲望(不肯等候),而不是真正的需要。社会大众的音乐素质普遍低落。人们追求特殊的经历,如东方的神秘主义、新纪元的自觉(以自我为中心)或灵恩派的崇拜仪式,并且从当中得到满足。

5.2 敬拜赞美之贫乏

对当代由灵恩运动所产生之敬拜赞美,赫士德“最初对这类新歌的反应,是感激与欢欣,因为这是神的子民受圣灵的感动,灵里得到复兴,以清新可喜的新歌表达出来,深受大众的喜爱与接纳……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笔者(赫士德)及许多教会的领袖与会友,却开始有些失望。现在许多非灵恩派的教会只唱短歌,其他如叙述属灵经历的福音诗歌、感恩的赞美诗歌、教导真理的诗歌,认罪、恳求或顺服的诗歌,一概不唱,只有赞美!而且对赞美的认知又是那么的狭隘”(赫士德,1998:315-316)。笔者非常认同赫士德的观点,并且深深忧虑,若教会只唱这些“赞美”短诗,灌输一些肤浅、甚至错误的神学观,而完全不唱那些有宝贵神学遗产的圣诗,那2年后的教会(甚至一些神学院),将是怎样的一个光景?

在评论灵恩派的崇拜时,赫士德认为:若说传统式的崇拜缺乏情感的话,那灵恩派的崇拜是否兼顾到理性呢?甚至,是否只是鼓励会众情绪化?(赫士德,1998:323)灵恩派提供了机会让会众参与赞美,但其崇拜音乐的内容贫乏,旋律、和声、歌词、谱曲技巧、表演技术等都不佳(赫士德,1998:324)。

5.3 敬拜赞美之后现代主义色彩

灵恩派的敬拜赞美,在许多点与层面上,正反映后现代主义与后现代音乐的特征。

敬拜赞美在整个聚会中几乎是一个独立的时段,与整个崇拜过程中的其他部分缺乏关联性。因为敬拜赞美是独立的,只唱赞美的短诗,并不发挥预备信徒的心进入听道状态的功能。因此,也不会选唱一些与讲道主题有关联的诗歌。其实,这也是反映后现代主义之反形式、无序、去中心、平行关系(不像现代主义所强调之“主从关系”)的特征(郑祥福,2000:33)。

后现代音乐铲除或模糊化“高级”和“低级”文化之间的界限。这类精神标榜反形式、不规则的、拼贴式的、随意的、简单的、可随意反复的音乐,及追求一种娱乐休闲方式,一种精神的松懈、情绪的宣泄,过于追求艺术创造,且缺乏深度。这恰恰反映在“敬拜赞美”中从来不采用极富深度的古典诗曲,例如:巴赫(J.S. Bach)、亨德尔(G.F. Handel)、门德尔松 (B.F. Mendelssohn)、布鲁克纳(Anton Bruckner)等的作品,且几乎不用圣诗,而一味只用短诗。

在表现上,敬拜赞美是灵恩派的敬拜哲学“敬拜即庆典”(worship is a celebration)的延伸。后现代主义之特征:carnivallization(狂欢)也可以译成嘉年华会、欢庆、庆典。“敬拜即庆典”之哲学有挑战传统崇拜的程序化、形式化,以凸显灵恩运动崇拜的非正典化、解构、反形式背后的后现代精神。再者,因是庆典,灵恩派之敬拜赞美所选的尽都是赞美的短诗,并且这时段常比讲道时间更长。由于敬拜赞美所注重的是“庆典”中崇拜者之参与和表演,着重参与者之自我观照、自我发现、自我陶醉、自娱方式,敬拜赞美因此制造了一种参加者既是演员、也是观众的场合,并使参与者有一种自己就是崇拜中真正主体性的满足感。敬拜赞美模糊了神是整个敬拜唯一对象的意识,并有把敬拜赞美这时段的主体性转移至参与者、演唱者之嫌、之虑。


结语

今天教会之敬拜赞美令有识者深感忧心忡忡的,除了因教会已经遭受后现代主义之侵袭,并且教会正统被世俗化、腐蚀之忧之惧外,更甚的是,有一些短诗之神学是乱七八糟的、错误百出的。为此之故,笔者除了反对敬拜赞美所用之短诗背后之世俗化精神之外,也深深认为有些短诗之使用,在教义上的教导是负面而有误导性的。这一切皆令教会忧虑,是教会的危机。

作为教会之牧者、领袖,我们确实应当与主耶稣洁净圣殿时的心境、忧心认同: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约2:17)


参考书目

1. Grenz, Stanley J., A Primer on Postmodernism. Grand Rapids: Wm.B.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96

2. Ritzer, George, Postmodern Social Theory. New York: The McGraw-Hill Co., Inc., 1997

3. Rosenau, Pauline Marie, Post-Modernism and the Social Sciences: Insights, Inroads, and Intrusion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2

4. 戴维·贾里、朱莉娅·贾里著,周业谦、周光淦译,《社会学辞典》,台北:猫头鹰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1998

5. 赫士德著,谢林芳兰译,《当代圣乐与崇拜》,台北:校园书房,1998

6. 叶永文、张力可、黄顺星编译,《社会学理论Q&A》,台北:风云论坛出版社有限公司,2000

7. 郑祥福,《后现代主义》,台北:扬智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


作者简介

李健安,马来亚大学农业经济学士,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宗教学硕士、哲学博士,费城天普大学社会学硕士。曾任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院长,2005年创办“福音文化中心”并任会长。


原文链接:https://www.churchchina.org/no081103


相关回复

神的孩子2016-09-21 19:06 【由于敬拜赞美所注重的是“庆典”中崇拜者之参与和表演,着重参与者之自我观照、自我发现、自我陶醉、自娱方式,敬拜赞美因此制造了一种参加者既是演员、也是观众的场合,并使参与者有一种自己就是崇拜中真正主体性的满足感。敬拜赞美模糊了神是整个敬拜唯一对象的意识,并有把敬拜赞美这时段的主体性转移至参与者、演唱者之嫌、之虑。】
总结的好精辟!感觉一针见血的道出了灵恩派诗歌的特征!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神的孩子2016-09-21 19:19
上帝让万事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
不是因为某事,还找不到这么好的文章,看完,自己很有收获!
感谢赞美主!:)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