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 2018-01-10 18:55 发布 | 876个查看 / 1个回复

资源分享如出一辙的律法主义和反律主义(巴刻、欧文、波士顿、霍顿)
2016-09-05 巴刻 信望爱归正周刊
律法主义和反律主义
antinomianism
“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约1:17
约翰说:“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是由耶稣基督来的。”(约一17)神先向人类颁布律法,然后才赐恩典,故此神的律法在旧约中较为突出,而新约则以恩典为主。但后来的恩典如何与从前的律法相关连?新约圣经论及在这方面的偏差有两种观点:律法主义和反律主义(antinomianism)。
律法主义(在罗四,九至十一;加二至五和西二各章经文中论及)拦阻了神的恩典,因它想藉着律法和宗教行为来寻求义,以为这些与基督的功劳有同等功效,是神接纳我们的基础。但保罗提出反对,他坚持在基督里对救恩的信心是独一的信靠,一个人自称信靠基督,但若不完全除去对自己的依靠,在神的眼中就不是真正的信心。因此,保罗对那些以为需用割礼去补足他们在基督里的信心的犹太教加拉太人警告说:“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加五4)守律法在称义的事上是毫无作用的;称义是单靠信心的,因为惟有在基督里,并且透过基督,才能得称为义,因此称义是单靠恩典的。在基督的功劳之外,若再要依靠自己的行为,就是羞辱基督,拦阻恩典,使人与真正的生命隔绝了(参加二21,五2)。
至于另一极端,反律主义(罗六;彼后二;犹及约壹等经文均有论及)的错误乃在于把“我们神的恩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犹4)。律法主义者把律法放大,以致把恩典挤了出去;但反律主义者却过份看重恩典,以致看不见律法就是人生的规范,还狡辩说:既然基督徒是“脱离了律法”(罗七6),“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罗六15),已经拥有永远的赦免,所以无论过着哪一种的生活,也无关重要了。虽然,从某个观点看来,律法主义和反律主义是两个不同极端的错误,然而在神学上和经验中,它们之间是有关联的:两者皆从同一个错谬的假设出发,以为守律法的唯一目的,是在神面前得称为义。于是,律法主义者就努力去建立自己的义;至于反律主义者,他们既然藉着因信称义,白白的接受神的礼物,就欢喜快乐,再也看不见什么理由需要遵守律法了。历史上,很多纵欲主义者都是由于当初对律法主义反感而产生的。
只要我们看见,道德律表明了神在人身上的旨意,就立刻可以回应上述这两种错误。神从来没有用道德律作为救恩的方法(无论如何,遵守律法对得救完全没有帮助);道德律是用来引导人过敬虔的生活。至于恩典,它既然把自义定了罪,就设立律法作为人类行为的准则。保罗说:“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二11等节)因此,恩典不是给我们自由去破坏律法,而是使我们从罪恶的权势中释放出来,好去遵行律法(罗六11-23)。这就是对反律主义最终的答案:恩典成全了律法。
文章转载自圣城网,来源于巴刻所著《字里藏珍》。

  在这场赛事里,律法的作用仍然是上帝给我们的命令,但是却不再有能力将那些在基督里称义的人定罪。这时候,很容易把律法的第三重功用(给信徒的指引)转变回到定罪的功用,或者如古时清教徒习惯说的,从恩典之约转回到行为之约。一开始,在首次听闻福音时,信徒对上帝在基督里的恩典感到惊讶。不过,到了最后,劝勉会变成上帝无罪开释的准条件,彷佛是说,人借着福音从圣灵入门,然后在成圣当中,借着人的努力,得到最后的称义。(见加三3)。

  我们再次看到,加尔文的教牧智慧对我们很有帮助:信徒的良心在寻求称义的确据时,应当完全弃绝律法上的义,而在律法之外寻求。……因为称义的问题欧不是我们如何成为义人,而是既然我们是不义和不配的,如何才能被算为义。在称义这事上,人的良心若想获得确据,就应当完全弃绝律法。然而我们也不能因此推断,对于信徒而言,律法毫无用处,因律法不断地教导和劝信徒行善,虽然善行在上帝的审判台前与他们的称义完全无关。(《基督教要义》,3.19.2)

  欧文在《论罪与恩典的统治》中,他总结到:律法命令我们,但永远无法摧毁罪的统治,无法给我们一颗新心,也无法使我们称义。在这场战役中,成功总是来自思想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职分和眷顾,祂的搭救。赦免的恩典,总是会解除罪在信徒身上定罪的权势;以至于,罪尽管百般阻挠,那些“因信称义”的人,仍得以与上帝相和。倘若我们只看自己,依靠我们自己的进步和决心,是无法摧毁罪及其根源的。

  在此亮光下,就可以明白反律法主义和律法主义,是如何来自同一种错误,都是没有仰望基督的情况下,寻求脱离罪的罪咎和权势。他们是一个铜板的两面,如同托马斯·波士顿(Thomas Boston)指出的:

  这个反律法主义的原则是说,充分因信称义的人,没有必要努力遵行律法、做善工。这是一个至为明显的证据,说明律法主义是如此根深柢固,深入到人败坏的本性之中,以至于一个借着信心来到基督面前的人,其律法的意向仍然在统治着他;使他自己的意志臣服于宗教的外形和原则之下。即使他躲到反律法主义里头,他仍然带着他律法主义的精神,一直存着奴仆和不圣洁的心态。正如笔者观察到的,他会因为害怕受处罚而被迫去作所有他所做的事,且希冀得到报酬;而一旦他心意已决,明白惩罚或奖赏都不存在,且迫使他前进的重担已经被除去,他就会固步自封,像个坏掉的钟表一样,或者像一个不再受鞭子威胁的奴隶一样,一动也不动;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令人厌恶的律法主义更明显的了(Thomas Boston,'The Marrow of Modern Divinity', 207)。

  波士顿在其它地方说到,“当教会处在一个堕落的状态里面时,律法和福音是被混淆的,而且律法会挤压福音,道德的幽暗黑影会取代福音的光;这是今日教会的大病,也是未来教会的大灾难。”(Gospel Truth, 106)

  ——摘自霍顿《靠恩典成圣?》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110/18/51904832_720856467.shtml


    相关回复

    神的孩子2018-01-12 16:05 我们看见,道德律表明了神在人身上的旨意,就立刻可以回应上述这两种错误。神从来没有用道德律作为救恩的方法(无论如何,遵守律法对得救完全没有帮助);道德律是用来引导人过敬虔的生活。至于恩典,它既然把自义定了罪,就设立律法作为人类行为的准则。保罗说:“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二11等节)因此,恩典不是给我们自由去破坏律法,而是使我们从罪恶的权势中释放出来,好去遵行律法(罗六11-23)。这就是对反律主义最终的答案:恩典成全了律法。
    阿们!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