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 2018-01-12 09:59 发布 | 6263个查看 / 0个回复

讲道讲章一个重要的警告(王明道)
‘你从世上赐给我的人,我已将你的名显明与他们。他们本是你的,你将他们赐给我,他们也遵守了你的道。如今他们知道,凡你所赐给我的,都是从你那里来的;因为你所赐给我的道,我已经赐给他们,他们也领受了,又确实知道我是从你出来的,并且信你差了我来。我为他们祈求,不为世人祈求,却为你所赐给我的人祈求,因他们本是你的。凡是我的都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并且我因他们得了荣耀。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却在世上,我往你那里去。圣父啊,求你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我与他们同在的时候,因你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了他们,我也护卫了他们,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好叫经上的话得应验。现在我往你那里去;我还在世上说这话,是叫他们心里充满我的喜乐。我已将你的道赐给他们;世界又恨他们,因为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为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我不但为这些人祈求,也为那些因他们的话信我的人祈求;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里面,叫世人可以信你差了我来。你所赐给我的荣耀,我已赐给他们,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的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7:6——23)。

  ‘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浸、一神,就是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弗4:1——6)。

  主耶稣在离世以前为门徒祷告,求父使他们合而为一。保罗写信给教会,也劝教会‘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凡是真实作主的门徒的人,都应当使主的心满足,也都应当听从主藉使徒教训我们的话。同是作主的门徒,却画出了许多界限,分成了许多派别,并且互相排斥,彼此攻击,真是使主痛心的事。使徒保罗因为哥林多的教会结党分争,不能合一,曾写了一段责备他们的话——

  ‘弟兄们,我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都说一样的话。你们中间也不可分党,只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因为革来氏家里的人曾对我提起弟兄们来,说你们中间有分争。我的意思就是你们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我是属基督的”。基督是分开的么?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浸么?’(林前1:10——13)。

  同是基督的门徒,怎么还有‘属保罗的’,‘属亚波罗的’,‘属矶法的’呢?保罗质问他们的话真合理,也真有权柄。‘基督是分开的么?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浸么?’基督不是分开的。保罗没有为他们钉了十字架。他们也不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浸。亚波罗和矶法也没有为他们钉十字架,他们也不是奉亚波罗和矶法的名受了浸。只有基督为他们钉了十字架。他们都是奉基督的名受了浸,因此他们都只能说,他们是‘属基督的’,此外再不能说属任何人。不然,便是把基督分开,便是高举自己,便是背叛基督。

  保罗真是基督忠心的仆人,他只传扬基督,高举基督,领人归向基督。他只希望人作基督的门徒,并不希 人拥护他,跟从他。他更不传扬自己,高举自己,建立自己的团体,扩充自己的势力。他一听见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他不但不喜欢,反倒疾首痛心,立时写信责备那些人说,‘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浸么?’他是这样没有自己,这样忠心,不希奇神那样重用他了。

  今日有些为神作工的人,不但不禁止信徒拥护他们,跟从他们,反倒自己领头,建立自己的团体,扩张自己的势力;不但教训信徒跟随他们,而且教训信徒歧视其他的信徒,与其他的信徒隔绝,定其他信徒的罪。信徒的肉体里本来就有这种结党分争的倾向,本来就喜欢拥护自己所喜欢的人。纵使在教会中作领袖的不这样领导他们,他们尚且容易陷入这种错误,何况作领袖的人还这样领导呢?更可怕的,就是这般为神作工的人不但不承认这是结党分争,反倒制造出很好的名称和道理,来遮掩他们的错误。一般信徒不会分辨,还以为这样作是热心事奉神。这般无知的信徒罪过还小,这般领路的人罪过真大极了。神是公义的,他不能长久容许这样悖逆他的事继续发展。他一伸手,他们和他们的工作便被毁坏了。

  我们应当遵守主的命令,‘彼此相爱’,‘合而为一’。但我们却不主张把背景不同、历史不同、对真理的认识不同的许多教会都联合在一处。如果这样作,势必演成貌合神离,同床异梦的‘合一’。因着种种的原因,许多真实信主的人势不能不分着聚会,分着工作;但我们万不可轻看那些与我们见解不完全相同的弟兄姊妹,尤其不可攻击他们,定他们的罪,把他们看作外人,不与他们交通。只要他们是真实信主的,我们便应当体会主耶稣的心,用主爱我们的爱去爱他们。我们这样作,便是遵守了主的命令,满足了主的心。

  不过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们也不可不注意,那就是需要防备假弟兄和假先知,并且远避他们。我们的主在世上的时候曾很恳挚的警戒门徒说: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唯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5——20)。

    他在橄榄山上预言他再来以前世上所要发生的事,也特别提到假先知。听他说:

  ‘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且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24:7——14)。

  从我们的主所说的这两段话中,我们可以看见历代的教会中都有假先知,到末后的日子假先知要特别增多。这些假先知一定是伪装神的仆人,混杂在教会中,迷惑信徒,危害教会。

  使徒们也屡次提到假先知怎样危害教会,并且警戒教会防备他们,免得受他们的害。容我们引证这些教训——

  ‘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29,30)。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这也不足为怪,因为连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装作仁义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们的结局,必然照着他们的行为。’(林后11:13——15)。

  ‘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不打盹。’(彼后2:1——3)。

  ‘太太啊,我现在劝你,我们大家要彼此相爱;这并不是我写一条新命令给你,仍是我们从起初所受的命令。我们若照他的命令行,这就是爱。你们从起初所听见当行的,就是这命令。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你们要小心,不要失去你们所作的工,乃要得着满足的赏赐。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贰5——11)。

  假先知混杂在教会中,伪装得像神的仆人一样,实际上他们却是豺狼。只因他们披着羊皮,就使许多人受了他们的欺骗。这些假先知所讲的和所行的都与神的真理不合。因此他们就败坏了许多人,又使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使徒也清楚指示我们应当怎样对待这些迷惑人的:‘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

  我们觉得希奇么?就在这一封很短的书信里,约翰劝受书的人说,‘我们大家要彼此相爱’,接着他又劝受书的人说,‘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前面说得那样和善,后面说得这样严厉。前后的话互相冲突么?一点不冲突。‘彼此相爱’,是主耶稣给门徒的教训;‘防备假先知’,也是主耶稣给门徒的教训。会防备假先知,才能实行主给门徒的‘彼此相爱’的教训;不这样,圣徒都被这些披着羊皮的豺狼吞吃了,还说什么‘彼此相爱’呢?

  圣经中所讲的‘彼此相爱’与‘合而为一’,都是教导信徒的话,这里不包括着假信徒和假先知。假信徒与假先知都是撒但差到教会里来,为他作毁坏教会的工作的。主不会叫我们与他们合而为一,他们也不可能和我们彼此相爱。对这些人,我们只能防备他们,远离他们,免得受他们的害。对这些人说‘彼此相爱’与‘合而为一’,就等于叫羊圈中的群羊与披着羊皮的豺狼在一处和睦同处,那岂不是蓄意杀害群羊么?

  什么人最喜欢提倡叫基督徒与假信徒、假先知合而为一呢?假先知最喜欢这样作。如果信徒都防备他们,远离他们,他们就没有机会吞吃群羊。他们最怕信徒明白教会中有假先知,他们更怕人讲圣经中的这一段教训——‘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他们希望教会中永远没有人讲这一段教训,他们希望信徒永远不读这一段经文。

  这些假先知最可怕的一点,就是他们‘行事诡诈’。他们是豺狼,然而他们却披上羊皮。他们所讲的是败坏信徒的道理,然而他们也引证一些经文,也使用一些很属灵的词句,藉此掩藏他们的狡诈与不信。他们在众人面前也装得很敬虔、很热心,但他们暗中所行的事,和他们个人的生活,却是充满了诡诈、谎言、贪婪、污秽,以及种种可憎可耻的事。信徒若没有分辨的能力,实在不容易认识他们的真面目,不希奇许多信徒受了他们的害。

  我们的主知道信徒容易受假先知的害,所以他才谆谆的警戒门徒,叫他们防备假先知,他又藉着使徒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教会、教导教会,免得他们受假先知的害。彼得后书一共有三章,第二章全章都是讲论假先知的事。犹大书全卷专讲论这一件事,就是警告信徒防备假先知。圣经这样注重防备假先知,但今日的教会中却极少听见这样的教训,就是那些真实为神传话的传道人中间,也极少有人警戒信徒防备假先知,就好像只有古时代的教会里有假先知,今日的教会里根本没有假先知一样。在这种情形之下,假先知的数目便迅速增加,假先知的势力也日见猖獗,被假先知所害的人也就数不胜数了。

  当我们警戒信徒防备假先知的时候,假先知们恐惧了。他们怕信徒认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他们怕他们自己被信徒弃绝,他们赶快起来讲一套说法,来模糊信徒的意识。他们说,‘我们应当尊重别人的信仰,不应当骄傲自大,是己非人;’又说,‘我们不应当像哥林多的教会那样分门别户;’又说,‘我们所信的既是一位主,就不应当互相歧视。’是,这些话都是很对的。但这些话只能用在真实信主的人身上,却不能用在假先知和假信徒身上。我们实在应当尊重别人的信仰,但我们却不能尊重那些心中不信、囗头却说‘信’的假信徒和假先知。那些人根本没有信仰,却冒充有信仰。他们是欺骗人的。如果他们心中不信,囗里也说不信,像那些教会外面的不信主的人一样,我们倒尊重他们。就连那些信各种宗教的人,我们也都应当加以尊重。他们所信的神虽然是假的,但那是出于无知。他们并不是在那里说谎欺骗人。这些假先知却不是这样。他们是在那里欺骗人,是在那里败坏信徒,是在那里出卖基督。我们不但不尊重他们,我们要宣布他们的罪状,要揭露他们的真面目,以免信徒受他们的害。他们和我们并不同信一位主。我们所信的那一位替我们舍命、赎罪、复活、升天、再来的主,是他们所不信的。他们说这种信仰是‘迷信’,是‘自私’,他们说耶稣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在一个提倡‘改良’的社会里,他们便说耶稣是一个‘改良者’;在一个主张‘革命’的时代中,他们又说耶稣是一位‘革命家’。他们把主耶稣的福音改头换面,好使它适应各种环境,藉此他们可以获得一点个人的利益。他们不是传扬耶稣,乃是利用耶稣,出卖耶稣。这些人根本不信耶稣,谁承认他们和我们同一位主呢?至于说攻击了他们,就是像哥林多的教会分门别户一样,那同样是不适宜的说法。哥林多教会是‘在基督耶稣里成圣,蒙召作圣徒的。’(林前 1:2)这些人虽然有许多缺点,但他们是真信主的。真信主的人是不应当分门别户的,但对待假信徒和假先知,却不应当用这段教训。我们不但不可与他们连合,就连‘问他们安’都是神所禁止的。‘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如果说攻击他们是‘不尊重别人的信仰’,是‘骄傲自大,是己非人,分门别户,’那便是说主耶稣和他的使徒教训我们犯这些罪了。谁敢这样狂妄大胆呢?

  这些假先知们真是诡诈极了!他们所说的谎言,所行的欺骗,翻陈出新,变化无穷。他们能讲各样败坏信徒的道理,他们也会讲各样纯正的教训。但谎言是不能永久不被人识破的。‘作伪者心劳日拙。’说谎的人早晚是出卖了自己。

  最近我在一册去年出版的刊物中读了一篇讲章,其中有这样的一段——

  ‘我们因着主的复活,才有永久的盼望,因为主已消灭了死的毒勾。我们现在信主,就是进入了他的国,一切在主内的劳苦都不是徒然的。终究主要再来,天国完全实现,他要把我们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

  这是多么纯正的一篇道理啊!讲的人不但信主的复活,而且信主的再来,并且信基督徒的身体要改变,和主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如果我说这个人和我的信仰不同,说这个人不信圣经中的要道,大约连最信任我的人也要反对我,说我否认事实,无理取闹。但我实在不能信他所讲的是真话,因为这一段话与他素日的言论和他一切的表现都不相合。过了不久,我找出一九三五年出版的一册刊物,上面有他所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躲避现实’。如今我把其中的两段摘录在下面:

  ‘人是一个情感的动物,无论他是如何的神通广大,都跑不出这情感的圈子去,所谓理智生活,常常被感情所驱使,常常被它支配着!......有的人因环境之恶劣,而又无力去克服,或实现其心愿,因此在幻想中,造出一种“乐园”,使内心暂息其间,电影中的“恋爱”,是何等的美满呢?真是郎才女貌,事事如意,所谓婚姻的问题,家庭的苦难,都为雾消云散,因此观众在不知不觉之间,如到了仙境一般!可是一出电影院,依然故我,问题仍是如前,不过藉着电影,暂避了现实而已。

  ‘宗教的思想,有时因为环境的压迫,情感的作用,也走入躲避现实的途径,当此世界经济之不景气,政治之紊乱,天灾人祸之叠出不穷,人的思想有如惊弓之鸟,不欲再大胆探讨,勇于冒险,而欲得一僻静之所,略息仔肩,略得些安慰而已。因此出世的思想油然而生,什么天地末日,耶稣再来,成了一般基督徒唯一的盼望,躲避现实,最时髦的囗号,所谓个人福音,灵魂得救,成了小资产阶级的自私自利的麻醉剂,而忽略了那伟大的深意,就是对于社会的努力!所谓有灵气的布道先生们,与夫属神的奋兴家等,不是宣传那积极福音,牧养健全的人格,作天国的精兵,乃是引诱一些衣食不愁的小资本家们,可以躲避现时(实),都到他们自己造的“乐园”里去!一个英国的学者,对他的儿子说,“顶好,你不要作一个布道家,设若你要说真话,良心话,你非失败不可,你要迎合群众的心理,成了众人都喜欢的传道人,你非下地狱不可!”妙哉斯言!’(这两段的文字与标点都照原来的样式。只有一个括号内的(实)字,是著者加上的。)

  请你们仔细思索一下这篇言论罢。作者先说明,许多人因为无力克服恶劣的环境,或实现其心愿,‘因此在幻想中造出一种“乐园”,使内心暂息其间;’接着他又举出一个实例来,用‘藉着电影,暂避现实,’来证实他所说的。第二段便说到基督徒藉着信仰躲避现实:‘宗教的思想,有时因为环境的压迫,情感的作用,也走入躲避现实的途径,当此世界之不景气,政治之紊乱,天灾人祸之叠出不穷,人的思想有如惊弓之鸟,不欲再大胆探讨,勇于冒险,而欲得一僻静之所,略息仔肩,略得些安慰而已。因此出世的思想油然而生,什么天地末日,耶稣再来,成了一般基督徒唯一的盼望,躲避现实,最时髦的囗号,所谓个人福音,灵魂得救,成了小资产阶级的自私自利的麻醉剂。’原来‘天地末日,耶稣再来,’竟和电影院中的‘郎才女貌,事事如意,’同样的是‘在幻想中造出的一种“乐园”。’用这个说法还嫌太客气,再进一步说,‘天地末日,耶稣再来,’‘个人福音,灵魂得救’都‘成了小资产阶级的自私自利的麻醉剂’,再接着用讽刺的话语说,‘所谓有灵气的布道先生们,与夫属神的奋兴家等,不是宣传那积极福音,牧养健全的人格,作天国的精兵,乃是引诱一些衣食不愁的小资本家们,可以躲避现实,都到他们自己造的“乐园”里去。’作者眼中认为圣经中所讲的福音,和得救的道理,并耶稣再来的应许,都不是实有其事,乃是人造的‘乐园’,正像电影院中所放映的电影一样。作者信不信圣经中的要道?大约不用我再回答了罢。

  就是这一篇文章的作者,最近竟会写出‘终究主要再来,天国完全实现,他要把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这一段话中所讲的,正是作者十几年前所说的‘人造的“乐园,” ’也是‘小资产阶级自私自利的麻醉剂。’这两段话完全是相反的,但它们都是从一个人的囗里发出来的。如果前面的一段是实话,后面的一段就是谎言;如果后者是实话,前者就是谎言。这两段话绝不能都是真话。若说作者在这十几年间在信仰上曾有过一度彻底的改变,不但我们从来未曾听见过有这么一回事,而且作者近年来的作风和言论也不能证实有这回事。

  也许有些思想单纯的信徒们说,‘在这个时代中,能讲这种被不信的人认为极端迷信的道理,实在不是一件容的易事,作者若不是真有信仰,绝不肯这样讲。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些同情和鼓励,反倒吹毛求疵的去批评指责呢?’

  我不是‘吹毛求疵’,我是‘实事求是’。这些话如果是从一个人的内心里发出来的,我同情钦佩还来不及,焉能再批评指责呢?让我把事实说破了罢。这篇讲章正是讲者为掩饰自己的不信而讲的。他的意思是说,‘不是有人说我是“不信派”,是“假先知”么?说我不信圣经中的一切要道么?现在我承认凡圣经中的要道都是我所信的。我信耶稣替死赎罪,信耶稣身体复活,信耶稣以后还要再来,连信徒将来复活身体改变的道理我都信。看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攻击我,说我是不信派,是假先知?’可惜他忘记了十几年前他曾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已经把他信仰的真相都暴露了出来。也许事隔多年,他自己也忘记了曾写过这么一篇文章;也许他并没有忘记,但认为那篇文章早已在人的心中失去了印象,那册刊物也早已无处可寻了。本来是么,时间相隔有十八年之久,这个漫长的时期中,各方面都经过极大极多的变动,谁还能找到十八年前出版的一册刊物?但神是公义的,他断不容许人藉着他的言语进行欺骗,他就使我看到这样一册刊物。他这样重看我,使我能为他的道争辨;他也恩待他的众教会,不容他们再多受欺骗;他更这样奇妙的供给我这些资料。如果我有顾忌,不敢揭发这些事实,我不但对不起众教会,我更对不起那施恩召我的神。

  在今日的教会中这样说谎骗人的传道人岂只这一个呢?这不过是许多假先知中间的一个罢了。许多信徒心思太单纯;他们不会想到教会中有这样多的假先知。他们自己诚实,便认为别的人也像他们一样的诚实。他们自己曾经真实悔改信了主,便认为一切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也都像他们一样真实悔改信了主。他们不知道教会中有极多的假信徒,他们更不会料到教会中有那样多的假先知。假先知们所以能这样猖獗,这样大胆妄为,这也是一个原因。

  最令人痛心的事,就是教会中有些为神作工的人不但知道教会中有假先知,而且也认识这些人。他们为他们自己的利益和安全,不但不斥责这些假先知,不但不警告信徒防备这些假先知,不但不离弃这些假先知,反倒亲近他们,推崇他们,与他们连合,接受他们的领导,随在他们的后边,说他们所说的话,作他们所作的事,行他们所行的路,以致使教会受了极大的亏损,使神的名受了极大的羞辱。这些为神作工的人讨人的喜欢,却不讨神的喜欢,惧怕人,却不惧怕神。他们为自己的地盘、利益、身家、性命,打算得十分周到,却不为神的荣耀和神的教会打算。将来神要怎样追讨他们的罪呢!

  感谢神,他把这个攻击假先知的使命放在我的肩头上。我本来是一个胆怯的人。我有人的肉体,我不愿意遭人的反对,受人的恨恶。我也想逃避一切的艰险和危害。但神的使命临到了我。他吩咐我为他的真道争辩。他叫我把一切都置之度外,好去作成他交托我的事工。我也知道我若向他尽忠,必定遭遇许多人的反对、攻击、辱骂、陷害,但他的话作了我的喜乐和力量。他在古时对他设立的先知所说的话,今日也临到了我——

  ‘人子啊,虽有荆棘和蒺藜在你那里,你又住在蝎子中间,总不要怕他们,也不要怕他们的话。他们虽是悖逆之家,还不要怕他们的话,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他们或听,或不听,你只管将我的话告诉他们。他们是极其悖逆的。’(结2:6,7)。

  ‘原来以色列全家是额坚心硬的人。看哪,我使你的脸硬过他们的脸,使你的额硬过他们的额;我使你的额像金钢钻,比火石更硬。他们虽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们,也不要因他们的脸色惊惶。’(结3:7——9)。

  ‘所以你当束腰,起来,将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话告诉他们。不要因他们惊惶,免得我使你在他们面前惊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墙,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并地上的众民反对。他们要攻击你,却不能胜你,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1:17——19)。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