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基要 2017-05-31 17:08 发布 | 12731个查看 / 1个回复

深度思考认识荷兰改革宗的另一面——由南非种族隔离历史所看到的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zNzczNDg0MA==&mid=2247484055&idx=1&sn=da3013e8c4fce591d72e8c6f66e219d4&chksm=e8c55c40dfb2d5560ab590c18ada2d0287a023ef3e127af0d588cd0f16e2e2a1cd98721ba035&mpshare=1&scene=1&srcid=0512qcBYWR7mEsRd0yIHmqzo#rd

2017-05-12 刘盐约 盐约之声

按语:本文是笔者2014年12月所写的一篇文章,对南非种族隔离及其废除的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做了考察,并对主导和设计“种族隔离”这一制度的南非白人的荷兰改革宗背景做了反思,一个信仰着最纯正神学体系的集团为何能设计出恶劣的社会制度?由此可见,掌握再全备再纯正的神学,也不一定有一颗被福音柔化被福音得着的心。有人曾说这是诋毁荷兰改革宗,但白纸黑字的历史就摆在我们眼前。没有反思,焉能成长!

摘要:本文通过考察活生生血淋淋的种族隔离历史,展示了荷兰改革宗鲜为人知的另一面,一个以信仰之名行隔离、压制之实的阴暗面。荷兰改革宗教会所缔造的神学王国逻辑严密、博大精深,但在社会思想上也催生了白人种族至上观念,在社会应用中导致了残酷的种族隔离和巨大的社会裂痕。有一点可以肯定,荷兰改革宗所传的建基于种族隔离的福音绝对是假福音,是反圣经的!因此,我们不能不对这些现象进行反思和检讨……

说到荷兰改革宗(或曰归正宗),对改革宗神学有所了解的弟兄姐妹一般都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教会历史上著名的多特大会以及由此拟定的“多特信条”和从中提炼出来的“加尔文五要义”(又称加尔文救恩五点),还有出自荷兰的杰出改革宗神学家凯波尔、巴文克、伯克富等。荷兰改革宗教会因此给人的印象是一个信仰纯正、生活敬虔的群体。确实,从教会历史的角度来看,荷兰改革宗教会基于改教家加尔文的神学思想发展出了一个博大精深的改革宗神学体系,确立了改革宗正统神学的标准教义,也诞生了几位大师级的神学家。这是荷兰改革宗教会给普世教会所作出的贡献。

但是,最近当我读了以反种族隔离见称的南非图图大主教的个人传记,却有新的发现,并感慨良多!《图图传》的开篇讲述了1988年图图主教在一次社会风潮中紧急觐见时任南非白人总统P.W.博塔的情景,由此揭开南非因长期种族隔离而致社会尖锐对立的残酷一面。图图主教情词恳切地呼吁博塔总统正视几十年来种族隔离统治造成的巨大社会裂痕,以及在黑人族群当中所点燃的怒火,并做出反思和检讨,采取切实措施以缓解社会对抗情绪。但绰号“大鳄”的博塔总统脾气火爆,蛮横无理,态度强硬,反而污蔑黑人搞恐怖主义,并继续为白人的种族隔离政策辩护。《图图传》的作者在这里指出,这位对种族隔离持强硬立场的博塔总统正是荷兰改革宗教会的教徒!看完《图图传》,我才得知一个无比震惊的事情,原来正是这些出身荷兰改革宗教会的南非白人信徒们在南非凭借所掌握的国家大权,制造了全世界最为严密最为精致也最为全面的种族隔离制度,涉及到数以百万计的黑人的命运!

 

先让我们梳理一下荷兰及其对南非殖民并种族隔离的历史吧。主后1568年,因不堪西班牙的专制统治和对新教加尔文派(又称归正宗或改革宗)的迫害,荷兰(当时属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北方省)爆发了加尔文派新教徒反抗西班牙的独立战争。1579年北方省中的七省(包括今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成立了乌得勒支联盟,共同反对西班牙统治。1581年7月26日,来自荷兰各起义城市的代表在海牙郑重宣布:废除西班牙国王对荷兰各省的统治权,联盟正式宣布独立,成立荷兰共和国(正式名称为“尼德兰联合共和国”)。独立后的荷兰以改革宗为国教。荷兰共和国的建立在人类历史缔造了一个全新的记录,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赋予商人阶层充分的政治权利的国家”。

独立后的荷兰在17世纪一跃成为全球航海和贸易强国,由此也获得“海上马车夫”的称号,并在西班牙之后英国之前取得海上霸权达一百年之久。伴随航海贸易的发展,荷兰的海外殖民活动也同步展开。160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165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占领南非的开普半岛,开始了对南非的殖民活动。以后不断有荷兰人移民而来,对原住民发动殖民战争,再后来就在南非形成了一个叫作“布尔人”(荷兰语意为“农夫”,布尔人在南非主要从事庄园经济,低价或无偿驱使黑人劳动力)的新族群——他们大多数拥有荷兰血统,讲荷兰语,是荷兰归正宗新教徒移民在南非的后裔,现在一般称为阿非利卡人。这些荷兰移民也把荷兰改革宗信仰带到了南非。至今大多数布尔人仍然是荷兰改革宗教会的信徒。虽然布尔人在1899-1902年爆发的英布战争中遭遇失败,但布尔人依然是南非最具有实权的白人族群,掌握着治理南非的大权。20世纪在南非制造种族隔离制度的正是这些号称为荷兰改革宗信徒的布尔人(荷兰裔南非人)。

说起种族隔离,我们一般都会想到美国的马丁·路德·,但和南非的种族隔离相比,1950年代美国的种族隔离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规模上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自从17世纪白人展开殖民活动以来,种族歧视一直就有,但是把种族歧视法律化制度化系统化的当属南非20世纪的种族隔离制度。因此人们通常所说的种族隔离一般特指1948年至1994年间白人在南非共和国实行的一种种族隔离(南非语:Apartheid),Apartheid是南非语引自荷兰语的词,具有区分隔离之意。这个制度对白人与非白人(包括黑人、印度人、马来人及其他混血种族)进行分隔并在政治经济教育就业居住等各方面给予歧视性待遇。据统计,在种族隔离时代,南非黑人占人口的3/4,个人收入只占1/41982年,南非全国白人雇员月均工资1073兰特,而黑人雇员只有278兰特,两者之比为3.9:1

接受这种种族隔离歧视待遇的黑人有2500万人,印度人约有90万人,而享受种族特权的白人只有近400万人。按南非白人政府的说法是:“南非共和国是一个多种族国家,各民族的传统文化与习俗皆有所不同,言语也有所差别。让各民族各自发展,并不是种族隔离,而是各自发展。”但种族隔离和信仰无关,乃是反信仰;也和文化无关,乃是反文化;更和人权无关,乃是反人权。种族隔离制度不过是少数白人奴役多数黑人的工具。

这一切缘起于1948年南非布尔人(阿非利卡人)的政党——南非国民党(又译为国家党)的登台执政。布尔人国民党上台后,操纵了议会和法庭,掌控了整个国家的全部政策,同时借机颁布了一整套种族主义的法律,极其严厉地推行种族隔离,并将其发挥到极致。其中《人口登记法》、《原住民土地法》和《集团地区法》被称为是种族隔离政策的三大基石,这三部恶法直到1991年才被废止。南非布尔人从法律上把所有南非人按种族进行分类,甚至还进一步限制种族间的性行为和婚姻,把种族区分作为整个社会的奠基石,在4个不同的人种中——白人、印度人、有色人种(混合人种)、黑人——实行严厉的种族隔离政策,最终剥夺了有色人种的公民权。

种族隔离制度实施之后,南非黑人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无数黑人从自己的家园被强行驱逐,背井离乡,流落到贫瘠的乡野地带,饱含辛酸。图图主教的诞生地并受洗的教堂也在1950年代被夷为平地。不顺从或反抗的黑人遭到逮捕、毒打甚至杀害。南非种族隔离整个历史血迹斑斑!在种族隔离时期,南非黑人受到三百多项歧视性法律的限制,这些法律事无巨细地规定黑人可以在什么地方居住、工作、吃饭、旅行,可以和什么人结婚,规定年满16岁的黑人必须携带身份证,天黑之后不能进入白人居住的城镇。对于南非黑人来说,这是最大的不公平。南非白人政府甚至成立了一个由白人组成的“人口登记委员会”,其成员用几个月的时间来调查申请者的皮肤颜色、面部特点和头发的组织结构,以此来决定是否批准其改变种族身份的请求。南非因此陷入到种族对峙、社会分裂的可悲境地。

    但反人权的种族隔离制度自从出笼伊始就不断遭到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对,联合国和一些发达国家还对南非多方加以制裁。而南非布尔人还振振有词,把自己压迫黑人、坚持自己的种族优越性披上了具有了“抵制殖民主义”、“独立自主”和“拒绝他人干涉内政”的“正义性”。为了坚持他们的种族特权,他们可以退出英联邦、蔑视联合国,与国际社会叫板。

查考历史足以让我们看到南非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劣迹斑斑,但布尔人所在的荷兰改革宗教会又是怎么面对这一制度的?在这里不得不提到一位荷兰改革宗的牧师——大卫·博塔,他是一位单独为有色人种建立教会的荷兰改革宗的领袖。1980年在“南非宗教联合会”上这位牧师大言不惭地宣称:白人的荷兰改革宗“孕育了不朽的种族隔离的真理”。原来荷兰改革宗教会的先辈们早已先行政府一步就实施种族隔离了,他们为不同人种分别建立了4种彼此隔离的教会(分别是白人教会、印度人教会、有色人种教会和黑人教会),不仅为日后南非白人政权的种族隔离政策提供了一个榜样,而且还在1935年正式行文将这一政策固定下来,为以后政府的隔离政策打下了基础。

看,原来南非白人(荷兰裔布尔人)在动用国家机器强制推行种族隔离之前,白人改革宗教会已经先行在教会层面进行“试点”了。1948年以后这种“试点”通过国家强权被推广到南非全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黑人遭殃。

这是为什么?一个号称具有纯正信仰、敬虔生活的教会竟然和白人政权沆瀣一气?这是为什么?!

不论南非荷兰裔白人如何狡辩,种族隔离制度是反人权的,也是不合圣经的。他们应该对下面的经文不陌生:

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腊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林前12:1213

所以,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 神的儿子。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3:26-28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 神和好了,”(弗2:1516

他暂时离开你,或者是叫你永远得着他;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兄弟。在我实在是如此,何况在你呢!这也不拘是按肉体说,是按主说”(腓利门书1516

基督的十字架拆毁了人与人之间一切宗教的、文化的、种族的隔阂,不同族群的人在基督里“归为一体”、“成为一”,不再有奴役和被奴役的关系,哪怕是原先的奴隶主和奴隶之间因基督信仰的更新而不再是奴仆关系,乃是高过奴仆的弟兄关系。但是南非布尔人改革宗信徒对这些经文却视而不见。这是为什么呢?!

     有社会学者从社会经济的文化传统的角度分析认为,在南非占统治地位的布尔人比英语白人封闭保守,对工商业兴趣不大,长期依靠“牛车、步枪、圣经三件宝”,以所谓“牛车阵心理”(顽固、保守、排外)对外抵制世界潮流,对内依赖压制黑人的种族特权。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更想从神学的灵性的层面来查找原因。前不久一位弟兄通过查阅国内几乎看不到的英文资料发现,在美国废奴战争(即南北战争)期间,很多基要派改革宗教会几乎全是支持奴隶制度的,而他们所谓的“《圣经》依据”居然是罗马书第十三章。查考美国的教会史,在美国还没有废奴战争以前,美国的教会(以改革宗的长老会、浸信会居多)基本上是反对废奴、主张奴隶制的。美国的教会对奴隶制的认知和英国的教会形成了鲜明对比,英国的基督徒议员威廉威伯福斯早已在18世纪末期提出废奴法案,并最终获得通过,英国对奴隶制度首先说不。

然而在美国,因对奴隶制的认识立场不同,美国的教会甚至发生了分裂。林肯总统在推行废奴运动中,最大的阻力恰恰是来自教会。特别是当时改革宗的教会(长老会和浸信会)。他们甚至把“仆人不能高过主人”的经文(太10:24)视作是对奴隶制合理性的支撑,而且还强调《圣经》中没有说奴隶制就是不合上帝心意的。后来随着林肯总统推行“废奴运动”,一些教会关于是否支持“废奴运动”的信仰立场在神学上发生了分裂。长老会部分牧师因为反对原来教会支持奴隶制的立场而退出教会,重新组建了以福音派神学为根基的新的长老会。当时的废奴运动和南北战争使得持不同信仰立场的牧师分裂并导致了教会的分裂。

在南北战争期间,围绕是否支持奴隶制这个问题,美国的几个主要教派之间甚至还发生了“宗教战争”,比如支持废奴的信徒加入北方的军队,而支持奴隶制的信徒则加入了南方的军队,在战场上兵戎相见。南北战争最后以支持废奴的北方军队胜利告终。关于奴隶制是否合乎《圣经》教导的问题,在美国的基督教会界曾产生过巨大的争议,并激发了一些牧师信徒的反思。从南北战争之后,美国的福音派教会开始兴起,而传统的改革宗教会开始衰落。在南北战争一百年以后,美国传统的改革宗教会就当时支持奴隶制反对废奴运动的信仰立场开始纷纷向社会公众表示道歉。

号称信仰上最纯正的改革宗教会(美国的也好,荷兰的也罢)满口圣经和上帝的慈悲怜悯,但为何在对待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度的问题上长期处于一种“迷糊”的属灵状态?我想,他们的心思和视野可能被某种东西蒙蔽,导致他们对圣经的解读出了问题,对时代脉络的思考出了偏差,但更可能是根源于人性里面的骄傲、自义和自私。比如,在南非种族隔离历史上,历届南非布尔人国民党领袖,如丹尼尔·马兰、约翰内斯·斯特雷顿、亨德里克·维沃尔德等人,都认为取消种族隔离制度会最终导致南非白人的消灭。

对白人改革宗信徒炮制的种族隔离历史进一步反思下去,还要问的一个深层问题是,传统的改革宗教会及其神学有没有内在的缺陷或盲点?通过对历史的回顾,我们=应该会有所发现,至少有如下两个方面的反省:

——改革宗神学上的优越感必然导致种族上的优越感?

——改革宗神学的社会学应用必然导向社会等级制?

从民族性格和宗教传统来说,在南非曾经掌权的布尔人主要有两个成分,一是荷兰移民(占多数),他们多是归正宗教徒的后裔,一是躲避宗教迫害的法国胡格诺派教徒(占少数),胡格诺派也是归正宗的别称。从旁观者的视角看,在历史上这个教派是新教当中最严肃的教派之一,反对音乐,反对唱歌跳舞,反对过圣诞节,主张过清规戒律的苦修生活。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特征,就是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基督徒,带有一种宗教优越感,这种宗教意识在南非则发展成种族上的优越感。

还有人注意到,改革宗神学有一个很强的特点,尤为荷兰所重视,就是强调创造中多元的统一性,这也是荷兰改革宗神学家凯波尔 (Abraham Kuyper)所看重的。凯波尔强调在受造的秩序中,蕴含着很强的多元性;而且认为上帝喜爱这种多元性,因此人有责任保持这种多元性。凯波尔的这种神学思想,对荷兰改革宗神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在布尔人占统治地位的南非,受造界的多元性也被应用在社会治理和人身上,却导致了社会等级制和种族隔离。因为他们认为巴别塔事件的分离(创11章),和保罗在雅典的布道(使徒行传1726),正说明种族分离是合乎《圣经》的。所谓受造界的多元性,表明不单自然界是这样,人也应该维持受造时的不同身分,这是每一种族都有责任去维持的。于是乎,凯波尔的这种神学思想最终促使南非荷兰裔白人发展出种族隔离主义,并且以其神学作为理据。传统改革宗神学对社会群体中的个体关系缺乏合乎圣经的理解,结果在应用中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扭曲,奴役被重新带入到了社群治理当中。这不能不说是荷兰改革宗神学在处理社群关系上的一大致命伤!

按照早期大公教会的信仰,信徒和教会相信“圣徒相通”,圣徒之间的相通应该是毫无障碍的,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打破了一切文化的种族的宗教的障碍。但是在南非(包括在19世纪盛行奴隶制度的美国),荷兰改革宗白人信徒却为“圣徒相通”设置了重重障碍,最基本的阻隔竟然是肤色。荷兰改革宗所传的福音,是种族隔离的福音,绝对是假福音,是异端,不是基督耶稣十字架的纯正福音!因此在这种历史背景下,解放神学和黑人神学诞生了,黑人基督徒本于圣经,以解放神学和黑人神学(Black Theology为武器对抗白人在教会内外的种族歧视和压迫,从历史与社会的层面看待救恩,要求解救一切受压制的人,特别是把黑人从种族的压迫和奴役中解放出来。解放神学和黑人神学冲击着传统教会信仰中固有的思维,并最终获得了成功,而黑人基督徒也摆脱了白人基督徒的辖制建立起自主的独立的教会。

值得注意的是,南非社会上的种族隔离和仇视的战火也燃烧到了教会。与南非荷兰裔白人的荷兰改革宗教会顽固支持种族隔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非的圣公会教会对种族隔离发出了批判的声音,更成为黑人基督徒反种族隔离的抗争基地,并产生了像黑人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等支持黑人解放的社会精英。南非社会种族隔离和反种族隔离的社会较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荷兰改革宗和英国圣公会之间的对决。图图大主教不愧是南非的道德良心,他所领导的南非圣公会在推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和歧视发挥了难以估量的巨大作用,在1994年民主化之后,又领导了种族和解,避免了“报复性公正”,而转向“复和性公正”。

     然而,我们也不能简单地说是改革宗这个宗派制造了种族隔离,严格的说,是改革宗旗下的部分白人制造的,其核心堡垒就是荷兰改革宗。面对荷兰改革宗教会的顽固保守和偏执,基督教改革宗世界联盟(WARC)顺应时代潮流,于1982年召开了一次孤立白人荷兰改革宗的大会,南非另一位反种族隔离的黑人基督教领袖博萨克在这次大会上被选为“基督教改革宗世界联盟”主席,这次大会把种族隔离制度宣布为异端邪说。

按照 1982 年出版的《世界基督教百科全书》的统计,改革宗共有信徒 4023 万人,354 个教会团体,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苏格兰、荷兰、瑞士、韩国、南非和巴西。其国际组织有二个:一为较开放、倾向于现代派的改革宗世界联盟(WARC),另一个是神学思想十分保守的改革宗普世会议(RES)。前者人数较多,后者无论在信徒人数上还是教会团体上,均不足总数的十分之一。前者关注社会,积极投身当代世界反对种族隔离和争取人权的斗争。1982 年改革宗世界联盟暂时中止了顽固拥护种族隔离的两个南非改革宗的成员资格。而更加保守的改革宗普世会议也在 1984 年谴责种族隔离制度,并把对这种制度的神学辩护视为异端。北美的长老会也在教会内部逐步放弃种族隔离,加速白人教会与黑人教会的合并,增加黑人领导人的比例,并积极参与社会关怀事工,与社会各界共同呼吁停止军备竞赛、实行国际核裁军,主张谈判解决越南问题等。

由此可见,二战以后,面对时代的挑战,世界基督教各宗派进行了改革,以回应时代的挑战,就连一向极端封闭保守的天主教都召开了著名的“梵二会议”,改革自身,回应时代议题,紧接着在天主教传统势力支配下的南美诸国产生了民主化浪潮。而荷兰改革宗死守传统,想当然地在南非鼓吹并制造种族隔离,实在是违背了历史潮流,也是对圣经的对抗。

总而言之,通过历史的查考,我们发现荷兰改革宗的另一面——制造、鼓吹、粉饰种族隔离的阴暗面,我们岂不要重新思考有关信仰的问题,检讨先前存在于教会中的一些固有思维?神学上的教义正统并不能保证对《圣经》有正确而全备的认识,神学上的教义正统也不能保证能活出基督的十字架大爱。因此,我们这一代基督徒不能再简单地受制于历史上的正统神学,而是要回归圣经,认真研读,重新思考,并努力回应时代处境,活出一种真实的基督信仰,建造一个本于圣经而又合乎时代处境的信仰群体!(首发于《天原》2014年第六期)

                                                写于20141030日,116日修订完毕


相关回复

慕拿但业2017-05-31 18:53 主耶稣说凭果子认树,改革宗加尔文派既然是这样的果子,能是什么好树呢?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