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2017-10-22 10:18 发布 | 4491个查看 / 1个回复

见证故事约翰·诺克斯:以燃烧的热情,痛斥罪恶

约翰·诺克斯:以燃烧的热情,痛斥罪恶

《境界》独立出品【再思宗教改革系列之一】

文|文道


神不会被我们的完美打动,唯一能打动神的是我们的热情。诺克斯浑身燃烧着对神的热情,他的座右铭“箭无虚发”——他的讲道痛斥罪恶,总能击中逼迫神仆的耶洗别。改革过的教会永远需要改革,今天我们纪念宗改要留心自己的罪,因为我们可能就成为抵挡改革的人。

 

建成于1917年的日内瓦宗教改革纪念碑,有四位宗教改革的功臣身列其中,其中一位就是被钟马田称为苏格兰、英格兰清教主义创始人的约翰·诺克斯(John Knox,1514-1572),他是苏格兰长老会的奠基人。然而,在他的家乡苏格兰,神的仆人却被长期忽视和亏欠,就连他的坟墓后来也被铲平铺设成停车场。


“时至今日,许多传记作家在写作时没有掌握诺克斯的教导那深层的属灵意义。我们深感悲痛的是,今日的教会已经失去了当日的纯洁;而只有这种单纯才能给诺克斯勇气,把苏格兰的教会从罗马天主教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人们如今不耐烦的只是教条的束缚,而不是全心全意地将荣耀归给神:诺克斯在宣告全能神的荣耀时,找到了能力的源头。我们在熟读诺克斯的传记时,应该再次重视一切能力的源头——全能的神,只有这属天的能力,才能摧毁那恶者的堡垒。”普林斯顿神学院的著名教授华菲尔德(Benjamin B.Warfield)在提到他时这样说。


诺克斯一生的服侍不尽完美,也曾犯错,唯有耶稣的服侍是完美的。神不会被我们的完美打动,唯一能打动神的是我们基于信心的热情。诺克斯浑身上下燃烧着对神的热情。他是个先知,在他眼中没有灰色地带,唯有黑白之分。世人衡量成功的天平与神不同,我们用人的称赞和尊敬衡量成功,神却是按我们对祂的热情和为国度真正结了多少可存留到永恒的果子来衡量。


他不自诩为革命家,只把自己当作神的仆人,愿意为真理奋战到最后一刻。他是一个行动派人物,他的满腔热情用在追寻真理和帮助人追随真理上。倘若揭穿错误需要的就是这种直率的个性,诺克斯绝对是不二人选。


宗教制度的腐败,需要根除毒瘤


诺克斯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被父亲送到当时苏格兰王国最负盛名的高等学府圣安德鲁斯大学深造。在阅读中,教父耶柔米和奥古斯丁特别吸引他。他从耶柔米身上学到,圣经是神圣真理的唯一源头,人的话并非真理;从奥古斯丁身上了解到,即使是德高望重的人,品格或灵性也有可能软弱,世人却视而不见,如果一个人的品德不能为他的服侍加分,再卓越的声誉也毫无用处。这些原则成了他日后服侍的根基。


领悟这些道理时,他还是天主教徒,被封为神父,但在“他里面改革的能量蓄势待发”。当时,迷信和宗教欺诈以最露骨的方式盛行于苏格兰。主教和修士们生活奢靡,长期担任并独占诸如枢密院官员、民事法庭法官和议会成员等政府要职。一方面他们禁止修会的神职人员结婚,另一方面主教们却过着最荒淫的生活。人们无从听到纯正的圣经教导,没有被引导去敬拜那位独一的上帝,反而被教唆去向无数低等的事物顶礼膜拜。


传记作家麦克里写道:“这个制度……不仅摧残人的灵魂,而且践踏了健全的伦理原则,破坏了社会和家庭的幸福。从各个方面传来的意见汇集成强烈的呼声,一场激进和彻底的改革势在必行。不同阶层的人,包括贵族、爱国人士、诸侯和基督徒出身,都对宗教制度的积弊抱怨不已。当务之急,是需要所有人为了自身利益协调一致,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齐心协力发动一场全民参与的变革,方能根除毒瘤。”


丁道尔翻译的圣经,以及马丁·路德的书籍,源源不绝地被运进苏格兰。这对平信徒帮助很大,让许多人洞悉天主教的迷信和愚昧,信奉新教的人数急速上升。一心追求真理的诺克斯,放弃了在教会任职的想法,转而到一位接受新教信仰的绅士家里担任家庭教师。1540年,诺克斯改信新教。


1547年复活节,诺克斯进驻苏格兰圣安德鲁斯城堡,在城堡的教堂里,他举行有关查经的讲座,深受信徒欢迎。同年,城堡遭到外敌围陷,诺克斯被送进监狱经历了十九个月的牢狱之灾后被释放,并继续牧养教会。


因着他讲道的恩赐,会众推举他成为一名新教的牧师。今天许多人不看重自己基督徒的身份,其他世界所给的头衔和符号似乎更重要。但在当时新教徒的头衔就代表他生命的全部,决定他的思想、行为、反应与日常表现。被冠以新教传道人的称号,责任甚重。诺克斯对此心知肚明,他用强烈的热情接受这些责任。


在圣安德鲁斯讲道期间,诺克斯的努力取得成功,不仅城堡里的人,镇上的许多居民也都脱离了天主教,并公开表白自己的新教信仰,参与诺克斯主持的圣餐礼,其模式成为后来苏格兰长老会实践的样板。


武力开火的威胁也无法阻止他讲道


当诺克斯成为牧师的那一刻起,他就公开地责备不法之事。诺克斯在讲台上大力抨击当时天主教会里属灵的淫乱、公然的偶像崇拜,他所流露的真诚和恳切点燃了听众的心灵。


苏格兰的教皇派为了抵制诺克斯深受欢迎的讲道,费尽心机。他们下令只给修道院和大学的学者在主日布道的机会,那一天的听众是最多的。为了避免失言或者引发思考,讲道者被叮嘱在讲道中不要触及任何有争议的话题。诺克斯一眼就看穿了这套把戏,但他并没有为此愤愤不平,而是在周间的讲道里表达了祝愿,希望教士们更多钻研问题。


针对天主教在教导上的错谬,诺克斯起草了一份《呼吁书》,写给苏格兰的贵族和平民。文中他对自己教导的教义作了一个总结,大声呼吁道:“除了耶稣的名之外,再没有别的名,人可以靠着得救;所有对于他人功德的依靠都是徒劳和虚妄的。……人自称为了赎罪而献上的所有其他祭物都是亵渎神;所有人应当恨恶罪,因为罪人在上帝面前极为可憎,除了他儿子的死之外,没有什么祭物能够补偿罪的代价……


那些从他们先前的罪中被洗净的人,一定要过一个新的生活,与肉体的情欲争战,并当努力以善行来荣耀上帝。对于那些在这个邪恶的世代面前否认基督,并且以他和他话语为耻的人,基督在父面前也要否认他们,并且以他们为耻。”


诺克斯在英格兰服侍了五年,在英格兰期间,诺克斯对教会体制中的诸多问题发表了严厉抨击。“正义之剑是上帝的,如果王子和统治者不使用它,其他人就会使用。”诺克斯认为,神职人员不应该占据任何世俗官职,以免被世事缠累,分散精力,使其不能专心履行圣职的责任。


1559年,6月9日,诺克斯重返圣安德鲁斯,大主教得知诺克斯打算在他的教堂讲道,马上组织了一支武装力量,并向诺克斯传话说,如果诺克斯胆敢走上讲台,他就命令士兵向他开火。


很多人考虑到诺克斯的安全,认为诺克斯应该放弃这次讲道。面对弟兄们的恳求,他答复说:上帝可以为他作证,他讲道从来不是为了鄙视任何人,也从未怀有伤害任何人的意图,但是,若要他推迟第二天的讲道,他的良心无法苟同。“对于可能临到我的危险和惊吓,请不要为我担心,因为我的生命在上帝的护理之下,我只寻求祂的荣耀。我不希望任何人拔刀相助,为我提供保护。我只渴望有人听道。”


诺克斯坚定勇敢地回答,平息了所有的反对意见。第二天,诺克斯出现在讲台上,面对众多会众进行讲道,期间没有遭到任何抵触或打断。讲道中,他揭露了在教皇制度下,无数被引入教会的腐败现象;并指出基督徒应当在各自的领域清除腐败,这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他在同一处地方连续讲道三天。其传讲的教义影响力非常大,以至于教士长、市政官和当地居民一致赞同在该城建立符合新教信仰的敬拜形式。


对苏格兰平民,他直言他们不该消极纵容领袖,不该躲起来只是彼此偷偷议论:我们只是小老百姓,无力回天,对领袖的过错和罪无可奈何,我们想改革,但教会是属于这些大人物所有的,所以我们只能唯命是从。“将来在神面前,这些无用的借口都帮不了你们。”



直击罪恶,踽踽独行


诺克斯的讲道深深影响国王爱德华六世,诺克斯成为他的御前牧师。但这位出色的年轻君主的死,让真理在英格兰受到空前打击。他的长姐就是人称“血腥玛丽”的英格兰玛丽女王。


玛丽是顽固而狂热的罗马天主教拥护者,她一登基就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否定弟弟爱德华六世的新教信仰。为了诱使新教徒和平归顺,玛丽采取了哄骗的手段,在即位后的一段时间内发布公告,承诺不会用暴力侵犯信仰自由。但很快路德、加尔文、丁道尔的作品遭禁,新教领袖被迫逃往欧洲大陆。更多的则锒铛入狱,若不发誓放弃信仰,就要受死。


玛丽统治期间第一位作为殉道者的改教领袖是伦敦的约翰·罗杰斯牧师,他曾协助丁道尔推出了极为重要的一版英语《圣经》。受刑的早上,他被匆匆唤醒,几乎没有时间穿戴。他穿过了自己曾辛勤牧养的教区的街道,被押解到行刑地。他的妻子和十个孩子(其中一个还是婴孩),站在街道旁,残暴的主教在他下监时拒绝让家人来探望他。他仅仅看了一眼家人,无法停留,口中反复念着《诗篇》51篇的话走向火刑柱。


英国的J.C.莱尔主教说:“在那日之前,人们无法想象英格兰改教家面对死亡时的表现,很难相信领取俸禄、地位显要的神职人员真的会为了信仰而舍身被火焚烧。但看到第一个殉道者约翰·罗杰斯镇定、毫无畏缩地走进炙热的死地,群众的热情就难以压抑地爆发了,他们热烈欢呼,呼声震天。”有人形容当时的场景,“好像是去结婚一样”。


玛丽统治的最后四年,至少有288人因坚持新教信仰遭受火刑,其中包括一名大主教,四名主教,二十一名教士,五十五名妇女,四名儿童。


诺克斯因着“血腥玛丽”的上台而流亡到日内瓦,在加尔文门下受教,这是他和加尔文的首次见面,两人建立了亲密的友谊。鉴于日内瓦拥有适合学习的良好环境,他决定在以后的流放岁月中把这里当作常驻地。


虽然身在日内瓦,但他没有忘记那些身处在逼迫环境中的弟兄们。他通过书信和书籍公开斥责玛丽是逼迫神仆人的耶洗别。他有一个著名的座右铭“箭无虚发”——他的信息总是击中要害,痛斥亵渎言行毫不留情。


他呼吁英格兰的领袖与百姓要担起责任,不单是对抗皇后玛丽这个耶洗别,还包括她身边拜偶像的神父,他们狼狈为奸逼迫基督的福音,杀害神的圣徒。当他选择“箭无虚发”的那一刻,就决定要踽踽独行。


许多人要么沉默,要么只是呼喊改革却没有实际行动,今日的教会情况依然如故。神给我们足够的条件,将教会转到敬虔的路上,我们却一直停留在沉默或口头的阶段,裹足不前。若再不行动,从天上观看的神必会继续任凭我们行尸走肉,压抑理想。



他敬畏神到一个地步,以至不怕任何人


1559年,诺克斯重返自己的祖国苏格兰,致力于传播新教教义并将他的同胞从宗教腐败中拯救出来。当时血腥玛丽已死,苏格兰女王是血腥玛丽的表侄女。


钟马田在《清教徒的脚踪》一书中提到,苏格兰女王感受到诺克斯话语的能力,“往往流泪暗泣,不是因为她信服这些话,而是出于痛恨和愤怒;她对这个人充满了畏惧,惧怕他祷告和讲道所发出来的能力,甚于许多军团所带来的威胁。”因此有人称他为“苏格兰大地上的耶利米”。


他清楚地看见,按照苏格兰的民族性,唯有开启百姓的眼睛看见福音的真理,改革才可望成功,他大胆呼吁信徒对抗不公不义。作为先知,他必须身先士卒,担任改革先锋。他知道自己身兼三重任务:净化国家宗教,坚守神的圣约,持续对抗任何违背神话语的权势。


晚年的时候,诺克斯的体力每天都在衰退,但他仍然坚持讲道,尽管必须有人搀扶才能走上讲台。当他在台上因所论述的主题兴奋起来,就会忘记自己的虚弱,变得慷慨激昂,使台下的听众震惊不已。


当时还是神学院学生的詹姆斯·迈尔维尔牧师,对诺克斯讲道的情形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他写道:“我一般带着纸笔,以便随时记下自己理解的内容,诺克斯在讲解经文的头半小时通常口气温和,但是,当他进入应用部分时,我禁不住浑身战栗和发抖,甚至无法继续拿笔写字。他真的非常虚弱。每次讲道的日子,我都看到他小心翼翼地缓步而行……可是,一旦他开始讲道,马上就变得精力充沛,干劲十足,似乎要把讲坛击得粉碎,整个人从里面飞出来。”


诺克斯在临终前一周,急切地希望和教会的堂会成员再见一次面,他把他们召集到自己的房间里面,说了以下一段让人印象深刻的话:“我唯一的目标就是:靠着恩典的应许,去指示无知的人,坚固忠信的人,并安慰那些软弱、惧怕和愁苦的人;同时凭着上帝的警戒与狂傲和悖逆的人争战。我知道从以往到如今,有许多人常常高声抱怨,指责我为人过于严厉和强硬;然而,上帝知道,当我向人发出最猛烈和严厉的批评时,我对他们并无任何憎恨之心。


的确,对于他们所深陷其中的罪,我感到深恶痛绝,但我从未忘记:倘若有可能,或许我可以为主得着这些人。……因此,在上帝和他的圣天使面前,我宣告自己从来没有出卖过上帝神圣的话语,没有存心讨人的喜悦,也没有放纵自己和他人的邪情私欲。作为教会的守望者,我所行的一切不过是忠心地分派所赐予我的才干,去建立和造就教会。……你们务要在福音的永恒真理中坚守忍耐,殷勤地服侍主所指派你们管理的羊群——这羊群是祂用祂独生儿子的宝血重价赎回的。”


晚年的诺克斯完成了他在苏格兰爱丁堡教堂的牧师生涯,帮助塑造了苏格兰的新教。在此期间,他写下了著名的《苏格兰宗教改革史》。1572年,1月24日,是诺克斯在地上的最后一天。


诺克斯的一生颠沛流离,但却为神赢得了许许多多的灵魂,使他们脱离虚假的盼望。他死后被埋葬在他所牧养的爱丁堡教会的院子里,苏格兰摄政大臣当众朗读他的墓志铭:“这里躺着一个人,他敬畏神到了一个地步,以至于不害怕任何人。”诺克斯对神的热情,强势捍卫真理的态度,无人能及。无论经历多少争战、打击和得胜,他的立场永不动摇。他那毫不妥协的态度就是对神的圣工最大的贡献。苏格兰实在太亏欠他,他的坟墓后来竟被铲平铺设成停车场。


宗教谎言无法改变生命


有一句古老的教会格言说:“改革过的教会永远需要改革。”每个时代的人都要明白,基督教主要不是提供一套道德法则,而是要回到以神为中心的生活。


诺克斯认识到改革并不是改革教会的组织结构,而是首先要改变人心。只有改变人心,才能改变教会的组织结构。在诺克斯心中,神永远是第一位。宗教改革的核心就是要将那在基督里彰显自己的神,置于教会生活与思想的中心。


有一位虔敬爱主的姐妹来探访诺克斯,称赞他以往的成就。他对这位姐妹说:“舌头啊,小心你的舌头啊,姐妹!肉体本身就会夸耀自己,任何人不需要评估自己。”


诺克斯作见证说:“在我一生中,撒旦有时像吼叫的狮子,以牠全部的力量,欲置我于绝境;有时牠以我的罪来控告我,使我良心软弱;有时牠以世界的浮华来缠绕我。但我借着圣灵的宝剑,即神的话语,使撒旦的计谋完全落空。现在牠用另一种狡猾的方法来攻击我,牠夸耀我对神的国作出了贡献,并且吹捧我在事奉上留下不朽的荣誉。感谢神,祂赐我几节圣经的话语,使我可以和牠格斗,并胜过牠的诡计;这些经节是:‘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林前4:7)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林前15:10)。’”


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历史神学与教会历史教授卡尔·楚门(Carl Trueman)认为,我们在反省宗教改革时要留心观察自己的罪,因为我们自己可能成为那个抵挡改革的人。“我们也是喜爱拜偶像的人,我们就像那些以色列百姓一样,很可能为自己打造金牛犊,然后找借口说自己在敬拜三一真神耶和华。”而这正是今天的教会容易犯的错误,为了贪图自己的私欲,掩盖真相,让自己成为金牛犊。


改革的精神就是真理的精神。现代人喜欢听复兴的信息,但必须先有改革,才能见到真正的复兴。传道人若无法像诺克斯一样告诉会众,宗教的谎言无法拯救、释放、改变生命,这些人听了包裹着糖衣的信息,还是会走向灵魂的毁灭。倘若诺克斯重返人间,恐怕也分辨不出,今天许多敬拜的场所究竟是教会还是社交俱乐部?!


有人记录下诺克斯离世前的祷告:“主啊,怜悯你的教会,你用生命赎回的教会。赐平安给这多灾多难的国家。兴起忠心牧者看顾你的教会。主,将真正牧者赐予你的教会,使纯全教义得以保存。”


(本文成文参考了《诺克斯传》、《旧日光辉》、《约翰·诺克斯小传》、《神的将领》“Christianity Today”及其他相关资料,一并致谢)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守望2017-10-22 13:34 推荐阅读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