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2017-12-17 10:19 发布 | 3762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当“低端”家政阿姨面对“高端”雇主

当“低端”家政阿姨面对“高端”雇主

武秀梅、王颖

来自:境界

受访者 | 武秀梅(以下简称武姐) 王颖(曾任世界五百强公司高级法律顾问、美国纽约州注册律师、现为美意中心讲员、家庭教育认证讲员)

采访 | 文君


我家最多时有三个阿姨,一个住家、一个白班、一个早教,家里依然乱糟糟。我有五个学位,这些都化作让我比别人高明的武器;我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我对人说只有这机会能跟我这样高端的人交流。感谢神把武姐从农村带到北京,帮助像我这样迷失的人。


武姐老家在河南,初中文化,在北京做家政阿姨。王颖是她的第二任雇主,拥有五个学位(两个学士学位、三个硕士学位),持有美国律师资格,先后在美国律师事务所驻京代表处和跨国公司任职。


在这个对于武姐这样漂在北京的打工者来说格外寒冷的冬天,《境界》听说“低端”的武姐经常会和“高端”的女雇主王颖一起讨论问题,王颖觉得这样的交流非常宝贵,她很感恩武姐能住在自己的家里。于是,《境界》采访了身在同一屋檐下的这两位。


特别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家政阿姨武姐是我所有采访对象中引用圣经最多的一位。


“我在心里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境界》:武姐,王颖在你眼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武姐:她很爱学习爱读书,学识特别渊博,我从她身上学了很多东西。她家里书很多,我干完活累了,也看会书放松一下。她家的书我大概看过百分之三十,其他的书我看不懂。我爱看小说,她家里有本小说叫《酥油》,根据一个年轻女孩去西藏支教的题材写的。她也看了,我们一起讨论过。我们还聊过林语堂写的《从异教徒到基督徒》。


我感觉知识分子很好打交道,特别理解人。农村很多地方还很封闭,每天就是看看电视。好多资源都在大城市,那些义工、志愿者也很少去我们那。现在人口流动,融入到大城市,也给农村人的素质提高开了一个窗口。


无论我在哪里做,我都对他们说我是基督徒,星期天不工作,要去做礼拜。提前把话说明,避免之后发生误会。他们都能理解的,他们对文化特别尊重。


《境界》:你接触到的,像你这样来打工的人里面信主的多吗?


武姐:我接触的人里面基督徒很多,他们都跟我一样从农村到北京做家政、保洁,像我们这种层次的做这类的特别多。


《境界》:王颖,你对武姐的印象是什么?


王颖:武姐来我家是2014年2月14日,那天是正月十五也是情人节,介绍武姐给我的那位老师也是基督徒,她跟我说武姐也是基督徒。当时一看照片就觉得她是一个很可靠的人,她的微笑有那种单纯的喜乐。


相处中,我觉得她内心比较平和。我之前感觉,干活好的人脾气就大,脾气柔和的人干活就不太好。我又是一个要求高、比较苛刻的人,所以其实挺发愁的。武姐来我们家也经过一个磨合期,因为我要求高,特别是以前不信主的时候,眼睛里看到的都是不好的,这不好那不好。从武姐身上看到,信仰帮助她有更好的忍耐,干活也很认真很勤恳。关键是她不放弃给我传福音。


其实我自己的状态是:2010年我第一次做全职妈妈,在家里才呆了几个月就呆不下去了,然后就到一家跨国公司的法律部上班。从第二个孩子半岁到现在的五年时间,我一直在家做全职妈妈。以往的经历,使我形成了很不好的价值观,比如我会用学历给人划分层次。有一次我去进修一个心理学的课,在课堂交流的时候我说了一段话,现在想起来太羞愧了,我说我们家在装修,“那些装修工人只有在这个机会才能跟我这样高端的知识分子交流……”


诚实地说,那就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我在心里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没有信仰的时候根本看不到人的价值和高贵,对我来说,人等同于成绩,等同于工作,等同于你背什么包、开什么车。这样的视角也给我自己带来痛苦,因为不容否认,很多人比我强。所以在不如我的人面前,我会很自大,但在这些方面比我强,开的车比我好、拿的包是爱马仕的人面前,我就忍不住自卑。没有爱,只有残酷的竞争。这是我在信主之前人生的一个状态。


 


“我说的话和态度,我觉得好伤人啊”


《境界》:武姐,你是怎么想到给你的雇主传福音的?


武姐: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坎坷和需要,都需要福音。而且我离她近啊,别人不和她住一块儿,我和她住一块儿啊,这需要机会和距离。我一开始也没有传,过了一段吧,就是在她需要的时候点了一下,她是特别蒙福的一个人。上一个雇主我也给他们传过,他们没有信。


《境界》:听说当时你们一起讨论读过的书?


王颖:嗯,是的。2014年,就是我慕道成为基督徒非常关键的一年,我非常感恩上帝把祂的女儿武姐派到我家。我那个时候看很多书,开始做信仰方面的探索。当时看了林语堂的《从异教徒到基督徒》,一位姊妹也向我传福音,送了我这本书。当时我是完全从自己的角度来理解,比如怎么做最好的自己啊。所以我就被书里面一段辜鸿铭的话吸引,大意是说:不管信什么,人只要用爱对周围的人,敬畏天地,这个人就是基督徒,也许他不信基督,但他就是基督徒。我觉得说的太对了,所以我根本不用成为基督徒,我只要能达到这个状态就可以了。


《境界》:武姐,你们都讨论了些什么?


武姐:她引用这段话,说只要做个好人就够了,其实我就是点了她一句,我就问她:好人的结局是什么?好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圣经上说:人有了神的儿子就有生命,没有神的儿子就没有生命。神的儿子就是基督。你好人做的再多,你把财产给人家,你甚至为人家舍命,最终你的归宿在哪里?


《境界》:王颖你会不会觉得,“你怎么跟我讨论这个?”


王颖:一开始确实有。比如她跟我提到小说《酥油》里的例子,当时我就很不耐烦,从我做律师的角度看,我觉得这个例子是非排他性的,就是说这个事情在佛教里面可以发生,在基督教里面也有可能会发生,而且样本太少了,不能够得出你的结论。


《境界》:你还记得王颖当时的回应吗?


武姐:其实当时我也忙她也忙,她在吧台看手机,我在旁边干活,我们就随时聊几句,下一次或明天再继续,没有像现在这样坐着正而八经的沟通。我想把耶稣传给她,当时有很多信耶稣的朋友也在给她传,所以神特别爱她。至于结果,福音的种子播在她心里,她心是好土地还是沙地、荆棘,只有上帝知道。


王颖:其实我不太记得了。当时我开始参加一个查经班,回来后会和武姐做一些交流。当时学了点圣经觉得道理挺好,回来以后还是很骄傲,当道理学嘛,就会反反复复,有时候觉得好,有时候又觉得我不想受那个束缚。但是武姐特别感动我的就是她一直很坚持,我知道我身上有所谓知识人、高学历的人那种骄傲,我在拒绝她或者反驳她的时候,我说的话加上当时的态度,我觉得好伤人啊,但是她一直都不放弃,最后决志祷告也是她带我做的。


 


“上帝让我看到我曾经是多么骄傲”


《境界》:可以回忆一下你决志信主的情形吗?


王颖:我在探索的过程中其实已经确信有上帝,但当时我不太确信一定是基督教说的上帝。后来我去了一个在我看来其实不是真正信仰但是他们也说自己信上帝的聚会之后,我就自己做了一个祷告:“上帝,我知道你是存在的,而且我知道你是唯一的,但是我不想被任何人骗,因为这件事情太重要了,所以我请你亲自来告诉我,你是谁?”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祷告。


从那之后,除了武姐已经来到我身边,上帝还派了很多的基督徒来找我;从那以后,在我身边出现的都是基督徒,然后我就去查经。到了2014年圣诞节,我很想受洗,但那时候信心的根基很弱,很摇摆。后来又不想受洗,也不去教会了。那时候我已经开始每星期去教会,因为没有受洗,觉得不好意思见牧师,干脆教会也不去了。


很快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麻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很出乎意料,具体的细节呢我就不谈了,只要我拿出证据,找到一张纸就可以化解,对方的诬告就没有任何胜诉的可能。这一类很小的案子我从来是看不起的,我遇到的话一定推给别人。可是偏偏那个证据我就是找不着,案子就成了一个比较大的威胁。


在这个过程中,上帝让我看到我曾经是多么骄傲。首先我是个律师,其次呢,我当时很骄傲的一点就是我很会整理东西,文件都会仔细归档,2014年我还跑到一个妈妈俱乐部去分享过。结果这么重要的文件我却怎么也找不着。我找啊找,也让武姐帮我看,但就是找不着。一边找一边发现,我真的太骄傲了;一边找一边觉得自己真是太可笑了,自以为特别厉害,其实一点儿都不厉害,根本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个我,我觉得这个过程使我谦卑下来。


到了做决志祷告前一天晚上,东西找不着,先生又出差不在家,看《出埃及记》看到上帝为了救以色列人给埃及人降了那么多的灾,就觉得心里特别堵:上帝啊你是我的上帝吗?我是中国人,你这是给我降的灾吗……所以那天特别难过,就睡了。


只睡了一两个小时又醒了,但醒的时候心里特别安静,睡觉前的那种困惑、郁闷、自责全都没有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去看圣经。一翻开圣经,就有另外一个心思进到脑袋里说:在最初的地方。我想最初的地方是文件柜啊,我已经找了很多遍了,没有啊。但我还是顺服这个心思的带领,就去文件柜里找,结果就找到了。


那一刹那对于我来说,非常强烈地感受到神的存在!如果不是祂,哪怕是我一张一张纸的去数,我也找不着。当时我立马就想做决志祷告,但已经半夜两三点钟了。第二天早晨武姐一醒,我就去抱着她痛哭,说:“神是存在的!”把孩子送走以后,我们就跪在客厅里,她先带我唱了一首赞美诗《耶稣是我最知心的朋友》,然后带我做了决志祷告。


武姐:我特别喜欢这首歌,尽管唱的跑调,哈哈。我性格比较内向,朋友不多,我感觉主真的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我有什么事都会以祷告的方式到上帝面前跟祂倾诉,祂不会欺骗我,祂会时刻在我身边,我无论遇见什么事,祂都不会丢弃我。


人在世上,因为文化、财富各种外在的东西把人心中这个骄傲的城给垒起来了,有人特别以这些外在的来装饰自己。其实上帝说这些都如早晨的露水一样转眼成空,只有在基督里才是真实的。我从王颖身上感觉到,她在传福音这方面特别有恩赐,特别热心,也有财力和文化。


《腓立比书》4章1节,保罗这么称呼腓立比的信徒:“我所亲爱、所想念的弟兄们,你们就是我的喜乐,我的冠冕…”昨天她出去的时候,我说,“你去戴你的冠冕吧”,我们俩常这样说。保罗说,“我是天天冒死”;“如果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耶稣为我们舍命,作为基督徒传福音是很自然的。


 


学霸向家政阿姨请教


《境界》:你信主之后,武姐对你的信仰还有影响和帮助吗?


王颖:有,有!受洗以后,我们家就开始了一个查经小组。因为武姐她从十几岁的时候就信主了,我们一开始查经的时候,几个姊妹信仰根基都不深,所以就想靠近一个优秀的基督徒。我婆婆也是基督徒,有时候也会来和我们一起查。其实那几个姐妹学历都蛮高的,有的事业非常成功,是女老板什么的,可是我们发现对于真正最重要的真理,我们很无知,我们之前所有的学习没能使我们对真理有认识,这时候才发现我们是自以为聪明,其实我们才是无知的那个。


开始查经之后,我们就发现武姐对于圣经的理解非常深,对经文特别熟,所以她和我们一起查经对我们很有帮助。而且她非常爱学习,虽然做家政的工作,但是一直都没停止学习,而且她学了以后就会有心得。特别是圣经如何运用在现实的生活方面,我会跟她请教。


后来我们查经改在一个茶馆,武姐没有和我们继续在一起,可是她给我方方面面的支持。因为我是全职在家,家务还是挺多的,我又有传福音的热情和领受,所以家务时间有时安排不开。武姐不仅仅是把她的工作做完就好,我真的能够体会到她是站在我的角度看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安排,所以很多时候我还没有想到的事,她就已经做好了,对我是特别大的支持。


《境界》:学霸向家政阿姨请教。


武姐:她谦虚了。

王颖:这是真的。


《境界》:武姐,你觉得王颖信主之后,生命有变化吗?


武姐:可以用一个词,就是天壤之别。比如,她以前学过很多育儿理论,光我知道的育儿学习班就参加了两个。她来回摸索,有的要管的严,有的要自由发展。后来我建议她,我儿子小的时候我读过6A教育,可以到网上搜一下。结果她参加了,还得了讲师证,现在也在为很多家庭提供这方面的帮助。对自己的孩子,她根据所学的一步步实践,把孩子带到上帝面前,真是特别蒙福。


《境界》:你出来打工,照顾了别人的家庭,那你的丈夫和孩子怎么办?


武姐:王颖特别关心我这个,我们在这事上也讨论过。她也说:你帮我照顾这个家,把自己的家撇下了,这样上帝会很心疼的,要不你回家吧武姐。我说,我不在您家干,我也会去别家干,农村目前就是这种状况。


我的大孩子也出去打工了,小女儿和王颖的孩子一样大,九周岁了,是留守儿童。我昨晚还和她打电话。说实话,我对儿子特别亏欠,女儿是不到一百天我就把她带到北京了。以前我在顺义那边一个弟兄开的幼儿园里做饭,他说你把孩子带来吧,这样方便。后来那边不是拆迁了嘛,我把孩子都送回家了。可能再找也没那么好的机会了。


我老公也出去打工了,也不在家。女儿跟着奶奶,现在全托,两个礼拜回家一次。我会通过老师或奶奶跟她电话联系。十一、暑假、春节,王颖他们出去旅游的时候,他们让我回家,我用这个时间把耶稣带给孩子。我回家好几天,邻居都不知道,他们说怎么没见你啊,我说我需要和孩子有单独时间的沟通,我从王颖身上学会了“特别时光”,因为我常年不在家,我要把这个“特别时光”留给孩子,我要把神的真理带给她。


 


“你是怎么照顾我那个女儿的?”


《境界》:王颖家的生活条件蛮好的,你会不会觉得你信主这么久,为什么上帝给她这么好的条件?


武姐:不会。我们都知道乃缦的故事,他是元帅,得了大麻风,他俘虏的一个以色列的小女子提议他去以色列,在那里有神可以医治他。神并没有让小女子取代乃缦。保罗也说过,你们得救是什么身份,都要保持什么身份,无论你是为奴的,还是自主的,都要做好你自己的工作,这就是上帝给你的最好的位置。


《境界》:你服务过的这些雇主,物质条件都很充裕,你有没有觉得,哎呀,要是我也有这样的条件就好了?


武姐:没有。说不定我有了我不会管理,也是一种败坏,哈哈。圣经也说,“富户穷人在世相遇,都为耶和华所造”,我们也是因他们得福,他们劳动得来的成果也分享给我们,所以我特别的感恩。


王颖:你刚才问武姐,有没有觉得为什么上帝给我这么好的物质条件而没有给她,其实这个问题我每天都会问我自己,特别是在我刚刚信主的时候,我每天都会觉得她也是上帝的女儿,为什么上帝让她来为我做家务呢?一开始的时候我硬着心肠不去想,我想可能是上帝很偏爱我吧。后来我没法回避这个问题,她真的是我的姐妹,那我要怎样去对待她?


有一天早晨,我给孩子做了很好的饭,然后就给自己盛了点儿剩饭,突然有一个想法进到我的脑子里,“你对你的孩子那么好,你是怎么照顾我的女儿的呢?”我感觉是上帝在问我,我对孩子那么好,却不好好照顾自己。然后我就想,我要好好照顾自己。接着又来了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照顾我那个女儿(武姐)的?”当时我有很多愧疚,上帝不会放过我们心里任何一个阴暗的地方。


有许多像武姐这样的人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帮助这个城市,也帮助像我这样的人,我们要善待他们。我很希望我们基督徒能多多为他们祷告,请上帝亲自保守看顾他们,让他们因着上帝的爱,无论在怎么样的环境里面,无论面对怎样的困难,都有真平安和喜乐。


神也藉着这个问题慢慢使我明白,我感恩我所拥有的,但这些物质跟上帝给我们的最完美的恩典相比是微不足道的。恩典实际上是一个无穷大,你穿什么鞋子、拿什么包、开什么车,这些跟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相比都太微不足道了。我们生活里所看重的东西与无穷大相比,加上或者减去,其实没有差别。最重要的不是在这一生我们如何享受物质生活,而是我们在永恒里是不是真的能够和上帝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我对生命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了,我特别感恩,因为当我不再自高自大的时候,我的自卑也消失了,真的看到每个生命是多么宝贵,上帝真的是爱我们每一个人。


在我家曾经人最多的时候有一个住家阿姨、一个白班阿姨,还有一个早教阿姨,但家里依然是乱糟糟的。当人不在真理里面,不管我学多少家政、育儿、管理,这些最后都化作我去攻击别人、显得我比别人高明的一个武器,这家里是没有爱的。所以圣经说,“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这是真实的。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