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2017-12-20 17:46 发布 | 2924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平安夜的故事——不准动武
平安夜的故事——不准动武
 
来自:生活无国界
题目为编者所加,文字有所删减。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才能被称为一个男人;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海,才能在沙丘安眠;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才能被永远禁止。
答案啊,我的朋友,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座山要耸立多少年,才能被冲刷入海;
一些人要生存多少年,才能被容许自由;
一个人要多少回转过头去,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答案啊,我的朋友,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才能看见天空;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才能听见人们的悲泣;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答案啊,我的朋友,它在这风中飘扬。
 
 这是一首早期的民谣歌曲,歌名叫作《答案在风中飘扬》。今年在电视节目《朗读者》中几位曾经在战乱国家服务过的无国界医生用并不专业的嗓音朗诵着这首歌的歌词,送给那些在战争中出生的孩子,希望他们将来能远离战乱,在和平的环境中遇见自己美好的未来。
 
 敌对的国家、民族、个人之间如何才能和好?怎样才能成就永久的和平呢?圣经《以弗所书》二章14-18节写道:“因他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藉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因为我们两下藉着他被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用生命作为赎价,成就了和平。十字架是敌对双方和好的根本,十字架的功效是存到永远的。这个因仇恨和敌意而被分割的世界,福音才是唯一的解决对策,和平的福音使相信耶稣基督的人与神和好,在基督里合而为一。
 

这是一个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真实故事,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当时的历史背景:
1944年6月6日,288万由美英等国组成的盟军在法国诺曼底登陆,成功开辟了欧洲第二战场。两个月之后,盟军解放了法国首都巴黎,随后盟军第6、第12、第21集团军群直逼德国边境。为扭转这一局面,希特勒决定集中兵力,在西线发动一场使盟军猝不及防的攻势,夺回主动权。于是,从1944年9月底开始,一场最大的西线阵地反击战——阿登反击战计划在德军最高统帅部秘密策划进行。
 
1944年12月16日,“阿登战役”爆发,这场战役持续了一个多月,最终以盟军的反败为胜而宣告结束。在阿登战役中,有60多万名德军、近65万名盟军参战,德军超过10万人伤亡、被俘或失踪,而这场战役的胜利是以8万多名美英盟军官兵的伤亡和失踪为代价,其中美军的伤亡人数是75482人,这是美军历史上伤亡最大的一次战役。阿登战役结束4个月后,美英盟军和苏联红军攻占了柏林,纳粹德国战败投降。
 
我们所要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阿登战役”爆发后不久,1944年12月24日,平安夜。
 
在战区德方一侧的许特根森林(Hürtgen Forest)深处,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维肯(Elisabeth Vincken)的德国妇女,因在亚琛城内的家和糕饼店被盟军空中轰炸摧毁,为了逃避战乱,她带着12岁的儿子弗瑞斯(Fritz Vincken),住在林中一个用于狩猎的小木屋里。虽然战役在小木屋不远处的四周展开,枪炮声清晰可辨,但密林中还算安全。
 
圣诞前夕,母子二人极其盼望在镇上工作的父亲休伯特回家团聚,共度圣诞。为了圣诞晚宴,伊丽莎白还养肥了一只名叫赫尔曼的公鸡,等着丈夫归来,宰杀了吃一顿团圆饭。弗瑞斯的父亲此刻应征在德国民防消防队服务,是一名厨师,一家人还等着他带食物回来。不过大雪封山、战火未熄,父亲还能回来吗?
 
突然,小木屋门前传来了一阵梆梆的敲门声。
 
小弗瑞斯以为父亲回来了,跑过去开门,但母亲伊丽莎白觉得敲门声和以往不同,她很快地吹灭了蜡烛,拦住了弗瑞斯,自己上前把门打开。两名戴着钢盔的士兵站在门前,还有一名士兵躺在雪地上,像死去了一样。其中的一名士兵用伊丽莎白他们听不懂的语言试图和他们沟通,还指着躺在雪地上的人说个不停。伊丽莎白立刻意识到他们是敌方的美国士兵!
 
原来,这三个人是美军第8师第121步兵团的士兵,在暴风雪中与部队走失,他们一面躲避德军的追击,一面寻找己方的阵地,已经在森林整整徘徊了三天三夜。他们饥寒交迫,身上满是冻伤。其中一名美国士兵的大腿中弹,失血过多,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这些荷枪实弹的美国士兵,本可以强行闯入木屋,但是他们却礼貌地敲门,请求小木屋的主人留宿。
 
伊丽莎白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话,但她明白美国士兵的意思。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听着他们的请求。沉默了一阵后,伊丽莎白请他们进屋。她将受伤的士兵安置到小弗瑞斯的床上,将床单撕开做成绷带为伤兵包扎伤口。伊丽莎白让儿子去弄一桶雪,为冻伤的士兵揉擦手脚,又让弗瑞斯把他们家的公鸡赫尔曼抓来杀了,另外还拿出6个土豆做圣诞晚餐。
 
不久,小木屋便弥漫着烤鸡的香味。与此同时,伊丽莎白发现她可以和另一位美国士兵用法语交流,紧张的气氛立刻缓和下来。
 
这时候,又传来梆梆的敲门声。弗瑞斯想,多半是其他迷路的美国士兵。他走过去打开门,结果看见站在门口的是4名德军士兵。弗瑞斯顿时僵在那里。“我被吓得动弹不得,”多年后他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我站在那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尽管他还是个孩子,但他也知道当时德国政府规定:收留敌军者处死!
 
伊丽莎白冷静地走出来,对带队的德军下士说,“圣诞快乐!”下士向她说明,他们与自己的部队走散,在森林中迷了路,希望借宿一晚。伊丽莎白说,“欢迎进来暖和身子,也欢迎和我们共享圣诞晚餐。不过我们还有其他的客人,这些人不是你们的朋友,希望你们能包容他们。”德军下士马上警觉地追问:“里面是什么人?是美国人吗?”伊丽莎白回答说:“是。”然后说,“今晚是平安夜,你们谁也不准在这里动武,请将武器放在门外。”德军下士死死地盯着伊丽莎白看了一阵,然后放下了武器,走进了小木屋。
 
小木屋内的美国士兵紧张起来,眼看着一名叫拉尔夫·布兰克的士兵掏出了手枪,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准备随时向进门的德国士兵开枪。但伊丽莎白喝住了他,她用法语说了同样的话:“今晚是平安夜,不准动武,把枪给我。”布兰克把手枪交给了伊丽莎白。
 
然后,伊丽莎白安排这些敌对的士兵们坐在餐桌前。因为房子狭小,美、德士兵不得不紧紧地挤坐在一起,他们彼此警惕地提防着对方,小木屋里的气氛仍然很紧张。伊丽莎白微笑着一边和他们说话,一边忙着准备圣诞晚餐。
 
几分钟后,小木屋的温暖、食物的喷香、女主人的热情,让对立双方紧绷的神经慢慢松弛下来。随后,美国士兵掏出了自己的香烟盒,请德国士兵抽烟。德国士兵也从背包中拿出一瓶红酒和一块面包与大家分享,还有一名美国士兵分享了他的速溶咖啡。
 
其中一名德国士兵为受伤的美国士兵检查伤口,并用自己的急救包为他处理、包扎伤口。这位德国士兵几个月前曾是海德堡一所医学院的学生,他能用英语与美国士兵交流。他告诉他们说,因为天气寒冷,伤口没有感染,仅仅是失血太多,并没有生命危险,休息和调养会使伤员恢复健康。这个时候,双方都已经开始放下对对方的防备。
 
晚餐端上桌,伊丽莎白开始做饭前祈祷,她含着眼泪祷告说:“感谢主的恩典,让大家能在这场恐怖的战争中和平地共处一室;在这个平安夜,我们承诺不分敌我、友好相处,分享这顿并不丰盛的圣诞晚餐;我们祈祷尽早结束这场可怕的战争,让大家都能平安回到自己的家乡,儿子可以和妈妈团聚,可以与姐妹拥抱。”
 
话音未落,士兵们已泪流满面,他们被伊丽莎白的祷告深深打动,战场上结下的仇恨已经烟消云散,他们的心中充满着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也充满着对和平的期盼。

用完晚餐后已是午夜,大家走出小木屋。此时,暴风雪已经停了,暗蓝的天空群星闪烁。他们不约而同地仰望星空,寻找那颗伯利恒之星。
 
在这个夜晚,曾经彼此为敌的7名美、德士兵在同一个屋檐下同床共眠,温暖舒适地度过了平安夜。

第二天早上,伊丽莎白给美国伤兵喂了鸡蛋汤。德国下士用地图告诉美国士兵德军阵地的所在地,并特意叮嘱他们不要去蒙夏镇,因为德军已经重新占领了这个地区。他又送给美军士兵拉尔夫一个指南针。德国士兵还做了一副担架,给美国伤兵使用。双方再三感谢伊丽莎白和弗瑞斯之后,握手告别,朝不同方向离去。
 
此后,弗瑞斯的母亲伊丽莎白再也没有见过其中的任何一名士兵。但她每次回忆起这件事时,她总是说“上帝和我们一起在吃晚餐”。
 
但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1958年,当年的小弗瑞斯已经长大结婚,并移民到夏威夷开了一家比萨饼店。他的父亲于1963年去世,母亲伊丽莎白于1966年去世。在美国朋友的敦促下,他把这个经历写了出来,投稿给《读者文摘》发表。
 
多年来,弗瑞斯一直想与7名士兵重逢,但迟迟不能如愿。
1995年3月,美国电视节目《未解之谜》将他的故事制成视频播出。不久,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镇一家养老院的一位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未解之谜》,他那儿的一名二战老兵和朋友家人多年来也在讲述同样的故事。
 
1996年1月,弗瑞斯来到了马里兰州,相隔51年后的弗瑞斯和当年的美国士兵拉尔夫再次见面。二人相拥,喜极而泣。拉尔夫对弗瑞斯说,“你母亲救了我们的命!这是生命意义中最崇高的。”弗瑞斯回答道:“我现在死也可以瞑目了,毕竟我母亲的勇气没有被遗忘......”
 
后来,弗瑞斯又联系上了另一名当年的美国士兵阿尔弗雷德,但他却没有找到当年的那几名德国士兵。

弗瑞斯·维肯于2002年12月8日在美国俄勒冈州去世,享年69岁,距1944年“平安夜事件”57周年纪念日的到来只差16天。同年,好莱坞出品了一部根据这个故事改编的电影,片名叫《平安夜》(Silent Night),又译为《寂静的夜》《遭遇平安夜》《平安夜遭遇战》。
 
最后一名经历过那次事件的士兵阿尔弗雷德·安德森则于2005年11月21日去世,享年109岁。
 
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平安夜啊!从上帝而来的勇气和智慧使得伊丽莎白这位极其普通的德国妇女挽回了包括自己和儿子在内9个人的生命,上帝的爱在她的身上彰显出来,在那个战火纷飞、寒冷的冬日温暖着小木屋里的每一个人。这爱化解了仇恨,带来了和平,这爱是在耶稣基督里成就的。
 
关于耶稣的降生,施玮老师在《以马内利》这本书中写道:

“灾难中被迫迁徙的人啊,谁能知道哪一块土地将接纳你?哪一间屋中,有供你果腹的饮食、安卧的尺地?人啊,在惊恐中逃难,在孤独中冷却了一颗期盼爱的心。然而,爱你的天父盼望你知道,祂与你同在;道成肉身的神,襁褓中的耶稣与你同在。
……
终于,祂弃了天庭,不以本有的权能为强夺,反倒虚己,成了襁褓中的弱质。以肉身体验肉身的艰辛。

神,来到人间;道,成了肉身。
 
他以逃难,开始在地上三十三年的生命历程。他以逃难的命运来贴近被放逐在全地的众子,贴近流浪在家园外的儿女们。他以逃难中的‘襁褓’,为逃难者筑起了不可毁灭的‘避难所’。
……
 
这是一个为罪孽中受苦的人而生的婴孩,他是人子,也是神的独生子。‘有一子赐给我们’,他来自于荣耀与圣洁,是光,是粮,是活水。他被赐给我们,被赐给了所有迷失、流浪的人。
 
注视他吧!将你疲倦、困乏的目光转向他,将你冰冷、绝望的心投向他。看啊!这襁褓中的婴孩——耶稣,担当着你被灾难追逐的恐惧,担当着你流离漂泊的憔悴,担当着你对明天的绝望。
 
他,更是给了你一个永不能被夺去、拆毁的家园——那就是上帝的爱。”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