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2018-02-04 11:07 发布 | 5326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敬畏追寻,柳暗花明

敬畏追寻,柳暗花明

林玲

来自:香柏领导力

编 者 按 


异国他乡虽然风情旖旎,但是陌生的环境与不由自主的生活习惯依然催逼”主,可否引领我在异国他乡一样可以‘心有归处’?“


原来人无论动迁哪里,总有inner peace 是我心唯一的去处。


本文作者搬迁到马来定居,但唯一让她满得安慰和盼望的,就是寻找一处聚会的所在。四年以来,她往返于中国与马来西亚中间,是上帝的恩手总留给她不离不弃,不舍不忘的期盼,那就是找到神的家,如神殿中的青橄榄一样,自由高歌赞美神。作者文笔流畅,一气呵成之见证。

 


“你们必欢欢喜喜而出来,平平安安蒙引导,大山小山必在你们面前发声歌唱,田野的树木也都拍掌。”(《以赛亚书》55:12)



█ █ █


 

2014年,我离开杭州随先生到马来西亚生活。

 

异国他乡,跟我们紧邻的是对印度夫妇,得知丈夫是一教会的牧师后,我就暗暗想要与他们熟络,这样可以搭他们的顺风车去教堂,还可以提升英语。但我常常出差回国,一年多,还没准备好先临时“拜神”似的熟悉下英语去“熟络”他们,人家就搬离了。

 

先生忙于公司事务,也不擅长教我带马来西亚的多种混掺式语言,还有左行右驾的车,我一度宅,如果先生不在家,我除了小区里走走,与保安点个头,没有人搭话,也少有人散步 。最多的就是在阳台上看天望云。云总是蓬松绵软地堆在天幕下,白净耀眼着。东南亚的阳光丰厚啊,永不缺乏。

 

常会忆起第一次来大马那个冬天,开车去公园晨练,风光旖旎。我想起崇一堂牧师曾说过"阳光就是耶稣的恩光",想到这里,我就在那清丽煦烂的晨光中,祈求上帝能让我在大马长驻,感恩能在中国最寒季跑过来享受这別样的温暖。

 

"事就这样成了。"

 

没想到,次年我们全家人便定居大马。

 

█ █ █


 

可是,虽然定居大马让我感恩神的应允,但却没有固定教会,更让我想念我的家乡,我所侍奉的杭州崇一堂,那个全球知名牧师常去布道讲经的教会。每每主日备好虔心去的路上远远就能听到教堂的赞美音乐,一排飞鸽在耀眼的十字架上方飞入云霄的讲台顶部布置和着唱诗班与传道师对圣经的阐释,总是让神的6000多子民们哑雀静谧地享受神的教导与恩泽。

 

于是,我便在苦闷时向上帝请求:给我一个可以去的教会,好吗?好吗?

 

马来西亚是多民族多宗教多人种的国家,我琢磨着请一个同事载我去找一家中文教会,曾5人围坐茶聊,却是5种信仰。


 


我祷告:给我恒心吧,英语马来语运用自如了就可以独自去教会了......

 

我祷告:给我平安吧,能独自驾车出门就可以去找教会了......

 

我祷告:给我技巧吧,学会游泳,增强体魄,每日状态大好才能......

 

我祷告:给我精力体力吧,能兼顾好工作与家庭还有丈夫与孩子,就能有更旺盛的灵命学习......

 

我祷告:给我信心吧,能尝试着开始总是没有自信的开口讲英语和自驾出门,就可以开始了......

 

 


终于用中国驾照换到了马来的驾照,虽然也费尽周折,获取一点人身的自由总可以让心飞翔一会。左驾右行若干年的习惯突然就换了方向,右驾左行,刚来坐副驾时常常会在先生驾车转弯或会车时抠紧脚趾,惊叹都被憋在喉咙。现在自己可以“自由”了,却常常上错车门常常转弯时开动雨刮器。一次车轮卡在桥头的石座中悬下一半而让车稳着陆,刚学会夸人的宝贝刚过了两岁,毫无惊扰一脸灿烂:“妈妈,你开得真好。“ 而后再经历一次有惊无险,我镇定中听见上帝的声音:”歇歇!“ 便暂放弃了。

 

几经生活的折腾,我奔波在中国与马来西亚的往返途中,费力在3岁前孩子的吃喝玩乐与不定时却需要操心的工作上,我祷告的种种,只有祷告本身这件事在坚持 ,3年多以来,祷告所祈求的内容一个都没有实现。而最难为情的是缠着丈夫送我去教会,远远看着的十字架教堂,走近了,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门在哪,加上停车不便居然直接把我送回家;或者是纯英文教会,我真是没有勇气进去;还曾在周日去教会接人,等人,却并不知道马来西亚基督教堂里面真正的样子。

 

我祷告中含了些撒娇嗔怨:“主啊,难道就这样冷待我了?”

 

 

█ █ █


异国诸多不适随着日子有增无减,很多时候有撑不下去的感觉,无奈中肢体与意念都似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深渊,四周所有的一切都被我厌烦甚至仇视,感觉被魔鬼囿制了。

 

“我因一切敌人成了羞辱,在我的邻舍跟前更甚”

 

“我被人忘记,如同死人,无人记念。我好象破碎的器皿。”

 

多次重新拿起英语书,进入英语网络世界,却终是没有坚持到好的成效。

 

冥思苦想中我开始用英语背诵主祷文,仅主祷文用英语。然后在每天清晨熟练祷告,末了请求主助我开启新灵命时段的耳与口,让我不要因为语言和驾车问题而成为“又聋又哑又没腿”的外国人。

 

我不断祷告能找到一个中文教会,而马来华人几乎全都会各种语言,这样,岂不完美?!

 

 


异域不止风情,更多的是夹击般的压力排山倒海,我感觉承受力几乎达致极限,无奈,只好释放自己:我只负责祷告,把一切都交给上帝,主怎么安排我就怎么顺服。

 

就那么猝不及防的一天,公司会议开始,惯例的老板英文开头一段后转向我改用中文翻译,我激动极了地喊:你不要用中文,我能听懂多半了,后面的我猜也可以!

 

大家笑了。我没笑,我很惊愣。我平时不带压力地学英文方式要不要推荐给众多网络英文机构?!

 

期间,我曾几次回到杭州崇一堂,内心无限感慨,是否我只能在杭州有教会可敬拜可侍奉可依赖?

 

我立即扫灭了自己的这种怨念。

 

上帝无所不能,耶稣无所不在。

 

“唯独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摇。”

 

遥远他乡,敌不过现实生活的疲惫与孤寂之余,那,要不要把祷告改为:早点回杭州?我喜欢崇一堂! 却又涉及孩子念书先生的事业,我焦头烂额。

 

曾出差到浙江温州,一个小小的工业区,有四家教堂,我惊叹,那个美丽舒适的小镇一定是蒙了神的恩赐,我留恋之余祷告:主,可否引领我在异国他乡一样可以“心有归处”?

 

 

█ █ █


近四年过去了,2018年的第一天,元旦节,忙到晚上,我调整好自己,想着给新年一个计划一些目标,第一:坚持读《圣经》,哪怕每天一节,一小节;争取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教会,每周做礼拜半天;第二:语言;第三:驾车;第四:游泳......

 

第二天,元旦2,幼儿园放假,我带着孩子随先生去了公司。

 

同层的女厕所维修,我们需要上到一个楼层,电梯打开,我好惊讶有一个过道的墙壁上多了些敞亮的字画,是一些《圣经》上的话语,好奇之际,我寻隐者不见地遁着走进,是一家餐馆,够大,乌木色的桌椅,很新,很整齐,这对于我所居住的以户外大排档方式最多的马来区餐饮业来讲还真是让我眼前一亮,心下好欢喜!

 

中午便早早带着孩子去这家餐馆用餐,一个穿粉红色统一服装的姐妹过来,笑盈盈地打招呼,得知我第一次来,便热情地介绍:刚刚开业的基督餐厅,隔壁就是教会,从华人区的KEPONG搬过来的,那边太小,搬这儿来刚半个月不到。

 

 


我心里已经哇啦哇啦地欢呼开来了,言谈之间,兴奋也溢于言表。她得知我还不便单独驾车出门,便留下我的电话,说周日可以来接我做完礼拜再送我回。

 

就象高中三年复读一年终于考上清华北大一样的感觉,任何解释都抵不过对耶稣能与爱的笃信。

 

“当称谢进入祂的门,当赞美进入祂的院;当感谢祂,称颂祂的名。”

 

因孩子还需要两年定居马来西亚,对杭州的心向往中,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教会的名字叫“沙玛”,而我在这四年中对神的渴慕被上帝完美成就,“就象神殿中的青橄榄树,我永永远远倚靠神的慈爱。我要称谢你,直到永远,因为你行了这事,我也要在你圣民面前仰望你的名,这名本为美好。”(《诗篇》52:8-9)


 

阿们。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