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2018-02-09 11:04 发布 | 2732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春节回家,怎样给父母传福音?

春节回家,怎样给父母传福音?

来自:ipocket

小编:很快就要过春节了。相信弟兄姊妹大都会和父母团聚,一起享受春节的欢聚。然而,对于很多弟兄姊妹,家人不信主是自己内心很深的痛楚,借着回家给他们传福音也是我们很大的使命和重担。愿神帮助弟兄姊妹!愿神的大能彰显在弟兄姊妹的家中,愿弟兄姊妹被神的大爱和圣灵的能力充满,可以更好地被神使用,祝福家人。本篇文章是一个感恩见证,作者小约翰是如何引领自己的父母信主,以及神如何在他们身上工作,最终决定受洗的。愿神借着这篇文章,祝福弟兄姊妹。

2015年3月1日礼拜天,对很多人来说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但对我来说,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就在这个主日,我父母受洗归入主耶稣基督名下。

 

给我父母施洗的牧师特邀我在父母受洗后以长老身份为他们做一个祝福祷告,我祷告时,几度哽咽;祷告过程中,台下不少弟兄姊妹,更是泪流满面。当时,圣灵大大动工,打动人心。

 

我尽管等这一刻好久了,却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和直接!是我们独一永活的上帝以祂的大能在人心动工,成就祂自己的美意!

 

这确实是我最直接的感受:是的,上帝做祂自己的工作,我们都是无用的仆人和瓦器。所以,我在题目中写“怎样给父母传福音”,怎样看怎么像是不大对。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希望你明白:任何方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确信永活全能的真神做祂自己的工作!


直到此刻,我才算是终于理解了保罗晚年为什么对提摩太说:“我们纵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提后2:13)也终于更深地明白了,在创世记第15章中,亚伯拉罕在等待与神立约的庄严时刻,竟睡着了,是上帝自己亲自从劈开的肉块中间走过(以冒烟的火炉和火把为象征)。上帝以此象征性的举动告诉亚伯拉罕:上帝自己如背约的话,就要像这些劈开的动物一样被劈开!。这本来是需要由人来承担的背约诅咒。结果,上帝竟以祂的独生子亲自为我们担当了背约的诅咒,好让我们享受到恩约的好处。日落天黑后,上主藉冒烟的火炉和烧着的火把显现,在肉块中经过,表示祂以庄严的誓约向亚伯兰证实赐地的应许。

 

回想起来,在父母迈向受洗、逐步确立信仰的过程中,我有多少次软弱和沮丧啊。有多少回,我甚至真就丧失了最起码的祷告勇气和信心。我灵里多少次因周围的黑暗和魔鬼攻击(在创世记15章中以鸷鸟为象征)而沉沉睡去。主耶稣不就说过吗:“你们不能同我警醒片时吗?”(太26:40)是的,很多时候,我们还真就不能!

 

就在前两周,家庭礼拜结束后,我询问父母对受洗的看法。母亲欣然愿受洗,但父亲突然执拗地说:“要是离家近,俺现在就爬起来回俺老家啦!你们不能强迫俺信。俺有不信的自由!”


我当时就觉得心里一沉,但故作镇定对父亲说:“爸,您想想看,一个人要是得了癌症,他就是有再重要的工作,也得放下,这个人哪有工作和生活的自由?目前,对他来说,最要紧的事是治病。他若是听说城里有一个医生能治这种绝症,难道不会放下所有自由,赶紧去找这位医生治病?您看,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体都这么照顾,何况关系到灵魂的事!咱们灵里都有罪,罪不解决的话,一定会下地狱。因为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犯罪的人哪有什么自由?”


然而,我爸爸却说:“下地狱就下地狱,谁知道地狱是真是假?”我说:“地狱的事百分之百是真的!”

 

爸说:“你又没见过!”我说:“我是没见过,但有见过的。那就是耶稣基督。祂死了又活了。祂说有,肯定就有。您说祂干嘛骗咱们?祂说的话可比我的话值钱多啦!”

 

爸说:“俺不管,反正俺村周遭儿没一个信的,俺就随大流好了。”

 

我说:“您随哪个大流呢?过去咱们古人还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呢!现在人信起了无神论和进化论还有马克思主义。您到底随哪个大流呢?”

 

爸说:“俺不管,你妈愿受洗就受洗,反正俺不洗!”

 

我听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晚的谈话算是谈崩了。临睡前祷告时,我特别难过,不知道老爸为啥有这么大的冲突和反复。他以前分明信得好好的—他老人家每回都谢饭祷告,每晚家庭礼拜都跪下来祷告,咋说翻脸就翻脸?我又沮丧又难过,似乎这么多年所有工作都白做了。那晚,我跪在上帝面前,好久说不出话来,连祷告的信心似都流走了。

 

18年前,我接受耶稣基督为我个人的救主和主。从那以后,上帝就给了一份特别重的负担,就是要把福音传给自己最亲的人,尤其是我越来越苍老的父母。当时,我觉得应不难,因为他们没读过几年书,对我更是言听计从。我想只要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没啥难办。结果,我传福音给他们,他们虽没说反对,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让我很难办。

 

后来,有一回我爸爸生病,他们特别邀请当时在家的我为之祷告。我迫切祷告,上帝也怜悯和垂听祷告,爸的病大有好转。我当时可高兴了,以为这下他们应该没啥问题了。


然而,时过境迁,病一好,他们也就不把信仰当回事了。但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和他们分享信仰的事情,甚至也一起有简短礼拜。我还给他们《圣经》、《赞美诗》、《游子吟》等各种书籍,逢年过节买基督教日历和挂历,贴基督教春联,他们并没反对,也觉得信仰好,甚至允许我每次在老家饭前大声谢饭祷告。但他们自己还是没对信仰的事特别认真。

 

再后来呢,我就不断写纸信给二老,每次在信里都有计划有步骤地传一点儿福音。每次讲一点,每次讲一点。他们老人家很爱读我的信,但对福音内容,也还是看了就看了,没什么特别回应。这真就像扔石头进池塘,泛起了一些涟漪,随后呢,也就平静无波了。

 

近几年,“淘宝”上有卖圣经播放器的,我赶紧给父母买了一台。这对父母来说是好东西。他们二老不怎么爱看电视,所以,他们就一篇接着一篇地听播放器来的内容。听完了《旧约》就听《新约》,听完了《荒漠甘泉》就听《初信造就》。尤其是里边的“圣经系列广播剧”,很合他们的口胃。

 

然而,毕竟我和老家相离遥远,对他们的具体情况也不太清楚。也是在这几年,我又帮父母联系上我姐姐所在地级市的家庭教会。有段时间,我妈妈刚好住在姐家,所以,她周日就到那间家庭教会去听道。

 

我自己每出一本书,也送父母一本。二老很爱读我写的书。我外甥告诉我,我妈常坐在窗口,一本正经地举着我的书在读。后来,我问妈书里不少内容,发现她还真读到心里去了。她自己也常祷告,祷告时也有流泪感动的经历。

 

当然,在这期间,我们一家也愿全家摆上,为父母得救迫切求上帝动工。我特别感谢我的妻子,在上帝赐给我们女儿之外,她和我又迫切恳求上帝赐给我们儿子。这是我父母晚年梦寐以求的大喜事,因为我们兄弟生的都是女儿。我们夫妻对女儿和儿子一视同仁。


但对我父母来说,抱个孙子,对他们来说意义自然非同小可。生儿子这样的事,我们夫妻倒真是把它当成神国拓展的大事来对待。所以,我们一家在海外期间,就为这事特别祷告。后来,在得知妻子怀孕前三天,我还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有了一个儿子,连名字天使都给起好了,是个男孩的名。这当然绝对不是圣经中的异梦异象,那是属上帝特殊启示的范围;而我所经历的,不过是上帝的一次稍微有点儿特别的护理罢了。故而,我也从不愿对人分享这些内容,毕竟,信道是从听道来的,不是从这些事来的。后来,事情果然就这样发生了。我儿子也就有了梦中那个名字。

 

这事真惊动到了父母,他们特别渴望不远万里到海外来看孙子。我们全家“严阵以待”。这么多年来,我们多次邀请父母来同住。但二老怎么也不习惯住在外地。所以,常小住一阵就回了。这回可是要来常住一大段时间。我们一方面欢呼雀跃,另一方面则把对父母传福音的大事铭记心头。所以,在他们来之前,我们家每晚家庭礼拜,就为此事代祷。连我的小女儿都念念叨叨向上帝连着求了两周,求主保佑爷爷奶奶顺利来海外我们家里。

 

感谢主,父母顺利到了我们在海外暂居的家。每晚,我们晚饭后都有一起的家庭礼拜。大家会坐下来一起唱诗篇,然后我就问孩子要理问答,然后是大家分享每天的感恩和感动事项,接下来我会讲解圣经,会问题解答,最后是大家跪下来轮流祷告。


每天白天,我就帮父母播放圣经播放器的内容,他们听完了《新约》和“圣经广播剧系列”,也听完了《初信造就》、《标杆人生》、《荒漠甘泉》等内容。同时,我又帮他们借了和买了一些书,比如《信仰与祭祖》、《千载悬疑》、《好消息》等;又把很多本《中信》、《海外校园》、《生命季刊》、《生命与信仰》等杂志给他们看。他们看后,每晚的家庭礼拜环节,我都会检查一下他们听或读的情况。

 

有意思的是,在这期间,我夫人在国内翻译的一本叫《山雨》的书,也从国内寄到了我家。没想到我爸很喜欢读这本讲傈僳族宣教士富能仁的传记。有晚我跟他聊,他说看来信仰就是得豁出去。一豁出来了,啥都不怕了。但富能仁这样的人太少了。

 

爸爸也仔细读了《信仰与祭祖》。他反馈给我说,信仰好是好,但不要祭祖了,恐怕周围人会说三道四,压力太大。

 

每到周日,我们这一大家子就一起去教会。他们去教会一段时间后,就反馈说自己是农民,老土,跟大家说不上话。

 

针对这些问题,我就用晚礼拜的讲道来对症下药。比如,讲到祭祖的事情,我有一次就特别讲了林前10:20:“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神,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那晚爸爸听后,就跪下来向上帝祷告说自己很感动。

 

至于和大家说不上话的问题,我就邀教会中一对热心的夫妇,每次礼拜天专门跟父母好好聊聊。他们夫妻真是特别好的同工。每次,他们见我父母就问寒问暖,还热心传福音和作见证,还特邀我父母出去吃饭。我把父母的问题反映给他们,他们在跟父母交往时也就特别有针对性地解决他们的困惑和问题。信仰不是迷信。我不希望父母只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勉强接受。

 

这期间,有两个信念特别支持和鼓舞着我。

  • 一是罗马书10:17所提到的:“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不管用什么方式,我都想让父母听到或看到圣经真理。这才是建立信仰最为根本之处。

  • 二是使徒行传16:31所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也就是说,上帝的美好应许,不只是给我一个人的,也是给我们全家的。我是我们家第一个信主的,这里必有上帝的美意:上帝要通过我把福音带给全家。

 

当然,几个月朝夕相处下来,上帝的恩典和爱也特别临到我们这个大家庭。我爸有一次对我说:“想来想去,俺就想自己的儿子也不会误俺(骗俺)。想想你们,也真不容易。你们的福音要不是真的,你们也不可能在这里生活这么长时间:看看你们一穷二白,但你们自己的高兴倒是真的。”听他这么说,我真是感恩。

 

二老特别享受晚饭后的家庭礼拜时间:含饴弄孙,全家团圆。我学业尽管忙碌,也尽量抽时间晚礼拜之后也陪陪他们,跟他们聊聊天。他们能由衷地感觉到,我们是真心记挂他们,不是把他们当传福音对象,而是发自内心爱他们,愿跟他们待在一起。

 

在他们来之前,我就下决心任何地方都不指责、批评他们。当然,我做得不是很好。他们刚来之后,家里特别忙,孩子们又接连生病,我妻子跟他们沟通不多,他们有些误解。我及时跟妻子沟通。妻子愿意在上帝面前认罪,并真诚改变。他们二老真看到了妻子的改变和上帝借着人对他们表达的敬重和爱。

 

一次次晚礼拜和深入沟通下来,我本以为他们受洗的事水到渠成,没想到爸有了这种激烈反应。我自己确实山穷水尽、黔驴技穷。但不管怎样,我还是回到支撑我的那两个基本信念。所以,我一方面还是坚持祷告恳求主动工,另一方面还是好好准备晚礼拜讲道。同时,我也真诚地对爸说,绝不逼他,他老人家哪怕不受洗,也没事。重要的是,他要理解到儿子的这份孝心,也真知道在真理里才能得自由。他的儿子绝对不愿意自己上天堂,而老爸却下地狱!

 

人的尽头,神的起头。上帝在我山穷水尽,自己彻底无能之后,显出了祂的信实和大能。


就在上一周,祂在我爸爸心里不断进行感化工作。上周有一次,我爸跪在地上祷告时,突然说:“上帝啊,谢谢你在信仰上领我上道!”我以为听错了,事后也没敢多问。到第二天,我讲主祷文。讲完后,他跪在地上祷告说:“上帝啊,俺不会祷告。但不管咋样,该信就得信。俺是罪人,求你救俺!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听后大喜所望。就悄悄问妈。妈说我爸真回心转意了。到了后一晚,讲道完后,我就特意问他:“老爸,受洗的事,咋说?”

 

他说:“受洗这事儿非得到教会吗?要不你在家里给我们洗洗不就得了?”

 

我说:“这还真得到教会,因为一是归入基督,二是归入有形教会。这可是件严肃神圣的事儿,也必须得在教会中公开见证,还得有牧师主持才行。您看,连婚礼都那么隆重,不能随便私下举行。洗礼可比那事儿隆重多啦。”

 

他听后心悦诚服地点点头说:“好,那洗就洗吧!”

 

我听了,像吃了一大口芥末,眼泪都要给呛出来了!快要七十岁的老爸呀,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没过过多少好日子。到老年,又得了好几种慢性病,身体也渐渐衰老,他心里对老、病和死,又充满了那么多的愁苦和恐惧!现在,这劳苦担重担的人,终于可以到主耶稣这里来得享安息啦(参太11:28)!除了到主耶稣基督这里,哪有别的安息处呢?!

 

中国的弟兄姊妹们,对向来注重孝道的你们来说,还有比父母信主更紧迫和重要的服事吗?还有比自己的父老双亲真心愿意接受耶稣基督更喜乐和美好的事吗?我真由衷经历了一份从内而外涌上来,又自上而下浇灌下来的大喜悦!老约翰说:“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约三4)这是年纪老迈的约翰说的。对人到中年的我来说,见到自个儿的父母按真理而行,喜乐真得没有比这大的。这份心情,每位游子都会深深懂!而且,主耶稣在路加福音15章,不也早就说过吗: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都要为他欢喜!

 

今天上午,牧师询问他们是否愿意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和主,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对每个问题,我父母都举起右手,高声说:“我愿意!”受洗后,二老站在讲台上,对大家深深鞠躬!这是他们自愿的决定。对我们家乡人来说,对人深深鞠躬,是最深表达谢意的方式之一。

 

我真知道,他们的喜乐也是由衷的。感动我信主的同一位圣灵,此刻也正在他们心里动工。正如保罗所说:“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1:6)

作者:小约翰  来源:生命季刊www.cclifefl.org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