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2016-07-03 09:56 发布 | 9475个查看 / 2个回复

婚前婚后“基督徒一定要嫁给基督徒吗?”从这个问题开始剖白

“基督徒一定要嫁给基督徒吗?”从这个问题开始剖白

杨太太
来自:香柏领导力微信端
编者按




“信与不信原不相配”,这是基督徒的择偶原则;但许多人即便信了上帝,也只是相信上帝存在,并不敬畏上帝,更不信靠上帝,喜欢的仍然是自已掌权自己作主,择偶也不例外。


选择不信主或未真正信主的配偶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面临怎样的困扰?不妨听听本文作者杨太太的亲身经历与现身说法,相信无论是对已为自己设下时限急盼进入婚姻的单身姊妹,还是对于正在婚姻磨合中疲惫不堪的夫妻们,都会有很好的启示。愿上帝祝福你的婚姻,使你的婚姻荣耀基督!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

愚妄人藐视智慧和训诲。

                                                              ——箴言 1:7



Text

1
基督徒是不是非要嫁一个基督徒?


我当初也问过弟兄姐妹:“基督徒是不是非要嫁一个基督徒?”


在我谈恋爱乃至结婚前,不是没有人和我解释过,为什么上帝不喜欢祂的儿女嫁给不信主的。弟兄姐妹告诉我:“因为上帝不希望我们敬拜别神,和不信的人联姻容易把我们从神身边拉走。”我当时很不以为然,我觉得我这个人相信了就不会改变,对方不信主,是不会影响我什么的;我该来教会的结婚以后就算对方不来,我还是会来,那不是就行了。

所以我还笑着和人家说:“哦,如果是这个原因,那不要紧了,你们说的我会注意的。”
 
我当时也没有仔细读过圣经,我还纠结在哥林多后书6:14:“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我安慰自己说,从上下文看,这句话并不是在说婚姻呀,所以我还觉得圣经里从来没有明说过基督徒不能嫁不信的人。
 
可是,就算那句经文里说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可能说的就是其他事,比如做生意之类——但若做生意都尚且要找个主内的人搭伙,更何况是结婚呢?对方走的是一条追求世界的道路,我若走的是一条属神的道路,明明就是两条路嘛,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去呢?



等我结婚以后,我才第一遍完整读完圣经,我才发现这样的讲法是自己骗自己。上帝的心意自古至今从未改变,祂从来都是有多不喜欢祂的子民嫁给不信神的人!这方面的经文简直枚不胜举,连亚伯拉罕、以撒都不希望儿子去娶外邦人——我当初如果想要知道上帝在婚姻上的心意是什么,这是再清楚无误的事情。
 

那些日子,我也见犹大人娶了亚实突、亚扪、摩押的女子为妻。他们的儿女说话,一半是亚实突的话,不会说犹大的话,所说的是照着各族的方言。我就斥责他们,咒诅他们,打了他们几个人,拔下他们的头发,叫他们指着神起誓,必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外邦人的儿子,也不为自己和儿子娶他们的女儿。
 
我又说:“以色列王所罗门不是在这样的事上犯罪吗?在多国中并没有一王像他,且蒙他神所爱,神立他作以色列全国的王;然而连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诱犯罪。如此,我岂听你们行这大恶,娶外邦女子干犯我们的神呢?”
   

                                                   ——尼希米记 13:23-27



 所以有一件特别明白的事就是,上帝不喜欢我嫁给不信神的人。
 
但是就算当初知道这个也没用啊,因为我当初就不是一个“尊神为大”的人。上帝喜欢不喜欢,在我眼里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其中的原因是,我那时候也想走世界的道路啊!我确实不拜佛,但是我喜欢物质享受啊,我要事业成功啊,我要儿女成才啊……圣经说的平安喜乐,是要我在大患难里思想神就可以不受环境的限制,但是我最好不要大患难,我就是要自己这辈子过得平安快乐。
 
如今再看,当初我会问这个问题,本身就暴露了我年轻时的一个心态:

 ——那个时候,上帝并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
 



我就是这样一个不“尊神为大”的人,圣经基要真道是懂的,但是对天堂没有什么盼望,我就是想着这辈子在地上活得好一点,所以做出来的事情自然也不把上帝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我实际上也没有下决心要跟随耶稣走窄路,就是这么简单。



2
当然最好是基督徒啦


其实在打算要认真找一个结婚对象的时候,我已经认识了不少主内夫妻,看到了人家的生活的那种平稳喜乐,和我过去所见的所有夫妻都截然不同。所以我心里也有找一个基督徒作男朋友的想法,我那时这样和人分享:“当然最好是基督徒啦,但是如果不反对我的信仰那也是可以的;不过如果与我信仰截然相反的比如信佛的那是肯定不行的。”

 
既然信仰一致很重要,为什么我不强烈要求对方一定要是基督徒,而说“最好是个基督徒”呢?因为我去过的所有的教会都是姐妹多,弟兄少,我看得上的弟兄在我没去教会以前都早就名草有主,剩下的弟兄我基本都看不上。
 
我的“硬性要求”实在太多,不是单一条“基督徒”就能涵盖的。我还振振有词:我觉得我多少有点要求是很正常的啰,如果是个基督徒我就能嫁了,那岂不是教会所有的单身弟兄我都能嫁了嘛!
 


那时候有个牧师和我说,弟兄不是“找”来的,而是神给我配的。他建议我当下首先要做的事,不是用我的要求去找,而是安静在神里面;等时候到了,就仿佛亚当眼睛睁开看到夏娃那样,我就会知道这个人是神给我配的。
 
我也觉得他说的主意很好,但是我做不到,我喜欢掌控自己的生活,而且我很害怕神万一给我配一个歪瓜裂枣的我不喜欢那多尴尬?我还害怕神万一觉得我没预备好,一等就是十几年,我可是想要在30岁前就把娃都给生完的人;而且我自己感觉自己就是那种万一一过30还没嫁人,心态肯定就会很差的人。
 
虽然在上帝看来并不是这样。单身不但不是一件坏事,相反,还是一个恩赐,不是谁想要领受就可以领受的。
 

门徒对耶稣说:“人和妻子既是这样,倒不如不娶。”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惟独赐给谁,谁才能领受。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马太福音 19:10-12



(就这个问题,杨先生信主以后有一个独到的看法,很让我感动。他说,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完美,所以上帝造了配偶来体恤我们的需要。那为什么说单身是一种恩赐呢?那是因为,单身的弟兄姐妹的需要,上帝没有派人来补足,上帝他自己亲自来补足了——所以这当然是极大的恩典。)

但是,再一次,在当时,我不是一个尊神为大的人,像婚姻、工作这些重要的事情,我是不愿意放手单单等候让上帝来处理的,我不愿意就这样顺从祂的安排,因为对祂我不放心,所以我要自己按照自己的心意找一个——反正就最好是基督徒嘛,我知道了呀。



3
我想找一个“基督徒”的背后的原因


就在这么个心态里,某一天我在同学大学的学生团契里,遇见了一个单身弟兄 J 。J 是一位很优秀的弟兄,脾气好长得帅还颇有才华,他也是刚信主没多久。我那时候真觉得他是神配给我的,因为他真的在各方面都很优秀,还竟然是个基督徒,还竟然是单身,还竟然年龄与我相当,所以认识没几天我就和他谈起了恋爱。

 
那时候我真打算嫁给他的,于是我平时还挺刻意地克制脾气的,原本作天作地那一套在我印象中也没有和他发作过。谈恋爱的日子还是挺甜蜜的,和他矛盾也不算多。但有意思的是,差不多每次聊到圣经我和他都会起争辩。
 
虽然是初信,但J是位真正的基督徒,他对信仰这件事是很认真的,所以他对聊圣经这件事还很有兴趣。比如他觉得圣经律法不是非黑即白的,善意的谎言也是可以的;而我觉得真理岂容你这样模糊,你做不到是一回事,但律法是另外一回事——于是我每次都忍不住与他辩驳一番。
 
如今想起来这些事,觉得自己还蛮好笑的。罗马书14章就是写给我的,可惜那时候我并不明白。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彼此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又因为他妈妈强烈反对,我们就掰了——我和 J 的恋爱也没有什么好见证,最后连分手都分得很不愉快。



 
其实那时候,我就发现了,我想找一个“基督徒”的背后的原因,根本不是因为爱主,而是觉得“弟兄灵命比较好,可以在婚姻里为我舍己”、“两个人都相信同一个信仰,起码有矛盾的时候有同一价值观”等等——说来说去,我还是希望嫁一个基督徒老公,自己结婚以后的日子可以好过一点。
 
好啦,如今发现嫁一个弟兄,日子就能好过这点,真是一个谎言。所以在和他分手以后,我又掉回到了老路上,空虚寂寞的感觉一下子又来了。我还和上帝闹起了性子:什么信主不信主,弟兄不弟兄,我都不在乎了,我还觉得不信主的人好一点,不会像我和 J 这样的结果,还要因为对圣经理解不同,两个人多一种矛盾起因。
 

所以,回过头来再看,若没有与神建立亲密关系,“基督徒”、“生命好”什么的,也不过是我变相地对对方多一个要求而已;剖开看,我里面比不信的人还贪心。反正,我就是想在地上过好日子,从来没想过婚姻和“舍己”有什么关系。



4
努力成为一个“合适的自己”


和基督徒谈恋爱也试过了也失败了,我想,“那我何不就找一个各方面都合适自己的人嘛。”那怎么样算是合适我呢?说白了,我想找一个“能够给我提供世界上美好生活”的人。

 


首先他要长得悦我眼目,作为资深“外貌协会”会员,我那时就觉得找老公对外貌/身高/体重/打扮有要求这事很不实惠,但是我就是一副无可奈何又理所当然的样子:“他长得不帅/不高/不瘦,我没感觉呀,我也没办法呀。总不能叫我嫁一个我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啰,那多可悲啊。”
 
其次他还要能够包容我理解我,在此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当时,我自己不但没有觉得自己有问题,还振振有词: 

我是脾气不好啊,但是真的全改了那还是我嘛?爱我,不就是要爱我的全部嘛?如果我闹闹小性子人家也受不了,那要么是因为性格不合,如果性格合了,我的缺点在人家看来也是优点;要么就是因为人家爱我爱得不够深,如果够爱,那就总是可以包容我的。
 
简单总结来说就是两个字:自私。

若和年轻时的我这样说,我肯定不服气了:“这样也叫自私啊?那谁都自私啦!”可是实际上,这不就是自私吗?我所有选择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得益处,我不愿意改变,总是冀望对方来迁就我,我整个思维方式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这个世界带给我们潜移默化的择偶观,是一种“对对方提要求”的择偶观。可在结婚了几年以后,我终于明白了一件很无奈的事:婚姻里就是有一堆矛盾没有办法解决,我根本没有能力去改变自己的先生——要不就是舍己与他合一,要不就是杠着最后离婚的结果作为收场。
 



唉,早知道会是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在婚前学习舍己,预备自己做一个好太太!若是这样,我就不会去挑人家的优点或是缺点,而是可以把眼目从配偶身上,转到上帝身上,从上帝的爱里学会舍己——因为在婚姻里,我们之间有问题,我能改变的也只有自己;或者对方就是那个“合适的对象”,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能做的只有求神帮助我,努力成为一个“合适的自己”。



5
就算是再喜欢,一开始就应选择等待


但是当时不知道呀。在那个光景里,我遇见了杨先生,以为杨先生是我“合适的对象”。因为他身上有各种各样闪闪发光的优点,竟然还没有被我天马行空的想法和暴躁的脾气给吓跑。

 
甚至是他不信主,在我看来也是优点,因为我觉得他不会用圣经的要求来要求我:他还不知道圣经对妻子的要求是“凡事顺服”呢!所以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觉得特别随心所欲。就算是在这个过程里我的本性渐渐显露,有脾气也不遮掩了,吵架还喜欢说分手,他还是对我接纳,对我宠爱有加,让我觉得和这个人在一起就是说不出的舒服自在,有安全感。
 
要是当时有人和我说:“基督徒要嫁给基督徒,你现在是作茧自缚”的话,我应该会怒不可遏,直接把他拉黑断交。但是事实上,这句话真的是句大实话,姐妹若真的嫁了非基督徒,那之后的日子,艰难的程度超乎了想象。
 


我现在回头看,如果我的爸爸妈妈强烈反对我的婚姻,我肯定是会再等一等看一看的,因为结婚这件事是这样地慎重,我希望得到他们的祝福。而且我很清楚爸爸妈妈是非常爱我的,我知道他们强烈反对的话,肯定是在他们的经验里,看到了我和男朋友很不相配的地方;他们反对,肯定是觉得我将来是要吃大苦头的,不然他们这么宠我,肯定因着我喜欢也就随我去了。
 
可这事到天父这里怎么就不一样了呢?婚姻是神所相配的,难道我不想内心笃定,在婚前就深知神已经极大祝福了我的婚姻吗?而且天父爱我,难道我不清楚嘛?既然祂不喜欢我去找一个不信的,难道不是在祂的经验里,看到了我将来是要吃很多苦头的吗?而且自己爸爸妈妈的经验可能还有局限性,但是阿爸天父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神啊,难道祂的经验还不靠谱吗?
 
也有人和我分享:“其实找一个不信的人,自己是很心虚的,一有不顺利就怀疑自己被神惩罚了;内心很自卑,觉得自己没有别人属灵,觉得别人都在有意无意地指责自己,这种内心的负罪感没人能帮你。”
 
不过当时因为我不敬畏神,实际上就是一个愚妄人,所以自己还不觉得呀。我想,杨先生都愿意和我一起去教会参加查经小组了呀,星期天就算他自己不去教会,他也不反对我去教会。很多时候我懒得去的时候还是他鼓励我去的呢!所以就在这个光景下,我就和杨先生去领了结婚证。

如今想起来,不信主的人摆在现在,我估计喜欢都喜欢不起来,因为我所关心的事情他们甚至都不清楚!就算是再喜欢,我也会在一开始就选择等待,我会和他一起去教会,会为他信主祷告,但是我不会贸然和他谈恋爱。
 
或者我就是和他谈了恋爱,他就是不信,我还是可以等待神的时间啊。等待不是说,我去和他说:“哎,你要是不信主,我就不和你领结婚证”——这不是爱他,是在威胁他。等待是说,我愿意等候神的时间,看到神清楚的带领,然后再往前行。

也许在等候期间会发生了各种事,他就退缩了,就离开了,让我看到他是不合适的;也许在等候期间他就信主了,生命也成长了,也愿意倚靠上帝了;而且也和我求婚了,那我也能知道他就是神给我安排的那一位了。


6
我们结婚啦!


当然,比起很多嫁了不信的丈夫后来又被抛弃的,或是丈夫很多年都心里刚硬不信主的,我真的是非常幸运的。

 
当时,杨先生会陪我每周二晚上参加教会的查经小组,开始纯粹是陪我去,他每次去都会睡着。年轻就是好啊,这一闭眼睛就睡着了,呼噜震天响,但是大家都很接纳他,任由他睡。他也感受到了大家对他的接纳,他慢慢开始在清醒的时候和我们一起查查经,偶尔还问出一些颇有质量的问题。在我们婚礼前3个月的时候,杨先生忽然主动和我说:“下个星期二我要去做决志祷告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杨先生在教会公开作了决志祷告。
 
好了,杨先生也算是信的了,我们就这样举办了婚礼。



我一直觉得,杨先生信主,是上帝给我的一份最好的结婚礼物。但是老实说,这个结果我也并不太意外。我喜欢杨先生,就是他性格里有一些东西,我觉得像他这样温柔、谦卑的人,只要一直去教会,迟早都会信的。所以当时在我看来,他不是“不信”嘛,只是“未信”而已嘛!
 
但是现在回头再看,我当时的想法是有一些问题的:

1、 万一他到死也没信呢?——我这实在是拿自己的一生在打赌。

2、杨先生初信时,只是信有神,离真正信靠神,还远得很。
 
此外,一个人若不是敬拜神,他的选择归根到底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的。结婚前千好万好,那是因为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但是结婚以后,大家利益不一致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基督徒,让我舍己,有时候我都会很软弱,如此想想,让一个不信的人舍己,那真是强人所难!
 
所以决定去嫁给未信主的人的本质其实就是:
我已经做好了在一切事上都为他舍己的准备。
 


事实证明,结婚以后的生活就是和恋爱完全不同,甚至结婚以后的人和恋爱里的人也完全不同。婚前我挑的杨先生的各种优点,我以为是他80%的属性,我以为婚后我只需要接纳他20%的缺点就好。但是实际上,那些优点是也存在,只不过只占了他5%的属性,他剩下95%的各种个性习惯品格,我在婚前都想不到。
 
我当初在结婚前看中的东西并不可靠:我看中他脾气好,结果他后来脾气越来越糟糕;我看中他对我好,在柴茶米油盐间,我也不再感觉他对我好了。所以婚前谈恋爱时候的“有感觉”又有什么用呢?等到事实和自己想得不同的时候,再有感觉的也变成没感觉了。
 
在婚姻的前五年里,杨先生都在一个“信主然而不愿意受洗”的光景里。圣经的观念对他来说只是智慧书,他觉得有智慧的他一下子就听进去了;他觉得和他观念不符的,他皱皱眉,然后就再说吧。
 
在那五年里,他不喜欢看圣经,在我想要和他聊圣经的时候,他没兴趣。

他没有圣经里的婚姻观,对要和父母分离这件事非常纠结,和父母一起多好啊,有吃有穿有时候公婆还补贴我们一点钱。

他没有办法在属灵上给我安慰,甚至是我软弱得要死,求他为我的软弱祷告的时候,他说:“你自己祷告就好啦”。

我想他和我一起去参加婚姻辅导,他不愿意。

他是和我一起去教会,可是他都一直在打手机游戏
……



我回想我当时特别渴望谈恋爱的心态,其实是自己特别害怕孤独,觉得周围生活再美好,若无人分享也是枉然。我在单身的时候就没有学会去和主耶稣相交,没有办法安静在神面前,就匆匆去找了对象。结果,经历了好多年,丈夫对上帝的事情没有兴趣,他就在你旁边,却没有什么话好说;我想说的我想要的,他不能够理解。
 
——回过头,才发现过去我以对方以婚姻为偶像,可是实际上,哪有男人能够满足我所有的需要呢?我的要求对先生来说是他无法负担的重担。他没有这个能力满足我,我在他身上也永远都无法获得完全的满足,到最后其实还是只有主耶稣的爱才能够完全满足我,我也只有和主耶稣连接上以后才能够有足够的爱来爱他。若我单身的时候就可以学习这门必修课,婚后可以少吵多少次,我单身的时候也不至于总感到落寞孤单。
 

吁,不过,总算,感谢神,杨先生是信主的。


虽然他在婚姻的前5年,信了就像不信一样。但是信和不信,还是有很大差别。
 

&
首先

在我婚姻最困难的时候,我至少在理智里知道,我的婚姻是神给我配的——我难以想象,如果那时候他还是不信,我还有没有信心说这句话,我的婚姻恐怕真是早就走不下去了。
 
&
其次

婚姻里不会永远风平浪静的,碰到大风浪的时候,有信仰的男人要比没信仰的更靠得住,犯罪了也知道回头。
 

但还是那句话,若我早知道在暴风大雨里一等就要等个5年7年甚至20年,我真是情愿在当初就安安静静地等着。这简直是我人生里最大的一个教训,我每次想到这件事,都会想到雅各:上帝已经给了他应许,说将来“大的要服侍小的”,但是他就是要自己去做一些什么事情,把那个长子的祝福靠自己拿到才觉得安心,以至于后来背井离乡,以至于后来都没有和爱他的母亲再见,以至于后来被叔叔拉班欺骗,被迫娶了利亚,半辈子都要听两个妻子的吵吵闹闹——原本,若他愿意等候神的时间,我相信结局会完全不同,他的婚姻他的生活或者就会好像亚伯拉罕帮以撒娶来利百加那样,也未必会有后来那么多波折。



7
将主权交回给上帝


好在,不论什么时候回转向神,都不晚。有段经文非常鼓励我:



你们作妻子的要顺服自己的丈夫;这样,若有不信从道理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这正是因看见你们有贞洁的品行和敬畏的心。

                                                           ——彼得前书 3:1-2


 不是说非要我先去给丈夫看我贞洁的品行丈夫才会改变;而是说,丈夫的心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他是会被感化的。有时候我常常被魔鬼欺骗,觉得先生不会改变了,我们的婚姻一辈子就是这样了,这段经文就会跳出来,告诉我,我的感觉不是真实的。 
 
哪怕是当初选择自己掌控生活,但是上帝仍然不会放弃我,使我在水深火热的婚姻里能够继续信靠神。不是说我要去期望先生能真的信主真的改变,而是我要学习重新将主权交回给上帝。

对于不信的丈夫尚且如此,何况杨先生还是信主的呢!

最终,我们尝到婚姻的美好,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细究起来,大概原因有二:

A


杨先生是信的。信的人就有圣灵的带领。很多年过去以后,杨先生的属灵生命真的被改变了。最近他常常用圣经的话来安慰我,他属灵的看见也让我很得益处。

B


我终于了解婚姻的真谛,是接纳,是舍己,是效法耶稣基督——不是改造好一个男人让人家服侍我一辈子。
 


我回想结婚初的时候,我常常会坚决想要离婚,因为我觉得我当初瞎了眼,而如今又缺乏力量,我怎么可能和这样一个男人过一辈子呢。但后来有一个很单纯的信念,就是觉得,既然是神把我们配在一起,我们的婚姻就总有出路,既然上帝不喜欢我离婚,那我去提出离婚,就一定不是解决我们婚姻问题的办法。
 
有一节经文很鼓励我:
 

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原文是肉体;本节同)认人了。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哥林多后书  5:16-17



感谢主,杨先生是基督徒,所以我能以“新造的人”的观念来看待他。



有次在杨先生犯了大错的时候,我和他说:


“杨先生,你今天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对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那个不是你,那个是你的肉体情欲。但是好在,那个糟糕的你,和那个不愿意原谅你的我,都和耶稣基督同钉十字架了。如今活在我们里面的不是我们,乃是耶稣基督活在我里面。在你里面的生命,和我里面的生命是一样,是耶稣基督的命,是无有瑕疵的。今天请你不要再为你自己做过的事情难过懊悔,因为那个不是你。若我将来有一天苦毒又发作,不愿原谅你,也请你以恩典看我,也请你知道那个也不是我。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是你伤害了我。伤害我的是你的肉体情欲,不是你。你就当成我是被恶人伤害,那个真实的你,是一定会想要好好宠爱我的。”
 

在杨先生状态不好的时候,他也会和我说:


“亲爱的,很抱歉,那个生气的不是我,是我的肉体情欲,请你接纳我。等我身体好些的时候,我就会好起来的。”

我们开始一起祷告,一起讨论圣经,前阵子他竟然还同意利用我们每周约会的时间一起去查经。我们学习在育儿的问题上同心合一,我们学习为对方舍己。虽然偶尔还是会有矛盾,还是会吵架,但是我们里面的关系焕然一新了。我非常感恩上帝在这条路上给了我杨先生相伴。
 
确实,不一定找一个基督徒就不会发生婚后的种种问题,也许和不信主的人结婚的人自己婚姻过的也挺好的,但这样的亏损不一定是在婚姻里,而是在永生里:
 

人就是赚得全世界,

赔上自己的生命,

有什么益处呢?

                                              ——马可福音 8:36




所以,回到最初的问题,若有人问我,基督徒一定要嫁给基督徒吗?

我的答案是:是啊。
 
虽然个中事由一言难尽(要不然我怎么写了这么长一篇文章呢),但是,若有人问我,我的答案就是这样。


杨先生读后感:


其实你结婚以前择偶是属世的要求,结婚以后则是对另一半有属灵的要求。是要求,就会有标准;有标准,对方就会做不到;做不到,你就会觉得难受。所以其实在婚姻里的难受,还是自己造成的。我在婚姻里也吃过一些苦,但其实都是自己的问题。



·END



相关回复

守望2016-07-03 11:00 推荐阅读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谭颐飞2016-07-05 22:16
感谢主,婚姻是神的祝福,主里相知相爱是何等幸福,请勿将幸福的婚姻变成缠累和枷锁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