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2017-02-23 16:04 发布 | 6555个查看 / 1个回复

深度思考谨慎自己的言论

谨慎自己的言论

来自:生活无国界微信端

颜明:上个礼拜五,我们长老和我们团契分享,如何带领弟兄姐妹和带敬拜,让我觉得敬拜是一件非常美且神也很看重的事奉。

今天,我想分享的是,在服事当中所遇到的一些问题。在分组分享时,有两位姐妹就分享了她们之前有一些受伤或痛苦的经历。其实我也觉得很奇怪,有些姐妹她们最开始的时候是带敬拜的。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们怎么突然就不带了?昨天,在分享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在服事之后听到了一些人的评论,结果就有一些受伤。比如有些人就说:“哎呀!你唱歌都走调,五音不全,你还去带敬拜……”类似这样的言语。所以,很多时候你会听到这样的评论。然而,有一些弟兄姐妹,就会因此而受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至少在一年的时间里,我再也没看见这个姐妹带敬拜了。那她在礼拜五的分享里,也很敞开自己。她说:“其实我是因为听到这些评论之后,心里就有一个惧怕,不敢也不想再带敬拜了。”


雨泽:那是有人当面指责她吗?还是有人传到她的耳朵里了?

颜明:我想是当面说的吧。当然,如果是传到耳朵里,那就更不好了。我觉得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因为背地里还有很多遐想,可能会把它更扩大一些。这是这个姐妹,她所受的伤。然后,在我们组里有另外一个姐妹也分享了她很痛苦的经历。她说,在她小的时候,曾经也学过一点点钢琴,没有学很久。那你说她会不会弹呢?应该也会弹一些。但是,会不会弹得很好呢?因为疏于练习,当然弹的也不是很好。那以前,在教会里的司琴很多,肯定也轮不到她嘛。所以,她也没觉得怎样。但是,有一次他们去到一个农村短宣的时候,结果那里没有司琴的人。所以,弟兄姐妹就问她,你可不可以弹?她就说,那我试试吧。其实有一点赶鸭子上架,因为当时没有其他人会弹琴。怎么办呢?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来司琴,来和大家一起唱歌。其实这个事情对她来讲,是很不得意的事。结果之后,好像就被一些很有音乐素养的人批评,她弹什么呀,这里应该这样,那里应该那样……就有很多“专业”建议,还是强烈的建议。所以,之后这个姐妹就相当的受伤。因此,在之后大概几年当中,她都没有办法再去碰琴。其实,当时她年纪也比较小。说老实话,你说脆弱吗?说真的,谁不脆弱呢?结果就受伤了。


在多年之后,也是神安排的另外一个时间,神慢慢地去医治她。她到了另外一个团契,当时他们有辅导。弟兄姐妹就鼓励她说:“弹不好没有关系,你就来学习吧,反正你也有一点底子。再说,你都是弹给神听的,又不是弹给人听的。所以,她才开始慢慢地有一点勇气来尝试,慢慢地能够开始司琴。我跟她也一起配搭服事过司琴,那她司琴的时候,她很紧张,她非常紧张。当时我就觉得,为什么你要那么紧张呢?我有一点不太理解。所以,当她开始分享完自己曾经的这些经历的时候,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原来她在服事的时候那么紧张。因为那个伤还在,就是她的那个惧怕还在,让这一个人在神面前的服事,显得非常不安和惧怕。其实,本来服事神,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可以说是神儿女的一个特权。在普天之下,服事是神给他的百姓一个独有的福分。服事神,本来是一件非常喜乐的事。可是,在这两位姐妹来讲,因着一些他人对她们的批评和论断,使她们的内心受了伤害。而受伤害之后,当她们再次面对这些服事的时候,那这个服事在她们的心里面,不再是一个喜乐的献祭,反而是一个很大的重担和难过,甚至是一个痛苦的回忆。


所以,我心里特别的难过。我真的想借此机会,对我们在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们说,请不要随便地去评论弟兄姐妹,谁服事的好或不好,不要去做这些的比较。因为你要知道,一个人他愿意出来服事神。这一个愿意的心,其实本来是很难得的,我相信是神在他心里面做工。所以,他服事的好与不好,其实也不是我们有权去评断的。因为服事,本身服事的对象是神,而不是人。但无论是领诗歌的,司琴也好。其实这一份祭,他是献给神的。神已经悦纳他,已经收纳了他。为何我们却要在旁边,去评论,然后无端地给他们加上许多的重担呢?当然,有的时候我也经常发现在教会里有这样的人,发现他自己很会去点评别人的服事,可是他自己却不太去服事。所以在这个时候,就让我想到,有一点像主耶稣所说的那个法利赛人,把许多的重担放在别人的肩上,可是自己一个指头也不动。其实很多时候,我觉得在服事当中的弟兄姐妹,有时候压力其实很大。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和成熟的生命去面对所有别的弟兄姐妹对他的评语。所以,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评语。我特别想说的是,尤其是这些负面的评语。其实我觉得,若是可以我们最好不要说。若是你真的觉得他灵里面有不对,或者他真的有什么地方是不对的话,那我觉得也只是你跟他在一处的时候,我希望你也是祷告了之后,再用爱心说诚实话。请记住,必须先从爱心出发。其实不光是爱心说诚实话,还是造就的话。另外,除了看到很多弟兄姐妹去评论别人的服事,还有很多时候愿意去给一些许多正面的鼓励。我经常会碰到一个情形,就是服事完了之后,很多人过来会说,你今天服事的很好,真的很有得着。其实这一些正面的鼓励,对于我来说,其实也真的是一个试探。我相信对许多弟兄姐妹也是。在我们当中,曾经有一些现代基督教的讲法说:“我们需要赞美人,我们需要学习给人鼓励。”其实,对于这样一个说法,我到现在都有一个疑虑和担心。因为服事者,他真正服事的是神,他要得的是主的喜悦,他不是要得人的称赞。所以,圣经上说的很清楚,说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当然,你说服事的弟兄姐妹,需不需要鼓励?好像也需要鼓励。所以,这中间的拿捏,我觉得弟兄姐妹,我们真的需要在主里面,在圣灵的引导底下,祷告完了以后,经过了祷告这一个过滤器。然后,我们再张开我们的嘴巴去跟别人讲,好或是不好。


所以,今天所交的作业,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我们能够去跟别人讲任何话的时候,请我们自己先停一停,回到灵里面,来到神面前先祷告一下说:“主啊,我现在所讲的这个,对我现在这一个弟兄或姐妹,它到底有没有属灵的益处。若是没有,求主你就让我闭口,暂时不言。也许,如果你真的觉得对方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那么,你是否可以先为这个人祷告,然后你再去跟他讲呢?”

雨泽:其实我们在教会里常常听到一句话说“我都是为你好啊”。但我觉得二哥分享完之后,让我自己想到一个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我觉得,常常所谓的专业点评,往往都是稍微懂一些音乐的。然后和弟兄姐妹说,觉得你弹的不够好。我自己常常觉得,我们跌倒的地方往往是我们自己所擅长和有恩赐的地方。曾经,我还在国内的时候,我团契有一个弟兄在排一个话剧。当时,我自己是觉得有很多地方,其实是可以做的很好的。所以,我就很快地帮他改了很多,他很不高兴。而那个时候,我觉得圣灵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责备给我。所以,我就给这个弟兄道歉了。可是,当时我就觉得,其实我是为他好。但他就跟我说一句话。他说:“你的目的是把这个事做好,而我的目的是把大家团结在一起。但是,因为这个剧本确实写得很烂。所以,没有那么多很高水平的人进来。”


后来,我就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所以,我觉得你分享完以后,我想到了圣经里的一个故事。那就是寡妇的故事。所以,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看东西跟上帝看的不一样。从寡妇的事奉来看,我们看到的是她给的最少。但是,在神的眼中,她给的是最多的。

颜明:所以,很多时候,亲爱的弟兄姐妹,当我们看到别人服事的时候,我们真的要学习谦卑住口,假如真的要说一些话的话,求主引导我们说有爱心、有智慧、能造就人的话。不是从我们自己的专业,从我们的素养,从我们的文化底蕴,而是从上帝的眼光去看他每一个孩子在他面前的献祭,都是他所悦纳的。感谢主!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次再会!


相关回复

江新伟2017-02-24 01:07

是的,在教会中,弟兄姊妹的诚实爱心话要谨慎,避免无谓的伤害。另一方面,自己也学习坚强,不受伤,不长进,不跌倒过,不能安慰跌倒的人,如何可以掩住天下悠悠之口哦!无论如何,我们靠的是神;善意的批评,开心的接受、改进,恶意的批评,淡然处之,为对方祷告,並感恩,因为耶稣说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