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2017-04-16 12:11 发布 | 3475个查看 / 1个回复

灵修小文默想耶稣的“罪名”

默想耶稣的“罪名”

来自:拿细耳微信端

经文:他们就在那里钉他在十字架上,还有两个人和他一同钉着,一边一个,耶稣在中间。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安在十字架上,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与城相近,并且是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样文字写的。犹太人的祭司长就对彼拉多说:“不要写‘犹太人的王’,要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彼拉多说:“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约19:18-22


1.耶稣的“罪名”

彼拉多自作主张写下了耶稣的罪名——犹太人的王,然而这引起祭司长的不满,但彼拉多不愿意再向祭司长妥协,坚持要用“犹太人的王”这个“罪名”。彼拉多自以为在随己意运用权柄定了耶稣的“罪”,也用自己的权柄拒绝祭司长的建议。但正如耶稣刚刚和彼拉多所说的——若不是从上头赐给你的,你就毫无权柄办我(约19:10),彼拉多这个权柄背后实际上是神在掌权,为要成就神的美意。


在神的统管之下,彼拉多虽然不知,却不得不按照神的心意而行。耶稣的“罪名”必须是“犹太人的王”,不能是祭司长所提议的“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


“犹太人的王”意味着罪状上无罪可写,意味着彼拉多无法例举耶稣的罪;意味着犹太人的悖逆,竟把自己的王给弃绝了;意味着这世界的不公不义(古罗马法律以博大而缜密闻名),竟然把义人钉在十字架上。


“犹太人的王” 用希伯来、罗马、希腊三样文字所写,意味着这是向全世界的人昭告了耶稣的身份——祂是王;也向全世界的人显明人的罪与这世界的不义;更是向全世界指明耶稣是因世人的罪而死。


2.“王”与福音

“福音”一词原本是“新王诞生昭告天下”的专有名词,天使加百列为此有特别的宣告:祂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神要把祂祖大卫的位给祂。祂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祂的国也没有穷尽(路1:32-33)。


这位王并非新生,因为祂从亘古到永远都是王。然而,对于世人而言,这位王的确是新生的。因为这超乎世人所想,也超乎人所能理解,谁敢想象天上的神竟裂天而降?因为这超乎人的传统,这王的国度不属于这世界,祂不像世上的王那样统治臣民,祂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驹,祂要除灭战车、战马,并争战的弓,祂的权柄遍及全地(参亚9:9-10)。


这位新生王的“新“还在于祂的百姓,这些百姓个个都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与这新的国度相称,在新的次序中行事为人。


最出人意料的是,这位新生王竟然是在十字架上完成了祂的“登基“,彼拉多写下的”罪名“成为祂身份向世人宣告的正式文书,这位新生王是通过在十字架上被举起来,吸引万人归于祂,而建立国度(参约12:32)。


3.十架两边的罪犯

彼拉多无意中写下的“罪名”成为了人类对耶稣真正身份的“宣告”与“确立”,祂是犹太人的王,祂也是这世界的真正主宰。


十字架的两边是两个罪犯,这两个强盗很可能就是犹太人,不管他们承认与否,耶稣是他们的王,彼拉多所写的牌子和中间的位置都在提醒他们:耶稣是他们的王。


那位讥诮耶稣的强盗虽然不愿意承认耶稣是他的王,但另外一个强盗告诉他一个无法躲避的事实:还不怕神吗?(路23:40),并且他用自己的祷求——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纪念我——宣告他们中间的这位耶稣就是天上地下的审判者,就是那永恒国度的真正君王。


面对这位真正的王时,这两位强盗不一样的抉择产生不一样的结果。那位硬着颈项不肯承认耶稣是王的强盗,就要在自己的罪中受刑;而这位肯降服于耶稣的强盗,就成为了耶稣国度的一员,要与耶稣同在乐园里。


这两位强盗代表世上所有的人,大家都是罪人,都被宣判了死刑,也都有机会遇见耶稣的死和耶稣身份的昭示,然而轻看耶稣身份的人最终必须受审判,接纳耶稣为王的人就可以成为神的儿女,与圣徒同国。


4.耶稣的“罪名“与我们的罪名

这位肯降服于基督的强盗,他看见了自己的命运,也承认自己该得这样的命运,即绝望与死亡;他看见了眼下的国度外还有一个国度,死亡之余还有生死,那是永生与永死,人的国度与神的国度;他在等待死亡的来临时,看见了来到祂身边的这位真正的王,此时的他就是坐在死荫之地的人,突然有光发现照着他,他的脚就被这光引导平安的路上。


十字架应该是我们这些罪人该上的,那上面的牌子所该书写的是我们无尽的罪名。然而,耶稣为我们上了十字架,我们的罪名都隐藏在祂的“罪名”里,我们的罪名都被祂的“罪名”给涂抹了。


我们为此感恩,我们当奔向这位新王!



相关回复

守望2017-04-16 13:59 推荐阅读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