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2017-05-28 14:46 发布 | 4148个查看 / 1个回复

深度思考别把创造和爱变成一件很孤独的事

别把创造和爱变成一件很孤独的事


文|刘阳


我们可能因为自己的小恩赐觉得孤独,没有同类。通过发挥恩赐敬拜自己,几乎每个主日都在发生。当恩赐成为咒诅,人就落入更暗之处。神不会因恩赐爱我们更多,因为他已爱我们到底。真正的恩赐是你说出同样的话,听者却流泪了,透过你看见神,你成为耶稣的比喻。


提到创造力,你会想到什么?“灵感、才华”,可能还有“特立独行、桀骜不驯”。有没有想到“偏执、孤独、脆弱、私生活混乱”?对于一个有创造力的人,这些关键词我们经常可以从人物传记和媒体上看到。


你会想到顺服吗?一个有创造力的人,可以是一个顺服的人?!为人类造第一艘船的人算不算很有创意?《圣经》里说,当这艘船出现之前,天还从来没有下过雨,上帝要挪亚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挪亚就这样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挪亚的创作灵感,就是听到心中的声音并顺服地回应。今天人们脑洞大开的时候,仍然是在听从内心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多数时候来自自己,甚至可能来自魔鬼。


当恩赐成为咒诅


今天我们看一段参孙的故事,经文在《士师记》15.12~19:


于是有三千犹大人下到以坦磐的穴内,对参孙说:“非利士人辖制我们,你不知道吗?你向我们行的是什么事呢?”他回答说:“他们向我怎样行,我也要向他们怎样行!”犹大人对他说:“我们下来是要捆绑你,将你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参孙说:“你们要向我起誓,应承你们自己不害死我。”他们说:“我们断不杀你,只要将你捆绑交在非利士人手中。”于是用两条新绳捆绑参孙,将他从以坦磐带上去。参孙到了利希,非利士人都迎着喧嚷。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他臂上的绳就象火烧的麻一样,他的绑绳都从他手上脱落下来。他见一块未干的驴腮骨,就伸手拾起来,用以击杀一千人。参孙说:“我用驴腮骨杀人成堆,用驴腮骨杀了一千人。”说完这话,就把那腮骨从手里抛出去了。那地便叫拉末利希(意思是“腮骨的山”)。


参孙就是那个著名的性上瘾者。拜倒在大利拉裙下的参孙和创造力有什么关系?参孙可以说才华多样,既孔武善战又足智多谋,把狐狸尾巴绑上火把烧敌人的农田,跟田单的火牛阵一样出奇制胜;还是精通谜语的智者;“我用驴腮骨杀人成堆,用驴腮骨杀了一千人”,中文读起来有什么呀,希伯来文是压头韵的两句诗来着!情种、嫖客、战士、诗人,参孙力比多旺盛,一人分饰多角。可以用那句话概括他的一生: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上帝为救犹太人脱离异族奴役才使多年不孕的母亲生下他,虽然他常常软弱跌倒,却能至死信靠。


特殊恩赐有特别要求,要有生命有使命才兜得住。参孙却从没想过这对他的生活究竟意味着什么。魔鬼拿不走神给的恩赐,却会像超市促销一样额外附送,免费奉送硬币的另一面,比如我这个人做事很认真,硬币背面就是有点挑剔苛刻,对不对?情欲、掌控、完美主义……这些都可能成为硬币的背面,当然骄傲几乎是魔鬼必送的。没有恩赐的人可以庸碌一生,有恩赐用不好,人求平庸竟不可得。成也恩赐,败也恩赐。


有恩赐的人通常不安分。参孙生下来就是拿细耳人,他一生当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守住这个身份,只有在救急的时候,没有办法的时候,才抓住那个身份,为了抓到神。不安于命定的人,心里不可能有平安。我们不安于神给我们的“份”,遇到恩赐不如我的,自信就爆棚;遇到比我强的,自卑感又起来,在自卑与自信的峰谷当中受折磨。


清朝的黄仲则有句诗,“十人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副样子是有恩赐的人最典型的表情:一眼扫过去,谁都看不上,低头看看自己,也就是这个德行,不然怎么混成这样?!眼高手低,每个人你都看透了。不信主的时候我觉得悲观主义者最深刻,浅薄的人才成天傻乐。我不但看到你们的问题,我比你们更深刻,我也看到自己的问题。真相就是如此,勇敢的人就生生接受下来吧。


有恩赐的人一定这样活吗?没办法,太有才了是不是?当恩赐成为咒诅,人因恩赐反而堕落,落入更黑暗的地方,像参孙一样双目皆盲。我们中的多数人,恩赐不及参孙,但行事为人却有一拼,我行我素,做自己眼中以为正的事。


参孙至死信靠,成为信心英雄

 

用创造来敬拜还是与神争竞?


回到创造的源头,当神起初造万物的时候,有一个词是“甚好”;万物是借着耶稣基督被造的,也是为了他而造的。神在爱中创造,生命的底盘是爱,承载恩赐的是爱。爱是很有创造力的,因为从本质而言,创造力就是我们看见别人的需要、同时发现现有的方法无法满足这个需要,突破限制去服侍的能力。尽心尽性尽意去投入的服侍,一定是充满创造力的行动。


可惜的是,人类的创造活动常常被“好奇心+控制欲+想要如神”刺激出来,当亚当夏娃想要掌握决定创造活动最根本的标准——判断究竟什么是好的、是值得被创造出来的,罪就已经进来了。这种动机下的创造,导致人际疏离、猜忌、推诿、争竞。从此世界出现两条创造的道路,我们的创造究竟是想要如神一样,自己也被膜拜?还是我们的创造活动就是对神的回应和敬拜?


第一条道路,负面的例子,就是巴别塔的故事,其实今天仍然在发生。一群人聚在一起成立了一家公司,按照才能各管一摊,目的很清楚,要传扬人的名。这就是人类建筑艺术的起源,烧砖、造塔,建筑公司的业务越做越好,好到神出手变乱他们的语言,让他们没有办法分工合作。当我们看到不合神心意的组织好像很红火,那才危险呢,神分分钟都会出手拆毁它,让与神争竞的创造坍塌在地上,人就被分散到各处。


发挥创造力的第二个路径,作为敬拜的创造。例子在《出埃及记》35、36章里,会幕的创造。整本圣经,神的灵充满的第一个人是一个技术工匠,他被神的灵充满,可以雕刻、铸造、刺绣、针织……什么活儿都能干,什么招儿都能想出来;而且还能带徒弟,心里灵明能教导人、训练人,是可以传承、祝福群体的人。


旧约里面写得很清楚,神要使用人就会用圣灵充满他,给他恩赐,所以参孙一生不断出现的一句话就是“耶和华的灵大大感动参孙”。新约也一样,保罗说,哪一样恩赐不是领受的呢?参与建造会幕的人有一个特征,既有智慧又有感动,就是说你光是活儿干得好没用,你还要蒙召,有呼召才能进到一个事奉当中。没有呼召,你只是路过。与其向神求恩赐,不如求呼召,呼召就是神放在我们里面的对特定群体的爱,不如求保罗说的最大的恩赐——爱!


路径一的办法,其实是人的私欲和魔鬼的诱惑甚至邪灵的附着纠合在一起的行动方式,或求名或逐利,这是世界上最流行的组建群体无论公司还是政府——很不幸,甚至包括一些教会——的方式,而且是可以高效率地提供产品和服务的方式。但它的代价是什么?九几年的时候我在中国参与公司上市重组,好大一间国企,人事部一夜之间改叫人力资源部,真好听、好大进步啊,其实只是换了块牌子,而且说得更加赤祼裸了,你就是一个资源,你和锤子啊一次性纸杯啊本质上没有区别,你的价值就是工具价值。等你用废了你就出局了,对吧?


有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教会,只要你有恩赐、愿意服侍就给你机会,反正你是来干活的又不用付钱,哪间公司会拒绝这么高素质的义工呢?可是一旦你疲累了、被攻击了、崩溃了,你就感觉到周围忽然涌起一股让你消失或掩盖伤口的压力,因为你和其他同工生命持续不断的亏损,已经证明你的教会并不是以主爱连接的生命共同体,而是一间巴别塔建筑有限公司。


第二条路径如果能够成为普世教会、基督教机构的运作模式,世界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你所委身的教会或机构,有象建造会幕一样充满创意、鼓励创意、分工合作吗?当我们强调顺服,却忘记了顺服的是一位充满创意的神。我们的质量和效率又如何?我们有去为主争竞利益吗?我们敢说我们把最好的给了主吗?神要我们建会幕,我们多少时候却在糊墙?




恩赐让人病,也能帮人得医治


神的创造是在三一神的团契当中进行的,因此神所呼召的创造也是在群体、在关系中展开的。只为自己的创造是不存在的,因为创造源自爱,爱必然要求一个被爱者的出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影响下,创造成为明星负责的事情,把恩赐包装成文化的标签和销售的噱头,最深的异化在于把创造和爱变成一件很孤独的事情。


刚才读到的参孙的故事里,我们看到大有恩赐的参孙与群体的关系恶劣,是一个被出卖的领袖,而他自己竟然完全不在乎。实际上,终其一生,参孙没有一个同性朋友,没有友谊,是独行侠,最孤独的领袖。他的孤独、他的心理压力,依靠在危险的性关系中寻找刺激来释放。像一切上瘾活动一样,剂量要不断加大才能满足他,参孙于是从不合神心意的婚内性关系发展到买春,直至陷入大利拉的致命诱惑。


参孙作为以色列人的士师、民族最高首领,每次击打非利士人都不是为了族群的益处,而是从个人好恶出发,报复心起,逞一己私欲。参孙完全从自利的角度做事,好像和我们当中的个人主义者相同,主观为自我、客观上为群体。但神的管教同时临到,这样的领袖和运作方式没有办法应对撒旦的攻击,当墨黑的阴云笼罩过来,群体与个人会互相抛弃。人要真正明白,我们不是在与属血气的人争战,那看不见比眼见的制度更真实。人民可以投票选择把自我的参孙送去死,人民也可以投票选择把舍己的耶稣送去死。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神话早在《士师记》的时代就破产了。


今天我们当中即使非常宅的,也都处于某个群体、某种关系里。但我们的表现却时常泄露出,我们是被迫处于群体当中的,我们的本性似乎更愿意离开人群去爱人类,让爱从行动堕落成观念。有时我们还为自己开脱,我刻意和群体疏离不是自私,而是为了你们的益处,因为我离你们太近会伤害你们,天才只可远观瞻仰。或是说,我离你太近就会忍不住想掌控你,最后搞得很没意思!


当然主动进入群体的人,也可能是以与人相连来取代与神相连,在人群里取暖,寻找安全感。我们委身群体之前,先要委身基督,为基督的缘故委身在一个群体里。群体不是神,即使曾经是教会的地方,如果与世界同流合污,神也会将他的金灯台移走。人的罪性还会利用群体以逞私欲,比如把群体当作我的粉丝团,观看我展现恩赐的观众。这样的领袖没有办法带出人来,永远是他自己最闪亮,所以在基督教圈子里不必惊讶,你常会遇见搞了一辈子培训的人,却没有遇到过被他培训出来的人。


我们可能因为自己那点小恩赐已经很孤独了,在人群当中觉得没有同类了,好像有点做神的那个感觉了。通过发挥恩赐敬拜自己,几乎每个主日都在神的教会发生。对于服侍有果效的传道人,窃取神的荣耀是一生都要警醒的罪。结果大家聚在一起,就成了一群小神用大神的名义在开会,我们都是神,神和神是最难合作的,一定打架,要排队队,分果果。你看希腊神话就知道了,神多了彼此搞得一塌糊涂,原来是一群最争竞嫉妒的人。恩赐不是用来服事人的,反而成为我们在群体中摆布别人或者和人谈判的工具。


如果我们真的明白,所有的会其实都是作战会议,会场外就是敌人的炮弹坑,无论我们的恩赐是什么,在哪个领域服侍,都是在跟魔鬼打仗,两军对垒,你会嫉妒你的同伴是个神枪手吗?没有人嫉妒说我的战友比我多打死两个敌人,因为他的战果提高了我们所有人的生存率,除非你是对方的人,重复一遍,除非你是对方的人!这个时候,选择单兵作战同样是很蠢的一件事,你要站在耶和华尼西的旗下,士兵归队是最安全的做法。如果你已经站对了地方,就要提醒自己,不要开小差,别掉队,守住你的岗位。


你本来已经抑郁了,一提画画就烦,这时候教会需要一张海报,你的设计恩赐可以帮你归队,感觉到被群体需要和接纳。其实神完全可以不用你,神怜悯我们,知道末世的我们是一群比浪子还难搞的人,即使已经吃了猪食却仍然死硬不愿意回家,所以他让父亲在朋友圈发出一个职位需求,让我们这些爱面子的浪子觉得自己还是有价值的,应聘回家。这是神给病得极深的我们的蒙召之路。我们以为自己在奉献在摆上也在群体里得了称赞,但夜深人静独自跪在神前的时候,我的弟兄我的姐妹,我们不能不认啊,这是神在医治我们,是他极大的怜悯。


如果你仍然在追求自我表达,或者像参孙一样,凡事先要自己要爽,那么你的恩赐是无法提升的,因为自我表达根本上是拒绝被批评的,本质上不适合被讨论,那你混在群体中做什么?如果你看到别人的需要,怎样更有效地服事这个需要,是可以讨论的。去写去画便等于“去爱”,去拥抱人的需要,同时也向人敞开自己。耶稣对多马说,你可以探进我的伤口,耶稣用自己最破碎的地方去拥抱,让病人破碎的自我可以重新跟群体建立关系。说白了,我们以为去帮别人,其实是治自己的病,恩赐越大的人,搞不好病越重,参孙就是例子。


让我们觉得自己有价值不是医治的完成,只是医治的开始。神会继续对付我们,等到我们有一天看到自己的真相,原来我们本是无用的人,那个时候我们的恩赐才真正亮起来,神会加给我们更多。原来从前我们只是一个耶稣的粉丝,挥舞着手里的荧光棒,当我们承认自己无用的时候,我们在人群里才开始真正为主发光。




恩赐不能让我们更被爱,而是付出爱


《士师记》的世代,“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任意而行”原文直译就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我的地盘我做主。保罗一句话点穿文化人:“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你们已经饱足了,已经丰富了!不用我们,自己就做王了!”恩赐的彰显,一定要自己做王。尤其在新媒体时代,央视怎么了,纽约时报怎么了,我也有公共号,人人都是王,宁做鸡首,不做牛后。


越是饥渴,越要享受王的待遇,六宫三千都要爱我一人。我们作为旁观者听见参孙和大利拉的交谈,你不是爱我吗,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把你捆绑?已经毫不避讳要“捆绑”,参孙竟然乖乖就范。从他们的第一次问答你就知道,参孙死定了,早晚的事,只是演到第几集的时候死而已。


我们的死穴是缺爱。大利拉知道有恩赐的人心里最痛的点其实是爱。我们想用恩赐得到爱,我们从小就是这么长大的,如果不表现优秀,不多戴一朵小红花,就感觉不到被爱,我们从来没有被接纳过。甚至我们的小红花可以让吵架的父母暂时休战。我们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用恩赐自救了。人不等于恩赐,道理我们懂,可是就连最亲密的关系,也可以靠恩赐摆平,没有恩赐就什么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你既不与我同心,怎么说爱我呢?”大利拉一句话参孙就崩溃了,就招了,你把我头发剃了,我就死翘翘了。没有爱,毋宁死。


世人都不爱我,所以我信主了,弟兄姊妹爱我,我把神的东西引到我的菜园子里,让弟兄姊妹更爱我。归根结底,我们和参孙一样,对人的爱上瘾。恩赐不能让我们更被爱,神不会因为我们的恩赐就爱我们多一点,不会的,因为他爱我们已经足够多了,他已经爱我们到底,为我们死了,他不能再为我们死一次!我们依然不满足,因为我们只是装作自己已经与主的爱连上了,我们仍然在把人的爱往自己里面填。


恩赐只是我们付出自己的一种方式而已,付出自己绝不只有这一种方式。今天你不写字,不唱歌,依然可以在群体当中付出。保罗华许有一次对着一群大有讲道解经恩赐的人说,“你有没有试过什么都不做,只是为一个人祷告,直到耶稣基督成形在他的身体里,你甚至都没有告诉这个人”。有很多更朴实、更有益于灵魂、更不容易招惹从魔鬼而来的骄傲的付出方式,可惜我们只会用可以被人看到的方式发挥恩赐,你想过吗,这可能才是我们生命中的刺。


那些付出忠心的人,几十年在一个位置上,很多人来了,很多人走了,他一直守在那里;那些付出忍耐的人,让 “吾曹不出苍生何”的人,让不秀恩赐就等同于不存在的人,显得像个孩子一样猴急,根本没有耐心等待永恒奖赏。不能忍耐一时、我的欲望必须立刻满足、我不舒服的状态必须立刻结束,这让参孙付出了加倍的痛苦。


我们还是太爱自己了。我比一般人有才华,我比有才华的人有信仰,我比有信仰的人更有才华;所以在主内我是最有恩赐的,我在专业圈里我是灵命最好的。我们比世人更贪心,以为比人聪明就可以沾尽便宜,今生来世两头赢。自恋是最有腐蚀力的,一个人最终烂透了未必是从表面的伤口,而是从最光鲜的恩赐。


耶稣呼召彼得,“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比你自己的表演、比你的舞台你的恩赐更深吗?你还没在世界上折腾够吗?有恩赐的你,不要信了主又换个法继续作了。恩赐之法救不了我们,所以神才会问彼得,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这也是参孙要回答的问题。


一个破碎的人是灵里已经散掉的人,只有爱才能重新凝聚我们。当我们用注目耶稣来聚焦,爱就把碎掉的自我重新吸引粘合,凝聚所有的力量凿通和神的连接。凿通了,我们里面才有活泉。要用力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不要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了,任性的年纪过去了,我们要学习束上带子,用爱降服你的恩赐,归正自己,不再热衷到各处表现自己很有才、很可爱,放下你以为有的恩赐,凡为我弃掉恩赐的,必要得着恩赐。先把泉凿通,凿通之后你的爱是不绝的,你的灵感是涌流的,这就是磨刀不误砍柴功。


当然,彼得还有点小心思,约翰呢?这人将来能搞多大?我已经奉献了,也尽力了,为什么我的点击率没有他高?我的粉丝没有他的疯狂?耶稣要我们回归群体,就把比较的心收走。其实神给你的呼召、派给你的活儿,足够你折腾了。


真正的恩赐不是对于同样一件事,你说的话用的词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你总是更睿智更出彩;真正的恩赐是你说了一句和人一模一样的话,听的人却流泪了,却得力量了,却有盼望了。因为你的池子凿通了,神在借着你说话,下笔如有神。最大的恩赐只有一件,人们可以透过你,看见神,你的恩赐使你成为耶稣的比喻。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守望2017-05-29 08:13 赞!推荐阅读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