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2017-07-16 12:03 发布 | 2414个查看 / 0个回复

婚前婚后姐弟恋,携手服事已十年

姐弟恋,携手服事已十年

晓良 佳佳


男:我未寻求神就决定和第一位女友交往,却不敢寻求别人意见,偷偷保护这段关系,却越发力不从心;神你若为我预备了,就不要让我自己去找。女:我立定心志将婚姻交托,却遇到一位弟兄落入试探,但神让我清楚这不是祂的带领。40天祷告后,我们跨过拦阻进婚姻。



有人说姐弟恋是反常规的恋爱组合,一旦走向婚姻,充满着风险和不确定性。相差5岁以上的晓良和佳佳,却说差异使他们更好地思想神的心意,让爱情走向成熟的不是两情相悦,而是同样的心志。


特别是佳佳,在30岁的等待中,找不到无奈,反而洋溢着一种喜乐,让人觉得等候是值得的,去爱是值得的。


初遇时,我有女友,她已三十


晓良:第一次相遇时候,正好我在准备考研。当时对哲学家罗素所说的人心中的三种激情特别有共鸣——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类苦难的同情。内心充满三种激情的碰撞,现实中却深感无助。无意间读到一个牧师的信仰经历,后来我就去了一间教堂,一位弟兄和我分享福音。我一听见就被吸引,就决定相信。开始不知疲倦地读《圣经》,各处参加聚会。神的话像点燃的火把,我要认识这位主。当时我常去国际礼拜堂的周三青年聚会,那里聚集着一群和我背景相似的青年,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佳佳。


佳佳:研究生快毕业的时候,我信了主。那时我已经快27岁了。似乎到了婚嫁的年龄,信仰又无端地设了道槛儿。但我特别感恩,当时带领我信主的夫妇一开始就在婚恋的事上引导我,建议我要寻求同走天路的伴侣。他们像主带领门徒一样带领我,大大地预备了我跟随神的心志。


学习一年后,神呼召我服侍祂,就跟随这对夫妇一起来到上海服侍大学生。上海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城市,除了这对同工的夫妇外,举目无亲。我渴望更多被牧养,也渴望学习怎样去牧养。于是,我参加了国际礼拜堂周三晚的青年聚会。同去的一位姐妹遇见了一位同样经历考研的弟兄,就是晓良,他们之间有很多类似的话题。因为他们俩谈得投机,我也和他认识了。那一年,我已经快30岁了。


我很少去想究竟谁是我的结婚对象,倒是在做学生工作时会被比我年龄小的姐妹提醒。她们会为我操心地说:“姐姐,你不去参加活动,也没有人给你介绍怎么办呢?”父母也很担心,虽然没有常在耳边唠叨,但每次过春节他们都说,“你怎么一个人,我们好希望有个人陪你”。还记得有一年,我妈来看过我,见我还是单着,就哭着劝我回家去。


虽然我的心里有些挣扎,但我立定心志要将婚姻交给神。我开始在每年元旦的时候分别一天向神禁食祷告,在神面前有寻求的心。有一年在祷告中,我说:“神啊,我真知道耶稣已经为我而死,已经做了我最好的牧人、最好的伴侣,我还要求什么?”这次祷告后给我内心很大的安慰和转变。我之前用自己的方式,找朋友聊天或看电影来让自己安静,那之后我真的安静了很多,包括感情的诉求也放下来,能真正等候神的时间。




我们俩其实在01年圣诞期间还有几次接触。非常偶然的机会下,我们彼此受邀参加对方主办的福音聚会。他来到我们聚会的时候,我正在负责主持;我去到他们的聚会时,他正负责带领游戏。神似乎没有让我们刻意留意对方的特质,但这些服事的身影却留在了心底。随后一年,我去教堂参加一位姐妹的受洗,无意间发现他也受洗了,而且有了一位女朋友。


晓良:当时我和第一个女朋友在一起。我觉得她满足了我对女友的一切设想。善解人意,会弹钢琴,带着一丝狡黠却充满了艺术气质。我没有寻求神就决定进入交往。那时我总爱和她讲《圣经》,努力影响她信主,凭着感觉求神祝福我们的关系。但是我却不敢寻求其他人的属灵意见,生怕别人拦阻了这段我心仪的感情。


我偷偷保护着这段关系,却发现越来越力不从心。她不久后就信主了,而我们在一起时,那种最初的喜欢逐渐成了一种责任和义务。我想要竭力帮助她,但又好像明白神不需要借我的手让她成长。以自己替代神让她跟随我,依赖我,实际是对自我需要的满足。神在我们走得艰难的时候反而渐渐清晰起来,我清楚看见亲近神才是我的首要目标,缺了对神的认识,我没有办法好好爱人。我们分手了,却得到了等候的勇气和信心。

 

再见面,我仍单身,他已全职


晓良:当我放下了之前那段感情后,神带领一位老师来到我所在的团契,他恰好是做恋爱辅导的。我决定好好补上这一课。边听冯志梅老师的讲座边反思,原本在关系里的难题好像一一得到了解答。更重要的是,我在神面前立了心志,“我愿意等,哪怕到了40岁没有合适的人也可以。如果你为我预备了,你就告诉我,不要让我自己去找。”


陶恕说,有一条更好的道路,就是弃绝自己的智慧,以上帝无限的智慧取而代之。一旦我们在信心中转向他,他就接手我们整个生命的主权。每日灵修的时间成了我和神之间的约会。特别感动的是读《路加福音》的时候,我注意到撒迦利亚的妻子伊利沙伯也是亚伦的后裔,我的心突然敞亮起来:神给我预备的一定也是服侍祂的人。我在几年时间里陆陆续续地记录了当时的读经心得,并开始对全时间服事的人格外留意,因为神已经开始预备我走全时间服事的道路。


佳佳:神不断带单身的姐妹与我同住,也使用我们的住处成为聚会的地方。可以说,我的单身生活充满了喜乐和美好。可我心里也知道自己年纪渐渐大了,关心我的朋友偶尔也会给我介绍弟兄,我心里抗拒相亲的方式,很多时候见面只是碍于情面。


后来神给我了一个试验。我有次去交大传福音时认识了一位弟兄。他信主的时间不长,但外在吸引了我。我知道他的灵命很不成熟,却忍不住以关心的名义和他联系。偶尔几次的见面,都让我的心落在试探中。我不断向神求,如果可以,我想要。但神一次次清楚让我看到这不是祂的带领。这样的软弱持续了一年左右,虽然只是些短信交流,我内心却经历了极大的挣扎。好在神不断地保护我,没有落在自怜的网罗里。到了05年的时候,我迎来了两位新室友。其中一个去沪西礼拜堂聚会,她邀请我一起去,我就答应了。没想到,在那里我再一次遇见了晓良。


晓良:虽然相隔了好几年,但是再见面交谈的时候,却觉得好像认识了很久,也很有默契。经过几年的悔改和思考,一个合适我的配偶形象在头脑里清晰起来。我明白两人不同心,就不能同行。那时我已经开始全职的服事,所以我需要一位能和我一同服事的人。她可以和我一同进行门徒训练,乐意接待,乐于牺牲自己。因为我知道以后我无法给我的家庭带来财富上的丰富,甚至我们的服事是艰苦而看不见明显果效的。如果她的家中有弟兄姐妹可以照顾父母,就可以卸下后顾之忧。现在看来这些想法有些自私,但我确实这么想。我也盼望她善于料理家务,并能在其中常常感恩。所以,神很奇妙地翻转了一个青年原本头脑中对情感的索求,那些仅仅外在漂亮、情调浪漫的,已经不再是我的追求。因此,当我再次遇见一位也在全职服事的姐妹时,我觉得这个人和神为我预备的很接近。我就开始祷告。




佳佳:再相遇,我惊讶地发现这位年轻人已经开始全职服事了,而且和我的服事方向完全一致。神让这位几年前才初信的弟兄有了奇妙的改变。我见他一人,就问他的女朋友怎么没有一起。他告诉我已经分手了。因着当时共同的服事方向和兴趣,我就留了他的联系方式,但我仍旧没有放在心上,也没主动联系。


那年的圣诞节,我群发问候的消息,突然收到了他的回复,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联系起来。第二年,他主动地请我帮助他所在教会中遇见难处的一位姐妹,我很犹豫。当时正准备再尝试一下考博,期间还回家了一段时间。但是他一直执着地告诉我这位姐妹需要帮助,我就决定摆上一对一辅导的时间。我为他对其他灵魂的负担感动,可又有些不解,难道他是想借此了解那位姐妹吗?或多或少带着这些猜测,我们三人在那年的春天开始了学习《标杆人生》的辅导之旅。春天的味道,让我们的灵性和情感都更自由。


走进婚姻,40天一起祷告


晓良:我确实借着辅导观察这个女孩。我越发看见神赐给她的温柔、良善、舍己和忍耐,我们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多。我一边小心地压抑内心的激动,一面谨慎地等待。因为在过去的恋爱中的失败和软弱,我刻意不容让自己的意思作王。我认真寻求属灵长辈的意见,相处的原则、方法、步骤一一记在心里。我害怕犯错,就借着祷告寻求神明确的话语。在那个没有微信的年代里,我写了很多短信,每一段都好像诗一样。


一年的观察和祷告中,我知道最后的决定要借着神明确的话语来印证。祂也一定会通过自己的话来告诉我。我这样祷告时,神让我在出埃及记里看到一段经文,神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事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因为当时摩西向神要一个凭据,但是神给他的并不是凭据,而是去,最终成就你就知道。我似乎明白神要我做什么,虽然结果如何我不知道,神也没有给我一定成的应许,但我看见了祂要我去。


开始联系她的时候有许多不顺利,我心里确实有些小信,就问神:“是不是我错了,请你再给我一次你的话。”同样的话在申命记里又出现!神的话语,长辈父母的认同,我确信时机成熟了。一个周日的午后,我约了她单独谈一下。


佳佳:辅导进展顺利,那位姐妹有次却无意中提起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恋爱对象。我好像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意识到她在提醒我,那个弟兄不是她的菜呢! 而在我们的短信互动和几周的见面中,我也感受到弟兄的心意。我从一开始见到他,就知道他年纪比我小,人又这么瘦。我家中的父兄们都很强壮,所以藏在心里的那个坎我始终过不去。既然意识到他有这样的想法,我就开始和神祷告。“为什么是这样的弟兄,和我心里想的不一样啊。”神又一次让我蒙上眼睛,让祂带领。


复活节时,我去教堂参加他们的特别礼拜,其中有首诗歌突然唱道:“祂没有佳形美容,祂为我们所做,超过世人”。简单的歌词让我反省自己的内心,神不以外貌看人,耶稣形容枯槁。如果是这样一位弟兄的话,我怎么能轻看他。我转而严肃地看待这段寻求,既然那位被辅导的姊妹清楚告诉我这不是她要考虑的对象,我就认真考虑。


有一次,我偶然从侧面看他的时候,突然觉得他还是很帅的。心里改变了,爱慕之心就在慢慢增加。同样的心志,同样的服事方向,成熟的生命,都是神在祷告中给我的应验。我唯一的顾虑就是年龄,那年我已经35岁,至少比他大5岁以上。他表白了。当我告诉他,我比他大不少时,他却告诉我神已经告诉他了。




晓良:我表白后,她就接受了。神好像早已预备了我们彼此的心,不仅享受爱恋的甜蜜,也确实相信神要带领我们进入婚姻。但人的筹算常在神的计划前显为虚妄,我们三次预定结婚日期、场地,三次都没有成功。外面的拦阻把我们内在的冲突暴露出来。外在有些事情让我们没有办法结婚,内在考验的是我们对神的信心。


我的哥哥有癫痫,他发作起来很厉害。我妈当时心里很不平安,她说:“如果你在结婚时,他发病很不荣耀神。”我不能催他,但又得给姐妹交代,于是心里就有各样抱怨。我们已经如此服侍,在各样境况下忍耐,好不容易等到了合适的人,为什么结婚就这么难。


后来我们就决定40天一起祷告,正是经历这个同心祈求的过程,我看见自己里面有很多律法主义的错误认识,我们常想做到一个程度,让对方和自己都满意,但神要的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单单依靠祂的恩典。我们更坚定要进入婚姻,外面的拦阻好像就不那么重要了。


40天的祷告后,哥哥重重地发了一次病,在我们的劝告下去看了医生。经过治疗后,他到现在都没有再犯过病,一晃就是十年。现在回想,正是因为当初寻求中的确信,鼓励了彼此,也让我们更加信靠这位神。


佳佳:结婚前经历的艰难,让我们对婚姻更现实。一些看为不好的矛盾,让我们里面的罪和偶像被暴露,我们就能够彼此协助对付它。过去冲突后会冷战,要慢慢恢复疗伤,常觉得没有力量;现在神帮助我们有力量省察罪,主动地和对方和好,达到更深的合一。


没有一对情侣是没有差异的,因为差异使人更深入地思考神的心意,而不是自己的,赐给我们更多的理解和接纳。如果我当初看中的只是外在,就会忽略神的心意。而祂的心意就是将那位能和我同负一轭、完全接纳我的良人赐给我。


我们结婚至今已快十年,虽然也有彼此生气的时候,神的原则常常把我们自己的心先扭转。我虽然有时比起妻子更像他的同工,神却在这两年中不断更新我,让我看见当我把事工的决策权交给弟兄时,他能够更好地带领,我也更适应自己的角色。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