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蒲公英 2017-07-23 10:06 发布 | 6748个查看 / 0个回复

讲道讲章仇敌举杯时,神仍在掌权

仇敌举杯时,神仍在掌权

陈小
来自:拿细耳


《以斯帖记》真是非常特殊、宝贵的一卷圣经,全卷书没有一次提及神,看起来就是在描述人类社会所发生的一幕。但从整个故事发展来看,我们又能发现神一直在掌权,祂的作为虽然看起来是隐藏的,却是决定事件走向的决定性因素。因此,当教会处于危机时刻时,《以斯帖记》总是成为大家重拾信心的关键经文。本文将聚焦于第三章,这一章,哈曼诡计得到亚哈随鲁王的首肯,看似势在必行,然而就在这最黑暗的时刻,神仍然在掌权。


一、末底改不跪拜哈曼的原因


3章2节,亚哈随鲁王下达了命令,要求在朝门的一切臣仆都要跪拜哈曼。

此处的跪拜并没有偶像崇拜的成分,只是一种君臣之礼,世人遵从理所当然,就算是犹太人行此大礼也无妨,正如雅各的儿子们来到埃及籴粮时,脸伏于地,向约瑟这位埃及宰相下拜(参创42:6);又如大卫要辞别约拿单逃命时俯伏于地,向约拿单拜了三拜(参撒上20:41)。但末底改却坚持不跪不拜,有人提醒他这样是违背了王的命令,又天天劝他,他还是不听(参斯3:3-4)。结合当时的礼节,我们有理由相信,哈曼都能享受其他人的跪拜,亚哈随鲁王就更不在话下了。圣经并没有记载末底改不跪拜亚哈随鲁王。


那么,末底改为何如此坚持不向哈曼跪拜?我们注意4节的下半节:因他已经告诉他们自己是犹大人。从这节经文来看,很显然末底改不向哈曼跪拜和他的身份有关。根据2章5节记载,末底改是便雅悯人基士的后裔,而基士是扫罗王的父亲。我们再看哈曼的身份,3章1节特别强调他是亚甲族人,也就是说他的祖先是亚甲,就是被扫罗王生擒的亚玛力王。这两人的身份一对比,就会发现原来他们之间的渊源颇深,但这还不算是末底改不跪的强有力的依据,因为末底改所强调的是犹大人,而不是便雅悯人,或者扫罗的后人,也就是说末底改的关注点不是扫罗与亚甲的过节,而是自己属于神百姓的这层身份。


真正使末底改宁愿违背亚哈随鲁王的命令,也不向哈曼跪拜的原因是末底改是属神的犹大人,而哈曼是属于神的敌人的亚玛力人。亚玛力人不是普通的一个族群,这是耶和华曾起誓要世世代代与之争战的族群(参出17:16),因此,此处的哈曼就可以视为是与神争战之黑暗势力的有形代表,作为神的百姓不向其跪拜才是忠于神的表现,神的儿女怎么可以向神所宣告的敌人下拜!


虽然末底改因为不向神的敌人下拜而给犹太人带来灭族的危机,但这是他作为神百姓的本分。我们不知道未来的事,那在神的手中,我们的责任是按着祂的旨意在当下做出合理的抉择。


末底改深知这一点,所以即使有人天天来劝他,他还是不向哈曼下拜。他知道因此而惹怒哈曼之后,给整个民族带来危机,也不后悔或者是妥协。他不是通过妥协来保全民族,而是通过寻求神来化解这次危机,因为他知道不向仇敌跪拜是神所命定、是自己的本分,不会有错。


二、哈曼的计谋直指神的救恩计划


神的仇敌所设下的阴谋绝不会只停留在物质、肉身层面,它总是剑指灵魂,或者是个体的灵魂,或者是想要破坏神的救恩计划。比如,埃及法老曾下令要将以色列人所生的男孩都杀了(出1:16),耶稣降生后,希律将伯利恒四境所有两岁以内的男孩都杀尽了(太2:16)。


此处哈曼的阴谋也是如此,“他以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就要灭绝亚哈随鲁王通国所有的犹大人”(斯3:6)。我们要厘清的是哈曼所要杀害的范围,这里提到的是“通国的犹大人”, 第八章第九节也提到谕旨是给全国127个省的,也就是说包含已经回归耶路撒冷的犹大人,因为当时犹太地区也属于波斯帝国的行省之一。三章十三节提到无论老少妇女孩子要全然剪除,杀戮灭绝。


这样,这个计谋就不单是哈曼和末底改两个民族之间的问题,它实际上涉及了上帝的救恩计划,如果通国的犹大人都被杀害了,那么上帝所计划的救恩谱系就断了,只到所罗巴伯为止了。虽然哈曼是在怒不可遏的情况下起意要杀害末底改本族,但其背后明显是撒旦的作为,是撒旦藉着哈曼欲破坏神的救恩计划。


三、哈曼计谋的实施


哈曼为了达到灭绝犹大人的目的,可谓是煞费苦心,也下了血本。首先他在亚哈随鲁王面前诬告犹大人,说他们是不守王的律例,又与王无益的一群人(参斯3:8)。这个诬告是很高级的,因为它是真假参半。犹大人虽然散居外邦,他们的确持守自己民族的特色,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就不守当地的律例,从第二章以斯帖的温顺和末底改解救亚哈随鲁王可知,他们还真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为了达成目的,哈曼又向亚哈随鲁王承诺捐一万他连得银子给国库,这对当时的波斯帝国而言是极好的消息。因为波斯帝国与希腊之间连年的争战,使得波斯财政紧张,而一万他连得银子又相当于当时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60%。除此之外,还可以将犹大人的财务占为己有,这肯定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众所周知,犹大人向来很有经济实力。哈曼的利诱无疑对亚哈随鲁王产生了一定的果效,虽然他在口头上不要哈曼的捐献,但背后的利益促使他同意了哈曼的计谋,否则你很难想象一个君王竟然会下令屠杀一个民族,因为风险极高,对国家的稳定非常不利。


在取得亚哈随鲁王的首肯之后,哈曼马上写了旨意,又传达给各省省长和族长。驿卒奉王命急忙起行,将旨意传遍各省、各族。此时,王同哈曼坐下饮酒,书珊城的民,却都慌乱(参斯3:15)。这是很鲜明对比的场景,王和哈曼已经志在必得,作为弱势的犹大人看起来也毫无希望可言,真可谓“人为砧板,我为鱼肉”。


四、仇敌举杯时,神仍在掌权


此时,可谓是犹大人最黑暗的时刻,他们能做的只有慌乱、悲哀、哭泣、穿麻衣…

此时,哈曼的计谋看似已经得逞,王所下的意旨谁能更改呢…

此时,神好像在沉默,我们好像看不见祂的作为…

然而,正如诗歌所唱:罪恶虽然好像得胜,天父却仍掌管。就在哈曼举杯痛饮时,就在神的百姓哀嚎时,神的救赎也在展开。


第七节如此记载:亚哈随鲁王十二年正月,就是尼散月,人在哈曼面前,按日日夜夜掣普洱,就是掣签,要定何月何日为吉,择定了十二月,就是亚达月。这个看似平凡的举动,却让我们看出神在掌权。


按照哈曼的意思,他想尽快实施计划,所以一征得亚哈随鲁王的同意后就马上拟定圣旨并急忙传旨(参斯3:15),后来虽然选定了吉日,他看见末底改时又忍不住,想要尽快求王处死末底改(参斯5:14)。但是,可能是哈曼自己的迷信,或者是当时有例,需要掣签选一个黄道吉日。他们在正月掣签,结果掣到十二月,这大大出乎他们意料,却是神在掌权,正所谓“签放在怀里,定事由耶和华”(箴16:33)。虽然这是外邦迷信活动,虽然哈曼等人不是神的百姓,但神仍然在他们及他们所行的事上掌权。


十二月十三号才能实施灭绝犹大人的计谋,这意味着犹大人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可以筹划。当然,他们所能筹划的就是联合所有同胞一起禁食祈求,也就是专心依靠神。我相信,他们在禁食时明白了神的救赎方法,特别是末底改,所以他能那么确定的对以斯帖讲: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斯4:14)


神的计划是通过以斯帖来解除犹大人的危机,这样,我们就能看见,原来神不单在仇敌谋划时在掌权,而是在仇敌未动以先就预备了救赎方法:瓦实提被废,以斯帖被选为新王后。


可以说,在仇敌猖狂时,神用“沉默”谱写了普洱节,将本来是悲哀的日子转为欢笑,将灭亡转为救赎。普洱节的救赎,很自然让我们联想到逾越节,那是在正月,也是拯救的节日。故此,哈曼所选的十二月背后是神在掌管,神让一年中最后一个月份也成为救赎的记号,和正月的逾越节相呼应,让我们看见,从岁首到年终神的救赎、保护都未改变。


以斯帖记第三章本是最黑暗的时刻,是神的百姓最看不见神的时候,然而通过这样的考察,我们发现神一直都在,祂一直在眷顾祂的子民。有时候,我们会陷入各样的麻烦、灾难之中,我们的眼睛常会被苦难和眼泪迷住,以为神不再与我们同在了,但以斯帖记让我们看到,就在最黑暗的时刻,在仇敌举杯之时,神仍然在掌权,神在仇敌筹谋之先已经计划了一切。哈利路亚,荣耀归神!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