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7-09-16 09:52 发布 | 951个查看 / 0个回复

初信学园影响世界的六大属灵复兴

历史上,神曾使用众多敬虔爱主的人带来信仰大复兴。如果我们仔细去了解,考察这些复兴运动,便能清楚地看见,神怎样使用人做成奇妙的工作,圣灵如何在我们中间运行。

历史上有六次范围极广、影响极其深远的大复兴,引领成千上万人归主,改变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命运。

18-20世纪初,普世教会经历过六次大复兴,引领成千上万人归主,改革社会流弊,在学术文化和社会服务的领域,也产生巨大贡献。

第一次:约翰卫斯理带来美国大觉醒

1732年法国莫拉维弟兄会600多位信徒,经过一段日子恳切祷告,被圣灵充满而大复兴,使他们之后十年派出的宣教士遍及欧、亚、非和北美洲。往后二百年内共派出2,158位宣教士。他们的宣教士亦影响了英国的约翰·卫斯理。

约翰·卫斯理在日记中记载,1739年1月1日他和60位同工举行通宵祈祷会,半夜里圣灵大大浇灌在他们身上,他便和怀特腓德一同开始英国的大复兴。怀特腓德到工地里向矿工讲道,使多人悔改,帮助了卫斯理突破必须在教会内讲道的观念。于是他在伦敦举行露天布道,向上万人传讲福音,许多人悔改归主!1742年又在苏格兰布道,有一到三万人一起聚会。

约翰·卫斯理后来到美国讲道也带来复兴,在波士顿向一万五千人讲道,又在三年内使只有30万人口的新英格兰多了三万人归主,单单公理会就增加了135间教会!

从1740至1770这三十年间,复兴又直接促成九间大学创立,包括普林斯顿、布朗、哥伦比亚、宾州、若歌等。普林斯顿最早的五位院长,全是著名的布道家!

这段时期的复兴被称为“大觉醒”,它还带来一项重要贡献,就是开始发动解放黑奴运动。美国也是在这大复兴期间立国。因此,曾有一位美国总统柯力滋说:“美国是在宗教复兴中诞生的。”而约翰·卫斯理领导的英国大复兴,有历史学者亦认为是影响英国国运,救了他们免遭法国式的流血革命。

第二次:英美掀起普世差传运动

第二次复兴由1792年开始。美国的爱德华滋和英国的尔斯金牧师鉴于社会及教会的衰败,1784年联合发出推动复兴祷告运动的宣言,结果美英两国同时大复兴。在英国,遍及英格兰、苏格兰、威尔斯和爱尔兰等,更兴起了普世差传运动,克里威廉1792年前去印度,被称为近代差传之父。这段时期,英国圣经公会、主日学运动、浸信会差传会、伦敦传道会等先后创立,又兴起许多社会关怀运动,促使英国通过了奴隶贩卖的禁令。这阶段的复兴持续了三十年,在美国及欧洲也有好些国家发生复兴,使许多大学生奉献成为牧者及宣教士。

第三次:美国大复兴

1830至1850年美国的复兴,是由波士顿、纽约开始延至德州,主要的领袖有芬尼。两年内约有十万人归主,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会友增加最多。同一时期,英国、欧洲、印度、非洲、南太平洋群岛等多处地区也发生复兴。英国成立了救世军,加强了圣公会内福音派信仰的力量,苏格兰有自由教会出现,亦相继成立不同的社会服务机构如青年会等,热心传道,彰显主爱。

第四次:透过祷告带来大复兴

1857至1858年是一次透过祷告而产生的大复兴,由加拿大东岸数州开始,发展到美国各地。这次运动没有特殊的领袖,但各大宗派均受影响,一两年内有百多万人在祈祷会中归主!纽约和费城两处每日中午的祈祷会,有四至六千人参加!而英国也发生类似的复兴,过百万人加入教会。澳洲、纽西兰、印度、南非也有复兴。而司布真、戴德生、慕安德烈等均大大被主使用。

第五次:慕迪为代表的学生差传大复兴

1880至1890年这阶段的复兴,学生工作得到明显加强和发展,成了差传运动的主力。在二十年内约有一万人投身海外差传工作。称为学生志愿布道运动,尤以慕迪和穆特对此最有贡献。国际大专基督徒团契也在这时兴起,这期间宣教工场如日本、印度、非洲、南美等也发生一些复兴。

第六次:英国威尔斯为代表的全球大复兴

1904年威尔斯的大复兴,是一次影响范围最大的运动。其间祷告会普遍兴起,威尔斯只是其中主要的代表,两年内增加了十万会友。十年内复兴遍及六大洲许多宗派,头两年已有500万人归主:1903至1906年,英国教会增加了五、六十万会友。美国亦全面受影响,在俄勒岗州的波特兰,因为参加祷告会的人太多,各行各业每日要停工数小时。七大宗派五年内增加了200万会友!

其他地区也有复兴:日本信徒增加了一倍。印度在1905至1906年间会友增加了70%。印尼十年内信徒增加了三倍至30万。非洲增加了50万。朝鲜的复兴,藉着历久不衰的祷告运动,影响延至今日的韩国教会。中国由古约翰在华北及华中六省主领奋兴会,亦带来很大的复兴。及至二十到四十年代,中国教会由宋尚节博士及伯特利布道团领导的奋兴及布道运动,遍及20省。他们工作的果实,不少至今犹存。

中国教会的大复兴

在我们中国,教会复兴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抗日战争胜利后,1940年末那段时期,当中国大陆教会面临大苦难、大试炼的时候,神使中国教会有一个较大的复兴,这真是充满了神的恩典。当年的复兴情况,有人说是中国教会历史上少有的,我觉得这个说法并不过分。我们对神的作为,除了感恩,还应该知恩、感恩、报恩。

山东等地的复兴祷告蒙神悦纳

早在抗日战争(1937年)之前,复兴的烈火就燃遍了我国的山东省,也带来了其他地区的复兴。当年山东的复兴祷告聚会,既不像现在某些教会不冷不热地作文章似的祷告,也不像某些教会高声歌唱大声祷告,甚至手舞足蹈,外表上喜气洋洋,却看不出他们在世人当中的见证。

当年山东的复兴祷告聚会,是先彻底认罪,即便很小很小的罪都在神面前都要承认出来,若必要也在人面前认罪。这些弟兄姊妹们先在神面前求主的宝血洁净自己、被神看为圣洁,然后他们的祷告又很诚恳迫切,许多人为了将要丧亡的灵魂,常是情不自禁地流泪祷告。

这些人的祷告,无形中先复兴了自己,而神必会将手洁心清的祷告的人和祷告的事一同悦纳。因此那样的祷告不仅带来了山东的复兴,也带来了全国各地的复兴。

知识分子的火热奉献影响全国

1945年夏天,两位西北圣经学院的学生在暑假期间,出来到各处传道实习,路过陕西洋县,便短期在一起同工。这两位弟兄看到那里的学生聚会后说:“我们总是听说学生福音事工复兴了,但却没有亲眼见到。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么小小的一个县城里,一般的信徒只有二十几个,另外竟能亲眼看见好几十个学生在这里主动聚会。”是的,神所做的工作,不分地方大小,不分地域,在大城市、小城镇里都看见了他的奇妙作为。

掀起了去往边疆传道的热潮

1940年代末期,有些人不仅奉献、响应主的呼召要以祈祷传道为业,还要往边疆去传道,往艰苦的地方、福音没有传到的地方去传扬福音;所以,就有往边疆传道的一个热潮兴起来了。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晚上跪下来,拿着一本代祷名册,为这些往边疆传道的弟兄姊妹们祈祷。

出现许多感人的诗歌

在1940年代末到1950年代初,在当时面对或经历苦难的岁月中,是神自己感动了一些人,写出了一些鼓舞人、激励人的诗歌。这些诗歌有些我们都非常熟悉,《起来,我们走吧!》、《主啊,我心爱你!》、《举目向西展望》、《漫漫十架归去路》等等非常动听的诗歌。

教会所面临的危机

而在当时,面对苦难,也有多人作了献身的准备。那时候在中国大陆存在着不少“吃饼得饱”的传道人,他们在社会上找不到合适的职业,就在西方传道人面前表现热心殷勤。而当时西方的传道人不明真相,就帮助他们去上神学。上神学对他们来说意味着生活上有吃、有住、有零用钱,毕业后不但有职业、有薪水,还有受人尊敬的牧师名衔,真是有益无害、有得无失。

但是这样的传道人是“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6:5),“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3:19)。这样的人怎么能真正去传福音呢?怎么会爱护羊群,怎么会走十字架的道路?

当时连不信主的人都能看出他们的实质,称呼他们是“吃教的人”。由于这些假信徒、假传道的混淆,甚至一度连真信徒也被人称为“吃教”的。当年有些献身的弟兄姊妹们,已经预感到只要政局一变,真正忠心向主的人,不仅要面对执政者的重压,可能还要面对一些吃教的“该亚法”般的人物,他们为了保全自己,就可能去伤害他人。

所以在1948年问世的《献给无名的传道者——我的弟兄》,这首诗中有两句诗词提醒献身事主的人,要充分准备“不顾希律的逼迫,不顾祭司们的杀害”。事实证明,后来在1950年代,成立“基督教三自会”前后,那些冲在前面逼迫信徒、伤害教会的,正是这些伪善的、吃教的人。

那些勇于献身的人

但是回忆当年那些献身的人,明知有苦难,却甘向苦路行。因为这条十字架的窄路再苦,我们的主却为我们的缘故早已在这条路上走过了!当年许多年轻的信徒,甘愿把自己的身体献上当做活祭,把各样的东西:荣誉、前途、家产、不信主的恋人……全部都统统放下,甚至于把自己的性命都摆在祭坛上,置生死于不顾。

这一方面是因为主救恩的激励,就如同圣经所教导的:主为我们死了,我们就应当为主活着。另外,像神的老仆人,例如王明道先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把性命都能摆上,确实是对多人的激励。当时很多年轻的弟兄姊妹就想,如果王明道先生把性命都能摆上,我们还有什么不能献上呢?

在今天的世代,也还是这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是属灵的争战一点也没有止息。一方面,神用他的恩召呼唤我们,主耶稣基督用他舍命的救恩、流血的大爱激励我们为主而活;而另一方面,撒但的引诱、搅扰和化装的欺骗,一时也没有停息,千方百计地阻拦我们与神亲近。

求神光照我们,让我们属灵的眼睛明亮起来,看到主为我们死了,我们就应当为主活着。正像保罗所说的:“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但愿感动前一代人的灵,加倍地感动我们这一代的弟兄姊妹,像主耶稣被出卖的那天夜里所说的话:“起来,我们走吧!”(约14:31)

他们所舍弃的

其实在当年中国教会的复兴盛况中,有许多的弟兄姐妹,他们都走上了十字架的窄路,将自己白白的摆上。

有很多人破产传道。比如有一位文沐灵姐妹,她其实是清朝贵族的后代,但是她却撇下了富足的一切,在1949年初,陪同自己的丈夫赵西门由南京出发到新疆去传道。那时由于战乱,火车断断续续,最远只能通到兰州,他们有车就坐车,没有车就步行,最后一直到了中国最西部的喀什。类似这样的破产传道者,真是举不胜举。

有人甘愿侍奉主放弃前程。比如王载先生,他早期在国民政府部门有一份收入很优厚的工作,后来蒙召传道,竟把工作辞掉,凭着信心过艰辛的生活,甚至有一段时间就在街上摇着铃传道。他一面摇着铃,一面唱赞美诗歌,有些小孩子就跟着他走,到了一个宽阔、合适的地方,他就停下来,小孩子们跟着他学诗歌,他教一句,孩子们学一句。渐渐地,有些过路的人会围过来观看,这时候王载先生就把握机会,向那些围观的路人们传讲福音。

陈恪三先生,他是非常令人尊敬的一位长者,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国民政府的一位旅长,并且还兼任一个城市的公安局长。后来,他被主的爱激励,回应了神的呼召,放弃了人看为年轻有为的职业,成为一位被人轻视的传道人。在以后的岁月里并不平坦,他曾经两次被捕入狱,但他的脚踪却留下了最美好、最佳美的见证。

还有的人为了服侍主,为了主的复兴而割舍了爱情。曾经有这样一位弟兄,在没信主之前,有一位彼此敬爱的女同学。这位弟兄信主以后,一度和这位不信主的女朋友疏远了来往。后来,这位弟兄奉献传道了,有一段时间肺结核病情很重,生活贫困,以致过去的同学好友们对他多有不解,甚至还轻视、讥笑。

就在这种贫病交加、众叛亲离的时候,想不到他过去的那位女朋友,忽然从兰州给他来了一封信说:听说你病情较重,生活困难,对你非常惦念。很希望你到我这里来养病,我会好好地照顾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再热心地去传什么道了,免得病情加重,又有人笑话你。

当这位弟兄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心里确实争战十分激烈。一方面,这位女朋友竟然甘冒一生陪伴一个结核病人的艰辛处境,对他如此示爱,他觉得实在是难得的幸事,深感欣慰。但是,跟着他就想到,自己已经是被主的宝血救赎来的人,而且又蒙主的呼召传扬主的救恩,绝不能因为这样的感情就离开服侍主的道路。

因此他经过祷告,就坚定而诚恳地谢绝了这位女朋友的邀请,他们的关系也就这样结束了。可是这位弟兄后来不仅蒙主恩赐给他一个爱主的配偶,身体也多蒙主的保守,竟然能侍奉神一直到老年。

主持人:李论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b36f90102ww70.html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