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7-09-16 09:58 发布 | 4677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入土为安吗?我为什么卖掉全美最好的墓地

拥抱每一天20170914——匆匆整理

从买墓地到病中丢失墓地到后来失而复得卖掉墓地,前后我与这墓地打交道折腾15年。漫长的岁月里,上帝改造我这个痴迷墓地的人,让我终于意识到,古人所说的入土为安,并不能让我在这片墓地里得到平安。我若想寻找永久平安,必须拥有一颗活生生的“神圣之心”。

15年前我与妻子有过一次争吵,那次令人不愉快的争吵是因为我没经过她的同意,便执意买了两块墓地。

那是坐落在南加州风景优美的玫瑰岗山上的玫瑰岗墓园。这个具有百年历史的墓地建于1914年,占地1400公倾。墓地里林茂叶繁,花草争芳吐艳。墓园的规划有严格的统一标准,不允许墓碑与石墓座高出地面上,所有的墓碑一律都平躺在与草地平面相等的地面上。整个墓园像是一个宁静优美的大公园。我买的那两块墓地位于玫瑰岗山上的一处高地,居高临下,纵览群山翠色,我相信风景这边独好。

但妻子对这个风水宝地并不感兴趣,她极力反对我去买墓地。她认为像我们这种“月光族”家庭,花几千美元去买两块墓地,实在是奢侈浪费。另外,她不认为我们死后埋在墓地里是一个“必须的”选择。当她发现我固执已见,她无法阻止我去买墓地时,无奈地对我说:“你死后自个儿埋在那儿吧,我不会随你埋在那儿的,我宁愿把自己的骨灰撒在大海中。”

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钱买下这两块墓地,到头来将只有我一个人寂寞地躺在那儿,我一直耿耿于怀,心里暗自盼着妻子有一天会改变主意,同意与我一起合埋在墓地里。

我对墓地的痴迷

我对墓地的痴迷,始于我的外公梁善川。我的这位外公,是民国时期在青岛乐善好施的慈善家,也是个建墓人。

令我动心去买墓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想弥补多年来暗藏在自己心中的一个缺憾。我的双亲去世后都没有被埋在墓地里。父亲常子华在“文革”动乱中死后,母亲梁今永把父亲的骨灰盒存放在家里多年。母亲临死之前,托付一个叫纪兰的农妇,在她居住的崂山角下,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把父亲的骨灰埋在地下。

1988年母亲死后,我们与纪兰失去了联系,无法知道她当年把父亲的骨灰埋在崂山葱茏山林里的哪棵树下。每当想到这件事,我都会歉疚万分。中国传统风俗讲人死后要入土为安,但我这个儿子竟然连自己父亲的骨灰埋在哪儿都不知道。更令我伤感的是,母亲的骨灰也没有埋在墓地里。几年前母亲的骨灰被撒入青岛的近海了,我只能在太平洋彼岸望洋兴叹,不胜唏嘘,没能把父母安葬在墓地里长眠,是我一生中的缺憾。

墓地失踪了

四年前,当得知我的癌症扩散到肺部时,妻子在与我一次促膝谈心中流露出她的一个心愿——她希望我们的三个孩子在我们撒手人间之后,会在他们的心里纪念着自己的父母,而不是在形式上去墓地祭拜我们。

妻子的这一席话让我想到了多年前死去的父母。虽然我没有为他们买墓地,甚至不知道父亲的骨灰埋在哪儿,但他们的音容宛在,他们的灵一直与我同在。我一生都在努力,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像他们一样有着高尚情操、正直善良、敬畏上帝的人。想到这儿,我突然领悟到,尽管我一生中视父母为自己的楷模,却忽视了他们留给我的一个无言的暗示:做一个死后没有墓地的人!

卖墓地必须持有墓地证书,但当我在家里翻箱倒柜找我的墓地证书,竟然找不到了。我几次打电话给南加州玫瑰岗墓园办公室查询我当年买墓地的记录,但都一无所获。也就是说,我买的那两块墓地莫名其妙地“失踪”了,我只好放弃了。时间一晃四年过去了,这期间我疲于应对频繁的癌症复发,接受了好几次手术,这两块墓地也就逐渐地从我的脑海里淡出了。

直到去年11月我接到一位友人的电话。这位友人在电话里与我聊天时,无意间提起她与家人最近在玫瑰岗墓园买墓地的事,这让我想起自己“失踪”的风水宝地。我央求友人请卖给她墓地的那位经纪人帮我查找一下我的墓地。

两天后那位经纪人打来电话,说无法查到我买墓地的记录。她让我把当时买墓地的详情告诉她,也许她从中可以窥见出点踪迹。

听到我述说买墓地的经过,友人在电话里说,如果真是这样,在得到牧师的允许之后才可以卖我那两块墓地。她说这也许是为什么我三年来一直无法找到自己墓地的原因,因为当时这片墓地或许是以集体的名义买下来的。

墓地失而复得

两个星期之后,那位经纪人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她说我的两块墓地找到了。

去年12月初的一天,我与妻子驱车去玫瑰墓园办理墓地证书。接待我们的是一位专门管理墓地证书的女职员。听罢我们的来意,她验证了我们的身份证件之后,很快在电脑上找到了我15年前买墓地的资料,并复印给我一张墓地证书。

从女职员手中接过这张失而复得的墓地证书,我百感交集,当年没有听从妻子的劝告,执意买了这两块墓地,没想到竟然惹了这么多麻烦。我迫不及待地对女职员说:“我想卖掉这两块墓地,可以告诉我卖墓地所需要办的手续吗?”

听到我要卖墓地,女职员搞不懂为什么我要把好不容易才失而复得的墓地立即卖掉。她对我解释道,玫瑰墓园管理处只管卖墓地,但不会买回墓地。想要卖墓地的墓主需要自己上网登广告找买主。墓园管理处对每一块成交的墓地征收四百美元,其中二百美元是转换墓主证书的手续费,另外二百美元是一次性的墓地管理维修费。

卖墓地

我最终把墓地卖给我的一位好友Thomas。虽然墓地证书上的墓主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但根据加州夫妻拥有共同财产的法律,卖墓地的一方需要夫妻两人同时来到墓园管理处签字才可生效。那是二月里的一个阴雨蒙蒙天,我与妻子按事先与好友Thomas的约定,于上午十点在玫瑰墓园的管理处见面。转换墓主的手续非常简单,我们只花了十几分钟便办理完了。

当我把墓地证书交还给管理处的女职员时,我有点依依不舍地看了最后一眼这张不久前才失而复得的证书。证书上面除了印有我这个墓主的名字之外,还以醒目的黑体字,标明我买的那两块墓地是属于玫瑰墓园里的一个叫做Sacred Heart,即“神圣之心”的墓区。

神圣之心

那天回到家后不久,友人Thomas从微信上转发给我几张照片。从照片中我终于看见“神圣之心”了。其实“神圣之心”这个名词对我并不生疏。世界上许多天主教的机构,都以“神圣之心”命名,包括众多医院、中小学校、大学、教堂、书店……“神圣之心”还经常被描绘在基督教的艺术作品里:在一束神圣的光芒下,一颗璀璨火红的心被刺穿。这个受伤的心在十字架下流血,一个荆棘的冠冕环绕在周边,伤口与荆棘冠冕影射主耶稣死亡的方式,而火红的心象征神圣之爱的变革力量。但把“神圣之心”用来命名一块墓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那天晚上,我看着这些“神圣之心”照片,想想从我开始买墓地起,以至病中丢失墓地,到后来失而复得卖掉墓地,前前后后与这墓地周旋的漫长的岁月里,上帝改造了我这个痴迷墓地的人,让我终于意识到,古人所说的入土为安,实际上并不可能让我在这片“神圣之心”墓地里得到平安。我若想寻找永久的平安,必须去拥有一颗活生生的“神圣之心”。

《圣经》里耶稣讲了一句著名的话,向我揭示了如何去拥有一颗“神圣之心”。他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从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获得生命。”那天晚上我睡得很香甜,睡梦中,我看见一束神圣的光从天而降。在这束光中我看到我的父亲与母亲,他们没有对我讲话,只是默默地朝着我点头微笑,好像是在称赞我这个痴迷墓地的人终于后知后觉,卖掉了墓地,可以同他们一样轻装离开这个世界,与他们在天堂上相会。

当我从梦中醒来时,脑子里浮现出使徒彼得讲到主耶稣的死亡与复活时一句震撼人心的话:“他被处死的时候是血肉之躯,活过来的时候是灵体。”

主持人:海云;作者:常约瑟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