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7-10-20 21:43 发布 | 6904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上帝是我人生的牧者

拥抱每一天20171019——匆匆整理

亲爱的朋友,我是林可徽,之前在《拥抱每一天》中我叫伟丽。为《拥抱每一天》录稿的时候我是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在录《拥抱每一天》稿子的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满满的感动,录播当中我自己的灵命、情感的塑造都得到了很好的提升,我觉得是很难忘的日子。

我们基督徒常常会说我的生命如何经历过神的同在和帮助,就像《诗篇》23篇大卫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意思是他不断带领我人生的道路,他一路地照顾我,保护我,供应我的需要,这些都是生命切切实实的经历。今天我们的信仰不是空洞的、抽象的,应该是我们在真实的生活当中经历和体会的。

从小到大一路走来生活当中有很多经历神,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小的时候外公外婆带我去教会,因为他们是老基督徒。很小我就听到赞美诗和牧师的讲道,听到弟兄姐妹读经。那时这个信仰就在很小的我心中播下了种子。六七岁时候很多事情都忘了,但是去教会的事情我一直记得。我觉得教会很不同,在每个礼拜天唱诗、赞美、祷告,还有牧师的讲道,我觉得跟我平时上学的时候老师讲课的内容不太一样。而且教会当中的弟兄姐妹很热情,彼此相待很有爱。我很小的时候受到教会的很多叔叔阿姨们的照顾。我觉得这个地方很不一般,加上我的外公外婆都是很虔诚的基督徒,他们一直在用他们的实际行动爱着周围的人。中国大陆喜欢用一个词“乐于助人”,我觉得我的外公外婆就是那样的人。所以我很小就觉得这个信仰不一样,那时这个种子就在我心中埋下了。

我出生在安徽,所以叫可徽,可爱的安徽人,纪念我的家乡。在安徽小的教会中我接受了福音的种子,后来到了北京,在大学生的团契当中我洗礼了。洗礼之后,我就一直在一个教堂做服侍,做主日学、诗班、慕道班的服侍等。我也喜欢唱歌,而且非常喜欢盛晓玫老师的歌,特别喜欢盛晓玫老师的《恩典的记号》、《好好地过》、《有一天》等等。她唱的歌帮助了许多人。我们在大学生团契中也经常唱到盛晓玫老师的歌。这样就从本科开始一直服侍到硕士毕业。毕业之后的我就当了语文老师。当语文老师的过程中很爱孩子,很爱我的职业,但是我更爱我的主,每个周日都不落地去教会做义工的经历丰富了我的人生,也丰富了每一天的生活。

有一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教会的主任牧师说:“可徽,你很虔诚地读经祷告,还说有读神学的意愿?”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呢?”“上一次你在团契当中和大家分享说你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清晰的呼召,说要去读神学,是有这样的事吗?”当时我忽然想到原来我在团契当中确实分享过。我在2014年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这个梦让我久久难忘,可能终生难忘。那个晚上我很疲惫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之后梦境里就出现了一本很大的《圣经》,翻开的样子,一个很清晰的声音跟我说:要去读神学。这个声音让我久久的难忘,也真的说到了我的心里,虽然口头上我从未想过读神学,也从未向谁表达过要去读神学,但是多年的服侍,我爱我的神,我愿意去读神学。这是我在心底默默许下的志愿,却在梦中被那个声音激醒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记得我的眼角是有泪水的。我想那不是一个白白空凭做的梦,它一直感动着我,所以后来就在团契当中分享了。团契当中的弟兄姐妹说:“可徽,其实你很早就应该去念神学了。”我说:“为什么呀?”他们都说我在服侍上有恩赐。其实我不知道我的恩赐在哪,我一直不知道。所以那个傍晚牧师的话又一次挑起了我对那个梦境的回忆。

我说:“牧师,这个梦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会是出于我自己的私人意愿,还是真的是上帝对我的呼召?”牧师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真的有一个读神学的机会,想问问你去不去?”我说:“牧师,你哪儿来的机会?”我们牧师很年轻,也是80后。他说:“我们主堂有一个机会派年轻的牧师或者有渴慕的弟兄姐妹去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院念神学,我得到了这一个机会可以申报,但是我太太怀了二胎,我走不了了。我决定在大会上问问我们教会这些年轻的同工们有没有这个意愿。”我们教会当时年轻的同工们非常非常的渴慕主,其中大概有十五六位诗班的还有教牧组的弟兄姐妹都非常的渴慕。牧师说:“准备在大会上问谁想去,这个机会可以让他去,结果我没来得及在大会上说就遇到了你,你去不去?”我就把这个梦和牧师的话想了下,又回去祷告,我心里想去。可是我已经是一个北京名校的老师,父母亲很希望她的女儿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家庭,我孝顺我的父母亲,爱我的爸爸妈妈,我不希望他们为我担忧。

一方面属世的经历让我觉得稳定的工作和生活会让父母亲更放心更踏实,另外一方面这个读神学的机会又是深深打动我内心,我觉得它是一个呼召,我很想去。这种两难的情况下我做了无数个祷告,每个一个祷告都恳求主指引我前方的道路。

开始的时候祷告还是比较软弱的,“主啊!我到底该怎么做?这个梦我还怎么去理解它?”越多的祷告当中在自我否定,觉的我不够格去读神学,同时又有一个很坚定的声音说我要去读神学。这一个声音在我内心越来越升腾的盖过了那些否定的声音,盖过了那些属世生活当中的价值观的偏差。比如,我要让父母亲觉得更踏实,我要让他们觉得我很平安他们才会过得更好,而是更多地想读了神学能更多地为主家做事,这是生命的意义。这样的意念越来越多地盖过了之前的那些意念。我觉得我自己无法改变我自己。我自我认为我是一个软弱的人,能够改变我的只有神。我想我意念的改变就是上帝带领我行出的那一步一步。

祷告了很久之后要和父母谈,爸爸妈妈都是基督徒。当我第一次提出要读神学的时候他们不同意。我爸爸说:“如果你今年18岁,你可以去念,如果20岁,也可以去念。但是你快要30岁了,你要有一个家。我和你妈妈都会变老,将来你要有自己稳定的家庭,有另一半陪你走漫漫人生路。而去读神学,再转几年,属世当中大龄剩女是很可怕的,你的个人问题如何解决?你想过吗?”我说:“爸爸,在北京的这些日子里我努力地生活,努力地工作,也努力地过好每一天。但是上帝并没有赐给我合适的另一半,反而给了我一个读神学的呼召。我从没想过独身,我想上帝给我预备了美好爱情和婚姻,只是时候还未到。如果我今天该去读神学,也许在这条路上我会遇到志同道合的另一半,一起服侍一起走属天道路,岂不更好?”爸爸妈妈都没有说话,他们一起出去散步了。我想对我还是有些不太满意吧。等他们散完步回来以后,爸爸主动找了我说:“可徽,今晚上我们家庭祷告,一起来祷告吧!”爸爸带着我、妈妈一起跪在了耶稣的宝座前一起祷告。以前我们是各自祷告的。这个晚上爸爸跪下身来,在主前为女儿祷告。他说:“主啊!孩子是你的产业,孩子长大这么大了,我是她属世的父亲,我没有办法阻拦她的前路,我把孩子交给你。我把她的未来交给你,也把她的婚姻爱情交给你。我相信你会给她更美好的道路,你的旨意、你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所以,如果是你给女儿的道路,我和她妈妈也没什么意见。”爸爸哭了,妈妈哭了,我也哭了。那天晚上祷告之后,爸爸就不再关注我是否辞职,而是关注我是怎么预备考试的。他的意念改变了,他开始主动问我:“你现在复习什么呢?复习英文,还是读《圣经》在准备你的笔试?”我就问他:“爸爸,你希望我考上神学院吗?”他说:“考吧,考得上念,考不上就继续当老师吧,爸爸支持你。”两年多的时间了,爸爸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可以说爸爸是家里的头,妈妈尊重她,我和弟弟也一样尊重他。爸爸话语的分量在我们家里的是最重的,他肯这么说,我觉得我可以放心地去这么做了。

踏踏实实地预备考神学的过程当中一家人都在为我祷告,从来没有停止过。首先考了英文,其实好几年都不摸英文了,要考雅思还是比较难的。我向主求:“主啊!我愿意竭尽全力地去复习英文,去考雅思。但是我要一边工作一边复习,我没有更多的精力考到那么高的分数。如果雅思考试不合格,我也就入不了学了,就只能回来当老师。主,就求你保守我考试的结果吧。你让我考的过,那就是开了我读神学的路;如果不让过,那我就依然回来做老师。”

第一关考英文我破天荒的过了,喜忧参半。第二关我要去过笔试了,从北京坐火车到深圳去过笔试的关。因为中文大学把我们这帮大陆同学的笔试安排在了深圳,这样就不用过境在那里考笔试了。当时先笔试再面试在同一天进行。笔试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做一篇神学论文。题目挺灵活的,给了一个案例,读了这个案例,你有什么想法就用你有的神学知识来解释这个案例,来阐述你个人的神学思维、你个人诞生的思想就可以了。大体是说,有一个神学生在神学院里面犯了错误被开除了,你能想象一下这个故事的原貌是什么吗?然后如何评价这个生学生的作为?你如何评价他被开除?如果发生在你身上,你将如何处理?不是做小说的幻想,而是做神学的阐述。我学中文确实很会编小说。之前这个神学生是怎么犯的错误,怎么被开除的这种场景,我可以把故事情节描述出来。但是怎么评价他,以及我怎么用神学思想来评价他我确实不会。所以我一边写一边祷告:“主啊,我该怎么写呢?该怎么评价呢?我怎么用我微薄的神学知识来阐述我的思想呢?”当时“神学”这两个字对我来说还是非常高深的,我仅仅是在教会做一个义工的基督徒而已,从未接触过神学。所谓的神学对我而言只有一本《圣经》。所以我还不知道如何去解释,不知道莫特曼、保罗·田立克,还不知道许多著名的神学家,该怎样用他们的神学思想去阐述我是不知道的。在祷告之后我觉得笔端如流水,自己写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洋洋洒洒两个小时没有停过笔。两个小时写完之后老师把卷子收去了。

一周之后,我知道我当时的笔试成绩是我们三十几个同学当中最高的。后来我入神学院后,院长提起我的笔试还说,你的笔试我看了,写得非常好。我说:“院长,你不是开玩笑吧,那天我怎么写的我都不知道。”面试的时候是院长亲自面试的,我当时不认识他,只知道他是一个长得很帅气得像周润发一样的老师。他第一句话这么说:“你是名校老师,你为什么要读神学呢?读我们神学的很多都是前路无望来读神学转变命运,你有很好的工作,怎么还来读神学?来读神学是不是有清晰的呼召啊?”我又一次把我地梦跟他说了,把我考神学的每一步的经历跟他说,把爸爸妈妈态度的转变跟他说了。院长听完之后愣了好一会儿,他说:“以我对学生的了解,好多学生在毕业之后找不到好工作会软弱。我不知道未来的你会不会也软弱,我还是要提醒你,你的工作是很有福的工作,给学生做服侍的工作,教书育人这本身也是爱的工作,所以你再想一想。这样吧,我们今天所有的面试老师都为你祷告。”当时好几个老师都在里面,每一个老师的表情都很严肃,那一瞬间他们都站起来了,由院长带头为我做了祷告。后来我问了其他学生都没有得到这样特殊的待遇。院长的祷告并不长,但是他说:“我把这个学生交在你的手中,求你启示她前方的道路。”跟爸爸的祷告一样,跟我牧师的祷告一样,跟我自己的祷告也一样,都是求主指引我前方道路。后来听说院长对我的印象非常好。

两周之后,我接到了崇基神学院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通知书接到以后,我可没有立即决定去读神学。跟录取通知书一起来的还有一份收费单。神学的学费很贵的。我当时跟主求:“主啊,一年近10万元的费用我负担不了,若要我去我要申请助学金。”可是当时申请助学金很困难了,但是我还是大胆地给院长写了一封信,请他知道我的经济实况。如果让我去读,可不可以给我资助?院长竟然批了我全额助学金。所以道路已经开到这里,已经很清楚我要去读神学了。当我拎着包裹走进崇基神学院的时候,我知道他的道路就是这样的道路。虽然今天的我仍然在走神学的道路,还没有看到未来的那一天会是什么样,不知道自己服侍的工场在哪里,读完神学之后工作在哪里,会不会像教授所说的那样,读了神学就选择了一生的贫穷。我相信神的道路一定高过人道路,他的意念一定高过人的意念,我相信他。

亲爱的朋友,今天伟丽和我们分享了她进入神学的心路历程,神在她的身上,也在你的生命中都有美好的计划,但愿神能一步一步指引你人生的道路。耶和华是我们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求神加增伟丽的信心来信靠神,只要清楚神要你走的道路,勇敢地踏上去,神会负责你所有的需要。神会一步一步地牵着你的手,往前走。因为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主持人:凌云;分享:林可徽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b36f90102wxo9.html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