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8-01-19 22:21 发布 | 5209个查看 / 1个回复

见证故事初恋——最美好的爱情

拥抱每一天20180118——匆匆整理

当我在任教的大学,常常把屠格涅夫的《初恋》推荐给学生们看,不少女生看后会仍不住落泪。一个人深爱你,愿为你做一切,但你并不珍惜,因对方并不是你心上人。而你深爱的那一位呢,往往又不珍惜你的付出。

就在这样的阴差阳错中,我们挥霍了自己的青春。由此我想起了我的过去。

高中时我和我喜欢的她同时参加了文学社,她很安静,从不多言,而我则高谈阔论。

我常给她写信,但从不给她看。我在信中向她忏悔过错表达仰慕,她一颦一笑,都成为我无限遐想的世界。

高考前,我想她到几乎乎崩溃。看见夕阳,想起她。看见小溪,想起她。看见远山,想起她。有那么几回,我真想倒在地上死去,免得被这种煎熬人的思念折磨致死。

高考终于结束,我和她有机会在同学家里相聚。我兴高采烈地和她讲泰戈尔的《摩诃摩耶》,摩诃摩耶可以和罗耆波永远住在一起,但她不能把自己被火烧毁了的脸给罗耆波看。后来,罗耆波忍不住好奇,趁摩诃摩耶睡熟,掀开面纱看了她的脸。摩诃摩耶醒来,毅然决然地离他而去。

她听后,说:“摩诃摩耶其实不需要这么决绝。”

我说:“要是我,就永远不看!”

上大学后,她有了男朋友,当她写信告诉了我。我几乎整整两周没怎么睡觉,整个人恍恍惚惚,连醒着都像是在做梦。

多年以后,才知道,我从来都没爱过她。我爱的只是自己。可怜的是,那时并不懂得。我错以为这就是爱情,错以为爱和初恋已轰轰烈烈又悄无声息地过去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所以,我不再相信爱情,开始玩世不恭,甚至跟女孩调情。爱情是什么呢?那时我又怎能说得清?

再后来,我才明白,一个热衷自我的人,永远都不会爱,他自以为他在投入在爱,其实是在膜拜自己的一种方式而已。

直到我后来遇见我的妻。这样的遇见,是在万水千山之后,是在伤痕累累之后。我们都以为是对方先爱上自己,于是就有了一份走近彼此的勇气。她不再只是异性,而是活生生的她,但又带着所有的美德与美丽。我无比赏识她,但又不会低到尘埃里,而是平等的交流。两人彼此欣赏,彼此喜欢。爱比我们大,是它栓住了我们。

她理解我的弱点与偏执,我也了解她的破碎与幽暗。我走出自己接纳她,她也离开过去走向我。我们都被一种更大的叫“爱”的东西牵着。

隔着一条长江,我们相约,每天下午四点半到五点,对着天空云朵来为我们的爱情,为我们将来的家,祷告和祝福。每次见她都是我的节日,每次喊她,都无比喜欢。

什么是初恋,什么不是初恋。所谓爱情,必然是双向的,从来没有只是单向的。单向的那种感情,只是喜欢,还不是爱。爱,就意味着有呼唤,有应答;有缘,也有分。

有一次去朋友家,她说今早的天空有一抹蓝色。那天,别人都没注意,但我看到了。听她话时,我就想:“她会不会就是一生陪我看那抹神秘蓝色的人?”

当向她表白时,我的话很简单,我说:“我愿用一生陪你去看天上那道别人都不在意的蓝色。”她的回应也很简单,只说:“一生何求?执子之手。与子成说,死生契阔。”

就这样,傻傻地,但是真切地,我们开始恋爱了,品尝到真爱情。越到现在,我越才明白,才懂得。

爱是双方都有的一场神圣约定,他爱你,意味着他愿娶你;她爱你,意味着她愿嫁你。没有进入婚约的感情种种,任凭文人们写得天花乱坠,电影里拍得感天动地,不过只是喜欢或好意,都还不是爱,也都不够爱。

沈从文《边城》中的翠翠,还在傻傻地等。等什么呢?她和他之间,还没真正开始过。他连自己都走不出来,何谈来唤醒她,亲近她,接纳她?

爱是在爱中忘了自己。就像有一次,我去江北看她。她病了,我陪她去挂水。吊瓶的水滴得有点快,她张口吐了出来,我想都没想,本能伸出双手,让她吐在我手里。爱是甚至都没来得及想自己,却为对方着想。

在她何尝不是?

想想年幼的我多傻,就像梦醒,却不愿睁眼。所有那些活在过去单相思中的人,其实都是懦夫,他们不敢面对无爱真相,无法接受对方不爱自己的现实,无力出发去寻找真爱,只一味沉浸在过去。他们只有这么一点回忆了,连这也失去了,又怎么活下去?

心念至此,悲悯起处。返回头,我才发现,屠格涅夫《初恋》是场骗局,这位伟大而可怜的作家也许真是无意的罢,他自己就在对波丽娜·维亚多的单相思中甘愿被骗了一生,从二十五岁到六十五岁,从青春到死去,从彼得堡到巴黎,从巴登到布日瓦尔。

有人说这是四十年的爱情。听到图格涅夫的故事,妻这么对我说。“别对我说这是爱情,她如果真爱他,就会嫁他,千山可跋,万水可涉……”

主持人:海云;作者:齐宏伟


相关回复

守望2018-01-20 09:46 推荐阅读 回复本贴 私信 异议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