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8-04-06 21:29 发布 | 3307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内心改变而得的胜利,超过外在冠冕——“冰上铁娘子”李琰

拥抱每一天20180402——天天整理

编者按:2018年2月22日,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最后一个比赛日男子500米决赛上,武大靖最终夺冠,这也是中国队在本届冬奥会的首枚金牌。

在接受采访时,武大靖说:“今天夺冠非常激动,这是团队的胜利。按照主教练李琰的战术布置,我今天从四分之一决赛开始就一路领滑,不给对手任何制造犯规的机会。”

2018年的平昌,对于中国短道队来说是比赛环境最险恶的一届冬奥会——

此前,短道速滑女子500米半决赛,中国选手范可新发生碰撞被罚犯规,出局。半决赛另一组,中国选手曲春雨发生碰撞被罚犯规,也出局。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预赛第四组,任子威小组第二,被罚犯规出局。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预赛第六组,韩天宇小组第一,被罚犯规出局。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第二个冲过终点线,但却被判罚犯规,无缘领奖台。

作为全队的主帅,李琰要带领队员们去完成每一个挑战,更要安抚军心。但不管裁判是不是有问题,比赛都要继续,中国队急需尽快走出心理上的阴影。李琰说,平昌教会我们忍耐。面对无数的挫折重夺冠军,这个身材娇小的女教练身体里为何有如此巨大的能量?让我们一起来重温去年9月《境界》曾推送的一篇文章《内心改变而得的胜利,超过外在冠冕》,讲述这位“冰上铁娘子”内心的故事。

她是首位问鼎冬奥会的中国选手,打破了1988年加拿大卡尔加里冬奥会1000米、1500米的短道速滑记录;她是欧洲炙手可热的金牌教练,西方人在以她为原型制作的海报上写下“神龙腾飞”四个大字;她曾带领美国队创造辉煌,帮助阿波罗·奥诺(ApolloOhno)登上体育生涯的巅峰;她被称为“点队成金”的冰上铁娘子,缔造了中国短道速滑队的冰上神话。

但她却始终觉得“荣耀是一时的,成长却是一生的”。她就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主教练李琰,一位每逢大赛期间都会在心里默默祷告“神为保障,心中无惧”,相信在胜利和挣扎中都有神最好安排的基督徒。

从冰场王者到地税局公务员

1966年,李琰出生在北方城市大连。因为父亲是军人,她们举家随父亲迁往更北的黑龙江省宝泉岭农场生活。

北大荒的冬天,气温常常低于零下三十度,在户外,好动的孩子能够玩的游戏就是滑冰。个子娇小、容貌清秀的李琰在一群玩雪滑冰的孩子中间并不显眼,但与生俱来的坚韧和冲劲,让她很快在滑冰运动上脱颖而出。

13岁,李琰离开父母,前往佳木斯的合江体校进行滑冰专业训练。中国专业运动员的体育生涯往往开始得很早,12、13岁甚至更早就离开家,像一群有父母却又没父母的孩子。教练的指令和训练成绩几乎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赶上冬训夏训,文化课就得完全放下。一般的青少年运动员几乎很难跟上正常的教学进度,小小年纪,就不得不在体育训练和文化课间苦苦平衡。但李琰是幸运的,她几次面对媒体回忆早年的运动生涯时,都表示其中虽有辛苦,但更多的是乐趣和荣誉。

1982年李琰获得全国少年比赛第二名,1987年进入中国国家短道速滑队。李琰首次奥运会的亮相是在1988年的卡尔加里。她一举囊括了女子短道速滑1000米金牌和500米、1500米铜牌,尽管短道速滑当时只是表演赛。

1992年的阿尔贝维尔冬奥会上,李琰又在500米短道速滑项目上摘得银牌,实现了中国在冬季奥运会上奖牌的零突破。胜利和荣誉为李琰打开了体育之外的一扇门,两年后她退役进入东北财金大学学习金融。

毕业后,她顺利进入当地的地税局工作。随后结婚,平稳安逸的生活似乎是离开拼搏的赛场后最好的归宿。“我试着过另一种生活,安逸一段时间,但时间再长一点,就会觉得自己内心太过于平静了,还是觉得缺少一些挑战。”接受一家媒体访谈时,李琰这样说道。

被异国执教开启的信仰之旅

一次偶然的出差到北京,重新将李琰引回到赛道上。“我推开滑冰场的大门时,一股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气息是如此令人熟悉,我的心跳加快了。”因此当1999年斯洛伐克的速滑队向中国发出请求,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犹豫,李琰就接受了邀请,听从内心的选择前往欧洲执教。

欧洲的小镇宁静古朴,每逢周日,合城的人都从四方涌向教堂。他们来自不同的阶层,不同的环境,却走向同一个地点,拥有相同的信仰,这对当时的李琰来说难以理解。

踏出了生活的原点,站回熟悉的冰面上,她所要面对的挑战只是更卓越的成绩吗?一个寻常的日子,同在欧洲的朋友邀请李琰去一个有中国人聚会的地方,她欣然前往。朋友带她去了世界祷告中心,她一下子被那里的人吸引,这群基督徒表现出的友善、热情深深地吸引着李琰。她回想过去在赛场上,为了得到好成绩,运动员们也会祈祷甚至集体去祈福,但并不知道祷告的对象是谁。基督徒们谈论的神或许就是真正的神。

结束欧洲执教后,2003年李琰接过了美国青年队抛来的橄榄枝,并在不到3个月后成为美国国家速滑队的主教练。在美国的四年,她不仅一手培养出了美国的速滑天才明星阿波罗·奥诺,打破了韩国人对这项冰上运动的垄断,更是决定追随这位真正的神,受洗成为基督徒。

其实我那会儿对圣经、信仰了解还不够,但是我特别愿意照着去做。发自内心地去相信,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信念。圣经中耶稣曾告诉跟随他的门徒,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人。”

2006年的都灵奥运会,短道速滑选手阿波罗·奥诺第一个冲过500米赛道的终点线时,他自己也不能相信。冲线后瞬间,阿波罗甚至还回头去看了看身后加拿大和韩国运动员,以确认其第一名成绩是否真实。回过神后,阿波罗才兴奋地高举双臂、喊叫着冲向场边——那里站着他的中国籍主教练李琰。

这一幕也成了运动史上的经典。“我接手美国队的时候,因为语言的障碍、执教的风格,导致和队员之间缺乏信任。阿波罗性格中就是个喜欢质疑的人,问很多很多问题。有一天他搭我的车,我就真诚地告诉他既然现在我在这个位置,你就相信我,咱们走一段时间看吧。我相信你会得到很多帮助的。”

阿波罗在随后的训练中不断观察,在大赛中尝到甜头。“这是我成长很大的四年,我确认有一位真神。”将基督的爱运用在和运动员的关系上,让李琰赢得的不仅是荣誉。“我非常尊敬她”,阿波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放下自己才能带领团队

都灵冬奥会结束后,李琰拒绝了美国的续约要求,回国担任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当李琰刚上任时,王牌运动员王濛就觉得教练对老队员不够重视,把精力花在年轻队员的培养上。遇到个性强烈的运动员,李琰觉得很有挫败感,她不知道该怎样更好地让全队队员理解她的执教理念,甚至也怀疑自己暂时抛下丈夫和孩子,回到国内的选择是否真的正确。她沉默了。

在一次去美国休假期间,她曾经所在教会的牧师前来探访,他进门就说:“我们一起来祷告吧,从祷告中得到力量,让你能够放下来。”李琰学会放下自己的骄傲,放下自己的压力,也学习饶恕别人和自己。她开始承认自己是个不够完美的人,需要主耶稣来帮助她带领这支队伍。

先改变自己,原谅别人。”牧师的话提醒了她。回到国内后,李琰从里到外像是换了一个人。她搬进了训练宿舍,24小时和队友们在一起,主动地和他们沟通自己的想法,了解队员们的需要。队员们开始觉得这位以训练严苛出名的教练和别的教练真的不一样。

相互的尊重就是爱的表达。我鼓励队员们彼此勉励,当一个队员有所贡献的时候,其他的队员也因此受益。如果只有教练一个人说,其他人只是盲目地跟随,那就没有新的东西从里面出来。当每一个人都彼此联合,我们就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我鼓励队员们彼此相爱、原谅、珍惜。尽管我不能增加她们的工资,但我尽力把最好的带给她们。”

冰冷的滑道上开始飞奔着一支被爱所温暖的队伍,他们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温哥华冬奥会上,她带领老将王濛摘得了500米短道速滑冠军,使王濛成为中国第一个在冬奥会上成功卫冕的冠军。王濛赛后在冰场上跪谢教练李琰,师徒两人激动地拥抱祝贺。因内心改变而得到的胜利,超过了外在的冠冕。

在这届冬奥会上,中国女子短道速滑队包揽了4个所有项目的金牌,创造了冬奥会的记录,她也获得年度体坛风云人物“最佳教练员”奖。有媒体引用了电影《慕德家的一夜》里面的话,“基督精神并非道德规范,乃是一种生活方式;它绝非寻常体验,而是最奇妙的人生历程:经由冒险正途,通往圣洁之境”,称赞李琰实现了人生的第二次伟大跨越。王濛称教练李琰为“改变中国短道速滑历史的女人”!

这句话“让我走出了心魔”

一天难处一天当”,是李琰最喜欢引用的《马太福音》中的字句,帮助她从容面对挑战。然而队伍内部的诸多张力,接连发生的几起事件使短道队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索契冬奥会开幕前24天,王濛意外严重受伤,所有的这些都给李琰带来巨大的考验。

有时,她很难理解神在她生命中的安排。她打电话给美国的牧师,牧师告诉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上帝给你这样的磨难,是要考验你们这支团队,是否真的是互相关爱的,互相支撑的,是否真的是有凝聚力的?他把这样巨大的考验加给你,为要让你成为一个有忍耐力的人。”

当时李琰就把牧师的话告诉她的队员们。“现在就是考验咱们的时候,咱们队伍是不是互相支撑的。就像人体一样,你这个手没劲儿,那个手要帮忙的。这个不完美,那个要帮助。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需要我们全力以赴。”整个团队慢慢恢复起信心来。

他们看见李琰将队员安置在一些位置上,使这个团队能发挥最大的能量。在她的安排下,队员们不一定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但却保证了团队的得胜。短道速滑队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于索契冬奥会中再获辉煌,在所有男女8个项目中均闯入决赛,获得2金3银1铜的优异战绩。

冰场比赛可以说是意外最多的赛事,碰撞、摔倒随时可能发生。但对李琰来说,当她把心交给这位掌管一切的神时,就不再在乎逆境或顺境,“顺境的时候你可能更高兴喜悦一些,但是你可能也失去了你逆境当中那种心里的沉淀和磨炼。”在一次采访中,她反复提及“忘记背后,向着标杆奔跑”对她面对赛场压力时有极大帮助,这句话“让我走出了心魔”。

在取得了一系列成绩后,李琰却告诉整个团队、告诉自己要谦卑。“我们越好越要谦卑。因为对我来讲,这个荣誉不是属于我们,这一切靠我自己是做不到的,这一切来自于神,是上帝给了我这样的力量。我不断看到自己的缺陷、不完美,而这种看见带领我竭力在基督里成长。”

在圆满完成温哥华、索契两届冬奥会执教中国国家短道速滑队任务后,2017年6月2日,她当选中国滑冰协会主席。

李琰说自己对短道速滑的热爱没有减退,但是这种坚持让她感觉有些疲惫。被称为短道“教母”的李琰,却坦诚自己不是个好母亲、好妻子。初掌中国队教鞭时,女儿贝拉刚1岁半,如今已经是青少年。“荣耀是一时的,成长却是一生的,我不想再错过女儿的成长。虽然完全满足女儿的要求不太现实,也许只有成为一个业余队的教练才可以。但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尽我所能的为女儿提供她现在要的帮助。”

我不倚靠自己,不倚靠自己的才干和能力,单单倚靠神的大能。我比赛,是为了讨天父的喜悦,为了荣耀基督和圣灵的名。”这是基督徒运动员团契的信条。在冰场上,李琰将继续操练“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

主持人:武颖;作者:周怡;文章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