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8-06-09 09:08 发布 | 2735个查看 / 0个回复

婚前婚后我们差异如此之大,如何走过婚姻的七年之痒?

拥抱每一天20180604

每当我俩发生矛盾,气得咬牙切齿的我想到丈夫曾怎样帮我度过新手妈妈的挣扎,心就平息了。神让我看到,我正拿着一把尺量来量去:我干了多少丈夫干了多少。神让我去掉心中的尺子!他常对孩子说肯定的话,摸着他们的头祷告祝福。父亲所做的,是我完全做不到的。

“你祷告看看,我觉得神可能要带领我们搬家。”临睡前,丈夫尽量以轻描淡写的口气说。“什么?开什么玩笑?我们在这里才住了两年,一切都刚刚走上正轨,搬什么家?”我立刻就炸了。

“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性,或许是明年。”他仍然不紧不慢。“明年什么时候?几月份?除非是暑假。要不孩子上幼儿园怎么办?报名要排很久,中途转学是不可能的,而且还要适应新环境……”我的思路一下子飞出去好远。

听到这里,丈夫开始不耐烦了:“你能不能先不要进入细节?细节我没有答案。这些不重要。你能不能先看整体的大画面?如果是神的心意,细节都可以解决。”我一听也火了:“谁说细节不重要?再说我觉得这些根本不是细节。如果孩子们没幼儿园上,我就要一天24小时带孩子。如果孩子们心理调试不过来,我就要花很多时间和心力来疏导他们情绪。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于是,一场对话不欢而散。

按下快进键。在这场讨论之后半年,我们顺利地卖掉了旧房子,顺利地买到了新家,顺利地为两个孩子报上一所优质的基督教学校,顺利地搬到新的社区,爱上新的生活。我们都看到神的手一路带领与供应,并为此欣喜感恩。

而在那晚激烈讨论的A点,与皆大欢喜的结局B点之间,是我们之间许许多多的沟通、磨合、祷告、调试与跟随。这个小例子,可以说概括了神在八年的婚姻生活中让我们学习的功课,带领我们行走的道路——在差异中学习爱里合一。

三年抱俩的挑战

丈夫是福州人,我是北京人。2003年我们在温哥华的一间教会相识,后来一起带领青少年团契和带敬拜,他负责照顾男生,我负责照顾女生。他比我大四岁,在我心里像个哥哥,有时聚会中孩子们太兴奋不听话,我以求救的眼神看看他,他就站出来帮我维持秩序。

有三年的时间,我们只是一起配搭服侍,在同工团队中一起祷告,很单纯的主内友谊。也是在这三年中,我们在团队里有许多的机会彼此磨合。比如说,当我主领敬拜时,一般在周二就把确定好的诗歌名单告诉他;但当他主领敬拜时,到了周六还在“仰望神”,周日早上可能“有感动”要改换一首诗歌。回想起来,其实从那个时候,神已经为我们的未来做磨合的预备了。

后来经过两年恋爱,一年的订婚期之后,我们走进婚姻。牧师在婚礼上的讲道,我历历在目。他反复强调一件事:莫忘起初的爱,以爱为第一优先。如今我们的婚姻进入第八个年头,对这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因着婚前真实相处和同工了很长时间,新婚第一年对我们来说相对容易,在甜蜜的二人世界中更深地认识彼此。但接着就是三年抱俩的节奏,随着两个孩子的到来,神的美好产业带给我们无比的幸福,但生活的压力也骤然增加。

在我们婚姻的第二年,也就是女儿出生的第一年中,我经历了一段低沉的日子。那时候,丈夫工作繁忙,两边的老人都无法来帮忙,我作为新手妈妈经验不足,一时也不适应新的身份转变,每天一个人对着嗷嗷待哺的婴孩,心中充满各样的孤独与失落,常常流泪。

那时,丈夫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基督舍己的爱”。记得女儿四个多月长第一对小牙,那时我还没给她睡眠训练,她频繁夜醒,一夜十次的经历也是有的。我睡眠轻,醒了不容易睡回去,基本一夜没法睡多久。丈夫看我辛苦,让我去另一个房间睡,他负责夜里哄孩子,只有两次需要喂奶时过去叫我。在孩子五个半月时,我们在教会姐妹的鼓励下给孩子进行睡眠训练,丈夫完全支持和配合训练的过程,很快孩子就可以在婴儿房一夜安睡了。

后来在孩子九个月时,他看我还是状态不佳,就放下工作,回家陪我。那时候他也觉得神在工作上会有新的带领,所以想先暂停下来,安静等候祷告。回归家庭之后,丈夫每天给我做营养美味的饭菜吃,带着我和孩子去森林里散步,带着我一起敬拜祷告。渐渐地,我走出低谷,神也在几个月后赐给他一份更好的新工作。这段经历让我特别感恩。后来每当我俩之间发生矛盾,气得咬牙切齿的我,一旦想到这段经历就会瞬间平息,想着能在我人生低谷时那样恩待我的人,我一定要用一生去好好珍惜。

半年时间里,我俩都在家带孩子,没有工作,还要还房贷,那是我们经济最窘迫的时期。但丈夫说,当感受到我们心里面有担忧和惧怕的时候,就是我们更要给出去的时候。所以我们喜乐地奉献给教会一笔钱,感觉里面的惧怕反而断开了。神教导我们信靠他,把未来交给他,更是要给出去。后来神赐给丈夫更好的工作,我们在经济上也不断蒙神供应,除了基本的什一奉献之外还有余力为教会和福音机构奉献更多。他让我看到一颗信靠而慷慨的心是何等宝贵。

在女儿两岁半的时候,神又赐给我们一个儿子。那时我父母来加拿大与我们暂时同住,在家务和育儿上给了我很多帮助,让我非常享受第二个孩子的婴儿时期,享受陪伴孩子们成长、作他们的妈妈。但在第二个孩子出生后的一年中,是丈夫工作压力最大的时期,经常看到他脸色阴沉地走进家门。

虽然一方面我很享受与父母和孩子们在一起的天伦之乐,却对丈夫越来越多怨言,觉得他陪伴我和孩子的时间太少,把工作的压力和情绪带回家,把孩子和家务丢给我和我父母。有一次祷告时,神给我看到一幅画面,我正拿着一把小尺子,非常计较地量来量去,衡量我干了多少活,丈夫干了多少活……神让我把心中的尺子去掉,学习靠着神过好自己的生活,成为丈夫的心灵支持。

神让我看到,虽然在照顾生活起居上,丈夫没有我细心和主动,但他喜欢跟孩子们玩,三个人滚作一团特别尽兴。他喜欢旅行,安排行程各种细节,带孩子们去看世界。他数学好,在游戏中就教孩子做数学。他喜欢敬拜和祷告,经常抚摸着孩子们的头,带他们一起祷告,为他们遮盖和祝福,常常对孩子们说肯定的言语。他作为父亲可以给孩子们的,是我完全做不到的。

之后不久,神就在环境上开门了,就像文章开头讲过的,神带领我们搬家,也调整了他的工作。我的父母在附近单住,享受他们自由闲适的晚年生活。丈夫很多时间在家办公,我们四口之家也更多在一起的家庭时间。

“戒指已经在路上了”

新婚时,丈夫有一次拍着胸脯向我保证:“家里经济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只要去做你喜欢做的、神呼召你做的事情就好了。养家让我来。”

当时我们的银行账户里没什么钱,但他的心中却有一份令我感动的信心与担当。这信心,是建立在他所认识的神身上。他单纯地相信,上帝既然赐给丈夫成为家庭带领者、供应者和保护者的角色,神既然赐给他婚姻,就一定会带领他站好这个位置。

他确实言出必行——勤奋努力地工作,为家庭付出,在属灵上带领这个家,在经济上供应这个家,勇敢担当起神赐给他的角色。他让我能够自由选择在孩子们小的时候留在家中照顾他们,同时从事自己喜欢的翻译和写作。他不因我赚钱少而轻视我,说我的每一份收入都是家里的额外奖金。我常常带着孩子们一起感谢爸爸忠心地赚钱养家,让我们满有安全感。

像所有的夫妻一样,我们也有过争执和泪水。这几年中,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上有老、下有小、肩上抗工作的繁忙生活中,为婚姻关系保鲜。有两三年的时间,当妈妈的简直忙乱到四脚朝天。说实话,很多时候最期待的不是有人帮我看着娃,让我跟丈夫去约会,而是把俩娃都丢给丈夫,让我自己清静一会儿。我知道,那些日子里他常有被妻子忽略的感觉。

有一次,孩子们午睡醒来,我为他们调了两杯温温的蜂蜜水喝。丈夫走过来看到,说:“没有我的吗?”那一刻,那句话猛然点醒了我。我已经多么习惯于马不停蹄地照顾孩子,心思完全没有想到丈夫。我很感激,丈夫发出了他的提醒。

许多家庭长期如此运作,丈夫的心不知不觉中已经离开了。丈夫好几次对我说:“如果你把在孩子身上的用心,分一些在我的身上,孩子自然会更好。”这话乍一听似乎在争宠,其实是委婉的提醒,因为《圣经》教导我们的家庭次序不就是配偶优先吗?其次是夫妻同心养育孩子。于是,我重新学习在小事上服侍他,向他表达爱意,就像新婚时我自然而然所做的那样。

而先生对我也很珍惜。结婚五周年,有一天我们躺在床上闲聊,我感叹说三年生俩之后,身型和心态都变了,订婚戒指和结婚戒指都带不上去了,“等有时间,咱们去重新给我买个戒指吧。”我说话时心里是有几份酸楚的,当时还在哺乳期,整天忙着给弟弟喂奶换尿布,顾不上形象,觉得自己很狼狈邋遢。

没想到丈夫回答说:“我给你订的戒指已经在路上了。五周年的礼物。”我当时感动到飙泪。我在丈夫心中,仍然是那个他珍惜并追求的女子。

放下自己,彼此成全

在婚姻中,丈夫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观点是:夫妻是一个团队,我们要学习如何来彼此成全,成全上帝在各自生命中放下的恩赐与呼召。

这些年的相处,他深深成为我性格上的互补力量。我是快手笔的行动派,他帮助我学习谨慎。我注重细节感受,他提醒我看到整幅画面。我活在当下,他鼓励我寻求未来的方向。我执着于象牙塔的思辨,他带我经历现实生活的美好。我喜欢稳定的日子,他带我走出舒适圈,经历更博大更精彩的世界。

在追求信仰的方式上,我喜欢一个人安静看书看《圣经》,他带我去不同的特会和培训,寻求和接受属灵导师的栽培。熟悉我的人说,我在婚后、尤其在成为母亲之后,更成熟了,更“接地气”了,这要归功于上帝借着丈夫在我生命和品格上的影响与成全。

曾经也有失落,觉得在加拿大的一流学校读了文学和神学两个硕士学位,但每日不过是在换尿布喂奶这些我并不擅长的事务中度过。所幸在琐碎的生活中,丈夫鼓励我不要放弃翻译,哪怕每天只翻译一两页。

随着孩子们渐渐长大,就更多了自己的时间。但我在下午三点把孩子们从学校接回来之后,就是他们的全职妈妈,雷打不动地享受神赐给我的母亲身份和责任,陪伴他们去游乐场疯玩,陪伴他们读书、画画,给他们煮饭吃,听他们跟我唠叨学校发生的事情。

无论是翻译,还是写作,其实最深处是因着自己实在享受于其间。我在职业方面是个随意的独行侠,不喜拘束,崇尚自由,抱持“走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的想法。他是个有远景有规划的启发者和推动者,他帮助我成立独立的机构服侍神,鼓励我与其他团队连结与合作。

2017年夏天,我们迎来了结婚七周年。神送我们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家网络平台邀请我们夫妇主讲一门为期六周的婚姻课程。在准备课件、授课和辅导的过程中,首先受益的是我们自己。

面对所谓的“七年之痒”时刻,神赐给我们的话语是“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他要赐我们更新的眼光来看待彼此和我们的婚姻。我们带领近80对夫妇一起操练合一、沟通、尊重与爱、放下自己、彼此成全……

在七周年后不久,神又赐给我们一位牧者导师来辅导我们的婚姻,帮助我们看到彼此的不同以及如何相处,改善我们的沟通。从本文开头的小例子谈起,导师帮助我们看到:我是一个注重计划、秩序和细节的人,当计划和秩序被打乱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赶紧调整并建立出新的计划和秩序。而丈夫是一个愿意拥抱未来各种可能性的人,喜欢从宏观看事物和做决定。

在搬家的事情上,因着我们的差异,我感到未来的不确定和丈夫不体恤我的感受,因此不高兴。丈夫则因着我第一时间的负面反应而觉得不被信任和支持,带领这个家来顺服神的旨意好难。

导师帮助我们看到改善的方向:让丈夫给我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沉淀,顾念我的感受;让我不要从惧怕里说话和行事,把丈夫的提议带到神面前来祷告,相信若是出于神的,必在最合适的时间以最合适的方式成就。

在婚姻中,我们不是完美的,但我们都愿意改变与成长。甚至在每次“剧烈沟通”之后,我看到彼此都在反思、调整、改变。七年,不痒;七年,更新。

让孩子知道,自己是被爱的

四年前,神感动我们成立了一个年轻基督徒夫妇的家庭小组,当时我们当中还有两对情侣,如今一路走来,我们是十个热热闹闹的家庭,每家有一到三个孩子。我们是彼此的好友,也是彼此的啦啦队和守望者。

葡萄姐姐和橄榄弟弟,是上帝赐给我们的两个爱的结晶。去年9月葡萄上小学,就读的是一所基督教学校。在入学申请时,我们需要交一份教会牧师的推荐信。当施密特牧师把推荐信转发给我时,我一边打开,一边在想,牧师会写些什么呢?

可以说,施密特牧师是亲眼看着我们这个家组建起来的。当初我们的婚前辅导是他们夫妇做的,婚礼是他来证婚的,后来两个孩子先后出生,都有他们夫妇的代祷陪伴。在推荐信上,他会写我们的孩子乖巧听话吗?写小葡萄的才艺和聪明吗?出乎我的意料,这些话都没有。

牧师写道:“这个家庭深信耶稣基督是全家的主、救主和元首。先生Michael提供属灵的带领,太太Hazel体现敬虔妻子的特质。孩子们知道,他们是被爱的。”

看着牧师的文字,我的泪水涌了上来,是的,孩子们深深知道,在这个家庭中,他们是被爱的——来自天父的爱,来自父母的爱。这就足够了,这是最有价值的。

主持人:武颖;作者:于卉;文章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