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超 2018-06-09 09:10 发布 | 2723个查看 / 0个回复

见证故事约翰·威克里夫:你们所抗拒的乃是真理,这真理终必战胜你们

拥抱每一天20180607——活水整理

“你们所反抗的是谁呢?你们所抗拒的乃是真理。这真理比你们强,终必战胜你们。”今天的罪恶是否比威克里夫的年代少?愿你我再次被提醒:《圣经》权威高于教会,教会要顺服基督,信徒应服从基督而非教会。魔鬼并不在意你是否拥有《圣经》,它只担心被经文改变的生命。

约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被成为“英国散文之父”,但他最重要的贡献是成为把《圣经》翻译成英文的第一人,并且是最早公开抨击罗马天主教会错谬的英国人之一。

威克里夫是约翰·胡斯与马丁·路德的思想前驱,早在马丁·路德发动改教之前的14世纪,威克里夫就在牛津大学发出了针对天主教会腐败的改革呼声。他是彻底的新教改教家,比宗教改革要早一个半世纪,因此他被称为“宗教改革的晨星”。

在他生前印刷术尚未发明,加上他的作品遭到罗马天主教会焚毁,所以很多人对威克里夫缺乏了解。有人称他“将宗教改革的真理遍撒整个地面,后来的人是在他所撒的种子上浇水、收成”。

“我不会死,要活下去并再控诉罪恶”

威克里夫出生在1330年左右,1345年到牛津大学默顿学院就读,大学读书时已开始研究《圣经》,决心献身基督。牛津大学是当时全欧洲最好的大学,他精通哲学、神学、教会的规条和国家的法律,被称为“英国学识最渊博的学者”。他既熟悉当时空洞的哲学,就能揭露其中的虚伪;他对国家和教会的法令既有研究,就为拓展改革空间做了准备。

威克里夫曾任牛津大学神学教授,常在大学的礼堂中讲道。他讲道先选读经文详细解释,后半则着重讲如何实行。他以神的话为宝贵,反对人高举自己,“这不是别的,只是人的骄傲;各人都求自己的荣耀,各人都讲自己,不是基督”。学生们称他为“福音博士”。

1349年,黑死病肆虐英格兰,几年时间就让英格兰损失了近半人口。他目睹多位好友死亡,深陷痛苦的他紧紧抓住神的话。多年的研读,使他对《圣经》认识更深,确定《圣经》是唯一的真理引导,罗马教廷是真理的敌人。1372年,威克里夫获授神学博士学位。

威克里夫效法耶稣,将福音传给贫穷的人。他在拉特沃思教区的穷人家中将真理传开,并决心将其传到英国的每一角落。为要实现这个目标,他组织了一群淳朴、虔诚、热爱真理的传道人。他们喜爱将真理传开,过于喜爱一切。他们走遍全国,在各市场、都市的街道上和农村中教训人。他们找到年老的、患病的、贫穷的,将上帝恩惠的喜信讲给他们听。

莱尔主教称威克里夫所生活的时代是英国基督教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若是保罗复生,恐怕绝不会称那时的教会为基督的教会。

威克里夫原来无意与罗马教廷对立,可是他既看出罗马天主教的错谬,就热切地传讲《圣经》的教训。他直言不讳地批评神父们已将《圣经》置之度外,称主教是“没有扎根于教会之葡萄树的假枝子”,修道院是“贼窝、蛇洞和魔鬼的老家”。

当时天主教会的僧侣们到处皆是,教皇授权给僧侣去听人认罪,并赦免罪恶。直到教廷为了解决债务危机发明赎罪券,威克里夫写道:“这种道德上的异端邪说让魔鬼撒旦有机可乘。我要说,教宗的赎罪券……明显就是亵渎的行为,如同他自夸有能力拯救所有人类……然而我敢保证,即便有神父和修士为你唱诗,即便你天天听弥撒曲,甚至是出钱盖教堂和大学、时常朝圣、卖掉家产购买赎罪券,也不能使你的灵魂上天堂。”

当未满60岁的威克里夫积劳成疾,病状极为严重,僧侣们闻之庆幸。他们想他现在一定会为过去批评教会的行为懊悔,于是赶到他的病房去听他悔罪。四个僧侣教团各派代表一人,会同四位政府官员来到威克里夫的床前,以为他快要断气了。他们对威克里夫说:“死亡快要临到你了,务要觉悟自己的错误,并当着我们,将你诋毁我们的言论全部收回。”

这位改革先锋静听他们说完话,便请人扶他起身,随后定睛望着那些等待他“悔改”的人,用常使他们战栗的坚稳而有力的声音说:“我是不会死的,却要活下去,并且再控诉僧侣们的罪恶。”僧侣们羞愧地狼狈而去。

魔鬼最怕受经文启示而改变的生命

威克里夫的话最终实现了,他从病床起来之后,决定将最有助于反抗罗马教廷的武器——《圣经》,翻译成为英国老百姓能够看懂的文字。因为当时并没有英文《圣经》,所有《圣经》都是拉丁文,唯独罗马天主教会那些受过教育、懂得拉丁文的人才看得懂。

威克里夫主张《圣经》的权威高于教会,信徒应服从基督而非教会。他认为,经得住《圣经》火炼的,就接受、持守、相信并顺服;经不起《圣经》火炼的,就拒斥、拒绝、否定并丢弃。一个人可以成为主日证道和圣餐桌前的常客,但这并不能让他活出《圣经》所教导的人生。

《神的将领:怒吼的改革家》作者罗伯兹·李亚敦在评价威克里夫对《圣经》的态度时说:“魔鬼并不在意你是否拥有《圣经》,也不在乎你的《圣经》有多大、是否常带在身边,或是摆在家里当装饰品。它只担心那些经文会不会深入你的心灵,启示你将《圣经》真理落实于生活。真正让魔鬼倍感威胁的,是受经文启示而改变的生命。魔鬼撒旦所惧怕的无他,唯独神话语的能力。请别再将《圣经》当作装饰品!翻开来读!让神的话语大大向你启示,你必能从字里行间找到一切问题的解答。原因何在?因为全世界的书籍,唯有《圣经》能带来生命!读《圣经》,必有生命在你里面涌现。”

在神话语的启示下,威克里夫得以分辨真伪。他写道:“《圣经》记载的就是基督,基督是人类得救的唯一道路,因此人都当了解《圣经》,并非只有神职人员。《圣经》是治理教会、国家和基督徒生活至高无上的法则,不掺杂任何人为的传统与规矩。”

威克里夫知道,平民除非能了解《圣经》内容,否则永远也无法建立信心的稳固根基。他也发现,若是不将《圣经》翻译成百姓看得懂的语言,他们恐怕一辈子也无法认识《圣经》。威克里夫为当时的百姓感到难过。他说:“基督和他的门徒用当时老百姓熟悉的语言教导他们。基督教信仰越多彰显于世,必然就能越容易让人明白,因此它的教义不该只用拉丁文呈现,反而要用通俗语言……理应让信徒拥有以他们理解的语言所写的《圣经》。”

威克里夫带领同工开始翻译《圣经》,经过不懈的努力,《圣经》真理的种子终于向英国撒开了。在这项伟大创举之后,虽然陆续有多种版本《圣经》问世,但威克里夫的某些翻译用语仍沿用至今。

威克里夫遵照《圣经》,宣讲真理,使得人们醒悟到自己服从教皇的教条是错误的。他的宣讲包含了新教教义的要点,就是人只能因信基督而得救和唯有《圣经》是永无错谬的真理权威。他所派出去的传道人将《圣经》和他的作品广为发行,以致接受这新信仰的人几乎达全国人数的一半。

1378年到1379年间,威克里夫开始发表他惊人的发现,震撼了当时的世界,那就是《圣经》是所有教义的唯一基础。1378年,威克里夫出版了《论圣经的真义》,这一举动触怒了罗马教廷。教廷的首领们设法要堵住威克里夫的口。他先后受审三次,但每次敌人都不得逞。于是主教会议宣布威克里夫的作品是叛教的文字,随后赢得了国王理查德二世的赞同,使他颁布御旨,监禁一切信从威克里夫之教义的人。

但威克里夫并没有收回他的言论,他勇敢地坚持自己的领受,并反驳敌人的控告。他质问他们:“你们怎敢散布你们错谬的道理?怎敢拿上帝的恩典作为生财之道?”最后他说:“你们所反抗的对象是谁呢?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吗?不是,你们所抗拒的乃是真理。这真理比你们强,而且终必战胜你们。”

他们焚烧他的遗骨,但影响已散播全世界

威克里夫在世时教廷未能称心如愿,及至他死了之后,他们还不罢休。1408年,在威克里夫离世24年后,坎特伯雷大主教阿伦德召集一群神职人员,下令不准再有《圣经》的译本以及书籍或文章出版发行,谁被抓到拥有威克里夫的《圣经》译本,他的土地和财产将被教会没收。

威克里夫离世后29年,罗马教会下令焚毁他所有著作。1415年,他死后31年,天主教会举办联合会议,指控他三百多项罪名,谴责他“一辈子都是个冥顽不灵的异端分子”。随即,他们又谴责威克里夫观点的主要倡导者约翰·胡斯。

当年在牛津的波西米亚学生偷偷阅读威克里夫的作品,其中一位就是后来著名的布拉格的耶柔米。耶柔米将威克里夫的作品带回波西米亚,并辗转到后来被称为“宗教改革之父”的约翰·胡斯(1369-1415)手中。胡斯派信徒的行动正式引发了宗教改革。

威克里夫离世后44年,教宗下令将他的骨骸从坟墓挖出来处以火刑,并把他的骨灰撒入斯维特河,以绝后患。但为时已晚,他的影响早已深入河水滋润的土地。

历史学家托马斯·富勒写道:“他们焚烧他的遗骨,将骨灰撒向领近的斯维特河。涓涓细流将骨灰载往亚芬河,流入塞芬河,再飘向内海,最后直奔大海。一如他的理念,散播至全世界。”1450年,印刷术在欧洲普及后,《圣经》得以快速大量地印刷发行。此时的天主教会再也无法封杀改革人士的“异端邪说”,人们可以自由阅读神的话,不必再借助他人而认识《圣经》。

美国《今日基督教》执行编辑提摩太·乔治认为,要应对当时灵性上的危机,必须回到《圣经》和早期教会,而当代的我们在宣扬耶稣基督的福音时也不能忽略此点。“对罪恶、死亡和无意义的忧虑既沉重地侵袭着中世纪晚期的王侯和农民,也同样沉重地侵袭着现代的男男女女。不过我们应对这些忧虑的方法已经改变了。而且我们还面临着许多新的甚至更严重的现实,比如,核武器的自我毁灭有可能造成全人类的灭亡;令人恐惧的大ts已经震动了多数乐观人文主义者的神经;在一个充斥着死亡和恐怖活动的世界,在一个充斥着饥荒和艾滋病的世界,基督徒面临的问题与以色列人被掳巴比伦时遇到的问题一样:‘你的上帝在哪里?’”

提摩太·乔治给出的回应是:“改教神学持久的有效性在于,尽管它强调的要点很多,但是却挑战教会要恭敬而顺从地聆听上帝一次性所启示的话语,以及他在耶稣基督里一次性所成就的。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它关系着教会是顺从又真又活的耶稣基督,还是服从巴力。”

今天,新媒体技术所带来的传播革命,对传统意见领袖和权威的挑战丝毫不亚于当年印刷术的发明,问题似乎是,今天的罪恶是否比威克里夫的时代少?今天真正的门徒跟随耶稣所要穿透的黑暗,是否比威克里夫的时代稀薄?

我们准备好了吗?耶稣基督永不改变,五百年过去了,六百年过去了,他今日亦如当初,不会丢弃每个愿意跟随他的人,唯愿你我初心不变。

主持人:武雪;作者:文道;文章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


相关回复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返回顶部 收藏